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灵契之主

第六百六十一章 西南各来一封信

    “帮我举下伞。”

    阿烛照做,夏萧则用空出的手捏住他的后颈脖,令其缩起脖子,极为可爱。

    “别瞎想!”

    “我说真的!”

    夏萧一笑,不再说这件事,人死不能复生,否则师父早就将其复活。师父对舒霜的喜爱,就像对女儿一样。夏萧从师父看上善的目光里就能看出,那种感情极为浓烈,隐藏不住,全体现在眼里。

    关于舒霜,夏萧记是肯定得记,这条路他也确实和她走过,那时他刚从万灵谷回来,并得到去学院的资格,高兴的回了夏府喝了好几缸子酒,现在想起来煞是疯狂,但她也愿陪自己疯。

    暗自叹了口气,夏萧不再想。走到小巷,阿烛在夏萧的示意下开口买烧鸡,那眼盲的老妇人并未发觉夏萧回来,只是习惯性的问:

    “姑娘一听口音就不像本地人,可是从外地来的?”

    “对。”

    “你可曾听到夏府三少爷夏萧的下落?听说他前段日子入了魔,又杀了好多人,正被大势力和王朝通缉。”

    “没听说过,说不定躲在那个角落吃烤鸡呢!”

    站在屋檐下的夏萧微微一笑,可那老妇人却笑不出来,只是沉默。

    阿烛其实并不饿,但还是坐在街道边的小亭子里吃烤鸡。不远处,几个穷苦人家的孩子正在玩耍,朝这边匆匆跑来,却见着二人又想离开。阿烛将他们叫住,将烤鸡分给他们吃。孩子们无一开口,最后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不忘嗦几口满是油的手指。

    关于自己的童年,夏萧很少讲起,此时给阿烛一一说来,她也听得津津有味。她没想到夏萧痴呆的时候干过那么多傻事,这一笑,便是前仰后合,像个傻蛋。就是在这傻笑中,七八天悄然飞逝,感觉什么都还没做,时间就已过去。

    一天醒来,阿烛钻在夏萧怀里哭,嗷嗷大哭的那种,令后者挠了挠头,满脸不知情况。夏萧一问,阿烛哭得更凶,抽噎声引得夏萧担心,最后甚至惊动了夏惊鸿和萧蓉。在大家的关心和不断问下,阿烛终于说出了原因,她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有点接受不了。

    夏萧不禁发笑,连忙去哄,阿烛才算好些。可她突然抽噎一声,令夏萧再次笑出了声。阿烛伸手打夏萧,哽咽着说:

    “我停不下来了。”

    夏萧暗地挥了挥手,让爹娘先出去,免得阿烛尴尬。然后,他抱着阿烛,像哄着一个小婴儿,告诉她自己还在,该伤心也是走之后才伤心,若现在这样,才是真正的挥霍时间。开心是一天,伤心也是一天,不如先把今天高兴的过完,再想之后的事。

    阿烛觉得有道理,连连点着螓首,但还是不开心,如只考拉般抱住阿烛,许久都没松开手。

    “一直抱着,饿了吧?”

    “嗯嗯。”

    “走,吃饭!”

    侍女们看着夏萧轻松抱起阿烛,煞是羡慕,能被一个这样的人宠着,真是好福气。可阿烛一直陪着夏萧,也是好勇气。

    夏萧偷偷看着阿烛喝粥,心里想着哄她的办法,突然起情绪也不奇怪,他们每天除了在家,就是去街上逛,除此之外没什么娱乐,自然会多想。因此,夏萧问:

    “要不我们回去看看姥姥?”

    “太远了。”

    阿烛声音软糯,又抽噎一下,道:

    “没事,我们回去的速度很快,待几天就回来,怎么样?”

    阿烛想了想,她自然想回去看姥姥。但现在时间急迫,来回跑一趟肯定要花不少时间。不如就在斟鄩,安安静静的过完这段时光。阿烛泪眼汪汪,鼻尖和脸颊泛红。她突然看向夏萧,说:

    “以后不管你在哪,都得想着我!”

    “知道了,看你。”

    夏萧捏了捏阿烛极软的小鼻子,笑意满是宠溺。这大冬天的,他们也没什么事情做,天依旧沉着,又不下雪,着实没什么乐趣。但大哥和二姐的信同一天寄回,令他们暂时忘了烦恼事。

    阿烛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神经大条,只要一有事情做,什么烦恼都忘了。一家四口凑在一起,先拆开夏旭的信。这封信里,除了家书,还有前线战况和昔阳城的准确战事,他们得仔细看看。

    “萧儿,我就知道你小子没事,先不说入魔对错,你都必须活着,且不能伤及无辜,大哥从小告诉你要惩恶扬善。若你从了恶,大哥就算打不过你,也不能放任你四处害人。不过你回了家,便证明没事,你也懂事,不会让爹娘担心,大哥我很是欣慰,也相信你,真正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大哥现在还在抗敌,虽说停战,可每日都有南商的小分队来骚扰我们,以打探我们的消息,想将昔阳攻破。我将他们永久留在了昔阳城外,次数多了,便有了一片石锥林,煞是壮观,其上南商人的尸体被烧焦,一遍又一遍的加重战士们的卫国之心。我知道你没空来看,可你做完自己的事,我们一家人也要团聚团聚。”

    “信里,娘大概说了你的计划,我独自看时,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觉得热血澎湃。没想到我的萧儿已经成长成这样,老爹和我以国为己任,萧儿却已为天下苍生而奋斗,甚至为整个大荒着想。大哥祝你一切顺利,旗开得胜,等你从黑暗中回,我们定好好喝酒,看大夏强盛繁荣。在此,我也要感谢阿烛,希望你和萧儿修成正果,来日让我喝上喜酒才是。”

    两张纸皆是夏旭心思,阿烛听着,心里畅快,拉着夏萧的手直晃。没什么祝福比喝上喜酒更好,她喜欢大哥的简单直接。其下一张纸由夏惊鸿拿于手中,低声念道:

    “爹,南商兵力一直未减少,萧儿离去前,一定要保证修行者大军抵达昔阳。后方龙虎要塞已建造完成,希望爹再请示,让圣上加大些银两支撑。战时的钱没平时有用,龙虎要塞的将士叫苦连天,如今寒冬将至,恐难活下去。长时间如此,军心必定溃散,望圣上重视,开国库以发军粮棉被。”

    大哥的信看完,便打开二姐信封。她一人在南国,本是夏萧关心的对象,可细腻的话语中皆是无微不至的关切。很多诗句般的美妙话语夏萧写不出来,但看着听着,总觉得二姐就在身边,用那细腻的玉手为自己整理衣物,红唇微启,便是细心的嘱咐。

    看向南边,夏萧有些想二姐,又看向西方,大哥还在危险中。手足之情令其矗立许久,才被阿烛的呼唤从俞谷从昔阳拉回斟鄩。想太多无益,尚且不说西部战场,就算为二姐在南国过得好些,他这个娘家人,都该变得更强。

    虽说近日不修行,可夏萧还是在空暇时指点老爹。反转过来的角色令他时常带着温柔的笑,夏惊鸿却很认真,试图再提升实力。就算只提升那么一点,都比停滞不前的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