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灵契之主

第六百五十九章 冬日的秃树开了花

    见他们这般嬉闹,萧蓉退后几步,含笑说:

    “要不我一会再进来?”

    她所疼爱的孩子长大了,应有足够的私人空间。可阿烛连忙挣脱夏萧的怀抱,小脸羞红,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搪塞出去。她原本准备了很多好话,可现在忘得一干二净。只是说着玉坠和阿姨很配,希望她收下。

    “小嘴真甜,快吃些糕点,都是阿姨亲手准备的,希望你喜欢。”

    阿烛直点头,品尝后两眼放光。见她看向夏萧,极为惊奇可又羞涩的样,萧蓉道:

    “别客气,把这当自己家,快吃吧。”

    “谢谢阿姨。”

    为了让阿烛放开,夏萧也跟她一起吃。娘的手艺很久没尝到,但和以前一样令人胃口大开。

    见着孩子们狼吞虎咽,萧蓉心酸,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她也知道不该这样,夏萧好不容易回来,不能一直哭哭啼啼的令其揪心。在他回来前,夏蓉甚至还想着等夏萧回来一定要表现得自然些,可情绪难以控制。

    “阿烛,你跟着我家萧儿受苦了。”

    “没有阿姨,我们在一起挺好的,特别开心。”

    成熟的女人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不以开心最重要,但这又是梦想中的相处状态。

    握着阿烛的手,萧蓉如视珍宝,这可比那玉天鹅吊坠宝贵。她很久没见夏萧,但知道他能表现得这么淡然是因为有这个丫头在,以前是舒霜,现在是阿烛。她比前者承受得要多,得到的爱和付出却不一定比得上她。

    萧蓉这个做娘的,爱自己的孩子,但不忍心让这么个女娃跟着受苦,便狠下心说:

    “萧儿,下次你去云国时,别带上阿烛了。”

    “放心吧娘,三周后我自己去,她回学院等我。”

    “那就好。”

    萧蓉暗地叹了口气,不知何时,夏萧经历的事她都给不了意见,只有眼睁睁看着,一家人要想团圆也成了奢侈。

    “大哥还在昔阳?”

    “旭儿奉旨镇守哪,婉儿暂时回了俞谷,她毕竟嫁到南国,一直往回跑不合规矩。”

    从夏萧来到大荒开始,一家人就很少团聚。兴许,这也是他为何那么想念龙岗的原因,那时虽穷,揭不开锅,可一家人皆在,也算因祸得福。现在战乱,要想重回以前的样子,就得平息一切。

    夏萧目前的能力可以阻止南商进军,他毕竟也有自己要做的事。这些事不关乎南商,与大夏也无直接关联,但和整个大荒脱不了干系。极大的事压得他喘不过气,但回到家,心情总算好了一些。

    很快,夏惊鸿火急火燎的走进暗室,道:

    “和我们先前想得一样,圣上说可以按你的计划进行,先待一段时间。其实圣上还有让你多留一段时间的意思,但我觉得不成,时间已经够久了,再长会令他们起疑心,那样适得其反,不如就这样。”

    夏萧点头,如爹娘所愿讲起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切要从在学院赏花开始说起,那时夏萧还很悠闲,和阿烛觉得未来可期。可因为上善,他们偷偷摸摸的去了勾龙邦氏的魔鬼平原,遭诡计入了魔。

    有昔阳城外的铺垫,夏萧入魔十分顺利,说也滑稽,既比平时晋级还简单。

    关于上善,夏萧讲了一段,都是最客观的描述,但令夏惊鸿和萧蓉觉得神奇。没想到世间还有这样的事,一道符阵既化作两个人,还性格有别。此后,是被学院放走,也是开始流浪。在家人面前,夏萧不会有所保留,将学院包庇自己的事都说了出来。

    此后,夏萧二人前往荒兽尾角,遭擎天宗堵截,又去南海之南,显得有些梦幻,光听着就无比危险。对于夏惊鸿和萧蓉来说,走出大夏已是很远之地,没想到还去了传说中的地方,夏萧果真是长大了。

    惊险的事还未开始,夏萧口中的荒兽王雀旦,和在云国观月看到的灵契之祖,才是真正震撼夏惊鸿和萧蓉的事。曾几何时,夏萧还是一个不会修行的孩子,需要夏惊鸿手把手的反复教,需要萧蓉擦药。

    想来最多也就五年,可孩子逐渐成了大人物,既能轰动大荒。而他们和以前一样,守着自己的家园不受侵犯,祈祷着自己的孩子能安然归来。

    阿烛被云国人看上带走,夏萧和魔道中的人配合才将其救回,但杀死了不少人。这段故事夏惊鸿知道,可也支持夏萧,云国的龌龊很多人已得知。相反,夏萧的胆量才值得人敬佩。只是下一次逃生恐怕没那么容易。

    为了让爹娘放心,夏萧将自己的计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回家的兴奋和打开的话匣子令他底气十足,显得一切皆在掌握中。

    喝了口茶,夏萧塞了几口糕点,高兴道:

    “等那些家伙真的被消灭,才是我安宁的时候。”

    “可灵契之祖他们……”

    见夏萧脸上的苦笑,萧蓉责怪道: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之后的事,总能解决。”

    “老爹,你放心,不管灵契之祖想怎样,我都会保住自己的小命。”

    夏惊鸿露出欣慰的笑,曾被无数人嘲笑的萧儿,如今所在的高度已不是斟鄩所能留。夏萧与其对视,笑得也很开心,可还是有所隐瞒,只有阿烛一个人知道。他虽说了前辈舍利的事,可对刚经历的建立魔道黑树闭口不言。

    “舍利对魔气的镇压能维持多久?”

    “别担心,娘,我已在体内种了一棵树,和元气之树的作用一样,能掌握魔气。”

    “娘,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我原本还说不提这事。”

    “为何?”

    “这棵树一种,我和魔道便脱不了关系。”

    夏惊鸿和萧蓉陷入沉默,魔道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一直摆脱不得,不等于一直被人诟病?夏萧向来谨慎,却还下了这般决定,令夏惊鸿问:

    “可是自愿的?”

    “当然,师父助我完成这项工程。从今往后,魔气会成为我的第六种力量,且难以控制我的心神。”

    “这么说来,的确是好……”

    夏惊鸿对魔气并不了解,可觉得夏萧一世真够艰辛,远超自己。父母看不得孩子受罪,眼又红了起来。有人会因爹娘的这种反应心烦,可在夏萧心疼之余,满是幸福感。已来此世八年,他得到过很多东西,也失去过一些人,但一直在庆幸自己有了爹娘。这种被关心宠爱的感觉,令其心里极暖。

    “萧儿,你现在经历的一切已不是我们能指导的,为父也没有别的话能送给你,只希望你永久走在正道上。就算迷了路,也要快些走回来,不要误入歧途。而无论走多远,都别忘了回家。”

    “知道了爹。”

    “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阿烛好不容易来一次,随我们去你房间坐坐,然后好生休息一下午,晚上娘给你们做好吃的。”

    萧蓉还是拉着阿烛的手,令她有些不知如何应对。她看向夏萧,满脸都是求助之情,可他笑道:

    “娘,阿烛害羞了。”

    “那不正常嘛,我当年见你爷爷奶奶的时候,羞的脸都抬不起来。不过阿烛,你放心,阿姨会好生待你,把你当亲女儿。”

    “谢谢阿姨。”

    阿烛由衷感谢,鼻头一酸。她从小没爹没娘,姥姥就是一切,虽说知道自己是主神神识后十分高兴,可一直希望有娘宠着自己。所有人都知道有妈的孩子像块宝,阿烛终于也能体验一次。

    萧蓉一直拉着她,在夏惊鸿和夏萧谈及修行之事时,前者关切的说:

    “一路来吃了不少苦吧?在夏府的这段时间,有什么想吃的或需求,一定要告诉阿姨,告诉萧儿也行,就是不要客气。你不说阿姨可不知道,我可不像你们,都是大修行者。”

    “其实我也没多厉害,都是夏萧在扛。”

    “若没有你,他也扛不住。”

    阿烛觉得阿姨和二姐很像,都是那种贤惠的大家闺秀,情商很高。只是阿姨更加成熟知性,二姐懂得更多。她好奇而敬佩,也就只有夏家,能做到人人这般优秀。

    后院是夏萧的住所,比较偏僻,可他一直很喜欢,此时回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贪念起下午觉。

    拉开门,其中一切照旧,床桌皆没变,还是老样子。四人坐在桌前,随意聊了几句,萧蓉便催夏萧睡午觉,他困得精气神都不好了,就差眯着眼点头。夏萧没有拒绝,爹娘出去后,简单洗漱便躺到带有清香的床上。一切都是熟悉的感觉,冬天正好适合睡觉。

    阿烛和其一块,虽说夏惊鸿和萧蓉没亲眼见着,可见她当时没离开,笑道:

    “萧儿真是好福气,阿烛无论相貌还是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好。”

    夏惊鸿点头,他也有此意,只是不敢随意说。他们离开,侍女们还站在门前等候吩咐,对视时皆有喜意。只要少爷一回来,他们就会跟着沾光,单单是伙食,都从清淡提高了好几个档次,且还有首饰,当真日子滋润。

    本来侍女们都担心少爷归来,可现在看来,入魔也不过如此,一些很久以前就认识夏萧的侍女觉得他一点变化都没有,除了长高。

    很快,房内传来鼾声,侍女们微笑,任由他们继续睡,现在到晚饭的时间,他们都可放心,不会有任何人打扰。

    夏萧抱着阿烛,很是惬意,脑海中后院的桃树一棵棵的发芽长叶,又开出花来。回到家无论四季都是春日,爹娘的反应,都令夏萧那颗漂浮在外的心靠在安全的港湾,不再随浪而定。

    夏萧因伤痛昏睡过很多次,也在各处睡着过,可都没有此时睡得舒服,他不用考虑任何事,单纯为了睡觉而睡觉,那种感觉,像已达天国。虽说夏萧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可要想满足他太简单,只用这么一觉便可。

    夏萧好受,夏惊鸿和萧蓉也开心。前者回去倒一杯茶,不宁的心逐渐稳定下来。只要萧儿还好,他们也就放心。他坐在摆得落尘的躺椅上,心情悠闲,夏萧现在的实力,可是曲轮。这等实力,在大夏已是巅峰,谁敢不敬?

    萧蓉闲不下来,夏惊鸿战事操劳太久,休息不为过,可她每日都在家中,实在没觉得有多累,便急忙写了两封信,委婉的说夏萧归来,一封向大夏之西,一封向南国。等这些做完,亲自到后厨挑了一只不错的老母鸡,让人宰了稍放一会,便开始小火慢炖。

    后厨的伙计们干劲十足,让夫人坐在一边,不要让油溅了金手。可她岂能闲着?忙活这和弄弄那,一刻都不停歇。

    “夫人,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好了。”

    伙计试图抢过夫人手中的红薯,削皮这种简单活,不用夫人亲自来。可她坚持说:

    “我又不像你们的夏将军叱咤沙场,也没有打理朝政。每天待在夏府,若连家人都照顾不好,岂不是不称职?现在萧儿回来,我做几道拿手菜,好生犒劳一下他。”

    “若有夫人这样的母亲,小的做梦都笑醒。”

    “就你,别白日做梦了!大少爷带兵有功,已是大夏重臣;二小姐冰雪聪明,屡建奇功;三少爷修行盖世,不说是学院人,还是教皇大人之徒,哪个你能比?”

    “我若是能比,也不会在这打杂。”

    伙计低下头,他倒是想和他们比,可就是比不上。

    “好了,别贫嘴了,都忙起来。”

    时间还早,可萧蓉要准备的,可是一大桌子菜。等时候差不多,她便开始下令炒,自己也做了两道。

    匆匆换了衣服,萧蓉叫醒夏萧和阿烛。第一次见面,她可谓在阿烛面前好生表现了一番。阿烛的胃口,更是令其开心,谁都不会介意让自己的孩子多吃些。

    阿烛怕吓着叔叔阿姨,点到为止,可夏惊鸿爽朗笑道:

    “阿烛,在军营的时候这点饭可不够你吃,反正我和夏萧要喝酒,你就多吃些,哪有到家还吃不饱的?”

    “叔叔,我饱了。”

    夏惊鸿和夏萧对视一眼,他当即夹菜又添饭,然后凑到阿烛耳边,偷偷一句话后,阿烛再次动筷,展现起自己的真正实力。

    明亮的灯烛光下,酒菜可口,四人吃得开心,即便黑夜降临,也不再担心未着家的孩子。早冬时,一床暖和的被子,更是给夏萧和阿烛莫大的慰藉,令他们休养身心,得以轻松面对今后的艰难险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