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灵契之主

第六百五十八章 回家应走正门

    夏萧虽说胆大心细,可不想回来的第一天就闹出事,于是没有直接拿着钱走,也没有动手,只是压了压斗笠,冷声问:

    “怎么,不给换?”

    “那倒不是,只是客人赢钱的手段,有些不当吧?”

    “少给我来这套,你的人里有多少修行者你自己清楚,那些客人里,又有多少是你的人你也知道。我只来一次,你若不换,我保证你的店今后再无人来。”

    夏萧不让一步,令老板皱眉时露出些杀气。在自己的地盘还敢这么放肆,真觉得自己好欺负?他有元气侧露,令门紧关,话语间尽是不屑。依他看来,眼前人即便是个修行者也不过如此。

    “这位客人的火气,有些旺呀?”

    “还好。”

    说罢,一股大火把老板包裹,将其束缚,令其挣脱不得。其中携带的威胁令他瞬间没了胆量再说话,一闪而过的火光,在其他客人眼中并不为奇,空中升起的温度却很高,夏萧的语气和其外的风一样冷彻。

    “这下可以了吗?”

    老板身边的两位修行者暗自摇头,表示不敌。他虽有疑惑,但还是示意前台换钱,同时试探性的说:

    “客人一身好本领,若有缺钱的时候,大可直接给在下讲,免得耗这么多功夫。”

    “不必了,说了只来一次。”

    夏萧拿着银票,和阿烛转身出了门,并无告别。等老板派人追出去,已不见半点人影。他觉得奇怪,斟鄩何时来了这么强的修行者?而且修行者哪个会这么缺钱?他摸不着头脑,觉得吃了大亏,可夏萧和阿烛,已进金银珠宝首饰店,开始精挑细选。

    阿烛有股死里逃生的感觉,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赚了这么多钱,虽说还在后怕,但夏萧让她挑,她便不会磨叽。

    柜台中,一块玉天鹅吊坠摆在最显眼的位置。阿烛见它价值不菲,便问夏萧是否可行。这一问,店员立即叫来老板,这看似普通的客人,倒是大手笔。夏萧看了几眼,在老板和柜员极为期待的目光下,豪迈道:

    “买!”

    “客人真是好眼光,我给客人打折,减些银两,再送你些首饰,你看如何?”

    “那就麻烦老板为我打包了。”

    一张大夏最大额的银票闪瞎二人的眼,提着两个袋子,夏萧也不拖沓废话,直接走了出去。谁都不讨厌这样的金主,老板柜员皆开心,夏萧也觉得心情不错,好久没回来,是该买些东西。

    停在夏府,阿烛问夏萧。

    “我们怎么进去?”

    “回家当然要走正门。”

    “那么多人看着,能行吗?”

    “若回家还躲躲藏藏,还叫回家吗?”

    夏萧朝大门走去,阿烛劝了几次,没用,便只有跟着。她有些生气,若是事情失控,夏萧必须去云国,浪费这三周的相处时间,她肯定不会原谅他。可夏萧对夏府中人的信任和了解远超阿烛,只是此时夏府中多了个人。

    夏萧回家的兴头太盛,既忘了探一探府中究竟,只是确保四周无埋伏,便推门走去。

    府中前厅,夏惊鸿正与林天喝茶,两位大夏猛将坐于一堂,考虑的都是应敌之事,谈吐间有将帅应有之风,只是萧蓉手中新添的热茶落地,引得他们投去目光,紧接眼里带有慌张。随着萧蓉面朝方向,夏惊鸿和林天,既见着两道熟悉的身影。

    当即,夏惊鸿和林天起身,异口同声的说:

    “快,关门!”

    厅中人的脸上,都遏制不住的浮现出惊愕。这盼了许久,又不敢随意见到的人,既提着礼物,顶着斗笠站在前院,像梦中的场景。看着他们笑靥如花,萧蓉比夏惊鸿更早迎上前。都说夏萧成了魔,可在萧蓉眼里,这只是她的小儿子罢了。

    萧蓉这段时间衰老极快,大家闺秀的韵味气质虽在,可几丝银发,令夏萧看着心疼。

    “萧儿,你长高了。”

    萧蓉含泪,夏萧忍不住与其一样双目冒出泪花。他太久没回家,实力提升的速度虽快,可得超过父母衰老的速度才行。双手捧住娘的脸,夏萧轻声答道:

    “娘,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萧蓉不断重复的念叨,看向夏萧身边的阿烛,手绢擦泪,问:

    “你就是阿烛吧?”

    “阿姨好。”

    阿烛想递出礼物,可又觉得不应景。在她觉得感动之余有少许尴尬时,萧蓉拉着她和夏萧离开这。夏惊鸿站在原地,对身边的管家说:

    “召集全府上下。”

    管家点头下去,林天则望向夏萧二人所去的方向,手掌落在夏惊鸿肩上。

    “我就不打搅了,注意不要透露消息。”

    夏惊鸿作揖,道一句谢,送走林天。

    关门,元气散布夏府四周,见无人监视才匆忙走回前厅。他有事与府中人交代,身为夏府人,要有遮天的胆量,且要团结一致,不可有二心。无论是仆人伙夫,在来的路上都已知发生的事,此时皆表明白,随后各自散开,做起平常事。

    夏萧的名气如雷贯耳,府中人因此骄傲,即便夏萧入了魔,他们也不愿相信。就像夫人所说,夏萧就算能耐再大,也逃不过学院和教皇大人的多重追击,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下落,足以证明他并非完全坠落于黑暗。

    这样的说法被学院的偏袒证实,所以府中人皆无比激动,时不时看一眼将军的房间。那间看似普通的屋子里,藏有不可忽视的乾坤。

    三个月前,谁都觉得夫人此举无用,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当即再度佩服。不愧是夏惊鸿背后的女人,这等远见,令人敬畏。

    当夏萧入魔的事传到斟鄩,萧蓉暗自建了一间暗室。她知道萧儿肯定会回来,但不能透露消息,那就将其藏起来。这是欺君,也是背叛大荒,罪名可滔天,可萧蓉依旧做了,此时,他们便在其中含泪相拥。

    暗室明亮,书架、木桌、衣柜、大床一个不落,四人于其中相聚,哭哭啼啼一阵后,才算冷静。未做父母前,难以理解对子女的关心。可夏萧见娘哭红了眼,见爹在一旁沉默不言,才知自己的失败。

    “好了,人都回来了,别哭哭啼啼的,说说正事。”

    夏惊鸿坐到椅上,萧蓉则拉着夏萧的手迟迟不放开。阿烛有些尴尬,又被萧蓉一手拉过,虽说从未见过,但像见着自己许久不见的女儿,亲切无比。她会像对待舒霜那样对待阿烛,只为让萧儿放心。

    “快说说,你这段时间去哪了?”

    “老爹,这些事说来话长,可你得去宫里一趟。”

    “向圣上汇报?”

    夏萧点头,娘不愧是爹的军师,猜得很准。

    “若不告诉圣上,便是欺君。而且我们自己瞒着,不如配合圣上一起,这样更好行动。而且告诉圣上也无妨,我三周后才走,这段时间可以调动兵马,准备抵御南商。至于举报我的功劳,要给老爹。”

    “圣上若知道,的确会让你待在夏府,只要我们不说,这便是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现在半个大荒睁着眼,半个大荒闭着眼,可你三周后,真的选择主动暴露位置?”

    夏惊鸿再理性,也不想将自己的孩子交给云国,那一去,是难以相见,也是生死难料。夏萧吃得苦太多,多到他们难以想象。这段时间,自从南商退兵后,夏萧成了大荒的罪人,却成了大夏的恩人。他们险些就要撑不住,却来了这么一件事,这才能令他们喘口气,并进行暂时的休养。

    这个时候,即便提心吊胆,也要安静的度过。可夏萧又回来了,回来后,还给出一个倒计时,这对他们来说,心里的石头刚落下却又悬起。

    “老爹,我不能一直藏着,我得去一趟,让云国没理由再怪罪学院教会和大夏,然后再逃出来。只要你把我交出去,便表示大义灭亲以求友好。云国看管不住我,就是他们的能力问题。若他们再找上门,你们就可以直接反驳他们,让他们滚。”

    夏萧的想法的确可行,夏惊鸿和萧蓉都为他这等大局观和勇敢自豪,可他要如何逃出来?夏萧要说的事很多,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向圣上禀告。因此,夏惊鸿暂且先更衣去一趟,为了等老爹,夏萧说:

    “娘,你儿媳中午没吃饱,准备些你拿手的糕点?”

    萧蓉一听,连忙起身去准备,阿烛说不用,可萧蓉一再坚持。见其出去,阿烛没好气的问:

    “你干嘛?”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得让娘忙些,不然她心里不好受。”

    阿烛不懂什么意思,拿着礼物,一会想送给阿姨。夏萧则拿着袋子,将里面赠送的小首饰递给暗室外的侍女,让她们分一分。

    看着他慷慨的样子,阿烛柳眉蹙了起来,夏惊鸿铁血刚正,萧蓉温婉大方,但看夏萧,和他们的气质完全不同,也不知怎么生出来的,既然避开了所有优点,无一继承。

    “看什么看?”

    “你都不知道给我留一个。”

    “那些东西配不上你。”

    “我才不信!”

    阿烛有点小脾气,夏萧一凑过来便走开,但她还是佩服夏萧的定力,在这么压抑的处境还能这般淡定,也是厉害。等萧蓉进来,夏萧正好抱住阿烛,双手不老实的放在她胸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