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战和不战

    阶位的绝对压制,让南辰等人都感觉到了难受。

    这种气场的压制,是南辰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

    天阶强者,在平日他们都不敢想不想。

    现在,南辰见到过最厉害的。

    也就是当初董家的那个送亲长老。

    但最高实力,也就地阶一二重的样子。

    距离天阶,不知道有多远的距离和差距。

    现在,面对天阶妖狐。

    心头,直接就出现了本能的恐惧。

    那种气场,不仅可以压制修为,还能影响心智。

    让人惶恐不安,恐惧害怕……

    对面的三只妖狐,见南辰等人慑慑发抖,或者瘫软在地。

    都不免露出一丝笑意。

    然后,又露出一脸正经的表情。

    那上身任婷婷的妖狐,开口道:

    “嗯嗯,我等虽是天阶凶狐。

    但今日重见天日,到也不想过多杀生。

    尔等又是区区小道,我等更是不屑出手。

    这样吧!

    将那破剑丢掉,自行离去吧!

    这里的人,我等保证一个不杀……”

    对方的语气轻描淡写,但有种君凌天下的态度,格外开恩的模样。

    但南辰,却心生疑惑。

    它们,真有那么好心?大发慈悲?

    堂堂天阶凶狐,捏死它们,不是和蚂蚁一样吗?

    还需要和他们废话?

    只需要施展出天阶实力,哪怕是一招,众人都得玩儿完。

    不过,根本用不着天阶,就算施展出地阶实力,众人也都扛不住。

    可对方,为何没那么做?

    或者说,对方根本就做不到?

    而且,这些话中。

    提到让他丢掉破剑。

    这代表什么?

    南辰迅速的做出判断。

    对方是天阶修为不假,但被封印了二千年,实力早已经大大削减。

    现在徒有其表,只是强弩之末。

    这破剑乃始皇赐下的斩妖剑,威力无匹。

    这些妖狐,在忌惮这手中的宝剑。

    加上实力削弱,它们现在极有可能中看不重要,再吓唬南辰等人。

    想让南辰等人,知难而退,并乖乖叫出这宝剑。

    等到了那个时候,它们便在无所顾忌。

    很快的,南辰便有了这样的猜测。

    而且看对方表情,不时打量破剑的眼神。

    应该八九不离十。

    既然如此,那就更不能顺了它们的意……

    文才听到这里,抽了口凉气,心头发虚:

    “师、师弟,它、它说不杀我们!”

    “南辰,天阶凶狐,要不我们撤吧!”

    嘉乐扶起瘫软的箐箐,也附喝道。

    一时间,二人都没了战意。

    完全被别人那天阶气场也吓懵了,根本就没有交手的欲望。

    因为差距,太大了。

    南辰脸色也很是难看,露出凝重。

    但没有第一时间开口和做出决定,而且是望向旁边的秋生。

    秋生脸色也不好看,挑着眉。

    见南辰看着他,突然开口道:

    “师弟,我、我听你的。

    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若是不打,咱们就走。

    要打,咱们就和它拼了……”

    南辰见秋生很紧张,天阶气场下,已经冷汗直流。

    可是,他的右手上却捏着符咒。

    是几人当中,唯一个时刻准备战斗的人。

    不愧是原著中,得到了九叔真传的弟子。

    面对天阶凶狐,依旧带着一颗战斗的心。

    南辰微微点头。

    然后开口道:

    “大师兄,这三只妖狐,被镇压多年。

    肯定没了昔日的凶威。

    它之所以这么说,依我看是在吓唬咱们。

    而现在,也是铲除它们的最好机会。

    一旦放走了它们,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南辰低声开口,准备和对方决死一战。

    秋生卫道之心很重。

    被南辰这么一说,心头也是一横。

    “好,我听你的!”

    说完,也不那么惧怕了。

    加上天阶气场散去,那种压抑的感觉消失。

    自身血气,也没那么翻腾。

    秋生和南辰的对话,也被文才和嘉乐听到。

    二人不免抽了口凉气。

    文才道:

    “南辰秋生,对方可是天阶凶狐。

    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就算它们被镇压千年。

    以咱们的实力,能是对手吗?

    而且,我的九菊法杖,也没带来。”

    “是啊!天阶妖狐,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们的对抗范围。”

    嘉乐也附喝一声。

    二人说得都没错。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几个黄阶的道士,去拼杀天阶凶狐?

    这能有胜算?

    南辰本还想说上两句。

    可对方的凶狐,却再次开口道:

    “怎么,不愿意吗?

    你们最好在我等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丢下那破剑。

    不然,就是你们的死期……”

    说到最后一句。

    站在任婷婷旁边的二人,突然嘶吼一声。

    “嗷!”

    双双狐吼,背后出现两只巨大的狐狸虚影。

    那虚影三米多高,狰狞獠牙,狐尾晃动。

    看一眼,就感觉恐惧,更别说与之战斗了。

    箐箐被吓了一跳,急忙往后倒退一步。

    嘉乐文才,也是被惊得面色动手。

    对方这威势,的确不像是纸老虎。

    那气场的强大,让南辰也感觉心悸无比。

    心跳“砰砰砰”不断加速。

    但是,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对方都这么强了?还需要恐吓他们?

    还在要求他,丢掉手中破剑。

    代表什么?

    说明它们也有所忌惮,惧怕南辰手中这破剑。

    如此,就更不能如他们所愿。

    如同真顺了它们的意。

    他们,任家镇、包括周围村镇的居民,怕都得没命。

    要不然,它们怎么可能被称作十凶狐?

    南辰抽了口凉气。

    也不想在继续废话,直接往前一步道:

    “妖狐,别特么废话了。

    要打就来吧!”

    “对,我等驱魔人,怎么可能怕你这个妖怪!”

    秋生也往前一步,鼓起勇气。

    文才嘉乐,包括箐箐,都楞了一下。

    他们都不赞成死磕。

    毕竟察觉差距太大。

    可现在南辰和秋生都开口了,已经没了退路。

    嘉乐心头也是一横,也走上前来:

    “那就战吧!”

    “算,算我一个!”

    箐箐也往前一步,一副要死一起死的样子。

    文才见众人都上了,也一咬牙,跟着走上:

    “我,我也算一个。”

    文才天生胆小,脸上明显带着恐惧。

    可依旧,愿意站出来,与大家并肩作战。

    对面的三凶狐见了。

    显得有些狂怒,没想到南辰等人竟然不吃这一套。

    还真敢和它们死磕。

    这让凶狐,备受蔑视。

    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堂堂天阶凶狐吧?

    “该死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今天,必让你们横死当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