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末世第七城

794 谁愿意重回黑暗

    提前打了电话的小青龙顺利找到了接头人,像他这种级别的还不足以进那个传说中的小门面瞅一眼。

    “咳咳!”小青龙清了清嗓子,警惕的看着眼前一名带着毡帽身材瘦小看不出来年龄的男子问道:“东西带来了吗?”

    “不带东西,大晚上的我跟你来幽会昂?”毡帽男子没好气地答了一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黝黑蹭亮的仿六四,在手里头随意的摆弄了两下。

    不得不说,他这仿六四仅仅是外观就秒杀了很多同类小作坊,人家做的属实精致。

    小青龙将早已准备好的一万联邦货币递了过去:“喏!这是钱!”

    毡帽男子没有急着收钱,而是先看着小青龙问了一句:“我们这里的规矩,你知道吧?”

    “知道!你放心我拿了就是吓唬一个仇家,这年头谁拿着响真崩人呐!”

    “你崩不崩人,跟我们店里没关系!但要说你拿我们店造出来的家伙,崩了穿官衣的,官方不找你,我们也得找你!”

    毡帽男子别看身材瘦小,说的话倒是相当的硬。

    小青龙只得再次保证道:“放心,我说了买响就是为了吓唬吓唬人,做不出那些蠢事的。”

    “行,那你验验货吧,要没啥问题就拿走。”毡帽男子将仿六四递到了小青龙的手中。

    交易完成,小青龙拿着仿六四离去。

    等小青龙的背影消失在巷弄里,刚刚两人接头的地点又多出来了三名膀大腰圆手里还拿着响的壮汉。

    “我说你们跟着完全就是多余,你们瞅他那样敢黑吃黑吗?”毡帽男子看着几名伙计有些无奈地说道。

    一名领头壮汉瓮声瓮气的回道:“他敢不敢黑吃黑是一回事儿,我们来不来是另外一回事儿,大爷定下的规矩,我们肯定只能老老实实遵守的。”

    将仿六四拿到手的小青龙也没有急着回城北,拿枪就是为了干活儿,像他这样的狠茬子自然不可能做出什么吓唬人的事儿来。

    他联系拨通了好几个电话簿上的号码,开始为自己下一步行动做出计划。

    林方做不到的事儿,他就是自己一个人也一定要做到。

    …

    多年没有失手的袁承,在来城北之前就立下过军令状,誓要给弟弟报仇的同时在城北打下根基。

    眼高于顶的袁承心中,老罗已经不在了,他在城北就没有了对手。

    结果面对城北这群小年轻,他却因为过于自信被打的满地找牙,受挫之后的他没有选择放弃,除了弥补回损失外,他的第一选择就是将大虎杀害唐可的视频放了出去。

    既然人不能为我所用,倒不如干脆玉石俱焚。

    办完这之后,他通过联系的关系走进了城北治保分局大案队,他需要跟陈帆见一面,至少要让陈帆吃下定心丸,不会在里头瞎吐口,其他的事儿可以慢慢操作也不迟。

    不得不承认,袁承找的关系属实很硬扎。大案队算是分局里最为重要的部门之一,且人流量很大,来来往往的办事人员不断。

    可袁承愣是在关系的带领下,穿着一身便装畅通无阻的见到了审讯室里押着的陈帆。

    没人支关系再加上陈帆本就有袭击治保人员的举动,被抓到局子里一番严刑拷打肯定是省不了的。

    耷拉着脑袋,双手被拷在审讯椅上的陈帆面容有些憔悴,与夜莺那个摆在台前意气风发的陈老板大相径庭。

    看见袁承的身影,陈帆眼前一亮,他总算没计划错,对方哪怕是为了自己手上那一份所谓的“资料”也不可能弃了他。

    站在陈帆的对面,袁承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来了。”

    “我的关系支上了吗?我可是已经被收拾了两顿了。”陈帆抬起头无精打采的问了一句。

    袁承看着陈帆反问道:“我人都过来了,不就说明很多问题了吗?”

    “呵呵,我得判多久?”

    “暂时还不知道准确数字,我会努力去运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四年左右!”袁承眼珠子一转,给出了一个大概的时间。

    “四年……”陈帆嘴里小声呢喃道,这个数字其实和他预想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也属于可以接受的范畴了。

    “为了确保你的安全,明天你就会被转到二看,那边的人会给你安排单间,直到案子彻底结束。该联系好的人,我都联系好了,你遭不了罪,全当养养吧。”

    “这么快?”陈帆皱着眉头问了一嘴儿,这个速度之快确实让他有些不解。

    袁承随口答道:“早走程序早解决,越拖问题就越多。”

    “也是!谢谢了承爷,为了我的事儿您费心了。”

    陈帆转念一想,自己不过是那案板上的肉,人家想怎么切就怎么切,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这过程是否曲折影响也不大了。

    见到人家袁承不管是念及这段时间的合作,还是畏于手里的证据,陈帆都还是客客气气的道了句谢。

    “不用,你都把我拿捏的死死的,还有什么好谢的,我这不都是应该做的吗?”

    眦睚必报的袁承可没忘陈帆被抓前电话里怎么说的,撇了陈帆一眼后冷冷回道。

    陈帆也不怯场,假笑了两声回道:“呵呵,承爷您放心!您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您,只要您不想我死了,我绝对不会让您暴-露!回头我去了二看,您让管教对我客气点,给我打几个电话,其他的事儿都好解决了。”

    得到了准确答复的袁承连一秒钟都不想多做停留,转身就离开了城北治保分局。

    …

    晚上十点,大虎穿着一身刚刚从某老旧小区,人家晾在楼下的衣架上偷来的休闲服,坐在一家面馆里头吃着拉面。

    他戴着一顶某旅行社配发的红色旅行帽,将帽檐压得很低挡住了大半张脸。

    大虎之所以在已经得知药贩子翻供也没敢回光年的主要原因,其实并不是害怕曾锐等人的惩罚。

    他和小虎毕竟是一奶同胞,打碎了骨头还连着筋,哪怕自己这次做得再出格,只要回去认错,他相信自己的命还是能够保住。

    主要就是因为袁承手上还掐着一份他杀死私家侦探的视频,只要袁承一曝光,叶记的诸位大哥再如何力保他,十几年的牢狱之灾他都跑不了。

    他可以接受去坐几年牢,把身子洗干净,再也不踏足社会了,老老实实的过着小日子。

    但十几年的铁窗生涯他完全不敢想象,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已经拥有过阳光,又怎会愿意重新回到黑暗的角落里去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