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父子恶斗

2020-09-19 作者: 金涌泉
  在两位魁梧的黑衣保镖的“陪伴”下,瘦弱的王志军被请到了灵堂前,村民们在见到他们的村长后,终于抑制不住情绪,炸开了锅。

  “村长,你去哪了?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你居然躲起来了!”

  “村长,你倒是给我们大家解释一下啊,他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对啊,是你毒杀的老村长吗?你到底为什么亲手杀死你爹,挪用公款又是什么呢?”

  “是啊,你要和大家说清楚,必须说清楚!”

  村民们开始情绪激动了,尤其是几个长相粗犷的中年人,似乎是特别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们面露凶相,挥舞着拳头,恨不得要冲上来把他撕碎。

  王志军看到此情此景,他细长的眼睛里露出了难得慌张、恐惧的目光,但他仍保持着镇定。

  不久前,他在灵堂后面的房间里,接受了神秘黑衣人的各种询问,他们虽没有使用暴力,却给他了极大的、来自灵魂的压力。

  以至于他的心理防线已经接近崩溃,他还没有明白,事情为什么这么快暴露?是谁说出去的呢?

  所以,他并没有完全绝望,因为他们没有拿出任何证据,只是想逼他说出来而已,他可什么都没有说呢!

  但是,到了灵堂,他看到一屋子群情激动的村民,还有椅子上被五花大绑的王岩松,他就明白了,也慌了!这个没用的东西,看来是被王岩松坏了事!

  他怎么会有这么没用的儿子!被人逼问两句,就全都说出来了!哼,事到如今,这个儿子也不能要了,他心里打定主意,既然没证据,那就只好全都推到儿子身上了!

  于是,他更加稳定了心神,故作委屈道:

  “乡亲们,大家先别激动,请听我说,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老爷子是我的亲爹,他和碧落村把我从小养大,怎么可能去毒害他,伤害你们呢!”

  “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至于什么挪用公款,这又谈何说起的呢?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村里的钱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还有李会计呢!”

  “李会计在哪?快出来证明我的清白啊!”

  王志军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立即四处寻找着李会计的身影。

  冯奕飞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王志军演戏,此时,冷淡地说:“你找他吗?”

  他又冲老王点了点头,那个在石头爷爷房间出现的、长相威严的老伯,被另外两个瘦高的黑衣保镖带了出来。

  李会计没有王志军的镇定,他已经满脸都是鼻涕和眼泪了,他浑身打着哆嗦走了出来,一看到王志军就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

  “都是他!全都是他指使我的,每次冯家和县里、市里拨来的钱都会被他先吞一半!他还拿这笔钱在外面和人开网贷公司!”

  “他骗了很多大学生和年轻人,还专门找人四处收债,赚了不少黑心钱。后来网贷公司被严打了,他还把合伙人出卖了,把自己摘了出来。”

  “不仅如此,他还利用自己的权力,拿到了临镇的路桥工程,结果因为用了很低廉的材料,在一场大雨中桥断了,害死不少人……”

  “他做了太多的坏事,必遭天谴!”

  李会计越说越激动,最后身体终于耐不住精神的亢奋,瘫倒在了地上。

  底下的村民也都听得眼睛越等越大,他们虽然听不太懂,但是只听说“挣黑心钱”,便顿时难掩怒火:

  “什么?临镇的泥石流断桥,原来是他干的好事?其中一个死去的还是我亲家呢……”

  “他干了这么多坏事,我们还拿他当村长这么尊重,我们都被骗了!”

  “我们被骗了!这个xxxx!”

  “什么村长,我们还有什么村长,他是鬼,是xxxx!”

  村民们的情绪,如开水中沸腾的泡沫,一个接一个的爆炸,却层出不穷。

  “乡亲们,先等一等,大家别激动,怎么能光听李会计的一面之词呢?说不定,他是看我爹走了,有意落井下石,打压我们王家,好趁机让他们李家上位!”

  “大家可别忘了,当年和我竞争村长的,可是他,原来他这么多年一直因为输给我而心有不甘,找机会拉我下马呢!”

  王志军不愧是做了多年的村长,到这个时候还能强装镇定,做着捶死挣扎,他自我催眠得一脸冤枉,义正严词地看向李会计:

  “你居然诬陷我!这些事挪用公款、网贷、修桥的事明明是你做的,毕竟你才是会计,拿着全村的经济大权,你怎么能栽赃到我头上呢?”

  “你说什么?你说是我做的?”

  听了这话,李会计旋即就暴怒了,这些年,他帮他做了这么多事,到这种时候他居然把x盆子扣在他头上!

  李会计已经完全豁出去了,虽然他也不干净,但毕竟主谋是王志军,他绝对不能替王志军背这个大锅!

  他攥实拳头,咬紧牙关,终于下定了决心:

  “哼,王志军,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要泼我脏水,但还好,我留了一手,你这几年干的坏事,我都记在了一个账本上,这个本就在我的办公桌第一个抽屉里!”

  “看到这个账本,大家就全都明白了!”

  他从腰里摸出一把钥匙,递给了冯奕飞,这么多年了,这把钥匙他从不离身,此刻也没有办法了……

  冯奕飞接过钥匙,转手递给了老王,其实对他来说,证据不重要,那都是警察的工作,但看着这些恶人狗咬狗,的确让人心里无比痛快。

  “老李!你居然算计我!枉我这么多年信任你!”

  见诬陷不成,王志军的精神防线在逐渐瓦解中,已经开始有了崩溃的征兆。

  “你还好意思这么说,关键时刻,你不仅要拉我下水,还要把我的脑袋往水里按,你也太不是人了!”

  李会计也不甘示弱地与王志军对峙中,气焰完全不输王志军。

  “原来你贪了这么多钱,你有这么多钱都不肯帮我还赌债,还怂恿我去和爷爷说,卖家里的九龙鼎!”

  在一旁听到两眼凸出的王岩松,实在忍不住了,他居然背着椅子跳了起来,气势汹汹地冲到了王志军身边。

  “哼,他在夜场为小姑娘一掷千金可大方着呢,他会把钱都花在外人身上,就是不给你这个亲生儿子一点,哈哈哈……”

  李会计恨不得把王志军在外面花花世界里的罪恶行径全都公布于众呢,挑拨他们父子关系算什么。

  “什么!你居然这么对我,你还撺掇我给爷爷下药,卖九龙鼎,恐怕你只是利用我,卖了之后的钱你也会自己独吞吧!”

  王岩松一听这话就急了,他手脚不能动弹,却终用头狠狠地撞击着王志军。

  谁知王志军一边躲避行动蠢笨的王岩松,还一般骂道:

  “你这个不孝子,敢袭击你爹,你胡说什么!谁让撺掇你毒害爷爷了,明明是你的主意,非要卖传家宝,我怎么劝你,你都不听!”

  事到如今,在众人面前,王志军居然还在嘴硬地自保着,居然要栽赃自己的儿子!已经心寒如冰的王岩松彻底崩溃了!

  他转而疯狂地撞向了柱子,在这巨大的冲力和愤怒之下,他身上的椅子终于散架了,他抖到身上的碎片,仿佛一只发狂的猛兽,转头就朝王志军冲了过来。

  他魁梧粗壮的身材就像一只大熊,充满了危险的气息,冯奕飞顿时感觉了危机,他下意识地把金烨枫护在了怀里,生怕误伤到她。

  而王岩松却顾不得别的,他愤怒地抓起了王志军的衣领,王志军瘦弱的身体就像小鸡一样,被这只大熊拎了起来。

  台下观看这场父子恶斗的村民们都傻了,谁也没想到会在灵堂前上演这么一幕,而在王岩松冲上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呼,却没有人上去阻拦。

  “你还是人吗?不仅杀了我娘,还杀了我爷爷,如今还要害死我吗?你干了这么多缺德事,老天爷不会放过你的,不如今天就让你亲生儿子替天行道吧!”

  王岩松说着就把王志军往柱子上撞去,脸上的表情如钟馗一般狰狞。

  “什么!你要杀掉你的亲生父亲吗?你这个不孝子……”

  王志军的脸色吓得铁青,他的四肢在空中胡乱挣扎着,在做着最后的抵抗。

  见再不出手就无法收拾了,冯奕飞立即发出了指令让黑衣保镖们上前阻止,就在保镖们还没行动的时候,一个身影像飞箭般突然冲了上去:

  “哥哥!求求你,不要杀了爹爹!如果说是爹爹杀了爷爷,那你杀了爹爹不是和他一样了吗?不要啊!不要让咱家的子孙后代,都有这样的阴影,你们还有我呢……”

  王蔲麦死命地抱着王岩松的大腿,她哭得像个泪人,仿佛脸部都要化掉了,她的喊叫声是那么绝望,让听者都充满了同情。

  如果说冯奕飞等人要破解真相是为了还碧落村一个公道,而村民们在知道真相后是痛心、愤恨的。

  可是,没有人想到,还有王蔲麦呢,她得知杀死爷爷的犯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和亲哥哥后,有谁能体会她的心情呢?

  她更加不能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互相残杀,他们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流着最近血缘的人。

  “哥哥,爷爷才刚刚走,他的灵魂还在看着咱们呢,你不要让他再伤心了好吗?”

  王蔲麦喊叫得撕心裂肺,她身为一个弱质女流,在尽着最大的努力,阻止着自己亲人的互相残杀。

  “爷爷……爷爷……”

  在感受到从亲妹妹身上,来自相同的dna片段的共振后,王岩松终于放开了王志军的脖领子。

  他把王志军拖到了石头爷爷的棺材前,自己首先跪下,嚎啕大哭起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