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你死了我怎么办?

2021-04-17 作者: 金涌泉
  “老王!立即去叫医生,然后马上把直升飞机调来,让j市那边准备好抢救!快去啊!”

  冯奕飞的情绪在顷刻间就爆发了,他原本低沉的嗓音,在经过声带暴躁的震动后,变得无比恐怖。

  连老王都被吓愣了,他已经好久没见过他家少爷情绪这么激动了,而距离最近的上一次似乎也是因为金烨枫。

  “哦,是的,我马上……”

  老王刚要走出房间,却被金烨枫阻止了:

  “王叔,你等等……”

  光听金烨枫说出“等”字,冯奕飞就气炸了,他迅速抓住她的下巴,就要将手伸进她嘴里:

  “等什么等,你还不快点把毒药吐出来,你是要急死我吗?”

  “你住手!脏死了,哪有你这么粗暴的?我没喝毒药,没喝下去!”

  金烨枫把头一撇,嫌弃地躲开了他即将扒开她嘴巴的手。

  “什么?你真的没喝?你确定?”不知道是喜是悲,冯奕飞只觉得自己的脑血管瞬间膨胀了起来,令整个身体都架在了半空。

  “确定!真的没喝下去!”金烨枫睁大眼睛,坚定地点点头。

  “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喝下去了啊?”那个莫名出现的女人,是最不相信的金烨枫的,她的“证词”令冯奕飞极度无所适从。

  “梧桐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俊峰这时才看清站在金烨枫身边的女人,原来她就是那天,他们在草丛里不小心“遇见”的李家姐姐。

  “我……我……”李梧桐没有办法解释自己在此出现的目的,只得赶紧转移话题。

  “重点不是我了,而是我刚才真的看见她喝下毒药了!”

  “我真的没有喝下去,我那只是障眼法而已!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你送我的这枚戒指啦!”

  金烨枫把自己的左手伸成五字形,将手掌中戒指圈的部分展示给众人看——原本是银色的圈,现在已经变成了黑色。

  “当时王岩松拿水给我喝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不会是好东西,便不小心洒出来一些,专门洒在戒指上,因为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这戒指是银的!”

  “我看到戒指很快就发黑了,含砷的物质必然会让银变黑,这是非常古老的验毒手段,所以那时我就知道了,这东西是砒霜!”

  “所以,我喝的时候只是把它含在嘴里了,并没有咽下去,擦嘴的时候,就直接吐在了袖子里,在外人看来我确实是喝下去了,否则王岩松也不会放下戒备,向我说出真相。”

  “这可是喝假酒的技巧,都是我爹教我的,他经常说:女孩子出去跟人谈生意,还要陪客户喝酒,必须要懂得保护自己,所以就教了我这些招数,虽然是不太光彩的技能,没想到还真能派上用场……”

  金烨枫越说声音就越微弱,看得出来她不仅有些后怕,还有些底气不足。

  没想到,听完这些之后,冯奕飞却用他的大手重重地按了一下金烨枫的后脑勺,虽然不疼,但压迫感十足,他用的力道之大足可以让她“五体投地”。

  “你是想以身犯险,从他嘴里把真相套出来吧!”

  他用低沉的声音将每一个字都说得咬牙切齿,映射在她的大脑里,仿若是来自地狱的深处的反馈——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让她害怕过。

  “呃……这个……我只是刚才看到他鬼鬼祟祟地来到这里,出于好奇心,跟在他后面的,到后来……因为,也没办法嘛,临时起意的……”

  她虽然还能勉强抬起头看他的眼睛,但看他的每一秒都会让她的瞳孔在交感神经的支配下放大一分。

  “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不知道他是不想发作,或是还没来得及发作,接下来并没有发生金烨枫所担心的“暴风骤雨”。

  “没有,我只是想……对了,这回证据确凿了!这位姐姐如果刚才看到我喝毒水,一定也听到了吧?他已经全都招认了!我和这位姐姐都是人证,而且我还有证据!”

  她急忙趁机逃脱开冯奕飞的掌控,跑到她最开始藏身的柱子后面,挪开了地上一块破损的砖,把里面的手机拿了出来。

  她点击了一下“录音结束”,献宝似的把手机拿给冯奕飞看,当她点击播放键时,扩音器里传出了王岩松的声音,效果虽然不是特别好,却也能让在场的人把重点内容都听得一清二楚:

  “……好,我就告诉你!爷爷的确是我杀死的,谁让他不给我钱,还不让我卖掉九龙鼎,甚至还把传家宝拱手让给别人!”

  “我在外面欠下那么多赌债,如果还不上,那些人会把我杀死的……谁知他在外面养了好几个家,亏空了更多公款……”

  “刚开始,我也不想的,只在他的饮食里加了少量的‘砒霜’而已,让他慢慢中毒,只是想让他感觉到不舒服,觉得自己命不久矣,逼他把传家宝交出来而已……”

  刹那间,在场的人无一不露出了惊骇的表情,就连跪在王岩松身边,正在为自己亲哥哥包扎伤口的王蔻麦也震惊地停下了手。

  然而,唯独冯奕飞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他的脸平静如未磨的镜面,看不出任何情绪,只在接过金烨枫的手机,发现了她的“飞行模式”之后,才皱了皱眉头,突然冷哼了一声:

  “哼,很好!你这是成心孤身犯险,非要一个人调查真相咯!你这是拿你自己的性命来赌博,好吗?”

  “今天算你运气好,用喝假酒的方法骗了他,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失败了,被他发现,硬给你灌下毒药,那么后果由谁来承担呢?”

  “也许你觉得你死了,其他人可能只会伤心一阵子,对生活没有什么大的影响,那么我呢?你有想过,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

  他突然抓起她的双肩,强迫她直视着他的眼睛,因为他要通过他眼中的千军万马,让她知道他是多么愤怒!

  如果他此时能够变成一个黑洞,他便会发挥自己最大的吸力,吞噬掉她的身体和灵魂,他时时刻刻都恨不得想要将她和自己融为一体。

  他要让她知道,他绝对不能失去她!他还要让她知道,刚才以为她中毒的时候,他是多么害怕!

  “我……对不起……我只是想,如果我能做点什么,也许能够帮助你一起解决……”

  金烨枫已经完全能够理解并体会到了他的感受,毕竟两个触及灵魂已久的人,早已能够对彼此感同身受,所以她才会愧疚。

  她在他面前,从来都是理直气壮的,她怼他、她和他吵架从没输过、她高高在上、她鄙视他、她冲他翻白眼,已经成了他们相处的常态。

  而这次,她居然打心眼里害怕他了,他似乎不再是学生时代那个说话不着调的渣男、不学无术的大少爷了……

  “是啊,以前一直都是你在帮助我:帮助我学习、帮助我进步,还曾救过我的命,但是现在,我已经可以不需要你的帮助了,你知道吗?”

  冯奕飞突然强势地攥住她的手,径直拉着她朝门口走去,路过老王和李叔的时候,还冲他们吩咐道:

  “带上王岩松,还要让人看好了王志军,把所有村民都聚集到灵堂去,今天我要把真相公布于众!”

  “好的!”老王和李叔互相交换了眼神,彼此都坚定地点了点头……

  本来是为石头爷爷守灵的日子,今天,在王家的大厅里,除了守灵的近支亲戚,还聚集了很多抓紧时间过来吊唁的村民。

  石头爷爷在村子里可是顶梁柱般的存在,如今他走了,许多人都是真心遗憾和伤感的,善良的村民们都想来好好送他这一程。

  可突然听闻,冯家的人要召集所有人过来,每个人心里都是十分惊讶且疑惑的,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要选择今天这样的日子,而且还是在王家的灵堂?

  但人们很快就聚集而来了,因为在乡下地方,这种聚集是人们很喜爱的一件事情。

  王家的灵堂里,石头爷爷在他的棺材里静静地躺着,冯爷爷和李家爷爷被各自安排在一张椅子上,全都坐在石头爷爷的左侧,他俩如泰山一般稳稳地镇在那里。

  王家的现任掌舵人王志军并没有现身,而他的儿子王岩松还在昏迷中,为了防止他醒来突然暴走,他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并放在了灵台的正前方。

  冯奕飞领着金烨枫、王蔻麦、李俊峰、李梧桐、李叔、老王等人,站在了两位爷爷的身后。

  下面应召而来的几百位村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对王岩松被绑在灵台前颇有微词,毕竟人家爷爷刚去世,这么对待他有些不太人道。

  个别的叔叔婶婶,为此还有些指指点点点,却不敢大声说出来,因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许多穿着黑色西服带着墨镜的保镖,也站在一旁维持着秩序。

  这情景很像县官大人升堂,站在旁边的、扑克牌脸的、嘴里喊着“威武”的衙役们,他们的存在让现场的空气,在不知不觉间就变得十分压抑。

  王家的客厅,也就是现在的灵堂,灯火通明,几乎是倾巢而出的村民们,都屏息而立,大家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

  冯奕飞见人都差不多到齐了,不禁与老王交换了眼神,他们互相点了点头,冯奕飞便走上前去:

  “打扰各位了,我是冯家的长孙冯奕飞,我想大家都认识我吧!今天把大家请到这里来,非常抱歉,也非常对不起石头爷爷,但是,我必须要在今天向大家公布一件事,以慰石头爷爷的在天之灵!”

  说着,他走到灵台上,一把推翻了端放在正中的九龙鼎,这方九龙鼎,边闪着诡异的光,边缓缓坠地,而摔在地上,顿时便四分五裂了,它发出了沉重的哀嚎——

  全体村民都惊呆了,他们村的圣物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被打碎了,无一不发出了惊叫:“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