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秦盛世

2020-08-20 作者: 徐远书
  北厥中央屠龙州洛阳城外,军营大帐内。

  青铜灯前,徐扶苏的面庞在火焰中映照,眸光闪烁,看着灯中的火焰跳动。

  覆盖铁甲鬼面的无面跪拜在徐扶苏身后,低下头:“启禀陛下,陈将军、张右丞、陈左丞、宋黎四大军团俱以率领士卒围堵洛阳,只待陛下下令,北厥朝夕可覆。”

  “传朕令,若北厥君主夏侯睿愿降,寡人不会动用武力,以免生灵涂炭。”

  “是。”无面应承一声,悄然离去。

  徐扶苏背着手,闭上双眸,仿佛如释重负一番沉吟:“北厥......”

  ------

  灯火通明,桌案前,许洛尧提笔著书《秦历·史记》,笔锋落下。

  “及至秦帝,奋北梁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灭楚蜀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震四海。”

  许洛尧的笔锋顿了顿,眼神恍惚间仿佛看到了那烽火映天,金戈铁马。

  .......

  马蹄奔腾,刀斧铿锵,战鼓擂锤。

  洛阳城外,满地尸骸。

  一位身披重甲的武夫跪在那,发髻间尽是血污,他的身上没有箭簇,却已经是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全断。

  而将这名武夫逼至这个境地的人,就是那站在他身前,大秦君主徐扶苏。

  军甲残破,这位武夫尚留有一气,嘴沿边不停地滴下鲜血,死死握住着北厥的军旗。

  哀嚎声四处响起,他知道这是北厥军败退的消息。

  沿袭下北梁铁骑,军备精良的大秦骑军从他身边穿过。

  拓跋宏眼眶透着血丝,他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英武男子,撑着军旗起身,缓步上前。

  一步,

  两步,

  在距离那秦帝仅有咫尺之遥时,那名武夫从口中咳出一口鲜血,视线模糊。

  “走好。”秦帝扶苏望着他淡淡道。

  拓跋宏咧嘴一笑,笑声凄寒,猛然耸低下头,再无生息。

  数以百万的大秦雄狮围在洛阳城下。

  北厥君主夏侯睿望着城下黑压压的秦卒,以及拓跋宏倒下的身躯,他苦涩含笑,瘫坐在自己的位座上,缓缓闭上双眸:“寡人,愿降。”

  他终归是输给了那位未曾正眼相看的北梁世子。

  -----

  京城,秦宫,金銮殿。

  金銮殿前,云烟缭绕。

  群臣立于殿上,手握笏板。

  长空万里无云,唯有皇气浩渺。

  “咚!咚!咚!”

  太上殿前高鼓擂动,鼓声力透天穹,太上殿前的三座高鼓之上,皆有三位身姿曼妙出尘,似谪仙不凡的女子。

  帝后身着万里江山凤袍,亲手为君王擂鼓。

  秦帝扶苏站在那金銮殿上,目光穿过那面前的珠坠。

  穿过群臣,穿过宫闱,向那万里江山望去,眼目所及皆是秦地,四海之内皆为王土。

  秦帝荡袖而开,气压苍穹,似乎要将那天地宙宇撑开一片。

  “朕为大秦皇帝,受命于天!”

  殿中寂然,所有人都抬起头,齐齐看向那端坐龙椅上的英武男子。

  这一刻,天地恍然浩荡,先是天下寂静,再是宣然高呼。

  “拜见秦帝!”

  金銮殿上,群臣作揖长拜:“拜见秦帝!”

  殿外,大秦雄狮刀戈直立。

  四海御内,千军拜下。

  在那鼓声轰鸣中,呼声透彻天地:

  “拜见秦帝!”

  天地苍穹,也要被这声声高呼淹没,天下气运皆往北梁。

  天地授命,秦世当立。

  大秦皇朝,万世长盛。

  秦历十年,秦帝徐扶苏平定四海,海晏升平。

  -----

  立春,蜀中城热热闹闹,来往行人商旅络绎不绝。从未来到过蜀中城的人,若只是在城外徘徊,是不得深知蜀中里的夏凉冬暖。

  炮竹声烟火漫天,蜀中百姓大都在置办年货,热闹非凡。

  处于南界,本该不应有雪的蜀中城,破天荒地迎来一场春雪,蜀中上了年纪的老百姓都认为这是天降祥瑞。雪轻风淡,霎时好看。

  蜀中城城南,有一巷子,和寻常的街坊小巷无异,只是巷子的名字有所讲究,巷子里久居的老人都俗称巷子为“柳叶巷”。

  传说每年春初,巷中都会飘过柳叶,柳叶漫天纷飞之景也别有风趣。而让“柳叶巷”闻名于蜀中城的,是住在巷子最里边,开了家书轩的读书人,因喜好青衫,人称“青衫先生”。

  不过那青衫先生,已有二十年未曾回来,倒是有位英武男子时常会来巷中书轩。

  今年,也不意外。

  书轩前,一袭白衣,面如冠玉的英武男子正在张罗着贴对联。

  “父皇,今年不回京城了吗?”

  男子身侧响起稚气的孩童声。

  “凤年,今年呀,就在蜀中城过春节咯!”

  “来,凤年,递给爹爹贴膏。”徐扶苏和声悦色地朝那孩童说道。

  生得唇红齿白,白白胖胖的小孩童轻应自己爹爹,小手捧起粘贴交递。

  “父皇,母后让你晚上多去二娘、三娘那儿,这样年儿才能有弟弟妹妹。”

  孩童一脸认真,一五一十地将母亲交给他的话都说给自己的父皇听。

  徐扶苏贴春联的动作顿了顿,讪笑几声,连道:“一定一定。”

  回过神来的他将横批正正方方地贴好,身子后仰,仔细打量,啧啧称赞:

  “凤年,你说父皇写的这对联如何?”

  “凤年?”见到男童并没回应他,徐扶苏眉头一挑,扭头看去。

  才发现自己的长子早就屁颠屁颠地跑进书轩屋中,嘴里嘀咕:“娘,父皇又在吹牛皮了。”

  里头传来女子的娇笑声。

  “凤年,来二娘这,二娘抱抱。”

  “凤年,你说三娘这般打扮如何?”

  .....

  徒留在外头架子上的徐扶苏是哭笑不得,感情儿子比自个还要忙。

  “咳咳。”

  一声轻咳,打断了徐扶苏的思绪。

  一袭白衣的英武皇帝转身看去,顿时眉开眼笑:“哟,竟是朕的左相和右相。”

  站在他身前的正是陈世墨与张衍两位丞相。

  墨衣加身的张衍脸色严谨,开口:“陛下,你这南巡可有些日子不回京城了。”

  徐扶苏不用猜都知道张衍和陈世墨两人是来让他结束南巡告假,回京城。

  “这个,张卿呀,朕会回去会回去的,怎么着都该吃完这年夜饭吧。”

  徐扶苏打了个哈哈,笑言。

  陈世墨处事要比张衍圆滑,他附和言:“张相,既然你我都来了,不急这一时。”

  张衍看了看两人,突然噗呲一笑,义正言辞言:“臣和陈相风雪长袭,这年夜饭,公瑾厚着脸皮也是定要蹭蹭陛下的了。”

  “两位爱卿不急,先来瞧瞧朕的这副对联如何?”

  陈世墨与张衍两人齐齐抬头,瞧了一眼。

  张衍摇头晃脑,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点评一翻:“古今少有。”

  陈世墨更夸张,竖起拇指:“天下第一。”

  徐扶苏笑骂:“两位丞相这拍马屁的功夫好生了得,走走走,进屋去!”

  此时,尚年幼的徐凤年拉着长眉无须,一袭喜庆鲜红蟒袍的魏忠贤走出,待到看见陈张两位丞相时,连忙恭敬作揖:“凤年见过陈太傅、张太傅。”

  魏忠贤同样抱拳:“见过二位丞相。”

  陈张受宠若惊,也是回过一礼:“见过太子,见过九千岁。”

  徐凤年抬起头,明眸看向众人身后,猛地一亮,拍手笑喊:“父皇,是大黑虎诶!”

  徐扶苏也是猛地扭头,巷子不远处,一位身披道袍,高坐虎头上的男子朝他点头含笑。

  “龙虎山齐玄,特来向皇上讨个年夜饭。”

  “哈哈哈哈,准奏准奏!”

  “陛下,还有尔等呢!”

  一声高喊。

  齐玄身后,户部尚书何坤笑咪咪笼袖而笑。

  宋如言、宋余年以及怀胎六月的王妃李师师齐聚。

  只喝二两酒,如今为京城白鹿书院掌院的周二两。

  仗剑恒天的李承禄,剑眉弯弯。

  凡间老乞丐厚着脸皮,招呼徐扶苏:“老乞丐也想凑杯水酒。”

  长相黝黑的曹毅和妻大娘抱着龙凤胎,也驻足于此。

  伴随阵阵马蹄声,几位身披重甲的武将也骑至巷前。

  杨戬、白易、杨再兴、陆炳等。

  徐扶苏嘴角抽了抽,冲里头喊了喊:“多包些饺子。”

  蜀中龙庭,龙聚长延。

  天下气运皆汇于此。

  全书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