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劝降北厥

2020-08-18 作者: 徐远书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一场围剿战圆满落幕,秦军以五千人的代价全歼了左耶律率领的十万人马,包括主将左耶律,先锋公仲昭在内一个也不曾走脱,徐扶苏的用兵之道深深的折服了秦军将士,纷纷举起手里的兵器高呼万岁。

  徐扶苏率领一万人马尾随苏烈的步伐向西进军,与陈清之、张衍、宋黎等各部从四面八方合围陆沉率领的北厥主力,争取把这场战役完美收官。

  俘虏的北厥将士多达一万五千余人,在陆沉率领的二十多万人马还没有被歼灭之前,充满了不安定的因素。

  徐扶苏询问白易,应该如何处置这大批俘虏?

  白易沉声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大局未定不可大意,成大事者不可有妇人之仁,请陛下坑杀这批蛮夷,以儆效尤!”

  陈世墨却站出来表示反对:“大局尚未落定,北厥军还有二十余万人,若是现在就把北厥人坑杀了,陆沉率领的人马一定做困兽之斗,让我军伤亡大增。所以微臣窃以为,非但暂时不能杀他们,还要优待他们,瓦解陆沉率领的北厥主力的斗志!”

  新宁地处苍梧、端溪、猛陵三城之间,向东南八十里便是巍峨绵延的云开山,境内多为平原,一马平川,无险可守,最适合围剿战不过。

  陈清之与宋黎、张衍碰头之后,便把剿灭陆沉的地点选择在了新宁,决心在这座名不见经传,人口不足万人的小县城打一场震铄古今,名垂青史的大战。

  制定战略后,陈清之率领三人督兵三万七千人扼守蝴蝶谷,防止陆沉向西奔猛陵突围。张衍、李靖、杨戬率领三万人马守住白竹岭,堵住陆沉向前去苍梧的道路;宋黎则与宋如言、戚继率领四万五千人马屯兵安平镇,掐断陆沉向西奔端溪与左耶律合流的道路。

  三路人马刚刚部署完毕,就从端溪传来让人振奋的消息,大秦天子与徐晃前后夹攻,在郁河边上全歼左耶律、裴元庆率领的十万人马,弹指间十万人马灰飞烟灭。

  当左宗棠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切断北厥主力大军退路之后,陆沉才意识到钻进了徐扶苏的圈套,先是难以置信,然后就是痛心疾首,扼腕叹息。

  急行了半天至晌午时分,地势逐渐险峻起来,一通鼓响,丘陵两侧乱箭齐发,滚石擂木滚滚而下,正是吴起率队伍抄近道赶来拦截,一举堵住了北厥十八万大军的去路。

  片刻之间,山坡上杀声震天,两军互射,秦军精锐,北厥军人多,一时间陷入了胶着态势,谁也占不到便宜。

  陆沉在马上以手掌遮住刺眼的阳光,极目远眺:“山坡上的秦军并不是太多,看起来也就三四万左右,将士们必须戮力死战,在其他各路秦军抵达之前突破防线!”

  “全军冲锋!”

  随着陆沉一声令下,十八万北厥军分作三路,在陆沉、罗赞两员大将的带领下拼死突围,这是一场非生即死的战斗,红了眼的北厥士兵爆发出了超乎寻常的能量,发疯般冲向秦军。

  陆沉身披重甲,手持重型佩剑,身先士卒的冲锋,身后跟着五千最精锐的大秦精卒,所到之处一路披靡。

  北厥军的兵力实在太多,三倍于己,漫山遍野蚁群一般密密麻麻的涌来,让人不寒而栗。

  战斗持续了两个时辰,尽管陈清之使出浑身解数。但还是没能挡住拼死突围的北厥军。战后清点人数,秦军折损了两千余人。而北厥军则付出了三倍的代价。

  “唉……还是被陆沉突破包围了!”眼看北厥军越走越远,一位副将满含遗憾地说道。

  陈清之抚须笑道:“无妨,我军的任务就是拖住陆沉,争取时辰让其他军团陆续抵达战场。估计张衍兵团已经抄到前方去了,咱们尾随追赶就是!”

  吴起一声令下,三万多秦军列阵追击,跟在北厥大军后面衔尾而行。

  陆沉率部急行了一个时辰,日薄西山,天色渐黑,十几万大军俱都饥肠辘辘。人困马乏。途径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泊,确认湖水可以饮用之后便下令埋锅造饭,吃饱喝足之后再继续向南突围。

  夜色之中篝火熊熊燃起,炊烟袅袅升腾,清水煮熟的稀饭味道在空中飘荡,让十几万北厥军食指大动,就着咸菜、干粮吃的狼吞虎咽,津津有味。

  “杨家二郎在此!”

  斜刺里一通鼓响,杨戬率领一万五千人马杀到。一声呐喊,向北厥军发起了猛攻。

  “德赞将军率部迎战,其他将士继续用炊!秦军来的不多,将士们休要自乱阵脚。只有吃饱喝足之后才有力气应战。”陆沉一脸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表情,捧着热气腾腾的大碗狼吞虎咽。

  夜色如墨,遍地烽火。

  四万多秦军在交州的旷野上与十几万北厥军展开了浴血死战,北厥军兵力占优,但秦军士气正旺,又有杨戬、白易等大将压阵,以寡敌众仍能不落下风。

  陆沉在乱军中纵马冲突,咆哮嘶吼,挥舞重剑不时的砍翻秦军。在他的引领下,人困马乏的北厥军鼓起勇气,戮力死战,渐渐占据了上风。

  就在杨戬等人逐渐抵挡不住之际,忽然正东方向马蹄声起,一员大将率领万余骑兵杀到:“大秦横野将军白易在此!”

  得了白易的支援,秦军登时扭转了劣势,双方的厮杀再次陷入了胶着的局面,从亥时厮杀到深夜子时,难分胜负。

  到了下半夜,北方火把攒动,却是陈清之率部从后面追了上来,一通鼓响,加入战团。使得秦军投入的总兵力上升到九万左右,进一步缩小了与北厥军的兵力差距。

  凌晨时分,宋黎、张衍军团陆续率部抵达,至此秦军投入战场的兵力已经上升到十五万,差不多与大量损失兵力的北厥军持平。

  战斗持续了一整夜,方圆数十里的旷野遍地血污,尸积如山,残肢断骸,遍地皆是。狼烟之中残破的旌旗迎风招展,失去了主人的马匹发出悲凉的嘶鸣,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晌午时分,南方尘土再次大起,却是陆炳率领八千骑兵从怀安率先抵达战场,胯下白色大宛良驹,手中火焰龙鳞枪,当先冲锋:“大秦卫南将军霍去疾杀到,陆沉还不下马受死?”

  “杀啊,杀蛮贼!”

  在陆炳的引领下,秦军气势如虹,八千铁骑踩踏的烟尘滚滚,地动山摇,潮水般席卷而来。

  辽阔的沙场上,到处都可以见到秦军猛将纵横冲杀的身影,在北厥军中奋力杀戮,无人可挡。再搭配上十八万的秦军,从武将质量到士卒数量,再到士兵的战斗力,再到武器甲胄,再到统帅的能力,堪称全方位碾压敌军,战局逐渐呈现了一边倒的趋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