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秦雄风

2020-08-19 作者: 徐远书
  看到秦军果然弃守怀安,夏侯景志得意满,留下五千人接管城池,亲自率领大军尾随着撤退的秦军向北追赶,“徐扶苏驾崩之后,秦军十有八九会送灵枢回京城,估计秦军打算弃守交州,我等当乘胜追击,扩大胜果。”

  号角呜咽。在交州对峙了大半年的战局终于破冰,十四万北厥军拔营启程,携带了粮草辎重,在夏侯景的指挥下穷追秦军不舍。由陆沉担任前锋。夏侯景坐镇中军,索狄拉统率后部掩护辎重,浩浩荡荡的乘胜追击。

  左耶律在半夜得到夏侯景射杀大秦天子的消息后被深深震惊了:“什么?夏侯景得到汉帝偷袭的消息,在半路伏击,成功射杀了大秦天子?”

  “可不是嘛。怀安的秦军一片恸哭,全军尽着缟素。吴启与诸葛亮半夜里血战了一场,已经弃守怀安,向苍梧方向撤退!”左耶律的心腹抱腕禀报道。

  左耶律一拳砸在桌案上,闭目沉吟道:“这是上苍要助夏侯景成就大功啊,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

  而夏侯景与左耶律旗鼓相当,所以左耶律对夏侯景算得上惺惺相惜。而现在夏侯景成功的射杀了大秦天子,若是咬住秦军不放。趁着秦军军心惶惶,群龙无首之际重创秦军,拿下交州,那么夏侯景的地位势必将会扶摇直上,压过他,这是左耶律不能接受的。

  “既然陈清之、张衍已经撤退,那么陈世墨定然也不会再坚守下去,传我命令,命罗赞率兵猛攻郁林城池。若陈世墨不战而退,不必追赶。可杀向苍梧与夏侯景合围秦军主力!”

  左耶律略作思忖之后下达了命令,陈世墨手底下只有不到四万兵马,就算全歼了也没有重创徐扶苏的援军功劳大。跟随皇帝御驾亲征的文武官员,绝不是区区一个陈世墨军团可以相比的,绝不能因为捡芝麻而漏了西瓜,这一锅羹绝不能让夏侯景独享,无论如何也要分一杯!

  旁边的文吏笔走龙蛇,按照左耶律的吩咐很快就修完书信。由左耶律的心腹快马加鞭离开合浦,赶往三百五十里之外的郁林大营,把书信传达给左耶律的副将罗赞。

  书信送走之后,左耶律又摊开地图,看了许久之后大喜过望:“哈哈……我军可抄近道奔浈阳堵截,此乃秦军必经之途,我军在此设伏必有斩获。”

  “合浦到浈阳七八百里路程,而秦军从苍梧到浈阳只有四百里,我军真能提前一步赶到浈阳?”旁边的公仲邵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左耶律踌躇满志的道:“我军昼夜急行军,按照日行一百三十里计算,用五个昼夜的时间便能抵达浈阳。而吴启、诸葛亮的兵团从怀安向苍梧撤退,这段路程大约三百里左右,而且徐扶苏的尸体还在云开山附近,退回苍梧也有二百多里路,所以秦军的退兵路线大约在六百里左右。

  有夏侯景与罗赞缠着秦军,且战且走,定然行军缓慢。我军昼夜急行,一定能够提前一步赶到浈阳,与夏侯景前后夹击,将秦军主力全部歼灭在交州境内!”

  留在郁林与宋黎对峙的十万人马是左耶律的嫡系,而在合浦的这十几万人马的构成则比较复杂。经过伏击孟良的大战后,剩下的十二万人有三万夏侯景的嫡系,另外的两万则是左耶律的嫡系。

  但左耶律是夏侯睿任命的征秦统帅,所以他从郁林跑到合浦来指挥这支队伍也没什么问题。更何况左耶律刚来合浦没几天,就率部拿下了攻打了大半年都不能染指的城池,更是大幅提升了自己的威望,所以合浦的将士们对左耶律还是比较服气,心甘情愿的听他指挥。

  左耶律又对公仲邵道:“公仲将军,怀安的将士们跟着夏侯景都督射杀了秦帝,立下了盖世大功,将来自然少不了高官厚赏。你我必须打起精神抢夺功劳,才不至于被人瞧扁了啊!”

  “末将愿以都督马首是瞻!”公仲邵痛快利索的拱手答应了下来,谁能带着自己捞功绩自己就为谁卖命。

  左耶律当即传令,由公仲邵率领五万人马在前,自己率领五万人马在后,总计十万连夜离开合浦,抄近道奔浈阳方向拦截秦军的退路,绝不能坐看夏侯景独享大功,一定要在这次饕餮盛宴中分一杯羹。

  就在帅帐里乱作一团的时候,天子驾崩的消息很快就在军营里传开,五万将士无不错愕。有人摇头叹息,有人嚎啕大哭,有人斗志消沉,有人默然不语。

  晌午时分,左耶律就收到了斥候的快马禀报。

  “启禀都督,陈世墨大营全军缟素,竖起白旗,一片恸哭。军队拔营向北而去,似乎是打算北上会合苍梧的秦军,请都督定夺!”斥候拱手作揖,把探到的军情如实禀奏。

  左耶律在马上感慨一声:“看来大秦皇帝真的死了!也该着夏侯景立下这盖世奇功,我可要加把劲了!”

  “啪”的一声,把手中马鞭狠狠抽在马屁股上,高声叱喝:“全军加快速递行军,今天走不够一百四十里,不许驻扎!”

  马蹄声隆隆,左耶律率领着万余骑兵引路,四万左右的步卒徒步随后,一个个跑的气喘吁吁,踩踏的路上烟尘滚滚,犹如一条黄龙,自南向北,逶迤前进。目标直指北方六百多里的浈阳,准备在那里伏击撤退的秦军。

  就在徐晃大营陷入一团混乱之际,徐扶苏在绝龙岭中伏驾崩的消息也传到了郁林城。主将霍去病与黄忠、龙且、姜维等人也是震惊错愕,拊膺悲呼,城内一片悲怆,将士们齐齐要求打开城门与北厥军一决死战。

  天空中响起信鸽振翅的声音,在无面的操控之下,徐扶苏的秘密书信传到了霍去病手中。看完之后才恍然大悟,把天子诈死引诱北厥军入围的消息对白易等主要将领说了一遍,众人这才如同醍醐灌顶,转忧为喜。

  罗赞接到左耶律的书信后早有准备,看到秦军果然开门主动进攻,抚须大笑:“哈哈……都督当真料事如神,霍去疾果然想要以进为退,猛攻我军一阵,然后调头逃窜,本将岂能让他如愿?全军反击!”

  夜幕之下,双方厮杀了两个时辰,霍去病率军诈败而去,下令士卒丢弃了部分甲胄辎重,做出仓惶撤退的样子,向西奔武安、中留方向败退而去。

  罗赞也不多想,留下五千人守卫郁林城,自己率领其余的九万多人马渡过郁河,星夜赶往苍梧,打算和蒙恬抢功。这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岂能让他蒙恬一个人独享?无论如何也要从中分一杯羹!

  北厥的斥候在行动,秦军的斥候也没有闲着,数十名领了秘密任务的探子从四面八方把北厥军三大兵团的动向送到云开山脚下,报告给了陈世墨,再由陈世墨与徐扶苏商议对策。

  亲眼目睹天子身中乱箭,这支从云开山向苍梧撤退的队伍士气最为低落,所以徐扶苏认为是时候让部分骨干将校知道事实的真相了,不能让士气持续低落下去。

  大军从绝龙岭向北撤退了一百余里之后,人困马乏,陈世墨传令在云开山脚下安营扎寨休息半夜,并由徐扶苏秘密接见众将校。

  将校纷纷穿着缟素来到帅帐,由军师陈世墨主持会议,商量如何善后。

  陪同天子出征,却让九五之尊被敌军射杀,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明白,前程黯淡事小,真要追究起来弄不好会有杀身灭门之祸,所以士气很是低落,众将校俱都低着头不言不语。

  天子驾崩的消息传到苍梧之后,四万将士顿时军心惶惶,议论纷纷,犹如炸了锅一般。

  作为人口流动比较大的都市,想要杜绝乔装打扮的北厥斥候几无可能,而且依附于北厥的太平军残部更是不乏苍梧本地百姓,与城内的居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秦军的一举一动,随时都有可能传到蒙恬的耳朵里。

  绝龙岭遇伏两天以后,“徐扶苏”的棺椁运回苍梧,许多人亲眼目睹了天子的遗容,全城轰动。

  夏侯景率领的十四万人马与罗赞率领的九万人马在新宁县境内会合,向北穷追陈清之、张衍不舍,已经离开怀安三百五十里,深入苍梧境内。

  与此同时,左耶律率领的十万人马已经离开合浦三天两夜,星夜疾驰,狂奔了三百二十里路程,行走在云开山脉东麓,逼近端溪县城。

  “是时候合围了!”徐扶苏摘下面具,拍案而起,“飞鸽传书霍去病,收复所有失地,切断蒙恬退路!”

  “扑棱棱”,一只信鸽展翅腾空,向西翱翔而去。

  徐扶苏再次命陈世墨修书:“命李靖分一支兵马反攻合浦,并率主力大军尾随左耶律向端溪进军,与朕南北夹击,争取在端溪歼灭左耶律,然后再向新宁方向集结,合围夏侯景率领的主力。”

  徐扶苏走出帅帐,召集了三万将士登高一呼:“将士们,朕乃真龙天子,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岂会遭到蛮夷的暗算?自始至终,夏侯景、左耶律都在朕的算计之中而已,现在北厥贼兵已经入网,是时候拿出我们的勇气,让这些番邦蛮夷看看我们大秦雄风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