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信

    池娇心里又急又怒,匆匆给傅正骁打了个电话过去。

    刚刚接通,她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你今晚是不是见过我小叔?”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清冷镇定:“没有。”

    “……”

    就知道他会不承认!

    池娇气得咬紧了牙,冷笑连连:“没有?那这监控里的人是谁?傅正骁,我原本觉得你这个人虽然傲慢自大脾气臭,但至少是个敢作敢当的,没想到现在竟然也开始玩心眼了!”

    傅正骁立刻听出不对劲。

    池娇怎么会好端端查什么监控?还有她说的把戏又是什么意思?

    他立刻问道:“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你心里会没数吗?”池娇见他还在装,语气更加冰冷:“你到底把我小叔弄到哪儿去了?”

    傅正骁神情一凛:“你小叔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他低头看了眼,距离自己离开平安宾馆才二十分钟不到,难道是秦姝把他带走了?

    池娇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冷声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傅正骁顿了顿:“花园街。”

    花园街,那不就是平安宾馆旁边那条街?

    就这还敢说自己没来找过小叔。

    池娇心里冷嗤一声,也懒得揭穿他:“我小叔呢?在你车上?”

    傅正骁皱起眉:“池娇,我真的不知道你小叔去哪儿了,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

    池娇冷笑:“找谁问?安念念吗?”

    “安念念?”傅正骁声音里透出疑惑:“安念念是谁?”

    “……”池娇忍无可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傅正骁,你可真能装。”

    傅正骁直觉这里面有什么误会,可还没来得及细问,就听池娇这边传来个陌生女声。

    “池小姐,刚刚我们的客房保洁人员在你小叔房间里发现了一封信,好像是给你的,你要不要看看?”

    信?

    傅正骁直觉皱眉,刚要说话,下一秒池娇就直接挂了电话。

    “……”

    傅正骁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面色冰寒,直接调头回去。

    ……

    与此同时,平安宾馆。

    池娇接过前台小姐给自己的信,低头看了眼信封上的落款,眼皮倏地一跳。

    信封上只有四个字——

    娇娇亲启。

    可这四个字却是用簪花小楷写的,清灵俊逸,池娇对这字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单看着自己,脑海里就已经浮现出那张慈祥温和的脸。

    这是奶奶的笔迹!

    池娇握着信的手,一时间竟微微有些颤抖,只觉告诉她,这封信很可能就是当初奶奶留给她那封信……

    再联想到傅正骁刚刚来找过小叔,她心里越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高。

    她深吸了口气,缓缓抽出信纸。

    果然,泛黄的信纸一铺展开,满篇皆是熟悉的字迹,只是这信放得时间太长,有些字迹略微有点花,而有的地方则明显是被泪痕晕花的。

    “娇娇:

    当你打开这封信时,必定已经成年了,以你的聪慧和自强,奶奶相信你现在肯定过得也很不错,奶奶替你感到骄傲。

    但奶奶今天想跟你说的,是一件不太愉快的旧事。本来这件事已经过了许多年,奶奶也曾在你母亲临死前承诺过她,绝不向任何人透露这件事。

    可老婆子我守了这个秘密十多年,眼下自知时日不长了,却开始整日忧心。倘若有天你再遇傅家人,却不知你父母冤屈,错把仇人当朋友甚至亲人,你父母泉下有知,想必也会心寒。

    所以老婆子我留下这封信于你小叔,并告知他,倘若你一辈子不遇傅家人,便不必给你看这信,也算是守住对你母亲当年的承诺。但若遇见了,便将这信给你,以免你被人蒙蔽。

    而今你既已打开了这信,证明老婆子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我口中这个傅家,应该便是你所认识那个傅家——传说中那个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傅氏财团。至于你父母跟傅家的恩怨,则要从你爷爷身上说起。

    你爷爷虽然学历不高,但聪明上进,年轻时托人介绍进了傅氏集团旗下的化工厂,从最基层一步步升成技术主管,后来又在因缘巧合之下,去国外学习了先进技术。

    回国后他本该大展身手,结果却突然遭遇了工厂爆炸事件。这件事当时在全国闹得极大,哪怕到今天,应该都能搜到一些相关新闻。”

    池娇看到这里,立刻拿出手机搜了一下。

    奶奶的信里给的信息虽然很模糊,但池娇知道爷爷去世的年份,就按照年份往前搜,果然搜到了!

    就在爷爷去世前一年的夏天,海城附近一个叫红光的港口化工站,发生了大规模化工泄漏爆炸事故,造成五十六人死亡,数百人受伤。

    再往下翻,池娇的心脏忽然一缩,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下。

    “根据有关部门调查,本次红光化工站爆炸事故主要责任人,为该站技术主管池海。事故前一天,该主管带领市内领导参观化工站时,误开电阀,并且未及时发现并关闭,导致站内硫酸、乙二醇等大量化学液体泄漏,酿成本次特大化工事故。目前,该主管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待其康复后相关部门必将追究其责任。”

    池娇拿着手机的手,从看到第一行字开始,已经忍不住在抖。

    五十多条人命……

    爷爷还是事故主要责任人……

    纵然奶奶再提起这事的时候,语气已经算得上云淡风轻,可池娇还是能想象出,事故刚刚发生那段日子,那些受害者家属会怎么为难爷爷奶奶,以及爸爸妈妈他们。

    她强忍着视线的模糊,继续往下翻。

    但因为毕竟是二十多年前的新闻,那时候也没有互联网,现在能在网上查到的,也只是些大同小异的简单报道。

    池娇便没再往下翻,继续看奶奶的信。

    却没想到奶奶下一句竟是——

    “你爷爷是被人陷害的!”

    池娇眼皮重重一跳。

    下一秒,眼泪突然不受控制地掉下来。

    虽然刚才看那些新闻的时候,她心里就已经有了这种预感,可看到奶奶这一句时,她心里还是被恨恨地剜了一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