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你做的很好

    池新华在来的路上想的很清楚。

    老太太当年留下这封信,是怕池娇有朝一日会遇到傅家人,被蒙在鼓里。可又留话说,如果池娇没遇到傅家人,就别给她看这封信。

    所以池新华觉得,老太太其实内心并不是很想池娇给她爸妈报仇。

    毕竟那可是傅明恒……

    但池娇已经遇到了傅家人,信也已经拆了,池新华自然没法再当做没这回事。

    “其实我来找你之前,找了很多人打听你的消息。”池新华点了根烟,边抽边幽幽说道:“后来听到有人说,你跟你爸关系很不好,甚至曾经几乎决裂,我才下定决心来找你。”

    傅正骁若有所思。

    他跟老头子关系不好的事情确实不算什么秘密,圈子里但凡消息灵通的都知道,毕竟当初他出来创业,老头子可是一分钱没给,一路吃亏上当也都是他自己扛下来的。

    傅正骁只是没想到,池新华看着懦弱不争,实际却还是有点头脑跟魄力的。

    就看送信这事。

    他选择把信给自己,让自己先知道当年的真相,就无异于一场豪赌,赌自己跟老头子关系是真的不好,赌自己足够在乎池娇。

    池新华敢赌,而且赌赢了。

    如果不是后来秦姝插手,傅正骁可能现在已经查出了真相,或者就算还没有,但至少池娇不会这么快就知道。

    “不管怎么说,小叔,谢谢你当时信任我。”

    池新华唑了口烟,眯起眼看着傅正骁,没接他话,继续往下说:“你刚才说的催眠,还没讲完呢,接着讲。”

    傅正骁笑了笑:“其实很简单,就是秦姝利用你没有防备,通过一些技术手段,模糊你的意识,然后给你下一些简单的命令,再通过不断的重复强化,最终让你的潜意识去相信并遵从她的命令。”

    池新华听得入神。

    直到烟头烫到手指,他才倒吸了口冷气,赶紧将烟蒂扔了出去,嘶溜着咬牙道:“什么命令都行?难不成她叫我杀人放火,叫我死,我也会去?”

    傅正骁淡淡道:“如果她手段足够,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这还真可以?”池新华惊得后背一身冷汗,连手指上的疼都顾不得了,“乖乖,这也太吓人了!”

    他说着说着,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摸了摸自己脖子,脚底一阵阵发凉。

    自己还能活得好好地,还真是上苍保佑……哦不对,应该说是秦姝还不至于那么变态。

    “那,那我服从她命令的时候,我自己知道还是不知道?或者说,是清醒的还是……”

    “都有可能。”傅正骁道:“她可以在你被催眠的时候,让你做一些事情,这时候你就是不知情状态。但也可以趁你昏迷的时候下一些指令,然后等你醒来了,就会照着去做但却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傅正骁话还说完,池新华却像是被戳到什么点什么,猛地站了起来。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

    “我那天找了你之后,本来想回直接回家,可路上遇到她。我当时都不认识她是谁,结果就莫名其妙跟着她走了。”

    “后来出国的时候也是,孟良过来找我,说让我出国待几天。我那时候被她关了几天,哪有心思出什么国?可还是莫名其妙跟着他上了飞机!”

    还有好多次像这样的情况。

    池新华一直都没想明白,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精神上出了什么问题。

    但现在他明白了,原来自己竟然是被催眠了!

    池新华越想越觉得催眠可怕,简直就跟旧时候说的中邪了似的:“这世上竟然还真有这么可怕的功夫。”

    傅正骁摇头:“这不是功夫,只是一种心理控制手法,很常见的。”

    池新华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很常见三个字,他还是听进去。

    “你说这功夫很常见?那我以前怎么没见过?还有,这随随便便就能控制人思想,要真是很常见,那岂不是很多人利用他犯罪?这社会不早乱套了?”

    见池新华还是不明白,傅正骁只好又给他科普了一些真正的催眠。

    真正的催眠,其实是一种心理疗法。

    而且这手法虽然常见,但以大多数催眠师的能力,是远不能达到控制人的地步,最多只能给人一些心理暗示。

    像秦姝这样的,实属罕见。

    池新华听完这番话,心里才稍稍踏实了些,但还是觉得不安:“那她以后会不会再来找我?会不会又催眠我?”

    “她会不会找你这个不好说,不过催眠也是有条件的,通常来讲,心智越坚定的人,或者心理防线很强的人,往往越难被催眠。”

    “而与之相反,越是单纯轻信的人,越是容易被催眠。”

    池新华听到这话,脸上微微有点发烫。

    “原来是我心智不够坚定……”

    傅正骁摇头:“这不怪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秦姝催眠池新华,无非就是想利用她引导池娇去查她爸妈的死。如果池新华真的完全被秦姝催眠洗脑,可能早就已经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池娇了,根本不可能拖到今天。

    所以说,池新华潜意识里对池娇的保护欲和责任感还是很强的。

    也正因为如此,傅正骁今天才会对他这么恭敬,甚至心服口服叫他小叔。

    “真的吗?我做的很好吗?”

    池新华有些不确定地看着傅正骁。

    他活了大半辈子,却一直活得窝囊懦弱。

    他从小成绩体能样样不如大哥,哪怕老太太总是宽慰他,他还是觉得很自卑。结婚后,在杜兰日复一日的牢骚谩骂中,他更是彻底没有了自我。

    他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人夸他做的很好了……

    “是的,小叔,你做的很好。”

    傅正骁这话还真不是敷衍他,池新华在秦姝那边拖了不少时间,虽然还不足以让他查出当年的真相,但至少也让他查到些从前不知道的东西。

    比如,秦姝会催眠这件事,就是他过去十多年都完全没察觉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