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所以,你想好救谁了吗

    池娇身子蓦地一僵。

    她维持着背对着门口方向侧卧的姿势,继续屏息聆听。

    门外,袁歌压低声音对傅正骁道:“娇娇姐刚睡没多久。”

    睡了?

    傅正骁目光透过玻璃门板往病房里看了眼,见池娇果然侧卧着不动,声音压得更低了。

    “那我晚点再过来吧。”

    袁歌一怔:“可娇娇姐说等您到了就叫醒她。”

    “别叫了,让她多睡会儿吧。”

    傅正骁说完,正要转身离开,门内却突然传来池娇的声音:“我醒了,你进来吧。”

    “……”

    看到傅正骁向来正经的脸上,突然闪过那一抹慌乱和紧张,袁歌一时没忍住低笑出声。

    然后毫不意外被后者冷冷瞥了眼。

    “暴露身份这个事,回头再跟你好好算一算。”

    袁歌脸上的笑瞬间僵住了。

    “不是吧傅总,这事也不怪我啊……”要怪也该怪隔壁那两个笨蛋。

    然而傅正骁根本没给她解释的机会,直接推开门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池娇已经披了件外套坐了起来,脸色虽然苍白,可在傅正骁推门进来那一瞬,眼睛明显亮了亮。

    傅正骁藏在袖中的双手不自觉攥起,脸上却不露分毫,声音也一如既往地平静。

    “找我什么事?”

    池娇抬起头与他对视:“这话难道不应该我来问你?”

    “?”

    “我给邱野打电话的时候,你已经上飞机了。正寰在滇省没有任何业务,傅总难道打算告诉我,你是来旅游的?”

    “……”

    邱野这个叛徒……

    傅正骁忍不住再度攥了攥拳头。

    “我确实是来找你的。”既然装不下去了,傅正骁干脆也不兜圈子,直接道明来意:“你爸妈的死,别再查了。”

    “傅总千里迢迢过来,就为了说这个?”池娇轻笑了声,随即又问:“理由呢?”

    “这件事过去了这么多年,线索早就已经被人处理干净了,你现在能看到的,不过是有人故意抛出来,想让你看到的。”

    “有人?”池娇微微眯起眼:“有人是谁?”

    傅正骁面无表情道:“不知道。”

    “……”

    池娇再次轻呵一声,目光犀利反问他:“傅正骁,在你眼里,我到底有多软弱,多幼稚?”

    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却非要什么都瞒着她。仿佛她只是个三岁孩子,经不得一点风吹雨打,受不得一点委屈难过。

    可她明明已经三个孩子的妈了。

    更不要说,她已经在死亡边缘徘徊过两次……

    傅正骁微微蹙了下眉,不太明白她怎么会突然这么问,但他还是希望能说服池娇放弃追查这件事。

    “我今天说这些是为你好……”

    “为我好?”池娇打断他的话,漆黑的大眼睛定定地望着他:“可我记得我们好像已经分手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好?”

    傅正骁被她那双眼睛看得几乎绷不住。

    “就算分手了,你依旧是我公司员工,我……”

    池娇再次抢话:“所以傅总是想说,你对公司每个员工都很关心是吗?”

    “……”

    直觉告诉傅正骁,这话里有坑。

    果然,只听池娇浅笑吟吟接着道:“傅总真是太好了,正好我知道一些公司里同事的烦恼,不如傅总也帮他们都解决一下?比如宣传部的王姐,最近在为孩子上小学苦恼,信息部的老刘最近在闹离婚,还有人事部的……”

    “够了!”

    看到傅正骁黑沉沉的脸色,池娇强忍住笑出声的冲动:“傅总既然要关心公司员工,就不应该厚此薄彼,否则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傅正骁淡淡接道:“他们要误会就让他们误会去。”

    “可我说的不是他们。“池娇托着腮看他:“我说的是我。”

    “……”

    傅正骁深吸了口气,错开池娇那仿佛有引力般的眼神:“池娇,我以为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

    “你是说得很清楚了,可你做的跟你说的明显不一样啊。”

    “……”

    池娇看着傅正骁语噎的样子,心情突然莫名变好。

    下一秒,脑子里不知道哪里抽了下,一个经典又狗血的问题突然从脑海里蹦出来。

    “对了,我问你一个问题。”

    傅正骁微微蹙眉:“什么?”

    池娇继续托腮望着他,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和严肃。

    “如果——

    我跟你爸同时掉水里,你会救谁?”

    “……”

    傅正骁脑子里懵了一秒。

    直到对上她的眼神,确实她不是在开玩笑,是很认真在问这个问题,他的脸直接冷了下来:“看来你是真的挺闲。”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不料池娇眼疾手快,竟然从后面拽住了他的袖子:“你站住!傅正骁,你说清楚!”

    傅正骁想要将自己袖子收回来,又怕用力太猛伤到她,一时间只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你不是会游泳吗?”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回答她这种荒谬的问题。

    没想到池娇还不满意:“那假如我不会呢?”

    “你不会他会。”

    “那假如他也不会呢?”

    傅正骁忍无可忍,脱口而出:“这世上哪他妈有这么多假如?”

    “……?!”

    傅正骁刚才说脏话了?!

    池娇眨眨眼。

    这不是她幻听吧?

    向来清冷自矜如贵公子的傅总,竟然说脏话了?

    就在她出神的这一秒,傅正骁已经掰开她的手指,朝着门口走去了。

    池娇回过神,见状一急,直接掀开被子下床,连鞋都顾不得穿,直接追上来,一把将他刚刚打开了一条缝的房门又按回去!

    傅正骁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眼神也阴沉沉的,仿佛终于到了发火的边缘。

    “池娇,你有完没完?”

    池娇却根本不怕他。

    她甚至踮起脚尖来,拽住了他的衣领,眼神与他一样的倨傲,但却比他更坚定,更认真。

    “奶奶留给我那封信,虽然小叔还没告诉我完整的内容,但我也能猜到大概内容。这次我回老家,也证实了一部分我心里的猜测。”

    “一开始我也觉得很难接受,恨你爸爸,也恨过你。”

    “可我现在想明白了,你是你,你爸爸是你爸爸,除非你打算帮着你爸爸掩藏他当年的恶行,否则我就不应该拿你爸爸做的事迁怒你。”

    池娇说到这里顿了顿,抬起头,眼神定定看着他。

    “所以,你想好救谁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