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齐红娟的教诲

    “什么办法?”曹正轩随即惊喜地问道。

    “我打算这么做……”齐奕红在电话里详细说了她的策略。

    “这是个好办法。”

    “那就明天见,小曹老师。”

    “明天见。”

    ……

    第二天早晨。省府。李建设豪华别墅内。

    李毅和齐红娟呆在齐红娟的卧室里。

    “妈,现在就去绿都华区吗?”李毅问道。

    “宜早不宜迟。说不定什么时候检察院的人就来逮捕我了。”齐红娟弯腰整理她的小提包。

    “妈你放心,如果夏伟新真落井下石把你弄进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他。”李毅咬牙切齿道。

    “这才是我的好儿子!”齐红娟把小提包提在手上,凝视着李毅,“毅儿你给我记住,这社会,没有什么正义可言的,谁整我们,我们就要整谁;谁不让我们安生,我们千方百计都要让他生不如死!”

    “这话我记下了。”李毅微微打了个寒噤,“我上位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整垮正红集团,让夏伟新生不如死。”

    “你又错了,毅儿。”

    “我怎么又错了,妈?”李毅诧异道。

    “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你上位的第一要务是稳固你在公司的地位,该清理的人要清理,该换的人要换。这样你才能在公司站稳脚。至于报复夏伟新,哪有必要那么急的?你一上位就去弄人家,不就把自己漏了?所以你务必记住一条法则:处在法治社会,你要想弄一个人,就要学会不漏痕迹,要学会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妈是最反对同归于尽的。”齐红娟谆谆告诫道。

    “谢谢妈的教诲,毅儿记住了。”

    ……

    齐红娟提着小提包跟在李毅后面刚刚走到一楼客厅,手机便响起了彩铃声。

    齐红娟连忙从小提包里翻出手机。

    “是夏伟新的电话。”齐红娟脸色大变。

    “要不我来接?”李毅道。

    “不用。”

    齐红娟接通电话:“夏总,看来你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

    “呵呵,齐总管你做初一,我当然要做十五!”夏伟新在电话里道,“竟然想到派人来控制我,这种事情只有齐总管才能做得出来吧?”

    “我这么做全是你逼的。你的胃口也太大了。”

    “这么说你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了?”夏伟新在电话里讥笑道。

    “难道你还没有和林子慧联系吗?”齐红娟反问道。

    “哈哈哈哈,既然齐总管希望我和林子慧联系,那我就尊敬不如从命了。”说着,夏伟新不再多说一句废话便挂断了电话。

    “夏伟新!”李毅一字一顿。

    齐红娟和夏伟新的童话内容,李毅一字不落地听进去了。

    “你看你,又不淡定了。”齐红娟反倒安慰李毅,“毅儿,这些全在妈的预料中。走吧,我们去见你老爸,但愿他能想的开。”

    ……

    齐红娟带着李毅到达绿都华区时,齐顺武已经提前到达了。关押李建设的公寓套房里齐刷刷站着十几个打手样的人物。

    齐红娟走进去,这些人全都向她行大礼,而后又向李毅行大礼。

    “你姑夫怎样了?”齐红娟冲齐顺武问道。

    “比我想象的要好。姑姑你看有这么多人把守够了吗?”齐顺武道。

    “够了。记住,任何生人都不让进,包括做事的工人。”

    “我会安排好的。”

    做好了交代,齐红娟与李毅一同走进李建设所待的那个房间。房门则由守在外面的一个打手将其关上了。

    就见李建设蹲在房间里的一个角落里,脸色蜡黄,神情疲惫,最为明显的是所能见到的脸部,手掌和手腕都已经稍稍浮肿了。

    “建设,昨晚让你受罪了。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齐红娟假惺惺地道。

    “老爸你还好吧?”李毅怯怯地道。

    李建设双手撑着墙面慢慢站起身来,“齐红娟,现在你总算把你的真实面目呈现在我面前了。还有毅儿,我自认为我对你没有二心,甚至很多时候对你比对恒儿还好,你为什么还要听信你母亲的话?”

    “我母亲是我亲生母亲,而你是我后爸。”李毅残酷无情地道,“我不听我亲生母亲的话,难道还会听你这个后爸的话?”

    “后爸?”李建设痛苦地看着李毅,“好一个后爸。我原以为用我的真心真情真意可以将这个‘后’字抹去,现在看来,这是我的痴心妄想。后爸永远是后爸,‘后’字是怎么都去不掉的。”

    “你说的真的比唱的还好听,”李毅鄙夷道,“如果你真有把‘后’字去掉的意思,你干嘛还把我放在那么偏僻的吉州,而把你亲生儿子放在华安?你不知道我在吉州有多艰难吗?”

    “这是你妈灌输给你的思想对吗?”李建设问道。

    “什么我的思想?”齐红娟道,“李建设,你能说这不是你的刻意安排吗?”

    “齐红娟,”李建设呼吸加重,“为这个事我不止一次向你解释过,你怎么还这么看问题?就算我和毅儿隔了一层,你和毅儿、恒儿应该没有隔层吧。毅儿和恒儿对你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为什么要激化他们兄弟之间的矛盾?我就问你,恒儿是被你控制了,对吧?”

    “他不听我的话,我当然要控制他。”齐红娟冷冷地道。

    “他怎么就不听你的话了?他有什么企图吗?”

    “李建设,你不要扯这个。回到前面的话题上去!我曾多次向你阐明过我的观点,不管你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你把毅儿丢到吉州,本就是因为毅儿只是我的儿子,而你把恒儿放在华安,就有重点栽培他的意思。”

    “笑话,真他妈是笑话。你怎么会偏执到这种地步?齐红娟,我奉劝你一句,你走火入魔也就算了,你千万不要把毅儿毁了。”

    “李建设,你还这么假惺惺的?你实在太虚伪了。知道我为什么控制恒儿,又控制你吗?”齐红娟眼睛直直地盯着李建设。

    “逼我写遗书,让毅儿上位,对不?”李建设反问道。

    “对。当然,我也不会让恒儿吃亏。我会把我们所持有的股票的30%给他。也可以直接核算现金给他。”

    “好一个30%!齐红娟,你的行为让我怀疑恒儿是你捡来的弃儿。我这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绝不会写这样的遗书!”

    “难道你还考虑你那个私生子?”齐红娟脸上大变,就连嗓音都变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