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凤凰树的记忆

    猴子酒下面立马出现一层层金色的光芒将金钱鼠死死的困住,叶笙歌见着是时机了,立马冲出草丛,将金钱鼠收进了戒指。

    抓到后,叶笙歌才松了口气,终于。

    解决了一个任务。

    良玉等人也站了出来,兴奋的对着笙歌说道。

    “哇,笙歌,这只金钱鼠真的好漂亮啊,真的是金色的耶。”良玉还来不及摸一摸金钱鼠,就发现笙歌已经将金钱鼠收进了前面自己待过的地方,就是那个贼美的那个什么桃源乡。

    “笙歌啊,那只金钱鼠放到桃源乡到时候不是会很难抓住嘛。”

    叶笙歌只是轻轻笑道,“没事,这只金钱鼠我们不交任务。”

    毛毛跑过来喊“不交任务?那主人到时候会有惩罚啊。”说完还看了看笙歌手腕上的手环。手腕上的银色手环正一闪一闪的闪着光芒,似是知道了任务已经做完。

    “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做。”叶笙歌眼眸中闪过一丝精明。

    良玉和毛毛这才松了口气,想来笙歌应该是有自己的打算的,她们在这里担心什么的都是没什么用的。

    “走吧,去凤凰树。”叶笙歌抿了抿唇,看着不远处说道。

    再一次,叶笙歌将玄月唤了出来,将一行人带到玄月背上,准备朝着凤凰树那边飞去。

    良玉又一次见到这个绝美的坐骑,依旧还是有些吃惊,因为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灵兽,在皇宫里时也未曾见到过,自己的父皇也收到过不少皇室和别国进贡的灵兽,但是也从未有过这般美丽的。

    坐在玄月身上时,自己还觉得有些罪过,这般美丽的灵兽,怎么能用来当坐骑呢?若是放在她们国家,可能早就被供起来当神兽供奉了吧!怎么可能还会用来当飞行工具。

    良玉再一次的看着叶笙歌的眼神变了变,又想通了。

    这可是叶笙歌啊!什么事情发生在她身上都不算奇怪!

    叶笙歌感受到了良玉的目光,轻声问:“怎么了?”

    良玉慌忙摆手,干笑“额没事没事,没什么。”

    叶笙歌还是感觉到了良玉的异样,但是没有继续追问,毕竟是良玉自己的事情,她也不好插手。于是回头继续看着远方。

    看着脚下的绿油油一片,所有的树林都聚集在一起,看不清树林中的全貌,但是却能问到一阵阵的青草香,还有一些虫儿的鸣叫,还有鸟群盘旋在树林的上空。

    突然想起,这是暗黑森林啊,她差点忘了,但是暗黑森林的风景真的很美啊,若不是里面有许多的凶兽还有未知的怪物和危险,想来这里应该会是个适合归隐的地方吧。

    叶笙歌突兀的开口说了句:“毛毛,若是日后有机会,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吧。”

    毛毛更是被笙歌这句话给惊到。

    “啊?这里可是暗黑森林呢!在这里生活估计会被那些灵兽给分食完吧!”毛毛也搞不懂笙歌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毕竟暗黑森林的危险程度,笙歌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清楚。

    “主人,到了。”玄月的声音是属于那种十分有磁性的那种,而且成熟稳重,区别于毛毛和天心的声音,毛毛是那种稚嫩的童音,而天心就是比较少女的。

    玄月听上去就像是年纪较为偏大的男子,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

    叶笙歌看着前方的空地,那空地上生长着一颗参天大树,树枝分叉了无数个,顺延了无数长,上面的叶子不是绿色,而是黄色和红色相间的。

    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被烧的通红的大树。

    这,就是凤凰树?

    看这颗树的模样,还真是适合凤凰栖息啊,那些枝叶就同凤凰的羽毛相像。

    叶笙歌看了良久,突然惊觉,将凤霄剑拿了出来,放在手上把看,又抬眸看了凤凰树一眼。

    对了!就是这个!

    凤霄剑的凤凰纹路上,也刻着一片和凤凰树枝叶一模一样的叶子!

    难道凤霄剑还和凤凰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不禁出口问天心:“天心,凤霄剑和凤凰树有关系吗?”

    天心被问的莫名,皱着眉回答:“没有啊,凤霄剑是我前主人的,而且我自出生以来,就没见过凤凰树。只是从我主人嘴中有提到过。”

    叶笙歌朝着凤凰树走去,情不自禁的伸手抚上凤凰树的树身,指尖轻触时,猛的脑中闪过一个画面。

    那是一片梨树林。

    梨树下坐着一位白衣的男子,背对着叶笙歌,看不见样貌,正拿着笛子轻轻的吹奏着悠扬的曲子。

    而白衣男子的对面站着一位同样穿着白衣的女人正在翩翩起舞,挥手衣袖间都是花瓣翻飞,脚下步步生莲,一头青丝随着舞步不停地甩动。

    叶笙歌想看清女人面貌,却怎么也看不清。

    而那白衣男子笛声骤然停止,站起身将那翩然起舞的人儿拥入怀中,一滴清泪没入草间。

    画面戛然而止

    ——

    叶笙歌头猛的刺痛,让她迅速松开了手。

    毛毛迅速跑了过来,询问笙歌的状况。

    “主人,怎么了。”

    叶笙歌右手捂着头,紧紧皱着眉头,面容有些痛苦的神色,让毛毛担心不已。

    良玉与天心也快步跑了过来,天心虽不说话,但是眼中的急切早已暴露。良玉则是又差点哭出声,拉住笙歌的左手,不停询问。

    “笙歌,笙歌,你怎么样。”

    过了好一会儿,叶笙歌才缓和,这才抬头虚弱的对众人轻轻一笑。

    “我没事,就是头有点晕,现在好多了。”

    毛毛眼中的担心依旧,它刚刚感受到了奇怪的气息,它也说不上来,看主人样子,应该是和主人有关。

    叶笙歌松开了手,死死盯着凤凰树。

    刚刚,那是凤凰树的记忆?还有她刚刚看见的画面是什么,为什么她会感到痛苦?甚至还有些心痛的感觉?

    明明画面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根本没有见过,可是那感受却是真真实实的。

    叶笙歌再次触摸上凤凰树,却再也没有任何画面进入她的脑海,很平常,只是普通的树杆而已。

    她有些失望,想要再次的看见那画面搞清楚那里的究竟是什么人。

    叶笙歌伸手抚摸上面颊,触手间尽是湿润。

    咦,她流泪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