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至刚的另一面

2021-06-13 作者: 许大本事
  少年在气层之外的晶壁上采集了足够的黑色斑点,这种毫无重量和质感,却又非常可怕的东西表面看着很安静,其实异常活跃。

  黑斑上浓重的死亡气息有着极强的杀伤力,不要说普通生灵,就是凡人中的大修行者也抗不过指甲盖大小的黑斑的侵蚀。

  这种杀伤力体现在对机体的侵润和破坏上,任你如何强大的机体组织只要沾上这种黑斑,就绝对无法再摆脱,瞬间被其破坏并同化,所以,黑斑的扩张是惊人的。

  少年回顾李天畤的记忆里,星河图板的器灵曾告诉李天畤,‘创生’被困在了黑暗之地,根据器灵的描述,黑暗之地应该跟黑斑同源,只有亲自去看看才知道是什么状况。

  黑斑采集起来不费劲儿,但存储和携带却折腾了半天,最后马马虎虎,少年用一缕神性将其封印在一支瓷瓶里,此瓶也是圣皇的藏品,没有空间属性,也没有任何神奇之处,表面上普普通通,但是极为坚固密闭。

  黑斑对神性也有侵蚀和破坏作用,但难以同化,少年的神性很特殊,加上了混乱的属性后,终于让黑斑老实了。

  此后,少年又回到战场上空盘旋了一圈,没有太多的念想,就是想看一看,然后径直钻入云层,冲破空间晶壁,沿着李天畤神识中的记忆线路远去。

  在虚空中,少年跋涉了很久,终于来到天界之门,此门的外形与李天畴的记忆里描述的一模一样,但血河已经干涸了,不知道鸠奇摩是不是已经死于门内的争斗中。

  少年要尽快赶回第十八宇宙级,在此之前先要解决大眼珠子,那个家伙太危险,他已经想到了解决此物的办法。

  如果一切顺利,少年还要去一趟黑暗之地,以印证黑斑的源头。

  在那恢宏无比的圆形宫殿后面,少年见到了‘永恒’,这是一处景致十分怪诞的花园,无论假山、盆景、植株都泛着金属光泽,整个空间的背景是青紫色的,给人一种十分幽暗的消极感觉。

  锦衣少年‘永恒’还在,但已经不是李天畤记忆中的那个撕扯着‘湮灭’的吞噬姿势了,此刻正盘膝坐在一株叫不出名的大树下面,其身前便是深邃的虚空。

  而身侧是一个圆柱状的乳白色空间,散发着浓郁的混乱气息,这也是一处混沌小天地,但比李天畴神藏世界内的规模小的多,虽然看上去更为狂暴,但属性不纯粹,应该是‘永恒’模仿混沌意志生造出来的。

  ‘永恒’的身边还有一盏透明的青灯,绿豆大点儿的幽蓝色火焰上方有一道弯曲扭动的黑光,少年一眼认出,黑光便是‘湮灭’的神魂。

  “来了?”‘永恒’并不回头,但已经知道了少年。

  “为何这般对待‘湮灭’?”少年询问。

  “因为消化不了,这厮太硬了,我用‘上古蓝火’把他烧烧软,这样或许能够好消化一点。”

  “上古蓝火?”

  “没听说过么?混沌地中一种罕见的火焰。”

  “怕是你自说自话的吧?”

  “那又何妨?混沌意志想要什么便有什么。”

  “你代表不了混沌意志。”

  “的确。”‘永恒’冷哼一声站起了身,“不过,把你们全都吞噬了,你说能不能代表呢?”

  少年发现对方的面孔虽然俊美异常,但气质上过于妖艳,而且面部的光泽时刻在变换,这是多种极端属性冲突的结果,说明对方表面上强势,却掩饰不住内在的困境。

  当时在李天畴的神藏记忆里,少年就发现了这一点,眼下看来更明显,‘永恒’吞噬了‘创生’,但难以消化,或者说无法同化‘创生’的神魂,而‘湮灭’的属性更为暴烈,它吞不下去,用所谓‘上古蓝火’灼烤,只不过是在泄愤。

  少年已经明白了最根本的原因,不完整的‘创生’是难以融合的,‘永恒’一开始的策略就是错误的,因为还有一个宇宙纪的‘创生’被困在黑暗之地,‘永恒’想借机逐一吞噬,各个击破,实际上白费劲儿。

  因为‘永恒’的刻意破坏,宇宙纪的层级演化已经扭曲,而‘永恒’固执的认为新旧纪更迭便是刻板的生与死的区别,消灭这种区别便可达到永生,严重忽略了宇宙整体性的生长很层级演化。

  每一块混沌原石都是有完整的演化逻辑的,六十六块原石被‘永恒’消灭了绝大部分,只剩下了七块,但就是这七块原石已经让‘永恒’难有寸进了。

  其实这七块还是可以看成三块,多出来的只不过是代表了不同的生长层级,就跟宇宙的年轮是一个道理。

  这七块原石中包括了两块‘创生’,一块被‘永恒’吞了,一块被困在黑暗之地,还有两块‘湮灭’,一块在眼前被‘上古蓝火’灼烤,另一块便是那莲花小人,可惜与李天畴伴生时遭到破坏,注定再也难以成长,算是夭折了。

  剩下的三块全是‘守恒’,除了少年和李天畴之外,还有一块诞生于神迹大爆发的时代,便是新生代神明的代表李修成,他的躯体被困在了黑暗旋涡边上,部分神性已经给李天畴。

  这听起来很复杂,但实际上三大原石是有区别的,‘湮灭’和‘创生’的属性和代表的规则更倾向于自然和万物,而‘守恒’的属性更集中反映在另两大属性中和后诞生的生灵。

  所以,‘守恒’有清晰的演化和传承脉络,甚至能有前世今生之说,但‘湮灭’和‘创生’就不那么明显,因为极端属性注定轰轰烈烈,更容易掩盖前后延续的脉络。

  ‘永恒’的自以为是导致了它注定不能成功,耗费心血窃取混沌意志,建立天界之门妄图取代混沌地,目的就是为了围杀所有混沌原石,但可惜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想法很好,但你没那个胃口,若是我没猜错,‘创生’的神性已经让你心性紊乱,我不知道你的化身去了多久,但我的出现不恰恰代表它的失败么?”

  ‘永恒’的面色大变,缥缈变幻的双眸瞬时变成了一黑一白,白色的凝如羊脂,充满混乱气息,黑色的如湮灭的旋涡,仿佛能吞噬一切。

  “你还疏忽了一件事。”少年并不紧张,“在你处心积虑的妄图取代混沌意志的时候,被外界利用混沌意志的虚弱期抓住了漏洞,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鬼东西正在侵蚀我们这个宇宙纪,你难道就没有察觉?”

  ‘永恒’的面色再变,就在它要爆发的时候,少年扬手扔出了一个小瓷瓶,撤除神性封印,一股黑气飘散,‘永恒’一愣,但随即怪叫一声,身躯一晃便冲进了旁边圆柱形的混沌小世界。

  如此强大的‘永恒’居然怕这么小小的一团黑气?一下子印证了少年的猜测,‘永恒’强大的外衣下包裹着属性严重缺失的所谓‘永生’,这种过于偏执和极端的东西根本无法现世,即便吞噬了三大原石也有太多漏洞。

  至刚的另一面便是至柔、至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