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灵界规矩

2021-03-10 作者: 宁采臣
  这些罪犯,经过巡安司审问后,最终还是会交由各自的宗门审判。

  但是作为交换,宗门亦不可染指城邦。

  经过成百上千年的磨合,城邦与宗门之间,已经形成默契。

  灵界之中到底有多少宗门,还没有经过准确统计。

  毕竟小门小派多如牛毛,根本没办法计算。

  但城邦之数,却非常明确,共有一万三千七百六十九座城邦,故而有‘万城’之名。

  而像星澜城这种规模的城邦,在灵界之中,顶多算中流。

  搞清楚了星澜城的基本信息。

  我心中却是暗暗吃惊。

  光是一个星澜城,规模就大到超乎想象。

  而像星澜城这样的城邦,还有一万三千多个。

  同时每个城邦之间的间隔,又无比巨大。

  这灵界的规模,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人间与灵界相比,竟显得有些‘袖珍’。

  这还不是令我最震惊的。

  那些悬浮在空中,宛若近在咫尺的星体,也被纳入灵界的疆域。

  至于上面有没有人住,又有哪个宗门或是城邦位于星体之上。

  雨师妾倒是决口不提了,直接岔开话题:

  “虽然你是被诬陷的,但颁布罪状的是星澜城,我已经安排手下,前去与星澜城高层接洽。”

  “争取尽快为你消罪,但是……”

  见雨师妾欲言又止,我便直接问道:

  “但是什么?有什么话,雨姑娘直接说就是。”

  雨师妾点了下头,紧跟着又叹了口气:

  “整个灵界规模巨大,又已经上千年没有经历过战争动荡,以至于……”

  “各种机构,发展到极为臃肿繁杂,效率奇低。”

  “颁布罪状只需列举你的罪状,但若是消除罪籍,最快恐怕也要成百上千个时辰。”

  “这中间的流程,规章,极为复杂。”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世间哪有什么伊甸园或是完美之地。

  越是灵力充沛的世界,越是腐朽不堪。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便是灵界的真实写照。

  越是了解灵界,我反倒越喜欢处处充斥着‘喜怒哀乐’的人间。

  尽管暂时无法消除罪籍,但我还是由衷感谢雨师妾。

  雨师妾转身进了废弃屋子,不多时,从里面拿出一个木匣子。

  打开之后,里面尽是些衣物和符篆。

  雨师妾轻声道:

  “消除罪籍之前,天下佣兵都不会放过你,所以想要畅通无阻,还需掩人耳目。”

  说着话,雨师妾取出一张巴掌大小的黑色符篆。

  示意我把上身衣服脱了,待露出胸膛之后,一掌将符篆印在胸口。

  感受到丝丝异样气息,沿着身躯游走,我不禁疑惑:

  “这是什么玩意?”

  雨师妾神秘一笑,也不解释,直接取出一面小镜子递了过来。

  我拿起镜子一瞧,不由暗暗心惊。

  镜子里的我,完全变了个人,虽然年纪相差不大,却是变得凤目尖脸。

  雨师妾嘴角微微上扬,得意道:

  “此乃巡安司炼制的易容符,只要符不脱落,你就能始终保持这番面目。”

  “按说这易容符,乃是巡安司的机密,专门用来辅助军尉渗透蛰伏之用。”

  “且记住,绝不可泄露易容符的存在。”

  我点了点头,心中暗叹,不愧是特工机构,这些新鲜玩意,真是层出不穷。

  而且见识到了雨师妾的手段,我对于寻找羽帝,更加有信心了。

  除了易容,魔剑也要处理一下。

  雨师妾拿出一张麻布,取出一瓶湛蓝药水,倒在上面,均匀涂开。

  然后将魔剑层层包裹起来。

  受到药水的影响,魔剑散发出的暴戾气息,竟被完美掩盖。

  我不由赞叹:

  “这灵界虽说臃肿,但以灵力为基础,开发出来的机巧技艺,倒是出奇的高。”

  雨师妾笑而不语。

  经过这番打扮,我已经彻底变了个人,就算是堂而皇之的走在大街上,恐怕也不会有人认出我。

  一切准备妥当,我便跟随雨师妾,朝着城门方向走去。

  闲聊中得知,雨师妾随父姓,冠母姓。

  雨是父亲的姓,师是母亲的姓,妾才是名字。

  雨师妾对于自己的家庭背景,三缄其口,只字不愿提及。

  我也不好多问。

  辗转片刻,我们便到达了城门。

  守卫很多,实力极强,戒备也是相当的森严。

  但是看到雨师妾的装扮,这些守卫很识相的退开,连盘问的环节都省了。

  按照雨师妾的说法,身为巡安司军尉,她可以直接与各城的城主对接。

  也正因此,军尉去任何城邦,都是畅通无阻,无人敢拦。

  而且在经过城门的时候,我发现一个老熟人。

  之前对我穷追不舍的陈冷。

  这厮的‘追捕功力’让我开了眼界,要不是雨师妾及时出手相助,我肯定已经栽在陈冷手里了。

  此时,陈冷隐匿在守卫之中,暗中观察过往人流。

  犀利如鹰般的视线,在我身上一扫而过,并未停留。

  我暗暗松了口气,看来陈冷这个佣兵,与雨师妾这个特工相比,还是差了点意思。

  顺利离开星澜城,入眼便是一望无际的旷野。

  我转身看向规模浩大的星澜城,沉声问道:

  “星澜城还没有查透,万一羽帝在星澜城……”

  不等我说完,雨师妾已经轻声打断:

  “不会的,羽帝是你们人间之主,想必修为极为高深。”

  “如果身处星澜城,必定会被人察觉,但我没有接到任何关于‘异邦来人’的消息。”

  “除非有人刻意隐匿羽帝行踪,不然大概率不会在星澜城。”

  异邦来人……

  我不由摇头苦笑,到了灵界,我们这些根正苗红的修士,反倒成了‘蛮夷异邦’。

  虽说城邦之间相隔甚远,但只要目的鲜明,有人带路,跨越城邦也不是难事。

  我将修为发挥到极致,才能勉强跟上雨师妾的步伐。

  结果刚走了一个时辰,雨师妾便猛然停下脚步。

  在我一脸茫然的注视下,雨师妾蹲下身子,伸手轻轻抚摸大地,眼神骤然凝重:

  “来活了。”

  灵界大地有吸纳气息的效果,所以只要有修士经过,就会在地面留下痕迹。

  雨师妾感知力极为敏锐,双目如鹰,扫视着周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