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第七百七十八章 新成员

    出了这档子事儿,狠话也撂下去了,今晚林朔和苗成云哥俩就没法睡了。

    值夜呗,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抢人。

    哥俩直接上房,来到这家旅店的楼顶,头顶是异域的月亮,脚下是一屋子需要保护的自己人。

    苗成云抬头看了会儿月亮,然后斜眼看了着林朔,摇了摇头:“还嘴硬呢。”

    “我嘴硬什么了?”林朔淡淡问道。

    “之前装得不在乎人家,好像烧了也没事儿似的。”苗成云说道,“可现在一听说别人要来抢,就憋不住翻脸了。”

    “那不是你先翻脸的吗?”林朔说道,“你是团长,我这个副团长得配合你。”

    苗成云说道:“我是气不过那个女人的说话口气,在我面前,还能把这一屋子的人烧了,当我这借物九境大圆满是假的吗?我非要见识见识。

    而你林朔,不是我这种争强好胜的性子,跟着我一块掀桌子,然后说是配合我演戏,你扯淡也扯一个稍微像样的一点,这个可糊弄不过去。”

    “想听真实原因?”林朔问道。

    “那当然了。”苗成云看了看四周,“你放心,我可以用巽风之力隔绝附近的音波传递,你媳妇儿听不到,说吧。”

    “其实很简单。”林朔说道,“我们接的买卖,是帮助阿尔忒弥斯做掉涅墨亚,对不对?”

    “没错。”

    “那只要办完这件事情,阿尔忒弥斯死不死,那就无所谓了,所以她是不是被烧死,跟我们没关系,因为买卖结束了。”林朔说道,“可是今天晚上,买卖还没结束,有人要过来抢我们的金主,那这事儿是不能答应的,这是猎门做买卖的规矩。”

    “就这么简单?”苗成云问道。

    “就这么简单。”

    “你拉倒吧。”苗成云笑道,“你这个话术骗骗别人可以,骗不了我。”

    “我这么说有什么问题吗?”林朔问道。

    “呵。”苗成云说道,“因为这笔买卖的报酬,不是金银财宝,而是带我们去找娘。

    这件事大西洲不超过五个人能兑现,阿尔忒弥斯是其中之一,而加西亚肯定不行。

    所以这桩买卖的实际内容是,帮助阿尔忒弥斯地登上公爵之位,因为只有这样,这位女公爵才能正大光明地在大西洲上行动,带我们去找娘。

    而在她带我们找到娘之前,是绝对不能出意外的。

    另一方面,阿尔忒弥斯也不是真的就只剩下等死了,她在内心深处,应该也在盼着咱们能做点儿什么。

    否则她早把我们老娘的下落告诉加西亚了,可是从加西亚暴露意图到我们出发,姐弟俩可没再说话。

    不过你一直不跟她聊这方面的事儿,她眼下应该是越来越绝望咯。”

    林朔白了苗成云一眼:“你既然明白这些,还问这么多废话干嘛?”

    “这不是无聊么。”苗成云说道,“还有你发现没有,阿尔忒弥斯对跟她有婚约的帝国三皇子,似乎不抱任何希望。按理说一个女人被逼到这个份上,找自己男人是最合理的选择。

    而且你再看加西亚的经历,他当年能去帝都求学,那是阿尔忒弥斯走了未婚夫那边关系的。

    这说明她跟她未婚夫一直是有联系的。

    按照常理,现在她被人污蔑,其他人或许会相信,她未婚夫怎么会轻易相信呢?

    事情发生快一年了,三皇子难道就不知道派人来查证一下?”

    “这确实是一个疑点。”林朔点点头,“不过不是没有可能。”

    “什么可能?”

    “这种事情,物证不重要。以这里的科技水平,也不可能检测dna什么的,所以重要的是人证。”林朔说道,“同样的话在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效果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觉得,涅墨亚污蔑阿尔忒弥斯,这事儿别人乐意看个热闹不假,但未必真会相信,毕竟有公爵之位的利害关系在里面,涅墨亚无论怎么说,很难取信于别人。

    那你觉得,谁说这个话,大家都会相信,甚至三皇子也会相信呢?”

    林朔这么一点,苗成云一下子就明白了:“你是说……加西亚?”

    “嗯,八九不离十。”林朔点点头,“加西亚一直以来的表现,对权力是没兴趣的,身为学者名声也很好,而且他跟阿尔忒弥斯之间的关系之密切,三皇子是最清楚的。

    所以,如果是加西亚在三皇子面前作出对阿尔忒弥斯不利的证言,哪怕不用明说,只是稍加暗示,那男人的妒火一旦烧起来,咱这位女金主就百口莫辩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苗成云问道,“把这么个女人扶上公爵的宝座,是不是勉强了些?”

    “谁说我要把她扶上公爵宝座了?”林朔瞟了苗成云一眼。

    “哎!我就知道!”苗成云一拍大腿,“你还是想把她弄回家!”

    “去去去。”林朔摆了摆手,“说正经的,把阿尔忒弥斯变成女公爵,并不是我们这笔买卖的最优解。

    你想,她现在属于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又有求于我们,当然会跟我们好商好量。

    可这个女人已经被流放海外了,还心心念念要回来夺公爵之位,野心可是不小。

    那你觉得,回头我们给她扶上去了,她短时间内会履行诺言吗?”

    “那肯定不会。”苗成云摇头道,“初登大位,手里也就一个伯爵领,她要是不积极扩张并且稳固地盘,还出去浪,那回来公国就是别人的了。”

    “所以嘛……”林朔沉吟道,“难就难在这儿了,分寸火候得把握好,过犹不及。”

    “嗯,是这个理儿。不过事情还得看明天的具体情况,现在想太多没什么用。 ”苗成云点点头,“咱还是猜猜吧,今晚这儿想买下阿尔忒弥斯的,到底是谁。”

    “那可能性就太多了。”林朔摇头道,“无从猜测。”

    “其实可能性没那么多。”苗成云也摇了摇头。

    “费这个脑子干嘛。”林朔说道,“等着呗,总会来的。”

    ……

    哥俩这天晚上在房顶上喝完了两壶酒,抽光了一盒烟,风平浪静。

    早上看着太阳慢慢爬上小镇边上的山头,晨曦遍洒这方异域大地,苗成云直嘬牙花子:

    “嘿,这是拿我们开涮呢,林朔你一会儿别拦着我,那个老板娘我烧定了。”

    “少来这套,你就是贪人家身子。”林朔白了苗成云一眼,“何必找这种借口。”

    “那人没来总是事实吧?”苗成云说道,“她这不是骗咱们吗?”

    “人有没有来过,你不知道?”林朔淡淡说道,“人家盯我们半宿了,就是没现身而已。”

    “嘿,怂货,我看不起他。”苗成云晃着脑袋,“要是换成我,我小师妹要是在这儿落到这幅田地,我能把这个国家灭了。”

    “你说什么?”林朔微微眯起了眼。

    “我说我师姐。”苗成云赶紧改口,“我师姐要是被人冤枉成这样,我就把这个国家灭了。我小师妹爱死死去,反正她如今归你管。”

    林朔摇了摇头,正色说道:“那个人不现身,应该是有顾忌,而这份顾忌未必是觉得我们的实力有多强,事情看来越来越复杂了,我们要小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哥俩在房顶上吹了一夜风,那是又饿又乏。

    下来之后走进旅店,原本还想稍作休息,可那位风韵犹存的老板娘不答应。

    就在旅店门口,这个女人噗通就跪下了,双手抱着林朔的大腿,哭得跟泪人似的:

    “尊客,您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您这一走,我差事没办好,小店上上下下一个都活不了啊!您就行行好,把那个女人留下给我吧,无论多少钱我都给!”

    苗成云在一旁说道:“你这小店上上下下也没几个人,死就死了呗。”

    “尊客!”老板娘放开了林朔的大腿,又搂住了苗成云的脚脖子,“那我这店不开了,您给我一条活路。”

    “嗯?”苗成云一脸困惑,“我怎么给你活路啊?”

    “您带上我。”老板娘抹着眼泪说道,“昨天他没敢对你们动手,说明尊客是有大能耐的,我跟着您能活。”

    “跟着我?”苗成云随后低头问道,“怎么个跟法啊?”

    老板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道,“我男人死的早,这辈子无依无靠的,您要是不嫌弃我这蒲柳之姿,我为您做牛做马。”

    苗成云嘴角一抽,然后用伸出手指抬起脚下女人的下巴,重新确认了一下这个女人的姿色,对林朔说道:“你觉得呢?”

    林朔说道:“你是团长,你看着办。”

    “我觉得还行。”苗成云说道,“阿尔忒弥斯是个贵族小姐,宫廷里的事情或许懂,可真要下到地面上,跟贩夫走卒打交道她肯定不行。有这么个手眼活络的本地人跟着,我们很多事情能打听,她还能给我们带路什么的,方便不少。”

    “这道理不假。”林朔说道,“不过我得问你一句,你难道真的以为,她只是旅店的老板娘?”

    “那肯定不是。”苗成云说道,“不过她到底是谁不重要,甚至不仅仅是个旅店老板娘更好。”

    “你心里明白就好。我只是想提醒你,天上不会掉馅饼。”林朔点点头,“你要收这个女人不是不行,可必须要收得彻底,让她对你不能有二心,否则贻害无穷。”

    “这我知道,你放心。”苗成云说道。

    “行吧,那你先忙着,我去稍微补一觉,中午我们出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