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第七百七十五章 天大的礼物

    大西洲东北隅,米亚公国,北山伯爵领。

    刚刚上任一个月的公爵涅墨亚,这天早上正在领地里遛鸟。

    作为一名奴兽师,这是很常见的举动。

    因为手下的异兽毕竟是豢养的,平时待在兽栏里好吃好喝,没有战斗历练,运动量都远远不够,长此以往血统再好的异种也会退化。

    所以溜异兽是必然的,保持一定的运动量。

    而异兽出动,也不仅仅是溜一圈就完事儿了,为了保持其凶性,顺便还得狩猎。

    至于狩猎的对象是什么,那就得看异兽的品种了。

    有吃家畜的,也有吃人的。

    可无论是吃人还是吃家畜,都必须得有势力才能办到。

    所以大西洲上的奴兽师,基本是有自己领地的贵族,伯爵以下还不够,一般是公爵起步。

    只有公爵以上,手里有至少七八个的伯爵领,才能经受得起。

    否则就紧着一个伯爵领祸害,底下人容易造反。

    涅墨亚豢养的狮鹫,在大西洲上作为异兽,品级算是比较低的。

    这并不是它们不厉害,相反,狮鹫的战斗力,足可以跟高品级的异兽媲美。

    品级这么低的原因,是豢养成本太高。

    这东西吃人,而且只吃人,不吃人没法活。

    而这,就是目前涅墨亚的困境之一。

    老公爵这辈子那是没白活,娶了七个公爵夫人,一辈子生了十四个儿子十二个女儿。

    老头儿生前是帝国的将军,跟随先皇南征北战,论打仗那是猛人一个,政治方面则差一些。

    他精打细算,自己总共被封了二十六个伯爵领,子女们一人一个正好。

    于是等到涅墨亚拿到公爵头衔,手里就只剩下一个伯爵领了。

    所以目前的局面,涅墨亚要么就是看着自己的狮鹫绝食而死,而自己的个人战力大打折扣,最后被几个虎视眈眈的兄弟姐妹干翻。

    要么就是放纵狮鹫吃人,底下人全跑光了,最后只剩下自己和狮鹫面对几个兄弟姐妹的攻击。

    两瓶毒药任选一瓶,这还不是涅墨亚面临的最紧迫的危机。

    最紧迫的,是他目前拥有的公爵头衔,其实是篡夺的。

    拥有这个头衔正统继承权的,是他的大姐,阿尔忒弥斯。

    米亚公国所在的帝国,推行长子继承制,而且男女平等。

    所以按照帝国法理,阿尔忒弥斯的继承顺位比涅墨亚这个老二靠前,这是公认的。

    涅墨亚能篡夺公爵头衔,是因为他伪造了证据,污蔑阿尔忒弥斯豢养面首,还跟家族长辈不伦。

    女子放荡,这在大西洲的宗教教义里是很大的罪名,于是涅墨亚就能把这位姐姐给流放了。

    另外这一招的高明之处,还在于能够切断阿尔忒弥斯的后援,毕竟她跟帝国的三皇子是有婚约的。

    这个消息要是传到帝国都城,那这一纸婚约有可能告吹。

    而没了帝国皇子婚约的这份后顾之忧,涅墨亚就能下手杀害阿尔忒弥斯,彻底坐稳公爵之位。

    这两天涅墨亚忧心的,是帝国都城那边迟迟没消息,婚约到底还算不算数,这事儿他不确信。

    要知道流放海外的人,那是随时都能回来的。

    这就如鲠在喉了,帝国皇子的实力不是涅墨亚可以抗衡的。哪怕是整个米亚公国,在人家手里也就是一口气就吹没了的尘埃。

    所以今天上午这趟遛鸟,涅墨亚溜得心事重重,没啥滋味儿。

    涅墨亚继承了老公爵的战斗力,脑回路也差不多,政治智慧没多少,可小聪明还是有。

    目前这个形势,自己跟其他兄弟反目那是迟早的事情。

    二十六个伯爵领兄弟姐妹一人一个,米亚公国因此一盘散沙,这肯定不是长久之计。

    现在大家表面上都和和气气的,其实暗地里都在招揽高手,整军备战。

    所以自己的狮鹫要吃人,现在肯定不能吃自己伯爵领的人,得去吃兄弟家的。

    坐着领头的狮鹫在天上飞了一圈,涅墨亚觉得还是去吃三弟家的人比较好。

    五弟加西亚,是个神学的学者,威望很高,同时很文弱,个人战力可以忽略不计,手底下也没什么像样的高手。

    但凡兄弟姐妹之间战事一起,加西亚的伯爵领肯定是最先被吞并的。

    而且兄弟俩是一个妈生的,从小的关系也好,涅墨亚就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等回头自己先吞并了加西亚的伯爵领,不杀他,让他去学院当个院长,那样的生活显然更适合他。

    在涅墨亚的逻辑里,你看我未来对你三弟这么好,那现在我的狮鹫吃你手下几个人,应该就不叫事儿了。

    于是涅墨亚拍了一下坐下狮鹫的鸟头,率领狮鹫群降落云端,再飞过前面这座山头,就是加西亚的领地了。

    结果刚刚飞下云层,涅墨亚就看见有人在山头上招手。

    仔细一看,这不是三弟加西亚么?这身青色的袍子应该是新做的,看着还挺精神。

    涅墨亚又观察了一下山头附近,没人埋伏,就三弟一个,看样子是专程等着自己这个二哥过来。

    那行吧,见见。

    一念及此,涅墨亚直接纵身一跃,随后借得鹫神之力施展御风之术,稳稳地落在了山头上。

    “西岚伯爵加西亚,见过公爵大人。”加西亚看到二哥下来刚要行礼,肩膀就已经被涅墨亚给扶住了。

    “自家兄弟,不要这么客气。”涅墨亚说道,“咱俩人从小一块儿长大,你是我最疼爱的弟弟。”

    加西亚也笑道:“正是感念兄长的这份情义,所以弟弟我今天给兄长备了一份大礼。”

    涅墨亚一听就乐了:“还是你懂事,那我的狮鹫去吃哪个村子啊?”

    加西亚一听这话眼角抽了抽,不过神情却看不出什么端倪,微微笑道:“山下的村子总共三百四十五口人,这趟肯定会让兄长满意,不过我给兄长备下的大礼,可不仅仅是如此而已。”

    “哦?”涅墨亚一下子来了兴致,“说来听听。”

    “我有个同窗,前阵子受邀去国都讲学,昨天给我来信了。”加西亚微微笑道,“信里的内容,兄长肯定感兴趣。”

    涅墨亚一听这事儿,脸上兴奋的神情淡了不少。

    他还以为有什么实惠,搞半天只是个消息,不过转念一想,他现在确实在等帝国都城那边的一个消息,于是赶紧问道:“信上说什么了?”

    “现在都城人都在传皇室的一桩丑事。”加西亚犹豫了一下,似是在组织措辞,随后说道,“说是三皇子的未婚妻,也就是我们的大姐阿尔忒弥斯,在家族地盘里秽乱不堪。

    皇帝龙颜大怒,已经派使者赶过来了,不仅要撕毁婚约,并且在要在北山伯爵领当众烧死这个女人。

    这个消息,难道兄长不感兴趣吗?”

    涅墨亚一听,鼻涕泡都差点乐出来了,不过当着兄弟的面,他不便表现出来,而是皱眉叹息道:“其实大姐以前对我们兄弟姐妹很好,她堕落成这样,我也很难过,这次又引来杀身之祸,这可如何是好?”

    “兄长,咱兄弟俩什么感情,您就别在弟弟面前说这种话了。”加西亚神情很无奈,“权力的道路,是容不下亲情的。

    我有自知之明,不是当领主的料,所以我这片西岚伯爵领,只是替兄长暂管。

    回头兄长只要一声言语,不必兄长派一兵一卒,我直接把伯爵官印送到兄长府上,只求兄长给我在公国学院留个职位就行。”

    涅墨亚很是感动,诚恳地说道:“三弟,在我心里,你早就是公国学院的院长了。”

    加西亚嘴角抽了抽,随后正色说道:“依愚弟之见,现在兄长当务之急,是要稳住圣眷。

    因为出了阿尔忒弥斯这件事,让皇室的名誉受损,皇帝现在对我们整个家族是非常不满的。

    也就是老爷子去世了,否则他老人家够呛能过这一关。

    姐姐干那种事情,我们这些做弟弟确实管不着,可您是继承公爵爵位的,这事儿得给皇室交代。

    所以您得有个准备,现在不是心疼钱的时候,这上上下下都要打点,尤其是这个使者团,他们是皇帝针对此事的全权代表。

    只要打点到位,这关过了,那就转危为机,您公爵的位置那就是皇帝认可的。

    再加上我这片伯爵领,咱们兄弟齐心,统一整个公国是早晚的事情。”

    涅墨亚耳边听着这些话语,先是焦虑,背着手在山头踱步,随后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整个人精气神焕然一新。

    就跟有了主心骨似的,原本迷蒙晦暗的前程,在加西亚的一番话语之下变得明晰亮丽起来。

    涅墨亚稳了稳心神,问道:“使者团现在到哪儿了?”

    “我听说是坐船来的,七个人,昨天在南陵伯爵领登陆,走得并不快,看他们的脚程,后天能到北山。”加西亚说道。

    涅墨亚一听就慌了神:“这么快?”

    “是啊,所以我今天刚一收到消息,就在这里等兄长过来了,事不宜迟啊。”

    “怎么准备啊?”涅墨亚说道,“阿尔忒弥斯人还在海上呢,就不到两天的时间,我找谁过来给他们烧啊?”

    “所以这事儿就巧了。”加西亚笑道,“使者团在海上,正好碰上她那艘船。使者团里有高手,顺手就拿下了,所以人家这趟是押着她来的。说白了,这种罪人,在都城烧皇室嫌丢人,于是就搁在您地盘上烧。”

    “哦。”涅墨亚终于松了口气,喃喃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那兄长回去早做准备?”加西亚问道。

    “我这就回去!”涅墨亚转身就要走。

    “那山下的村子呢?三百四十五口人,狮鹫不吃了?”

    “它们饿几天又不会死,我赶时间,走了。”

    说完涅墨亚人影一晃,这就窜上了半空,翻身骑到一头狮鹫身上,很快就飞远了。

    加西亚看着二哥远去的身影,一脸讥诮之色,随后身子一晃也消失在了原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