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惊险逃离

2021-07-03 作者: 猫老大的道
  “好吧,虽然不知道谁的目的,但是总算找到了突破口,我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这种险恶用心的地方,并不安全。”南流月耸肩道。

  “嗯,我们走~!”秦放点头道。

  两人正在说话间,天空中又起了变化,随着一声巨响响起。血煞的那件仙气法器终于被打爆了。

  但是随之而来的却不是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的狂喜,而是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的哀嚎,随着血煞的那件仙品法器在爆裂的同时,不单单是碎裂,而是释放出无与伦比的灰褐色气体。

  这些气体有如活物刚刚被释放出来,就开始拼命的向着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体内疯狂的钻入。

  而这种钻入显然是痛苦无比的。

  “好机会~!”

  秦放和南流月同时低呼,如此情况,那被打碎宝物的血煞自然不用多说,自然会负伤不轻,尤其是被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这种凌驾于顶级大大成之上的手段攻击后,绝对会身体带伤。

  而另一边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显然也不好受,那褐灰色的气体本就对她有不小的克制作用,法器虽然被打碎,但是余威似乎比之此物还是法器时候更加凶恶,一时间连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也无法抵御,只能痛苦的摆动这身体。

  而且别忘了,这个时候,就算身受重伤,那以血煞的性格,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杀敌的好机会,他是一定会趁敌人有病要敌人小命的人。

  果然,就在秦放和南流月刚刚启动身形,准备摸过去的时候,罗刹殿殿主血煞直接猛然向前喷出一口鲜血,祥和鲜血遇风变色,猛然间化作和那法宝碎屑同样的灰褐色,仿佛火上浇油一般,那本来散落的灰色雾气忽然猛涨了数倍,无数褐灰色的气体陡然化作蛟龙一般,向着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的身躯中冲去。

  这一击绝对是趁你病要你命的打法,罗刹殿殿主血煞绝对是拼尽全力一击,这一击过后,即使强大如血煞,脸色也变得隐隐有些发白。

  不过秦放和南流月已经顾不得看这些了,两人人现在要做的是尽快将那锁头拿到手中,至于血煞和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这种神仙打架一般的存在,根本不是两人可以参与的,还是趁早离开这里的好。

  好在时机不错,就在血煞强行和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硬拼的时候,秦放和南流月已然将那巨大的锁头,悄然拉入到了不二城内。

  然而接下来,让秦放和南流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这锁头被拉入到不二城的瞬间,这锁头忽然放出了极为绚丽的光芒,继而一股七彩波纹忽然从锁头上放了出去,速度之快,就算秦放和南流月也来不及闪避。

  但是出奇的是这绚丽的波纹对秦放和南流月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没问题?”

  “不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一问一答之间,不二城中不然响起了哀嚎之声,这些哀嚎生意极为短促,似乎刚刚张口就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听的人十分难受。

  然而这不止重要的,重要的是,就在秦放和南流月一愣神的功夫后,整个不二城不然失去了所有的生机,这刹那的七彩绚丽波纹过后,整个不二城的阿修罗族人,无论大小老幼,竟然全部死光,瞬间全部失去了生机。

  “怎么会这样~!”察觉到周围气息消失,南流月震惊道,毕竟这锁头是他和秦放拉入进来的,也正是因为这锁头进入到阿修罗的不二城才会放出这死亡波纹。

  “是那幕后黑手的最后自保或者说自毁手段。”秦放同样脸色难看的说道。

  显然那困住阿修罗的背后之人,为了防止阿修罗一族逃离,留下了最后的手段,而这手段,显然是足以扫灭一切不二城中的阿修罗的。

  “这些阿修罗。。”南流月忍不住叹息道。

  “算了,月少,这里的阿修罗被关入这里开始,就注定了灭亡的结局,你我说不定做了件好事,让他们不算痛苦的解脱。”秦放安慰道,虽然明知道有些站不住脚。

  “这。。”南流月还在犹豫。

  “月少,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这锁头有用,应该正是你猜测的那个符文画,而且我们刚才的手段,没准已经惊动了那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如果在耽误下去,你我兄弟就真的要去陪这些阿修罗了。”秦放连忙说道。

  毕竟一下就灭了了阿修罗道中的阿修罗全族,这种动静,未必不会惊动外面的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而且这玩意说不定对于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也有影响,而这种影响只要不是像在不二城中这样致命的手段,那么,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就有足够的机会杀掉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秦放和南流月。

  所以现在秦放和南流月不但么有解除危机,反而危机更大了,两人必须快速离开,否则在盛怒下的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手中,两人只有死路一条。

  因此秦放只是提醒了几句,南流月变幡然醒悟过来,此时确实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更何况阿修罗一族本就不是善类,死光了也好。

  所以南流月点点头并没有多话,而是和秦放一同,迅速的向着那通道飞去。

  两人快速移动的动作,太过明显,很快便引起了罗刹殿殿主血煞和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的注意,前者到还算好,毕竟和秦放、南流月两人也算有过一场缘分,不至于立刻翻脸,而后者显然没想到还有修士躲在这里,现在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本身疼痛难忍,精神甚至有些恍惚,所以看到有新加入的人族修士,想也没想,直接甩出一道血色攻击,迅捷无比的向着秦放和南流月斩杀而出。

  “小心~!”秦放高呼一声,瞬间做出反应,一道雷霆,迅速赢上。

  而南流月则是猛然拉着秦放向下坠去,口中急呼道:“挡不了~!”

  呼~!一身疾风,血色攻击直接击碎了秦放的雷霆,擦着秦放和南流月的头皮向远处射出,要不是南流月做出的判断足够及时,只着一着,就足够将秦放和南流月恋人切成两段。

  如此强大的威力,顿时让秦放脸色大变,虽然是仓储应对,但是他的雷霆之刃岂是儿戏,威力绝对强大无比,但是就这样,还是被毫无还手之力的被瞬间击溃,简直让秦放想也不敢想。

  好在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的注意力大多数还在罗刹殿殿主血煞身上,再加上身上的痛苦,攻击的准度并没有那么精准,而且一击过后,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重新被褐灰色的雾气欺辱,再次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让秦放和南流月有了喘息的机会。

  “别看了,秦少,这是仙人都不可能有的手段,仙器都能硬生生击碎,这种力量根本不是我们现在可以抗衡的,快走~!”感受到秦放的动作放缓,南流月连忙拉了一把秦放后喊道。

  如此一来,秦放也转过心神,连忙跟着南流月想洞窟飞去。

  这种手段变化,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自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罗刹殿殿主却看出了异样,眉头不禁微微皱起,如果不是眼前的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还在不断的挣扎向他攻击,血煞绝对会冲过去看看秦放和南流月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过现在显然不能,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的攻击,就算是有失准头的,也是危险至极的,在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的能力消失之前,血煞都只有拼命闪避一途。

  而这恰好帮助了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早已经探过路了,现在重新回来自然熟门熟路,而且南流月显然已经对于那锁头研究了不少,两人刚刚进入通道不久,南流月便转而激发锁头的神通,等秦放和南流月到达尽头,看到符文画的时候,南流月想要不想的直接将锁头向着那空白的地方印去。

  过程看似繁杂,但一切其实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尤其是秦放和南流月抢道进入那出口通道,更是几乎在几个刹那之间就完成,南流月更是从检查道印入可有符画锁头,只用了微不足道的一点时间。

  所以当秦放和南流月重新站到那通道的符文画面前的时候,南流月的手已经印上了那动壁,而随之而来的这是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力,本来符文画卷陡然开始扭曲起来,犹如旋涡一般迅速旋转起来,旋转起来的强大吸力,不分彼此的直接将秦放和南流月一同吸入了进去。

  也幸亏是这传送阵自动发动,及时秦放和南流月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却走的极快,也因此逃过一劫,因为就在这符文画一样震动的开始,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双眼忽然血红,猛然不顾一切的挣脱一切,似乎将褐灰色的气体不断冲击完全忘却,整个人陡然向着那通道冲杀而去。

  下一刻,巨大的轰鸣响起,装入疯癫的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竟然拿直接用身躯将整个通道撞的粉尘四溅,只要秦放和南流月稍稍慢上一线,定然会被这巨大的冲击撞得粉碎。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