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险恶用心

2021-07-02 作者: 猫老大的道
  “走吧,这里距离那出口还很远,我们最快快点,至少在血煞和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的争斗没有结束前进入那通道,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选择。”南流月说道。

  “嗯,尽快离开吧,下次回来再来看也不晚,下次那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就会恢复正常了吧,嘿嘿,最好和血煞拼个两败俱伤,那么我们回来捡现成的更好。”秦放嘿嘿笑道。

  “话虽然说的难听,但是我也希望如此,不过这种可能性非常之低,尤其是血煞,此人精明之极,看似随意洒脱,却精于算计,我想他一定留有后手,这种后手是你我所想不到的,甚至很可能是假死还生之术,一旦肉身在这里死亡就会在其他地方复活。”南流月说道。

  “这点儿我也相信这都是魔修的老套路了。”秦放点点头说道。

  “还是快点儿离开的好,这里的阿修罗们未必如我们想象的安分,万一发现你我所在,向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那个老家伙通信,那么你我费尽苦心进入不二城就会功亏一篑啦。”南流月再次说道。

  “嗯,你说的对,我们走吧,即使在不二城中,你我也要保持警惕,还是将敛息术全力展开的好。。”秦放点点头道。

  “不错,你说的对,这点我很同意。”南流月同意道。

  商量完毕,两人便开始在不二城中迅速的向着那洞窟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

  这一次在不二城中没有任何阻拦,也没有任何潜在的危险,所有的阿修罗的修为都不足以感觉到秦放和南流月的所在,所以两人这一路行来,没有任何意外,前行的非常顺利。顺利到,连俩人自己都不敢相信。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的时间,秦放和南流月已然来到了血煞和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争斗的底下。

  不得不得不说两人运气非常好,从下面向上看来,已然可以看到原本属于罗睺是守护的洞窟。

  这洞窟雕梁画栋,看上去就极为豪华,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之物更重要的是,这洞窟的大门看上去就显得与众不同。再加上能有一个像阿修罗王罗睺这么强大的修来守护,这洞口绝对不像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然而让秦放河南流月惊讶的这不是这个洞窟。是空中依然存在打斗的双方。

  隔着一层结界。或者说隔着一个强大无比的阵法,秦放和南流月依然可以听到洞外的争斗之声,这争斗之声异常之响。

  甚至可以震动到不二城的空间范围之内,让秦放和南流月大为震惊。

  “好家伙,这两个人的手段果然可怕,单是余威的震动。都可以穿越两界,这根本不是修真界的人可以做到的。”秦放不仅感慨道。

  “呵呵,这位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当然不简单,秦少,你看,原本就是背后的雕梁画栋看上去就像凡间的帝王皇宫。但是其实非常不同,这里每一笔每一画都是用极强的符文文字做成,要进入这个洞库必定有着其独特的进入之术。,否则只能看着这幅画干瞪眼,强攻是不可能的,这种阵法最忌强攻,若放任施展,一个不好就会反弹自我。”南流月摇头说道。

  秦放顺着南流月所指的方向,仔细观察了一番后,不由得叹息一声道:“我们要想进入是个洞窟之内必,须有特殊的手段,和我们进入这里的一样,难道也是需要有阿修罗的气息吗?”。

  “这个当然不是,你看到了那门上的那画了吗?如果我说的不错的话,进入到洞窟边,需要一幅。可以补齐这幅画的画,换句话说,就是一个拥有这幅画补齐这一点的一个符文。”南流月摇头说道。

  “一幅画,而且还是载入符文的画。这东西你我是不可能有的。嗯,不对,听月少的意思你是知道这东西的存在了?”秦放眼中闪过惊喜道。

  然而南流月却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外面正在争斗的双方,眼神停留在了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身上。

  “等等,月少,你的意思不会是,那东西在外面那家伙身上吧?如果那样,我们来到这里岂不是功亏一篑?根本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秦放无奈的说道。

  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此刻的实力来算,秦放和南流月想在她身上得到那副钥匙图是根本不可能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是最有可能的地方。”南流月当头回应道。

  “不对月少,虽然你的判断有一定道理,但是我总感觉得你想的哪里不对劲,你别忘了这个地方是困住罗一族的地域,怎么可能将离开这里的关键之处交给他们这些被困之徒?在我看来,这里的阿修罗们只是这里原本的额主任选出来的守卫,不是奴隶罢了,奴隶主人怎么会将锁住奴隶的钥匙交给奴隶保管?所以小弟认为这么重要的东西,应该不会在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身上,至少不是直接交给他保管的。”秦放有不一样的见解说道。

  “嗯?!那会是什么地方,你有什么发现?”南流月问道。

  “暂时没有想到,这东西没准备带走了也说不定。”秦放摇头说道。

  “不会,如果这样,这里就不是让人通过的试炼之地了,别忘了,我们来到这里也好,还是进入死幽雷域也好,没走一步都好像是有人故意引导或者说引诱我们进入那仙人遗宝,这么看来,只要通过一定程度考验,这里不可能是死路的,所以这开启的钥匙图一定还在这里。”南流月摇头说道。

  “这倒是,无论这幕后之人是谁,哪怕这幕后之人不是最初的仙人也不重要,至少目前看来这家伙是想让我们进入仙人遗宝的。”听到南流月的话,秦放点点头回答道。

  “所以我想我们只要仔细想想,也许就能察觉道蛛丝马迹。”南流月说道。

  “蛛丝马迹,这无头绪的东西,真正难找了,没有一点头绪,如果像那罗睺被锁在这里,圈定了一定范围,还好说,现在根本没法找啊。”秦放忍不住叹息道。

  “嗯?你的意思是那罗睺是被困在这里?”听到秦放的话,南流月以冷到。

  “月大少爷,不会吧,那罗睺身上那么明显的锁头你不可能看不到吧?你可别说你没有看到,被锁住,难道是自愿的?所以那罗侯显然是被人故意锁在这里看护这通道的,而不是自愿在这里的。没准,那锁住罗睺的家伙还告诉他,一旦有人通过,罗睺自己就会性命不保,所以这落后甚至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都如此拼命阻挡修士通过这处通道。”秦放说道。

  听到这话,南流月皱眉像远处看去,果然看到那巨大的锁链,虽然这锁链现在已经碎裂不堪,但是那锁头没有损坏,而且经过刚才如此激励挣斗过程,这锁链虽然毁掉不少,但是锁头却丝毫没有损坏。

  “不对劲,亲少你看那锁头。”南流月连忙像秦放喊道。

  听到这话,秦放一愣,连忙像那锁头看去,瞬间脸色一阵惊愕,因为仔细去看的话,那锁头岂止是不一般,简直让人震惊,因为那锁头上面,不知道被谁用某种手段阴刻的手法,雕刻了几幅符画,如果南流月猜的没有问题,进入通道钥匙真是一幅画的画的话,那么这锁头很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

  “好家伙,不会这么巧吧?瞌睡有人送枕头?”秦放震惊到。

  “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小弟建议我们去看看那锁头上的那些画,说不定就能就是真正的关键所在了。”南流月想了想后说道,虽然猜测的有些道理,但是在真正打开通道之前,南流月也不敢讲话说的太死。

  “月少你可知道自己的意思?如果这锁头真是钥匙的话,那可就是说,加锁就是钥匙?”秦放叹息着问道。

  “虽然不像承认,但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而且我想这也是这里背后暗中的人的恶趣所在,一边给人以希望,告诉被困之人有希望,但是却把希望放在一个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试想一下,如果你是阿修罗王罗睺,你会整天去看那个让自己困在自己的锁链吗?”南流月苦笑着继续说道。

  毕竟罗睺刚刚还在这里活蹦乱跳的争斗,虽然他被气昏头的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给吃掉了,但是这如果他南流月推测是真的,这结局这也太过讽刺了。

  “过去看看吧,那锁头崩开的并不算远,时机把握好,我们就可以离开了,这下手之人也太过狡诈了,奶 奶 的,漏算一点都玩不过他。”秦放咒骂着,建议说道。

  “所以我才说这是背后暗中操作一切那人的恶趣味,将放出猛虎的钥匙放在猛虎的脖子上,让他一辈子也看不到,果然够毒辣的。”南流月叹息道。

  “这一点可以说明,要么暗中之人十分痛恨啊修罗族,要么只能是残忍。而我更倾向于前者,此人十分痛恨阿修罗族,所以才会设下如此折磨他们的空间,一方面,当然可以利用阿修罗族被他卖命,阻挡一切妄图进入仙人遗宝的修士,另一方面可以借进入此地的修士,摧残阿修罗族。让双方两败俱伤。”秦放叹息着说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