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千年筹划

2021-01-24 作者: 猫老大的道
  秦放的想法是极为正确的,凡是法器基本上都是认主的,这样法器的威力才会更大,而且会与主人心神合一,使用起来得心应手,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会有一部分心神附着在法器之上,虽然不大,但是毕竟心神合一,所以物理碰撞或者道法碰撞也就罢了,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心神攻击,就会有不小的影响,如果心神藏在法器核心,可以挡下普通的心神攻击,或者不受普通的心神攻击影响,但是也不可能一直在这种冲击之下毫无反应吧?

  尤其是黄泉之水这种根本就是攻击了,而酷刑,可以瞬间糜灭修士元神攻击的能力,冲刷了一炷香的时间,还打不落一件法器,更没有对冥厉有任何影响,这也太过诡异了,除非。。

  “除非。。。”秦放忽然想到了一点。

  “除非这些法器根本没有认主,上面没有任何心神附着,所以这黄泉之水才不会有任何影响,最多只是靠侵腐之力慢慢腐化这些法器罢了。”避水金晶兽鳞洪接口道。

  “但如果这些法器刚好是不被腐蚀的材质做成呢?”秦放说道。

  “那就没有任何影响了,只看双方的实力相差多少了。”避水金晶兽鳞洪叹息道。

  “希望这黄泉之水不是银样镴枪头,是有真材实料的吧,不然我们还真的为人做嫁衣了。”秦放叹息道。

  “这点你倒可以放心,这黄泉之水的实力就算不如冥厉也差不了多少,别忘了,玄冥府可是历经数代府主都没抓到此水,所以黄泉之水对于逃遁上一定有一套独特的手段,而且对于黄泉之水致命的可是元神攻击,冥厉这两件法器都不是,未必能奈何的黄泉之水。”避水金晶兽鳞洪接口道。

  “希望如此吧,不过我总觉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以冥厉的才智,就算是匆忙赶来此地,没有和其他玄冥府的修士汇合通气,这里的一切也难以瞒过他,甚至他已经猜到了我们在此窥视。”秦放皱眉道。

  “嗯不错,他是一定能猜的到的,只是想等我们现身罢了。不过也有可能此人认为暗中之人是凄白歌,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凄白歌此人恐怕根本不敢明目张胆的反抗冥厉。”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

  “呵呵,这倒也是,毕竟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暴露过,除了最初追杀到这里的时候,所以玄冥府的人应该认为是凄白歌叛变,确实不会怀疑到我们。”秦放点点头道。

  两人正说着,场中的景象再起波澜,那晶莹大网竟然真的将整条黄泉之水都收了起来,任那黄泉之水挣扎也不起半点作用。

  如此结果不但秦放意外,那真正的黄泉之水也极为震惊,此物绝没有想道实践还有能将黄泉之水直接抓住的东西。下一刻,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响起道:“你到底何人?!”这一句话忽远忽近,而且犹如无数生灵在呐喊一般,听得人头皮发麻。

  “看来没错了,你才是黄泉之水,既然你产生了灵智,你是跟本座回去,还是本座将你拘拿回去?”冥厉看着金色黄色黄泉之水说道,声音没有任何波澜。

  “大胆~!竟然对我说这样的话,看来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拘拿我回去~!”飘忽难受的声音再次响起,显然金色的黄泉之水动了震怒,当然此水本身脾气就不算好,只是被冥厉挑起怒火罢了。

  说话间,一条黄泉之水陡然再次冲出,只是这一次和那被冥厉困住的不同,此水已出现便陡然如中雷击一般的齐齐炸裂,化作无数拳头大小的水滴,铺天盖地的向着玄冥府府主冥厉射去。

  “你可知道为了你,我玄冥府可是花费了无数心思,你可能的任何一种变化,我玄冥府历代宗主可是全部演化了无数遍,单是本座对你已经是千年筹划,这样的谋划,你都不是属于本座一人,而属于是整个玄冥府的,你说,你怎么可能斗的过本座,跟本座回去,本座保你灵智,否则你死期到已~!”玄冥府府主轻叹一声,把手一挥,一个冰蓝色的葫芦忽然出现在其手中。

  这葫芦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水雾不断翻腾,隐隐形成一条龙形水雾不断游走,而冥厉施展此物的方法也不一样。

  之间冥厉举手将冰蓝色的葫芦口向着漫天的黄泉水珠迎去,并没有脱手,而冥厉也没有将其掷出的意思,就是直接迎去,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这冰蓝葫芦忽然放出一道犹如龙卷一样的水龙卷,拼命的旋转开来,继而一股巨大无比的吸力猛然出现,直接向黄泉水珠。

  瞬间黄泉水珠开始被这水龙卷牵扯的不由自主的宣传起来,继而犹如大河归海一般,直接向着葫芦口倾泻而去,只用了几个呼吸的功夫,一条完整的黄泉之水所化的黄泉水珠便全部被这泛着蛟龙水雾冰蓝葫芦尽数收起。

  “你到底是什么人~!”金黄色黄泉之水不能相信的再次惊诧道,显然眼前的景象已经超出了它的认知。

  “冰凌网,发现你之后的第四位的玄冥府府主冥化天采集北海万年冰凌,用冰蛟筋编织串连炼制,冰系水力,可张可缩,此物练成在他飞升之前,可惜那时候不是你的活动时间,所以被你错过,而这一件蓝蛟葫芦,是我爷爷冥皓月的东西,他也是玄冥府的府主,这葫芦也是他为你专门打造,像这样的东西,本座还有几件,你说你怎么可能是本座的对手。”冥厉再次叹气道。

  说话间抬手,一排水系法器漂浮在玄冥面前,一爪,一笼,一瓶,一酒杯,每一件都极为小巧,但是每一件都气息强大,而且这些法器竟然都是天极极品的法器,而且观其力量和炼制的气息,应该都是为了这黄泉之水炼制。

  “还家伙,这玄冥府还真敢下血本啊,炼制了这么多件极品法器,竟然都是为了这黄泉之水,看来玄冥府真的是对此志在必得啊~!”暗处观察的秦放惊讶的说道。

  “还有一个心思深沉的冥厉谋划千年,看来这黄泉之水真是在劫难逃,我们似乎也是真的竹篮打水一场空。”避水金睛兽鳞洪叹息道。

  “只是棋差一招而已,这冥厉胜在运气够好,如果这货晚来一炷香的时间,老鳞你有时间撑起水牢,就算有历代玄冥府府主炼制的法器又如何?他们根本找不到我们~!这次只是他狗屎运~!”秦放恨声道,显然极不甘心。

  “也许还有机会,那道真正的金色黄泉之水显然就在冥厉的意料之外,此人虽然推算出了黄泉之水的灵智,但是明显不知带这金色黄泉之水的状态,也许这金色黄泉之水能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情况也不好说。”避水金睛兽鳞洪说道。

  秦放和避水金睛兽鳞洪在互相安慰,当两人也知道,冥厉到现在都没有显示出真正的实力,其战力恐怕早已深不可测,至少是堪比沈天寿的存在了,这样的情况下抢走黄泉之水,无异于虎口夺食,危险至极,当然秦放和避水金睛兽鳞洪从来也不是放弃之人,这一人一兽在互相安慰的同时,各自也在内心疯狂的算计计算着还剩多少机会。

  金色黄泉之水显然没有秦放这么乐观,此刻他手下只剩下一条黄泉之水护卫还在,剩下的两条已经被冥厉收走,就算一瞬间难以降服,短时间也无法对它形成帮助了。

  而且冥厉展现出的那:爪、笼、瓶和酒杯,也确实让它感到了丝丝威胁,所以此刻金色黄泉之水心中还是十分警惕的,之前的恼怒情绪反而因为两次手下被收取,淡去了不少,让它可以正确思考。

  “跟着你我有什么好处?”几个呼吸后,金色黄泉之水向冥厉问道。

  “保你不死,灵智长存~!”冥厉定然道。、

  “自由自在?”金色黄泉之水问道。

  “不杀你已然是恩惠。”冥厉脸色不变的说道。

  “哈哈哈哈,不杀我居然是恩惠?!哈哈哈哈,好一个后生小子,还真以为我对你没有办法?哼~!”金色黄泉之水冷哼一声,再次挥挥手,让最后剩下的一条黄泉之水向冥厉冲去。

  “不知死活~!”这一次金色黄泉之水的态度终于让如同冰山一般的冥厉有了一丝怒火,他已经极为克制了没想到对手居然还是如此不知趣。

  所以这一次,冥厉冷笑一声,将爪、笼、瓶和酒杯中的酒杯直接向着来势汹汹的黄泉之水扔去。

  酒杯呈现青玉之色,隐隐有金石清脆之声在其周围环绕,一看便可知道此物绝对和之前的冰凌网、蓝蛟葫芦一样,都是为了收取黄泉之水而造的强大法器。

  不错这一次冥厉失算了,就在这青玉色的酒杯慢慢荡漾,放出一层层青色波纹的围向来袭的黄泉之水的时候,拿到黄泉之水,忽然一而化五,分作上下左右是个方向向着洞壁飞射而去,只有一条极为纤细的黄泉之水向着那酒杯射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