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斧劈狼善

2021-01-21 作者: 猫老大的道
  “哼~!中了老子的妖体毒,看你还能撑多长时间~!”冰狼候狼善冷笑道。

  但是南流月却仿佛不闻不问一般,继续向着狼善砍杀过来,不过这一次南流月砍杀的角度微微变化,变成斜砍。

  而这一次,南流月碰到的和之前的遭遇一样,同样是将冰狼候再次斩开,而南流月自己则是被那尸体陡然化成的黑水困住,而后再次破开飞出,继续追着新凝出身躯的冰狼候狼善追杀。

  而在此出来的南流月还是笔直冲出,巨斧砍下,同样是微微变化角度,砍杀冰狼候狼善,只是依旧没有结果,而南流月只能如此往复,不断调试角度,试图找出冰狼候元婴的潜藏位置,将其一击必杀。

  “想要找到本后的元婴?你做梦~!”再次凝出身躯的冰狼候狼善冷笑道。

  南流月却不发一言,再次重逢自己的砍杀动作。

  “嗯?还不停手?!难道你是想和老子比灵力多少?想生生耗死本候~!?”冰狼候狼善故意惊呼道。

  因为南流月不知道是,冰狼候口中的妖体毒根本就不存在,而是冰狼候狼善故意歪曲的,事实上,那些黑水能让南流月看上去萎靡不少的原因是,这黑水和之前的黑球是一样的,都可是化作蛛丝蛛网,吸纳灵力,南流月虽然被困的时间很少,但是却在一点点的被吸取灵力,所以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率先倒下的一定不是冰狼候狼善,而是一直威猛无比的南流月。

  不过就在冰狼候狼善暗自得意,以为稳赢的时候,南流月忽然停下身体,冰冷的说道:“少爷的灵力好吃吗?!”

  “什么~!你知道~!”听到南流月的话,冰狼候陡然吃了一惊道。

  但是下一刻,冰狼候狼善忽然感觉自己身体动不了了,这一下让冰狼候狼善顿时大惊失色,因为这一次动不了的不是灵气凝结的身躯,而是他的元婴,在他灵力凝结出的身躯里,此时此刻出现了无数绿色的根系,将真个身躯编制的如同牢笼一般,直接下降冰狼候狼善身体内的元婴,困在了那根系球中,连同冰狼候狼善那黑色护罩一同困住。

  “正常的散妖虽然能凝结身躯,但也绝对不会像你这样可以如此快速凝结出身躯吧?就像修士受伤一样,恢复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否则散仙岂不是有了不死之躯?你能做到这些,是你那护体黑球的原因吧?如果我猜测的不错,那东西应该是绒丹吧?这东西确实不错,你能从八级魔兽海绒体内抢到这么一个完整的绒丹,话费了不少心思吧?”南流月冷笑道。

  此话一出,冰狼候脸色顿时变的铁青,他那护住元婴的东西本就是他最大的依仗,没想到被南流月一语道破。

  海绒是一种半魔兽半草木的兽类,魔兽等级并不算顶级,但是魔兽海绒精于伪装,其伪装技能绝对是修真界的一绝,此兽伪装成其他东西,就算是顶级大成也未必能发觉他们,所以想要杀掉魔兽海绒,非常难,因为根本找不到,而且就算找到,也未必能杀掉,魔兽海绒,是修真界少有的拥有不死之身的魔兽,当然也不是真的不死。

  魔兽海绒活到千年大小才会生出魔丹,而且每增加一千年的生命,其体内的魔丹便会膨大一圈,带来的作用就是加快其肉身的恢复,如果此兽活过万年,那么其体内的魔丹就不是魔丹了,而是变成漆黑的球,也就是南流月说的绒丹,因为这个时候,魔兽海绒肉身就可以在绒丹的作用下,拥有极强的肉身恢复能力,几近不死。

  不过这绒丹也不是万能的,因为魔兽海绒半兽半草木的原因,所以草木对于绒丹有不小的克制作用,修士如果猎杀魔兽海绒,也一定会选择草木制作的法器。

  一开始,南流月还没有想到绒丹,但是看到冰狼候狼善几次三番的凝聚身躯后,南流月就悄悄查看了一下困灵刀,不但在其上发觉了一丝怪异的气息,而且上面还有一层细小的东西,仿佛长出的锈斑一样,但是却可以擦掉,其气息反而和冰狼候狼善有几分相似,让秦放疑心大气。

  几番思考后,南流月决定冒险一试,在冰狼候狼善吸收其灵力的时候,放出长生气,毕竟冰狼候在无法准确找到冰狼候狼善元婴的情况下,只能如此,如果常生气凝出的草木可以困住冰狼候狼善元婴的话,那么那黑球是绒丹的可能性就极大了,而且这样一来,就算判断失误,生出的草木也能将冰狼候狼善的肉身,控制住几个呼吸。

  这样就算不是绒丹,也能让南流月有更多的机会找到冰狼候狼善的元婴真身。

  不过最好的结果却出现了,南流月猜对了,冰狼候狼善体内那护住其元婴,同时又能保证其不断肉身重铸的东西,就是绒丹。

  所以这一刻冰狼候狼善顿时脸色大变,然而这一次南流月不会再给狼善躲藏元婴的机会了,海岛巨斧猛然挥下,刺啦一声,肉身连同绒丹一同被南流月一斧刨成两半,而冰狼候狼善也在没有了抵抗的机会,只能放弃绒丹准备以元婴之体直接遁走。

  但是南流月怎么会让他有这个机会,黑光闪过,困灵刀直接刺透了冰狼候狼善的元婴,这一代散妖,终于被南流月击杀。

  南流月轻叹一声,将冰狼候狼善的元婴收起,再次看向血色红光的位置,此刻血色红光现在剩下的只有不足三丈高了,而且血气闪动,摇曳不止,显然也到了毁灭的边缘。

  不过有些时候越是到了最后,反而越危险,这一点南流月很清楚,所以他并没有打算直接对付这些血色红光,而是挥手间放出无数绿芒,这些绿芒迅速化作噬妖草,齐齐向着血色红光啃食而去。

  在南流月的印象中这些血色红光犹如实质,而且都是妖仙的妖躯周围放出,噬妖草应该会有奇效。

  果然下一刻,南流月就看到了一场诡异的情景,血色红光竟然如同透明冰块一样,被啃食出了各种咬痕,如此一来,南流月总算将心放下,全力催动噬妖草啃食血色,如果不出意外,只要再过最多一炷香的功夫,这些血色红光就能被啃食殆尽。

  而南流月当然也没有闲着,而是着手开始在这血色红光周围布置阵法,他手中的材料极多,都是打劫万灵楼得来的,布置强大的阵法当然有些欠缺,但是布置一两道二级阵法还是可以的。

  南流月并没有选择杀伤或者幻术类的阵法,而是选了二级阵法中,囚困能力最强的荆棘困生阵,此阵发是木系阵法的困阵,此阵不但牢不可破,而且可以生出一种荆棘藤曼,将被困其中的修士牢牢缠住,这种荆棘藤蔓是有毒的,虽然不是致命的毒药,但是却可以让中毒者全身麻痹,最适合困人使用。

  阵法布置的不慢,一炷香的时间却也勉强够了,所以当南流月布置好阵法的时候,那些血色红光也已经被啃食光了。

  看到这些,南流月把手一会,直接让这些噬妖草继续向下啃食,如果那妖仙的躯体在,噬妖草对付此躯体再好不过了。

  然而让南流月意向不到的是,就在噬妖草向下钻去的时候,地下忽然爆吧出一股强大的气息,继而一道血色冲击直接从地下冲出,激荡的向着高空射去,所有的噬妖草瞬间全部糜灭,甚至连残渣灰烬都没有留下。

  因为这股力量太强大了,强大的到了甚至已经超过了修真界能承受的力量,整个空间都因此而有些扭曲,如果南流月碰上这道攻击,就算肉身强横无比,恐怕也会重伤,就算不死也会因此失去继续下去的能力,因为这个本部不是一个级别上的攻击。

  看到这些的南流月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还好他有准备,否则这次真是危险之极,当然也有些后悔,不该杀了冰狼候狼善,否则让冰狼候狼善去打头阵,不但可以轻松灭掉冰狼候狼善,而且还能解除危险,一举两得。

  当然这只是想想,毕竟南流月做法才是最为正确的,谁也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手段,先下手杀掉冰狼候狼善是当时最好的选择。

  不过这道攻击过后,所有危险的感觉和气息都消失不见了,可见这道攻击恐怕已经是这妖仙的最后保护手段了,这一道攻击可是超脱了修真界的战力,想要布置的更多页不太可能,否则不是被引落雷罚,就是被逼飞升,这和那妖仙的初衷可完全不同。

  稍微分析了一下后,南流月眼中光芒一闪,随即周身便飘起了一阵青雾,青雾飘动,似乎为南流月贴上了一层薄膜,这些肉眼看上去如同青雾的东西,其实是运转极快的风墙,足以保护南流月的身体不被一般攻击侵害,就算强烈攻击,有了这层防护,也很难伤到南流月,再加上他本身的强悍肉身,足可保证此行无忧,所以做完这些,南流月便起身直接向那红光陷落之地飞去,速度奇快无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