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散妖之体

2021-01-19 作者: 猫老大的道
  南流月的手段自然不必说,果然,下一刻,冰狼候狼善的肉身瞬间被撕毁。

  看到,冰狼候狼善肉身被撕碎,南流月准备将那黑刀收起,黑刀正式困灵刀,虽然等级只有地级下级,但是却十分好用。

  只是就在黑刀飞回的瞬间,南流月面前忽然看到一个诡异的场景,那就是他的黑刀并没有真正的刺入冰狼候狼善的元婴。

  因为冰狼候狼善的那枚元婴之上,居然有一层怪异的黑色护罩,这护罩虽然被困灵刀刺入,但显然并没有伤到冰狼候狼善的元婴根本。

  果然,就在南流月一愣神的功夫,面前本来已经化作肉泥的冰狼候狼善的碎肉,忽然全部化成冰寒的黑色冰锥,齐刷刷的想南流月刺去。

  这陡然的变化,让南流月也差点来不及反应,只是看看撑起一道龟甲檀护住自身。

  然而这攻击岂是一道龟甲檀可以挡住的,几乎是黑冰击中的瞬间,龟甲檀便被直接粉碎,而所有的黑冰则是继续猛烈的砸在南流月的身体之上,瞬间激起无数冰渣和烟雾的墨尘。

  哐哐哐~!砸击之声不绝于耳,直接将南流月蹦飞出几十丈的距离。

  而冰狼候元婴周围,灵力疯狂涌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凝结出一片片黑云,黑云浓墨如实质,而且还在不断凝结,几个呼吸后,竟然重新演化成冰狼候狼善的样子,仿佛从来没有受伤一般。

  反观南流月一方,还在被重击这种,这种逆转,让冰狼候狼善极为得以,把手一挥,储物法器中飞出一柄,双面长有锯齿的阔剑,狠狠的向着南流月的方向刺去。

  然而就在锯齿阔剑狠狠刺入黑色冰尘之中的时候,陡然发出了金石碰撞的巨响,当~!一声巨响,锯齿阔家直接被崩飞,而且不禁如此,锯齿阔剑之上明显被磕掉一块锯齿,剑身也开始出现道道裂痕。

  “什么~!”冰狼候狼善惊呼道,显然十分吃惊。

  而下一刻,让冰狼候狼善惊掉下巴的场景出现,冰尘之中忽然出现陡然出现了道黑光,一柄巨大无比的斧刃出现,继而狂风上卷,烟尘消散,一个神色冰冷,黑发乱舞,道服残破的修士陡然出现。

  但这些不是冰狼候狼善震惊的地方,让冰狼候狼善惊掉下巴 的是,刚才那一阵如同暴风骤雨的冰锥攻击,竟然没有在眼前这个修士身上留下一点伤势,甚至连一道血痕都没有,如果不死眼前修士那破损的道袍,冰狼候简直怀疑自己是否施展过道法攻击。

  然而就在冰狼候震惊的时候,南流月却冰冷的开口了:“原来你是散妖,根本不是渡劫期~!”

  此话一出,冰狼候顿时脸色大变,已经太久没有人知道他的最大秘密了。

  不过说好听了,冰狼候狼善这种状态叫做散仙之体,说不好听就是兵解逃生的可怜虫。

  是渡劫者失败者或者在争斗中损毁肉身的元婴期以上的修士,他们不想浪费夺舍重生的机会,或者不愿让元神冒险去夺舍重生,选择依靠元婴本身为主体的修行方式,这种方式只要元婴不损,就能凭借元婴凝聚身体,被修真界叫做散仙之体,而妖修也是选折这种修炼方式更多的一方,大多数人族修士还是喜欢夺舍,而妖修则不同,毕竟妖修的身体很难找到一样的。

  但是这种散仙之体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和普通肉体没有太大区别罢了,实际上修炼起来,至少要比普通肉体慢上三倍左右,也就是说,要花别人三倍的能力才能完成人家正常的修炼。

  而且不仅如此,散仙之体比之普通肉体有着更为可怕的限制,那就是雷劫。

  普通肉体只要经历三次雷劫即可羽化飞升,而散仙之体由于其身体乃是靠自身法力凝结灵气而成,所以对于天地间的异动引发的更加猛烈,无论什么时间被迫兵解的修真者,都要面对六次雷劫,每次雷劫都是普通雷劫威力的两倍以上。

  实力差的,比如元婴初期兵解的,恐怕想过一次雷劫都很困难。

  而这些散仙级别的修士,也只有渡劫成功,灵力转化为仙力的时候,才有可能趁机重塑肉身,让灵体变成和普通肉体一样。

  所以看似风光的散仙、散妖、散魔们其实都是兵解的可怜人罢了。

  而且一二劫的散仙和洞虚期修真者的实力差不多,而三四节散仙的实力也不过和渡劫期的修真者差不多,只有过了五劫以上的妖修才能和大成期的修真者相比,至此散仙才算是可以风光一些。

  散仙想要飞升,只有过了最后一道,第六道雷劫,才算可以飞升,而且能到达一般修士无法可以对付的层次,算是达到了人间修士的巅峰,至少普通的大成期修真者根本不是其对手。

  只是,能到达这一层次的散仙太少了,而到达这个层次之前,散仙和普通修士比起来几乎算是一无是处。

  所以当初南流月和秦放的敌人狄魔,宁愿独臂,忍受面目全非,也不愿放弃肉身装修散魔,而九火妖王胡妃萱在失去肉身转修散妖后,甚至连真面目都不敢轻易显露,都说明散仙绝对不是一条好走的道路。

  而现在秦放眼前的冰狼候狼善显然也是这个情况,否则他根本不可能凝结出新的身躯,因为这身躯根本不是真身,只是灵力凝化,除非飞升,才能重铸肉身。

  而冰狼候狼善现在的修为,和传说中他进入大成被打落境界完全不同,南流月几乎可以肯定,冰狼候狼善是渡九级天雷劫失败,才会转修散仙的,而且最多只有四劫散仙的实力。

  以冰狼候狼善本来渡九级天雷劫就失败的实力,想要渡过散妖第五道雷劫进入大成期,是根本不可能的。

  以现在的散妖之体,冰狼候狼善必须借助强大的法器才有可能渡过散仙的第五道雷劫进入大成,这也是冰狼候狼善问什么会出手杀掉王和和杨攰的原因,是冰狼候狼善认定了那血色红光之下是强大宝物,所以才不惜杀掉同僚、毁掉三光旗这种等级的法器,也要得到血色红光下的东西。

  然而现在情况就出问题了,南流月不到那一口道破了冰狼候狼善的秘密,而且面对冰狼候狼善的攻击一点伤势都没有,让冰狼候狼善心中生出了极大的恐慌。

  “烈贞是杀的吧?”冰狼候狼善开口说道,面对一个知道自己跟脚的人,冰狼候狼善必须先了解对手,所以故意将事情扯到烈贞被杀的事情上来。

  “你没必要知道,因为你该死了~!”南流月冷笑一声,陡然冲出,速度之快,绝对让人难以抵抗。

  不过冰狼候狼善显然也不是善茬,被南流月切碎身躯慢慢复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悄然准备了,所以南流月冲过来的一瞬间,虽然冰狼候还是难免震惊南流月的速度,但是依然做出了反应,抬手间一个晶莹剔透的甲盾便护在了他的面前,作为主要依靠肉身妖修,冰狼候狼善的法器已经算是极多了。

  然而这一面被冰狼候狼善给予厚望的甲盾,刚刚和南流月手中的巨斧接触,就瞬间开始冰裂,而当南流月的一斧子砍实了,甲盾更是直接被炸碎,到处飞溅,犹如被敲碎的冰层一般。

  不过这种情况,冰狼候狼善似乎也想到了,所以冰狼候狼善并没有迟疑,而是在晶莹甲盾和巨斧碰撞的瞬间便,陡然向后飞推,试图避开这巨斧的砍杀。

  然而南流月的海岛巨斧,配合上他的强大肉身,岂是想躲就能躲过的,下一刻,巨斧已然砍在了冰狼候狼善的肩膀之上,继而冰狼候狼善再次被一斧劈成两片。

  不过对于散妖来说,这种伤害算不上致命伤,所以即使被砍成两片,冰狼候狼善仍旧没有太大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重新修复身体需要消耗的灵力极多,但是毕竟不是致命伤,所以只要元婴不毁,冰狼候狼善就不会死,至少不会死的这么快。

  而冰狼候显然也不会坐以待毙,身体被斩,也在冰狼候狼善的预料之中,因为就在身体被斩开的瞬间,冰狼候狼善脸色忽然露出狰狞的笑容,下一刻,分开的肉身,忽然全部化成黑色,而且就在南流月穿身而过的时候,这些黑色物质犹如活物一般,疯狂的想南流月身上包裹而去,仿佛要将南流月吞吃了一样。

  下一刻,南流月已然淹没在了黑色液体之中,而另一边重新幻化身体出来的冰狼候狼善则是狂笑一声,把手向着黑色液体一指,刚才那被南流月磕飞的锯齿阔剑,陡然再次显现了出来,疯狂无比的向着黑色液体砍杀而去,似乎要以牙还牙般的将南流月也一件劈成两半。

  轰一声巨响,在锯齿阔剑劈中之前,黑色液体陡然炸碎,汁水四溅,而南流月则是如同鬼神一般,再次杀出,只是气息上似乎很不稳定,直接削弱了不少,这以个呼吸的时间过去,竟然仿佛被黑水包裹后,失去了不少灵力一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