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这是婚房

2021-04-11 作者: 浩瀚之渊
  曾经清冷诡密的幽王府笼罩在一片黯淡悠远的星光之中,偶有路过的百姓忍不住抬眼望着那好似依旧透着威仪的匾额,不由得叹息。

  “金军大举压境,如今没了幽王,不知何时就要打到京都门前!”

  “别说这种晦气话,太子不是已经与镇国镇军两位将军领兵前往边境御敌了吗?”

  “太子打过几场仗?这次是金军,下一次还不知是汴国还是云国,你说……幽王怎么就……”

  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指责幽王心狠手辣灭了昌兴侯满门,人心便是如此随风而摆,一面看不惯幽王平日里的做派,一面又希望永远得到他的庇护。

  只要事不关己,他们便能站在道德的最高点,一旦自己身陷险境牵扯其中,谁能帮他们谁就是人间正义。

  “县主,不用理会风言风语,王爷吉人自有天相……”如画担忧的守在夏浅薇的身边,如今她实在不放心自家主子独自出门。

  “无碍,起码不是所有人都恨不得他尸骨无存了。”夏浅薇淡淡的笑了笑,想起前段时间百姓们一提起幽王就满脸咬牙切齿的模样,如今不过是抱怨几句,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

  “如画,你也觉得他还活着?”她看向自己身旁的婢女,如画则抬起眼,一字一句无比坚定,“奴婢信县主所信。”

  信她所信?

  夏浅薇心中一动,随后再望向前方宁静的幽王府,冰凉的夜风拂过她柔软的发丝,是的,她直到现在都还相信这是慕珑渊逗弄她的又一个戏码。

  倘若她真的伤心难过,才是真的上了他的当。

  只是待他回来,夏浅薇定要认认真真的让他知道,自己真的气恼了,她一点儿也不欣赏慕珑渊的这一份恶趣味的幽默。

  熟悉的书房中,夏浅薇久久的站在那副棋盘前,看着上面激烈相杀的黑白棋子,她的目光落在那已落入死局的黑子中。

  曾经慕珑渊问过一句,如何让黑子看起来像是一败涂地,其实又留有一线生机?

  如画安静的守在外头,忍不住看向那出神的女子,终于鼓起勇气走向门口的侍卫,“齐侍卫还未回京?”

  自家县主一直都在等他的消息。

  “是的,如画姑娘。”

  待回过神来,屋子里却没有了夏浅薇的身影。

  一道安静的身影缓缓的穿梭在无声的幽王府,若非府中还有侍卫把守,夏浅薇差点儿就要以为这座宅子已经废弃了。

  王府地牢前依旧森严,她疑惑的站在一名侍卫跟前,对方却是恭敬的回道,“王爷临走前叮嘱过,此地必须滴水不漏,尤其是里面那个还未咽气的云国太子妃,若让人将她救走,永乐县主会不高兴。”

  “……”这编排的语气,确实是慕珑渊的风格。

  夏浅薇的嘴角似有一抹苦涩,她猛然发现自从那名男子忽然从自己的世界消失,她好像连报仇的心思都遗忘了。

  这绝对是千不该万不该的事情,可偏生,脑海早已被慕珑渊所占据,好像只有他在,她才能专心的应对她曾经视为一切的仇恨。

  夏浅薇显然并不打算进去地牢里见见旧人,她转身继续漫无目的游离在这微冷萧瑟的院落中,总觉得好像不知何时,角落里就会突然出现那道熟悉的身影。

  这算不算是一种魔怔?

  “县主请留步。”

  却不想拐角处,竟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夏浅薇柳眉一蹙,她记得慕珑渊说过,这座幽王府她想去哪就去哪,因为她是未来的女主人。

  眼前的两名侍卫犹豫的对视了一眼,直到其中一人让开了一条道路,“县主……若王爷回来了,请不要告诉他是属下让您进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也透着一股隐隐的哀伤之意。

  若王爷回来?所以,他们也不清楚慕珑渊能不能回来。

  眼前的院子坐落于离王府马场不远的竹林里旁,夏浅薇从前只是经过,倒不觉得是什么神秘的地方,而今踏进来却发现,院中竟种满了许多花草。

  幽王府是个连摆样都懒得放的地方,放眼望去全是冷冰冰的柱子,没有丝毫生气,如今慕珑渊居然命人在这院落中种了这么多的花……着实有些奇怪。

  越往里走,夏浅薇便觉得这座院子好像让人精心重造过,一草一木居然都是她喜欢的样子。

  假山锦鲤,雕花小桥,六角挂灯,一派温馨惬意之景。

  夏浅薇停驻在一间紧闭的屋前,她有了一种别样的预感,伸手推开,一抹艳丽的红色当即跃入她眼帘。

  堂中硕大的喜字刺痛了她的双眸,美轮美奂的帷幔,价值连城的玉雕,桌上的龙凤烛台……

  这竟是一间婚房!

  夏浅薇的身子有些僵硬,她立刻想起之前慕珑渊兴致勃勃的命人准备成婚之物,当时她便觉得这男子高兴过了头,明明遥遥无期的事情,却还如此费心。

  而后来他渐渐消停,本以为是劲儿过了,却不想那些东西早就被放在了这儿。

  夏浅薇好不容易才迈开步伐往里走,她看着那张精致的红檀梳妆台,台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一堆首饰盒子。

  打开一看,各种雅致的玉簪珠翠,璎珞耳饰,玛瑙镯子应有尽有。

  那明亮的铜镜里照印出自己素雅的发髻,她仿佛看见了慕珑渊不可一世的表情,听见了他霸道的声音,“本王的王妃当然要富贵逼人,别让旁人说本王小气。”

  再看看手边这些令人爱不释手的物件,她好像又看见了慕珑渊千挑万选时候的模样。

  “这支太浮夸,她不喜欢。”

  “这支俗了,她不爱金饰。”

  “最好是玉兰梅花的图样,再拿此等庸品糊弄本王,小心你们的脑袋!”

  想到这,夏浅薇居然忍不住笑出了声,是的,当时的场景一定是这般,她完全可以想象谁做幽王的生意,谁都要吓出一身冷汗的样子。

  慕珑渊确实是一个动不动就要人命的客人。

  夏浅薇忽然觉得自己连呼吸也变得沉重,他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布置这间屋子?

  可如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