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亲眼所见

2021-04-09 作者: 浩瀚之渊
  入夜,流城外押运丝绸的镖局内,一道黑影敏捷无比的跃入了松懈的院落。

  走廊最后的屋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口棺木,漆黑的周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死寂,直到屋门无声的打开,银色的月光落进来,伴随着那道小心谨慎的黑影。

  只见这黑衣人在棺木前久久站定,似乎轻轻叹了口气,才抬起手运用内劲将棺盖推开。

  一股腐朽伴随着药材香的气息扑面而来,他轻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形,却已经面目全非的尸身。

  已经干涸的泥渍之下,隐约可见稀少的金边暗纹刺绣,这是幽王常穿的那身袍子。

  黑衣人又动了动,伸出手去量着尸身的高度,一寸未错。

  他的呼吸似是有些烦躁急促,开始去扯袍子的衣带,腹间纵横交错的伤痕触目惊心,却有几道他再熟悉不过的旧伤……

  “慕珑渊,我千里迢迢来找你,你就让我看这些?”

  咔嚓,黑衣人强忍着毁掉这尸身的冲动,可眼中已经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忍不住抓住这尸身的衣襟,死死地盯着那张灰败皱涸的脸,“起来!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快给我起来!”

  这极力压制的怒火差点将他烧得理智全无,冷玉寒只觉得自己的心口仿佛也要炸开了一般。

  那个总是在他面前不可一世的男子,居然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他面前任由辱骂!

  冷玉寒清清楚楚的记得,慕珑渊曾经说过,像他这样穷凶极恶之人,阎王也不敢收!

  “真是大言不惭,你把我们所有人都骗了!你知不知道她一直都在等你……将她从我身边抢走,你又自顾自的抛下了她,要她如何自处?”

  冷玉寒感到从未有过的心痛,他生怕慕珑渊不在京都的这段时间,有人会对夏浅薇不利,所以也命人悄悄在夏府四周守护着。

  他们回报,说永乐县主一如往常,没有任何异样。

  没有异样,这才是异样!

  冷玉寒不愿去深想夏浅薇是用何种心情在熬着每一日,她一定也在等慕珑渊的交代。

  不如直接告诉她,慕珑渊真的死了,所以别再等了,索性让她断了这条心思,可是他,他也不能……

  连他也不相信的事情,要如何去说服夏浅薇?

  冷玉寒似乎把身上的力气都用完了,这具尸身的衣襟简直要让他生生撕碎,许久,沙哑的声音自他干涩的喉间溢出,这倔强的男子就那样趴在棺木上,如同认命了一般。

  他灰败的目光再次落在这毫无生气的丑陋面容,竟觉得那紧闭的唇似乎在嘲笑他的软弱,一如从前,这家伙总是挑着他心情最不好的时候出现,仅用三言两语便激得他火冒三丈。

  “慕珑渊,这一点儿也不好笑……你,自己去告诉她,叫她不用再等你……”

  忽然间,冷玉寒居然也笑了出来,若是从前,他定会毫不犹豫的重新追求夏浅薇,一定要替慕珑渊好好的爱护她。

  可时至今日,冷玉寒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了任何自信,他是真的没有办法给她幸福。

  等等,这是什么?

  尸身肩头那一片如同紫色蛛网般的痕迹吸引了冷玉寒的注意,他立刻屏住了呼吸将尸身侧过来一看,箭伤?而且还淬了剧毒!

  为何没有任何一个人提过此事,幽王并非只是卷入泥流这般简单!

  “冷千户莫非是来流云城执行要务?真是巧。”

  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冷玉寒眼神一变,下一秒屋门打开,那似海上明月般的男子已然面带浅笑的跨了进来。

  此时冷玉寒已经收起了那悲伤的表情,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冷峻疏离,他双手抱拳行了一礼,“见过明王殿下,卑职正好途经此地,听闻王爷护送幽王的尸身回京,就顺道过来看看。”

  “看出什么名堂了没有?”顺道?

  慕云霄也不戳穿,他知道锦衣卫最近忙得焦头烂额,因为慕珑渊一死,辰皇不得不将原本属于幽王的那些职责交给他们。

  而幽王手里的活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哪怕是训练有素的锦衣卫,也吃了不少苦头。

  冷玉寒紧抿着唇,慕云霄的目光落在他紧紧握紧的双拳。

  他缓缓靠近棺木,面上带着惋惜的神情,“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这皇侄儿从小受尽冷眼,好不容易走到今日,却又落得这样的下场,每每看着他,本王都有种如置梦中之感。”

  他的模样,像极了一位真心疼爱侄儿的叔叔。

  冷玉寒有所动容,“卑职替幽王,感谢王爷这一路悉心照顾。”

  要知道他找到这儿来也实数不易,明王命皇家队伍兵分三路,各自护着三口空棺返往京都,就是为了分散那些企图对幽王不利的势力,而真正的尸身则由普通的民间镖局,以运送丝绸织物为幌子,另辟蹊径回京。

  护送幽王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任务,一不小心连自己的性命都会搭进去!

  “我这皇侄儿的性子……能有你这样的挚友,也算值得了。”

  “王爷说笑了,如幽王这样的性子,怎么可能有挚友?卑职不过是受人所拖,前来看看他死得惨不惨而已。”

  冷玉寒的语气中尽显冷漠和厌恶,好像他也是巴不得幽王死无全尸的那些人之一。

  慕云霄面露无奈,“是吗?那真是辛苦冷千户了。”

  “卑职就不打搅王爷,告辞。”

  留下这么一句话,冷千户毫不避讳的跨出了屋子,很快,刘侍卫出现在慕云霄的面前,“王爷,可是要命人跟着冷千户?说不定他已经怀疑我们……”

  “不必,怀疑又有何用,他没有证据。郡主可是睡了?”慕云霄十分自信,这冷玉寒不擅撒谎,处处都是破绽不足为惧。

  从柳大夫那里回来,慕云容的情绪就十分不稳定,那孩子终究是被他保护的太好,经不起一点儿风吹雨打。

  刘侍卫犹豫了片刻,连他也感觉得到小主子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王爷可是要与郡主解释?”

  “为何?她早晚都要习惯。”

  是的,他隐忍了这么多年,如今时机已到,又何须再顾忌任何人的想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