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都靠演技

2021-04-12 作者: 风光霁月
  楚君澜毫不意外景鸿帝的安排,听闻他要召秦王回京,在旁人看不见的角度勾起唇角微微一笑。

  定国公和几个勋贵对视了一眼,隐约都有了几分明了,立即下去办差了。

  离开养心殿,定国公几人都停下了脚步,一时间相对无言。

  半晌定国公先开了口,声音饱含感慨:“接下来的事,便不是你我能够参与的了。眼下文官那里也压不住了,也不必压着此事了。朝政眼下趋于稳定,你我还是功成身退的好。”

  勋贵们都点头称是。

  蔡家被剿灭,军队退离京城,文臣们活跃起来,六皇子与蔡家造反逼宫,皇上身受重伤的消息终于掩盖不住,非一般的传开了。

  养心殿没了重兵把守,后宫妃嫔们是都纷纷来探望, 有的是真伤心,如诺敏,有的是探虚实,如九皇子的母亲颖贵妃。

  楚君澜一直守口如瓶,就只专心照顾景鸿帝的身子。 他虽然伤了一个肾,身子虚弱至极,但是短期内生命无碍,还是在慢慢恢复的。

  景鸿帝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 楚君澜也终于能够时常短暂的在养心殿外的广场上走动走动。

  每当这时,萧煦安排的小内侍丁桂就会寻机会来给楚君澜报个平安,说一说钟粹宫的情况,以及萧煦和如升的情况。

  楚君澜只有听着这些,心里才能感觉到踏实和安慰。

  三日后,景鸿帝午饭后靠着金色的大引枕,蹙眉看向赵路:“李德方现下如何了?”

  赵路恭敬第回道:“回皇上,李公公受了重伤,多亏大皇子妃赐了药,才坚持了这些日,只是情况不乐观。”

  “是朕带累了他,”景鸿帝叹息了一声,“那老东西跟着朕一辈子,到了了却不能得个好,当日若不是他为朕挡了那一刀,朕怕是早就没了。 ”

  赵路闻言,扑通一声跪下,愧疚道:“奴婢无能,奴婢不能为皇上分忧。”

  见赵路跪下,其余的小内侍也都纷纷跪下。

  景鸿帝摆了摆手,道:“厚赏李德方,该用什么药材的,就用。若是那老家伙侥幸活下来,将来就还回朕身边来当差。”

  “皇上仁慈,奴婢一定将您的恩典带给李公公,奴婢替李公公给您磕头了。”赵路连连叩首。

  景鸿帝心情好了一些,挥手吩咐所有宫人内侍都退下。

  养心殿寝殿之中就剩下了楚君澜与景鸿帝,景鸿帝才问:“楚氏,朕的身子朕知道,只怕这般虚弱的速度,也等不到能与长生珠彻底融合了,你现在将长生珠剖去,给煦儿服下,煦儿能否活下来?”

  楚君澜美眸中闪过一丝哀伤,心下飞速计算,反应极快地叹息着摇摇头:“皇上慈父之心,只是这是不可能的,大皇子眼下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长生珠了。您当初用长生珠时身体却是健康的状态。”

  景鸿帝闻言眼神毫无波动,只是摇着头感慨:“这可如何是好。”

  “皇上,大皇子眼下的状态,也只能躺在床上做个废人,能靠着珍贵的药材吊着一口气已是好的了,臣妇求皇上往后庇护我们一家三口。 ”

  景鸿帝的眼神微微发亮,看着楚君澜道:“罢了,你这段日子就留在朕的身边,负责为朕调养身体,其余事你都不必担忧,煦儿哪里,朕会着人好生照顾的。”

  楚君澜似松了口气,行了大礼,感恩戴德道:“多谢皇上。”

  景鸿帝摆了摆手,又疲惫的闭上了眼。

  见他有睡意,楚君澜忙与小内侍一同扶着皇上躺好,为他盖好了被子。

  等景鸿帝睡熟后,楚君澜照旧在养心殿外的广场上散步。

  这时,小内侍丁桂趁人不注意走到楚君澜跟前,低声道:“回大皇子妃,方才有大批的御前侍卫吗,埋伏在了钟粹宫,不过这会儿不知为何,人都已经散了,钟粹宫外的监视也都撤了。”

  楚君澜脚步一顿,不由得说了一声:“果然。”

  景鸿帝果然是在试探她。

  只怕她刚才但凡有一丁点行差踏错,现在萧煦和如升就会有危险,而她也会自身难保。

  楚君澜让丁桂去忙自己的事,一面散步,一面飞快的分析起 现状,计划接下来需要做的事。

  次日,一个让众人意外的消息传到了宫中。

  “秦王殿下竟回的这样快?”楚君澜口中这样说,心里却是了然。

  从秦王的封地到京城,就算不吃不睡日夜兼程,少说也要月把时间才到,可秦王却能在景鸿帝下旨传召之后的第四日就抵达了皇宫,难道秦王还会特异功能?

  楚君澜垂眸掩住眼中的嘲讽, 看来秦王是早就听说了消息,早有准备。

  亦或者, 京城如今的情况,秦王其实也插了手。

  景鸿帝醒来后,赵路立即行礼道:“启禀皇上,秦王殿下求见。”

  景鸿帝乍然听闻,也有些意外,随即眼中瑞芒闪过,道:“让老三进来吧。”

  不过片刻,殿内传来一阵脚步声,秦王穿着一身月牙白的锦袍,头发略微凌乱,下巴胡茬初生,脚步匆忙的奔进了寝殿,扑通一声跪在龙床前,眼中满含热泪:

  “父皇!儿臣来迟,让父皇受苦了!”

  景鸿帝面色动容,伸出手,摸了摸趴在他床沿的秦王的头:“老三,你怎得回来的这样快?”

  秦王抬起头,握住了景鸿帝微冷的手,解释道:“儿臣早在月余之前就听说了六皇弟的动作,儿臣担忧,就紧忙赶了回来,擅自离开封地,着实是儿臣的不是,可儿臣担忧父皇……果不其然,六皇弟竟会联络蔡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来,儿臣只恨自己回来的晚了,没能护着父皇,儿臣有罪!”

  秦王一番话,说得景鸿帝热泪盈眶,摇摇头道:“朕的这些儿女之中,就只最喜欢你一个,当初若不是你外家谋逆,朕也不会早早的封了你为王,让你去藩地就藩,太子之位早就给你了。”

  秦王和摇着头,眼中得意的光芒一闪而逝:“父皇吉人天相,必将大安,咱们哪里需要立太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