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血染

2021-04-11 作者: 风光霁月
  养心殿内,一盏绢灯摆放在景鸿帝床头,照亮了他高烧之下潮红的脸颊和呼吸急促起伏的胸口。

  看着他如此情状,定国公不免有些担忧,压低声音问楚君澜:“皇上如此,不要紧吗?”

  楚君澜只忧虑地摇摇头:“还要看情况,皇上眼下状况并不稳定,还要再看看。”

  定国公与楚君澜相熟,自家与茂国公楚家结了姻亲,是以此时没了外人,定国公也能直截了当地问:“皇上当真用了长生珠?”

  楚君澜笑笑,颔首道:“皇上吉人天相,必定能逢凶化吉的。”

  话音方落,仰躺着的景鸿帝忽然睁开了眼,就仿佛睡梦中惊醒了一般。

  楚君澜与定国公忙来到床榻前。

  定国公忙行礼禀道:“回皇上,眼下蔡家在宫内外纠集了不少人马,与三千营、神机营、京畿大营形成对峙,因淑贵妃、六皇子都在蔡家保护之中,没有皇上口谕,臣不敢擅专,还请皇上示下!”

  景鸿帝望着床榻顶的明黄帐子,眼神呆滞,仿佛听不见定国公的话一般。

  定国公见状,当即慌了神,询问地看向楚君澜:“皇上这是……”

  楚君澜便凑到皇上身边,查看他的脉象,又观察他的双眼,旋即凑在他耳边,将方才定国公回禀过的又说了一次。

  定国公伸长脖子望着景鸿帝,就见景鸿帝眼神瞬间一冷,干燥的双唇微启,一个果断的“杀”字,从他牙缝里挤了出来。

  仿佛说了一句话,就用尽了景鸿帝的所有力气,景鸿帝喘着粗气,双眼又有些迷蒙起来。

  定国公却是心中有了数,恭敬地行了一礼:“遵旨,臣立即去办。”

  景鸿帝勉强抬起一只手摆了一下,双眼迷蒙了片刻,便又昏睡过去。

  定国公起身,与楚君澜颔首便快步离开养心殿,匆忙赶了出去。

  楚君澜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景鸿帝,无声的讽刺一笑,眼下一切都按着她的计划发展,就不知景鸿帝中途会做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她没心思理会外面的情况,就只做出关切皇上身体的模样,在床畔的脚踏上铺了个垫子坐下,时常照看着发热的景鸿帝。

  殿外很快传来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将养心殿当值的内侍都吓得瑟瑟发抖,三五个内侍凑在一起,将窗子推开个缝隙往外看,却只能看见在夜色下相互颤抖的人影,整个养心殿外的广场上,处处都有刀兵相撞的声响,处处都有惨叫声传来。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时,正靠在床柱上小憩的楚君澜听见殿外传来“吱嘎”一声,立即警觉地醒了过来,起身理了理裙摆。

  一抬头,便看见定国公与其余几位勋贵带着满身血腥与肃杀之气快步进来。

  楚君澜远远屈膝一礼侧身站在一旁。

  定国公几人伸长脖颈去看景鸿帝的状况,见皇上依旧昏睡,询问地看向楚君澜:“皇上如今情况如何?我等有事回禀。”

  楚君澜道:“皇上性命无碍,但现在过于虚弱,几时醒来还未可知,就如昨夜一般,皇上有可能忽然醒来,但清醒的时间不会太长。”

  言下之意,若有什么事想问皇上的,依旧可以转达给她,亦或是在此处等着。

  定国公回头低声与勋贵们商议了皮纳克,其余几人便都出去了。只留定国公在殿内。

  楚君澜便问:“外头的情况已经稳定了?”

  “宫内外眼下都已控制住了。已着人在清理,六皇子与淑贵妃也已被擒,六皇子正在受刑。”

  楚君澜点点头,受刑,自然受得是皇上吩咐的凌迟之刑。

  “淑贵妃呢?”

  定国公道:“皇上吩咐杀了,但淑贵妃好歹也是皇上的宠妃,把持后宫多年,不好用太粗暴的法子,是以我打算让她自裁。”

  楚君澜便笑着点点头:“定国公处置的妥当。”

  看来,淑贵妃还要亲眼看着六皇子咽了气,才能痛快的解脱了。

  定国公笑着问:“你可要出去观刑?”

  有那么一瞬,楚君澜想点头答应下来,出去看看他们受刑的场面。

  六皇子一生杀人无数,被他虐杀的无辜之人不知凡几,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他大概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他自己也会是这般凄惨的死法。

  而淑贵妃一直对六皇子给予厚望, 最后却在她的教导之下,教出一个逼宫谋逆的儿子,想来看着自己的亲生子被凌迟,淑贵妃的心里也不好过。

  这母子二人,也都算罪有应得。

  但出楚君澜却不愿再给他们任何一点关注了。

  “我便不去了,皇上这里尚未稳定,我不敢离开半步。”楚君澜叹息。

  定国公理解地点头,道:“还是皇上的情况要紧。我便在此处守着,等皇上醒来。”

  “国公爷随意,”楚君澜想了想,关切道,“不如吩咐内侍预备热水,国公爷先去盥洗一番,用了早饭?”

  定国公看看自己满身的血迹,点点头道:“也好。”

  大太监赵路立即吩咐小内侍去预备起来。定国公去整理妥当用了早饭后,便又回到养心殿等候着。

  “大皇子妃,您也用一些吧。今日御膳房没预备什么精致的东西,但果腹尚可。”一名小内侍端了托盘走到楚君澜的跟前。

  楚君澜点点头,在外间寻位置坐下,看着小内侍手脚麻利的为她盛了一碗粳米粥,佐以八宝小菜和豆糕。

  弯腰拿起银箸时,却听那小内侍低声道:“钟粹宫一切安好,大皇子吩咐小的提醒您,千万注意自身,不必担忧钟粹宫。”

  小内侍说完,不等楚君澜反应,就端着托盘恭敬地退了下去。

  楚君澜原本悬心,这会子也放下了,胃口极好的用了一餐。

  六皇子生受了一日的罪才彻底咽了气,而眼看着六皇子被凌迟的淑贵妃早已疯癫了,一头撞在了廊柱上归了西。

  养心殿里的鲜血, 足冲刷了一整日才洗净,饶是地砖缝隙都刷洗过了,空气里依旧有浓郁到散不尽的血腥味。

  景鸿帝夜色降临时再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定国公早已等得焦急,恨不能让楚君澜施针将皇帝唤醒了,见景鸿帝醒来,当即问道:

  “皇上,蔡家已被剿灭,六皇子与淑贵妃都以机腐竹。今日罢朝,文官们大多数关起门来,却也有人私下探听宫里的情况,下一步皇上预备如何做,也请给臣一个示下。”

  景鸿帝的眼神有些迷茫,费了一些力气才消化了定国公的一番话,虚弱地道:“召老三回京。”说完这一局,便又昏睡过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