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这个国家有病!

2021-04-12 作者: 肥茄子
  楚河的这番话,对楚云来说有点挑衅的意味。

  但楚云并没有因此而出现情绪上的波动。

  因为他知道,楚河有这样的实力。

  他不论是武道境界还是人生阅历,都不会在楚云之下。

  如果楚云不够慎重。

  如果楚云手下留情,对他来说,必将是危险的。

  哪怕他全力以赴,他也未必能在硬实力上,斗得过楚河。

  所以最终,楚云很欣然地接受了楚河的挑衅。

  也没有进行口头上的争论或者是狡辩…

  “在父亲给你下达最新指令之前。”楚云岔开了话题。

  他也不想跟自己这个有血缘关系的弟弟,闹的太僵。

  至少在冲突出现之前,没这个必要。

  “你打算一直住在这儿,什么也不闻不问?”楚云好奇问道。

  “不是不闻不问,而是没什么值得我关心的。”楚河平静地说道。

  他年龄不大。

  从外表来看,也非常有朝气。

  可他说的话,做的事儿,却异常老练。

  仿佛一个活了三四十岁的沉稳中年人。

  楚云微微点头,继而问道:“其实我想知道,你现在的内心,是以一种怎样的方式活动着。”

  “我不明白。”楚河摇头,看了楚云一眼。

  “你有什么渴望吗?或者有什么遗憾吗?”楚云问道。“你这一生,除了有父亲这样一个偶像。还有其他需求吗?”

  “达到父亲的高度。”楚河很认真地说道。“这应该算是我的需求。”

  成为下一个楚殇?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宏伟目标。

  楚云笑了笑。问道:“父亲知道你的内心是这么想的吗?”

  “父亲不知道。我也没有说过。”楚河摇头说道。“但以父亲的智慧,他应该知道我心中是如何思考的。”

  “你看起来,很单纯,也很纯粹。”楚云再一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可我从你的眼神能够看出来,你的内心,深不可测。”

  “这算是夸奖,还是嘲讽?”楚河问道。

  “夸奖。”楚云说道。“你也没什么值得我去嘲讽的。”

  “谢谢。”楚河微微点头,然后站起身道。“我去收拾碗筷。你自便。”

  这不算是一种洁癖。

  但楚河有一种习惯。

  今天的事儿,绝对不会拖到明天去做。

  当下应该去做的,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去拖延。

  他是一个很有效率的人。

  在任何方面,都是如此。

  所以楚河整体看起来既纯粹,又非常地深不可测。

  因为没人知道,他若是展现出真实的自己,会有多么强大的执行力。

  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

  楚云离开了。

  跟自己的小弟吃了顿饭,聊了一些看起来解剖人性的话题之后。楚云来到人工湖找到了欣赏风景的陈生。

  他是吃饱喝足了。

  陈生却只是喝了一肚子风。

  “聊的怎么样?”陈生八卦地问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楚云抹掉嘴角的油渍,看的陈生很眼馋。

  二人坐上车,陈生一脚油门踩出去。

  他得尽快找个地方吃饭,要不他会饿死的。

  不过即便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他的八卦之心依旧保持着热度。

  “就聊了些普通的话题?”陈生纳闷道。“你不是给他的评价很高吗?”

  “是很高。”楚云缓缓说道。“未来,我给他的评价可能会更高。”

  “他真有这么猛吗?坦白说,光从外表来看,我觉得他挺普通的。”陈生说道。

  “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评价的。”楚云薄唇微张,眼神格外的平静。

  “那不一样。”陈生摇摇头。“你是谁,他又是谁?”

  “他是我弟弟。是我父亲的儿子。也是我们楚家的后代。”楚云眯眼说道。

  即便二叔楚中堂不接受,也不答应。

  甚至将其视作野种。

  但对楚云来说,他就是父亲的血脉。

  这层关系,楚云不会否认。

  但至于将来是否成为敌人。这对楚云来说也不是一个太困难的事儿。

  敌人与亲人,是可以共存的。

  “如果将来你们有一天到了一决生死的地步。”陈生迟疑地说道。“你会痛下杀手吗?”

  “你在质疑我对这个国家的忠诚。”楚云一字一顿地说道。“也在挑战我内心的道德与底线。”

  楚云说罢,反问道:“如果他真的有危害国家利益的那一天。我凭什么放过他?他又凭什么,在这片土地之上放肆而为?”

  陈生闻言,陷入了沉默。

  他其实是知道的。

  在大是大非上,楚云从来不含糊。

  莫说是亲弟弟。

  哪怕是亲生父亲,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而这一点,也是陈生一直很欣赏,乃至于崇拜楚云的特性。

  他是一个非常纯粹的男人。

  哪怕他这辈子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

  可他的内心,一如既往的纯粹而简单。

  在大是大非上,也从不动摇。

  在面对任何挑战时,他都不会轻言放弃。

  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的鬓角有白发了。

  他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不如以往那么锋利而张扬。

  包括他的为人处事,也变得老练了。变得成熟了。

  可他的那颗心,那可赤子之心,却从未改变过。

  他坚定到近乎专一。

  对这个国家,他从未动摇过。

  这或许就是楚家人的家风。

  是从老爷子那一代人开始,就遗留至今的家教。

  陈生很羡慕楚云。

  羡慕他的内心有所敬畏。

  羡慕他的人生,有所态度。

  吐出口浊气,陈生掷地有声地说道:“不论你作出怎样的抉择,我都会义无反顾地支持你,并去为你执行力所能及的事儿。”

  楚云斜睨了陈生一眼,忽然皱眉问道:“又要找我借钱?”

  “阿离看上几样小东西,我打听过了。大概要花三千万。”陈生一脸正色地说道。“你知道的,我最近没怎么接外快,来钱很慢。我只能凑出三百万。”

  “是时候帮你找个正经工作了。”楚云眯眼说道。

  “远水解不了近渴。”陈生问道。“你那边还有闲钱吗?”

  “我回去找找吧。”楚云叹了口气。“万一哪张卡里还有余额也说不定。”

  “真羡慕。”陈生双眼放光。“从来都是阿离翻箱倒柜,看我有没有藏私房钱。什么时候才能有你这样的待遇?吃软饭吃到街知巷闻,还非常的有使命感,荣誉感。”

  “滚吧。”

  到家后。

  楚云推门而出。

  下午一点半。

  英雄正在午睡。

  萧如是本来也应该回去午睡的。

  却不知为何坐在楚云独有的功能房喝茶。

  楚云躺在太师椅上,是不修边幅的。

  萧如是躺在上面,却给人一种号令天下的老佛爷的气场。楚云刚推开门,就差点给她跪下。

  “见过楚河了?”萧如是放下茶杯,随口问道。

  “您既然知道,又何必假装询问。直接用陈述语气就行了。”楚云耸肩说道。坐在了一旁。

  旁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椅子。

  平时是顶梁坐的。

  今儿则轮到了他。

  坐在这个角度看落地窗外的风景,也很不错。

  不同的视角,总会有不同的感悟。

  萧如是也没藏着掖着,径直问道:“他给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哪方面的感觉?”楚云问道。

  “全方位。”萧如是说道。

  “他很冷静,也很理性。他的思想很老练,却并不张扬。他这辈子经历的东西,不比我少。在武道方面的修为,也不比我低,甚至更高。”楚云犹豫了一下,继而说道。“但不得不说的是,他明明拥有这么多优点,综合实力也非常的强硬。但他一点儿骄傲的情绪都没有。而且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不是在克制自己的情绪,而是真的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这一点,才是对楚云来说非常震惊的。

  楚云的内心,坚定吗?

  已经很坚定了。

  可他偶尔也会露出狐狸尾巴,洋洋得意一把。

  但楚河不会。

  他冷静极了。

  也淡定极了。

  这样的年轻人,一个年仅二十五岁的年轻人。

  未来会达到怎样的高度?

  在父亲的支持下,他又会成长为何种恐怖的枭雄?

  “听你这么说,他很像你的父亲。”萧如是眯眼说道。“不愧是楚殇亲手培养的儿子。”

  楚云耸肩道:“您的语气里,我听着有点不快。”

  “厚此薄彼。我为什么要很愉快?”萧如是反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楚云摇头说道。“他给了我生命,我本也不能要求太高。”

  “你的生命,是我给的。换哪个男人,我都能把你生出来。”萧如是的话语,是非常大胆的,更是明目张胆的。

  她根本不在意世俗的眼光。

  也从来没把外界的评论放在眼里。

  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离经叛道到就连楚云,都有点发麻。

  不愧是萧女皇,萧太后。

  她的确当得起这样的称号。

  “你不是一直想了解你父亲吗?”萧如是平静的说道。“和他多接触。打打交道。他什么样,你父亲也只不过是加强版而已。”

  楚云闻言,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其实也不是非得去了解他。我只是想知道,他为什么要站在我们所有人的对立面。这么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在他眼里。华夏这个国家有病。而唯一能拯救华夏的,只有他。”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