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太危险了!

2021-04-12 作者: 肥茄子
  楚云闻言,不禁沉默起来。

  我这辈子,崇拜过什么人吗?

  甚至将其视作偶像吗?

  楚云扪心自问。

  他还真没有把谁视作偶像,甚至是人生的终极榜样。

  对于楚中堂,楚云是尊重的。

  对于老和尚,楚云也是尊重的。

  但要说到偶像。

  楚云暂时还没有。

  也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能否遇到一个可以视作偶像的存在。

  “你有?”楚云反问道。

  “父亲就是我的偶像。我人生的终极榜样。”楚河平静的说道。“你如果没有。那你就永远无法理解人生中有一个榜样,有一个偶像,是多么重要的事儿。”

  “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到了兴奋。”楚云眯眼说道。

  “是的。”楚河点头说道。“我的确因为人生中有这样一个偶像而感到兴奋。”

  楚云喝了一口茶,很八卦地问道:“你们平时相处的多吗?”

  “不多。”楚河摇头说道。“我并不是能天天见到父亲。”

  “你见到他的时候,他是什么状态?”楚云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状态。很正常,也很普通。”楚河说道。

  “既然很正常,很普通。你崇拜他的理由是什么呢?”楚云问道。

  “因为他的强大。”楚河说道。“让人看不透的强大。”

  “原来你也是一个崇拜强者的年轻人。”楚云说道。

  “强者难道不值得崇拜吗?”楚河反问道。

  “值得崇拜。”楚云说道。“但如果把强者当成偶像的话,就太过物化了。也显得没什么营养。”

  “会吗?”楚河反问道。“或许,是因为你不了解父亲。”

  “你很了解?”楚云问道。

  “也算不上特别的了解。但至少比你更了解。”楚河说道。

  楚云闻言,没有再辩论或者追问。

  他沉默了片刻。喝光了杯中的茶水道:“你的武道之路,也是父亲指导的?”

  “算是。也不全是。”楚河说道。“父亲说过。武道之路必须靠自己去摸索。旁人指点提携,会忽略很多东西,会形成空中楼阁。”

  楚云抿唇说道:“所以父亲只是给你指路。但后面的路,都是你自己在走?”

  “差不多。”楚河微微点头。

  “看来,你的天赋很高。”楚云意味深长的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楚河反问道。“你的不高吗?”

  “我的肯定也不差。”楚云很公平地说道。“但我能够明显地感受到。你的武道境界,应该在我之上。”

  “你看来很没有自信。”楚河抿唇说道,深深看了楚云一眼。

  “我一向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楚云说道。“当然。只是武道境界比我高。这并不能证明你比我强。”

  “我知道。我也听说过关于你的武道事迹。”楚河平静的说道。“你在很多时候,都不会因为武道境界比对方低,而败给对方。”

  “事实上,我也并不是完全认可所谓的武道境界决定胜负。”楚河说道。

  “所以我只是在阐述一些事实。这并不是不自信。”楚云说道。

  “行吧。当我误解了你。”楚河微微点头。

  趋近中午,阳光也逐渐温暖起来。

  楚河站起身道:“中午就在我这儿吃饭?”

  “可以。”楚云点头。

  “你喝酒吗?”楚河问道。

  “有酒当然要喝。”楚云微笑道。“你呢?喝酒吗?”

  “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不喝酒的男人吗?”楚河反问道。

  楚云笑了笑。跟随楚河进屋。

  他们这对有血缘关系的兄弟,相处起来是很微妙的。

  微妙到楚云本身,也觉得不太自然。

  不过他们都是有丰富的人生阅历的男人。

  他们并不会因为这点微妙就出现交流上的状况。

  相反,楚河还主动邀请他留下来吃顿饭。

  家里的厨具,楚云已经吩咐人准备好了。

  各类食材,也是应有尽有。

  楚河的厨艺应该是不错的。

  至少从厨房内飘出来的香味,可以做一个色香的判断。

  至于是否可口,那就得楚云尝试过后才知道。

  一桌菜。三菜一汤。

  不多,但每一盘的分量很大。

  两瓶白酒也不是什么品牌。而是简单的烧刀子。

  烈酒入喉。

  处于吐出口浊气,拿起筷子说道:“你对自己的厨艺有信心吗?”

  “有。”楚河点头。

  楚云笑了笑。尝了一口。然后点头说道:“的确不错。”

  饭菜刚上桌,吃起来肯定香甜。

  楚河吃饭的动作既不斯文,也不粗鲁。

  就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吃饭的样子。

  兄弟俩的饭量都不是特别大。

  但吃掉三菜一汤,还是很轻松的。

  吃饱喝足后。

  楚河又煮上一壶茶,并亲自端给楚云一杯。

  “你知道我来华夏,来红墙干什么吗?”楚河问道。

  “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会问我?”楚云反问道。

  “因为我不是很清楚。”楚河说道。“但我想,你应该比我更了解。”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楚云摇摇头,说道。“但有一点,我可以很肯定。”

  “什么?”楚河问道。

  “你和我在未来,极有可能会成为敌人。”楚云说道。

  “这个我大概也知道。”楚河点点头。

  然后在短暂的停顿之后。楚河继而说道:“那你知道,我们会成为什么样的敌人吗?仅仅只是因为矛盾,还是生死之敌?”

  “你希望成为哪种?”楚云反问道。

  “我无所谓。”楚河摇头。“看父亲的意思。”

  “父亲的意思是怎样的,你就怎样去决定?”楚云微微眯起眸子。

  “是的。”楚河点头说道。“父亲希望我做什么,成为什么样的人,我都会照做。”

  “你没有自我意识?”楚云问道。

  “我有。”楚河说道。“但我不需要。”

  楚云闻言,没有再问下去。

  他不可能动摇楚殇在楚河心中的地位。

  就像没人可以动摇顶梁在楚云心中的地位一样。

  有些人一旦认死理了。

  是没办法改变的。

  “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们真的成为了生死敌人。”楚云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希望你不会手下留情。”

  “这句话,也是我想送给你的。”楚河口吻平和地说道。“因为这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