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再无归途

2021-02-09 作者: 风御九秋
  姬仇自认为可以让一干青州修士知难而退,但是他还是太年轻,对人性缺乏足够的了解,他忽视了两个问题,一是人最怕成群结队,俗话说人多胆气壮,一个人只要加入了某个群体,就会失去冷静和客观,胆子就会变大,做事就会不顾后果。二是人都是要面子的,众目睽睽之下,如果众人知难而退,日后传扬出去,他们就会遭到他人的嘲笑。

  恐吓和警告有时候并无明确的界限,一干青州修士并没有正确理解他的警告,只当他是在狂言恐吓,如此一来群情激奋,不退反进,手持各种兵刃一哄而上。

  这些青州修士之所以罔顾警告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知道姬仇是截教的道人,是镇魂盟的修士,并不认为他真敢大开杀戒。

  但是他们错了,他们犯了三个错误,一是姬仇此前已经杀掉了十几个逆血卫士,已经杀红了眼。第二个错误就是他们此前曾经对白九卿步步紧逼,他出于无奈只能当众承认他与白九卿有过肌肤之亲,此举等同断去了自己的退路,虽然他并不后悔这么做,却也免不得懊恼愤恨。他们所犯下的最致命的一个错误就是他们忘记了姬仇是个年轻人,老气横秋,瞻前顾后可不是年轻人的特点。

  眼见一干青州修士一哄而上,姬仇只能被动应战,他先前狠话已经说出去了,自然不能后退闪躲。

  最先打杀的两人他用的是三昧真火,事已至此,再无退路,玄天随即出鞘,灌注三昧真火,催生丈许火焰刀芒,辗转腾挪之际横扫竖劈,刀刀致命,摧枯拉朽。

  包括白九卿在内的众人都没有想到他当真会大开杀戒,见势不好,白九卿急忙呼喊制止,但姬仇置若罔闻,玄天挥舞,大肆杀戮,彷如虎入羊群。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为何会有祸不单行一说,只因人在遇到变故的时候心情会出现剧烈起伏,以这种不稳定的心情去处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容易出错,姬仇就是如此,他此时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回不去了,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和纪灵儿回不到从前了,镇魂盟他也回不去了,

  事情的发展超乎了他的想像,他没想到事情会突然恶化到这种地步,究其根源还是因为自己与白九卿有了肌肤之亲,他感觉无法面对纪灵儿了,他的心情已经坏到了极点,这群蠢货竟然还不知死活的挑衅冒犯,搭上了性命的同时也将他推上了不归路。

  每斩杀一人,姬仇心中的愤恨就加重一分,他很清楚自己杀的人越多,就越难以回头,他并不是嗜血好杀之人,大开杀戒的同时心中并不感觉兴奋,有的只是无尽的愤怒,总有一些人拿着愚蠢当勇敢,害人害己,该死,该死,该死。

  起初姬仇还会注意出招的时候不殃及狐族众人,后来杀红了眼,刀芒暴涨,狐族众人见势不好,纷纷退居左右,任由姬仇自广场正中与一干青州修士混战厮杀。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个对手化为飞灰,周围陷入了极度的安静,狐族众人都被吓傻了,半柱香不过,近百名修士尽数毙命,这可是百名练气高手,纵然百名囚犯,刽子手砍头行刑也没这么快。

  姬仇单手持刀,望天长叹,此时已是黎明时分,但他看到的却并不是光明降临的曙光,而是光明远去的夕阳。

  就在此时,白九卿高声说道,“万谢火雷真人,若不是真人及时赶到,狐族今日定会被这些感染了天诛戾气的修士围攻血洗。”

  此时白九卿已经重新控制了局面,听她这般说,狐族众人立刻齐声道谢,“万谢火雷真人。”

  姬仇听到了众人的道谢之声,却并没有给予回应,他知道白九卿这么说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也很清楚自己杀掉的这些人并没有被天诛戾气感染,他们只是被逆血卫士蛊惑了,被自以为是蒙蔽了双眼。

  片刻的沉默过后,姬仇还刀归鞘,转身看向白九卿,他是想挤出一丝笑意的,但是他实在笑不出来,他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白九卿直视着姬仇,她看姬仇的眼神异常复杂,就彷如她复杂的心情,当日她舍身相救之时并没有想太多,只是佩服姬仇的品行为人,也没想到此事会闹的人尽皆知,不过她很清楚此事对姬仇的影响是巨大的,包括先前的大开杀戒,都与此事有直接关系,不是万念俱灰之人,不可能做出不顾后果的事情。

  她心中满是歉意,除了歉意还有钦佩,其中还有些许痛惜,她救了这个男人,但也害了这个男人。

  白九卿的年纪比姬仇大的多,很快调整了情绪,冲姬仇正色说道,“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受到了天诛戾气的感染,你不杀它们,它们就要杀我们。”

  姬仇笑了笑,笑的比哭还难看,白九卿这么说实则是在与他串供,统一口径,其最终目的是给他争取一条退路,要知道青州修士是洪荒九州里最精擅练气的,被杀的这些人背后都有师门,如果不这样说,姬仇随后将会受到青州甚至是所有正派修士的追杀。

  姬仇想跟白九卿说点什么,却迟迟没有开口,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貌似说什么都没必要。

  “我走了。”姬仇用尽全力挤出了些许笑意。

  “喝杯茶水再走吧。”白九卿挽留。

  姬仇摇了摇头,“事情是我干的,人是我杀的,谁想寻仇,让他们找我好了。”

  姬仇言罢,便催动灵气想要离开此处,他现在心里很乱,迫切的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梳理头绪。

  见他要走,白九卿急忙出言挽留,“不忙走,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姬仇并不知道白九卿要问什么,担心她的问题涉及到男女私情,便有些紧张,不过转念一想,狐族众人都在旁边,众目睽睽之下白九卿应该不会问出令他尴尬的问题。

  “什么?”姬仇随口问道。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杀不杀那只有孕在身的白熊?”白九卿问道。

  白九卿的问题有些出乎姬仇意料,他没想到白九卿会问这个,短暂的沉吟之后摇了摇头。

  得到了姬仇的答复,白九卿微笑点头,这个问题看似无关紧要,实则最能反映姬仇的内心,姬仇并不后悔当日没杀那只怀孕的白熊,说明他对于没杀那只白熊所导致的一连串的恶果是坦然接受的。

  姬仇没有过多滞留,冲白九卿稽首道别,转而提气拔高。

  太阳自东方升起,姬仇孑然西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