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敢作敢当

2021-02-08 作者: 风御九秋
  在场的众人谁也没想到白九卿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原本准备离开的众人纷纷停下了脚步。

  姓马的老道眉宇之间闪过一丝阴冷,但脸上随即浮现出略显尴尬的笑意,转身冲白九卿抬手说道,“白族长,您的意思是您与那恶贼毫无瓜葛?”

  听得老道言语,姬仇心中的杀机再度浓重了几分,老道看似只是随口一问,却颇为狠毒刁钻,他这么问,白九卿根本无法否认。

  老道言罢,那频繁发难的女长老白八云亦随之逼问,“族长,听你的言外之意,你失贞受辱并不是在为族人报仇的途中遭到了那恶贼的卑劣暗算,而是你荡漾春心,心甘情愿委身于他,自绝于青丘狐族?”

  白八云此言一出,狐族立刻有不少人附和起哄,故意发出惊呼之声。

  “白八云,你联合外人,发难逼宫,无非是觊觎族长之位,”白九卿冷笑说道,“这族长之位并不是我抢来的,而是造化神授,你若能齐全九尾,这族长之位让与你又何妨?”

  白八云挨了噎,气恼反驳,“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你只说你是中毒受辱,还是心甘情愿?”

  白九卿无言以对,到得这时她也已经猜到了众人的目的,白八云和这群青州修士是沆瀣一气的,各有所图,白八云为的是谋权篡位,而这群青州修士为的是抹黑姬仇,在这种情况下她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承认自己是被姬仇逼迫失身的,这么说可以保住族长之位,二是承认自己是心甘情愿的,一旦承认自己自愿,族长之位就保不住了。

  这两条路她都不想走,不是因为不舍得族长之位,而是她很清楚即便自己承认是自愿,对姬仇的名誉也会造成极大的损伤,因为姬仇是有意中人的,这么说会给他扣上喜新厌旧,薄情寡义的帽子。

  眼见白九卿无言以对,一个男性长老出言说道,“我说句公道话吧。”

  此言一出,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那男长老干咳两声开口说道,“族长只需当众展示守宫砂便可自证清白,若是族长碍于颜面不便展示,那我们也不要强逼,我相信族长的为人,她绝不会与那恶贼有染,这么年族长为狐族呕心沥血,费心操劳,蒙难受辱我们岂能再伤口上撒盐?”

  俗话说不怕真小人,就怕伪君子,但凡说话之前以‘我说句公道话’为前提的,基本上说的都不会是公道话,这个男长老就是如此,看似公正宽和,实则狠毒诛心。

  不等白九卿接话,另外一个对方的长老亦开口说话,“云山长老的话我不赞同,族长乃灵寂高阶修为,而那恶贼不过灵寂初阶,族长若不是自愿委身于他,那恶贼又岂能用强霸占?”

  正所谓人要脸,树要皮,当着数千族人的面被谈论贞洁清白,白九卿死的心都有了,屡次想要说出实情,又担心会伤及姬仇清誉,舍身相救她的确做了,可那是在姬仇不知情的情况下,但她一旦说出了实情,众人一定会大做文章,污蔑诋毁。

  姓马的老道再度火上浇油,“此事乃是狐族的家务事,按理说青州修士本不该参与,但那恶贼先前曾经与玉面青狐残害了清云道姑,清云道姑为人谦和,与世无争,且年近五十,那两个霪贼不但毁了她的清白,还伤了她的性命,我们一干同仁岂能坐视不理,我们只要白族长一句话,那霪贼是否用卑劣手段暗算了你?如果白族长矢口否认,执意维护,那便休怪我们青州修士不顾念近邻之谊。”

  姬仇并不认识什么清云道姑,自然更不会与玉面青狐去残害她,姓马的老道自然也不会无事生非,清云道姑肯定是遇害了,但凶手无疑是受到天诛戾气感染的青州修士,其目的自然是栽赃陷害,就如夜墟发生的事情一样。

  白九卿此时已经被逼到了悬崖绝境,环顾众人,原本支持她的族人尽数低头,原本站在她这边的两位长老亦无奈叹气。

  见此情形,白九卿无奈苦笑,苦笑过后昂起头,高声说道,“我再说一遍,火雷子从未逼迫过我,我与他也并无私情,此人心地善良,人品贵重,你们休想逼我诋毁于他!”

  听得白九卿言语,马老道陡然皱眉,转而面露狰狞,“白九卿,你既然与那恶贼沆瀣一气,那我们与你寻仇也不算冤枉了你,”说到此处,转头看向白八云,“诸位狐族长老,你们自行约束本族族人,但凡执迷不悟,妄图维护白九卿者,我们概不留情。”

  在此之前白八云等人已经与马老道等人私下议过,听马老道这般说,白八云等人知道即将开战,立刻出言赞同,“白九卿与那恶贼狼狈为奸,私通霪乱,自绝于狐族,任何人不得阻止青州修士为清云道姑报仇,违令者,同罪诛之。”

  “放肆!”白九卿怒目瞪眼,右手外探,气凝长剑。

  “放肆的是你!”一干狐族长老亦亮出了兵刃。

  紧要关头,原本支持白九卿的两位长老再度做出了选择,双双亮出兵刃,“此事大有蹊跷,必有隐情,我等众人誓死效忠族长。”

  双方首领亮出了各自的立场,下面的狐族众人亦随之站队,原本支持双方的人数大致相等,此番留在白九卿这一方的不过百余人,大部分狐族都站到了敌对阵营。

  见此情形,姬仇知道不能再等了,白九卿是无辜的,她落得这般下场都是因为心生恻隐救下了他,而今白九卿已经名声扫地,身为受益者,若是坐视不理,任凭白九卿被众人围攻,当真连畜生都不如了。

  想到此处,便想离开藏身之处,就在此时,耳畔传来了男子的声音,“你可曾想过现身的后果?”

  姬仇闻声转头四顾,却并没有发现人影,先前说话的声音他隐约感觉耳熟,略一回忆便想起这个声音先前曾经出现过,在危难关头曾经指点过他,当时他便怀疑此人是巫族的某位前辈高人。

  由于对方用的是千里传音,姬仇便无法与对方交谈,声音随即再度传来,“你即便现身又能说什么?你若承认与她有过肌肤之亲,便会遭到世人的口诛笔伐,永陷万劫不复。”

  听得对方言语,姬仇沉吟了片刻,但最终他还是决定现身,他宁肯背负骂名,受人唾弃,也不愿看到帮助过自己的人因为自己而落难蒙羞。

  想到此处,便自藏身之处一跃而起,飞跃广场,于万众瞩目之下落到了祭坛入口。

  由于他戴着斗笠,疑惑愕然的众人便看不到他的样貌,就在其摘下斗笠的同时,耳畔再度传来了千里传音,满是欣慰,“甚善,大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