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断其退路

2021-03-08 作者: 风御九秋
  发现狐族所在区域气息有异,姬仇心中陡生疑惑,青丘狐族不同于落寒城,并不是人族与异族混居,青丘狐族全是狐狸,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练气之人出现在那里,而那些感染天诛戾气的灵寂高手又是怎么回事儿。

  如果是白天,或许还有其他可能,但现在是四更时分,毫无疑问,狐族肯定出事了,难道是逆血卫士知道了当日白九卿舍身相救之事,故此跑到狐族与白九卿为难?

  仔细想来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即便逆血卫士知道了此事,貌似也没有必要去为难白九卿,要知道白九卿乃灵寂高阶修为,只是因为她救了自己逆血卫士就去屠杀青丘狐族,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都有点儿小题大做。

  难道此事与自己无关?逆血卫士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来到了青丘狐族?

  一时之间想不出所以然,姬仇便卸下木箱,将老三留了下来,老三有守着木箱的习惯,只要木箱在,它就不会乱跑。

  卸下负累,姬仇冲着狐族所在位置悄然移动,眼下情况不明,悄悄摸过去查看究竟是最明智的作法。

  通过观察气息不难看出出现在狐族的那些逆血卫士和练气之人并没有与狐族进行殴斗厮杀,气息都是相对静止的,这一发现令姬仇起了疑心,难道青丘狐族原本就与逆血卫士有着某种联系,逆血卫士是以狐族作为落脚点,眼下正在休息?

  随着距离的缩短,又有新的发现,狐族所在区域燃点着很多篝火,灯火通明,很明显,狐族和那些练气之人都没有休息。

  青丘狐族所居住的地方就是青丘,青丘是个地名儿,此处之所以被称之为青丘是因为那片区域有个很大的土丘,土丘上长满了高大的树木,青绿一片,故名青丘。

  似这种高大的土丘,极有可能是远古时期的大坟巨冢,狐狸是最喜欢自坟墓打洞栖身的,不过事实是不是这样不得而知。

  狐族的山寨是围绕着那座高大的土丘建造的,分为村落和洞窟两部分,村落分布在土丘周围,呈圆形围绕着土丘,而洞窟则主要集中在土丘各处,有大有小,密密麻麻。

  在土丘阳坡山脚下有处类似于祭坛的建筑,依山而建,有一半在山丘内部,露在外面的那部分有些像祭坛或宫殿的入口,有七根高大的石柱撑顶承重。

  在祭坛外面是个偌大的广场,此时广场上燃点了大量篝火和火盆,将整个广场照的亮如白昼。

  眼下偌大的广场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大部分是可以幻化人形的狐狸,大致估算人数当在两千以上,青丘狐族有个特点,公狐都是黑毛儿,母狐都是白毛儿,化身为人之后男人通常穿着黑衣,而女子则多穿白衣。

  眼下这群化身为人的狐狸分为了东西两群,两边的人数大致相等。

  被戾气感染了的逆血卫士人数并不多,不过十余人,这些人与另外数十人站在广场的中间区域,神态都比较从容,并没有剑拔弩张。

  反倒是两边的狐狸正在内讧,彼此之间敌意很重,由于离的太远,听不清它们为何争吵。

  在大殿前有九张石头雕凿的靠背座椅,东西各四,共有八张,祭坛正中的那张石椅最大,靠背雕刻成了九条竖立的尾巴形状,白九卿端坐其上,神情冷峻。

  左右八张座椅上分别坐着八个化身为人的狐狸,有男有女,虽然都很年轻,但灵气修为都在灵寂初阶以上,无疑是青丘狐族的长老。

  眼下这八名长老的表情也很严肃,其中二人正在激烈争吵。

  自远处观望了片刻,无法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姬仇便进入了村寨,他有观气术,可以确定哪栋房子里有人,能够有针对性的选择路径。

  片刻的圈绕过后,姬仇来到了距祭坛较近的地方,这里有一栋两层的木屋,屋里的主人应该正在广场上参加集合,屋里没人,他便提气跃上了屋顶,近距离的进行观察。

  自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广场上的情况,也能清楚的听到众人交谈争吵的内容,由于来的较晚,一时之间亦不知道众人的争论具体针对什么,好像其中一方在质疑什么,而另外一方则在反驳对方。

  再听片刻,隐约听出了个大概,好像包括那些逆血卫士在内的练气之人都是青州的修士,是其中一方请来的帮手。

  凝神静气继续听下去,姬仇终于弄清楚了青丘狐族眼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一部分狐族对现任族长白九卿提出了质疑,认为她假公济私,恩怨不分,没有尽到保护自己族人的责任和义务。

  而对方之所以对白九卿提出了这样的质疑和指责,跟他有直接关系,当日黑云飞被杀,白九卿亲自前去追凶问责,结果白九卿不但没有为黑云飞报仇,反倒被人看到与他同行同往,双宿双栖。

  虽然广场上的左右两群狐族人数不相上下,但八位长老却有六位反对白九卿,认为她因私废公,与他有染,而另外两位则力挺白九卿,认为白九卿与他之间是清白的,双方唇枪舌战,激烈争辩。

  表面上看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就是白九卿遭到了本族族人的弹劾,但姬仇却感觉此事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此事背后很可能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场中的青州修士大约有一百人左右,这些人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安静聆听,并没有过多的参与,偶尔有人说话,也是比较公允,希望双方不要激动,尽快把事情弄清楚。

  很快姬仇就发现了问题,说话的那几个青州修士几乎全都受到了天诛戾气的感染,他们所说的看似公允的话,定然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狐族双方激烈争吵的同时,白九卿一直没有开腔儿,双方都希望她能表态,但她一直没有表态。

  终于,反对白九卿的一名长老亮出了杀手锏,“雌狐化人,自生守宫砂,族长若是问心无愧,还请伸出手臂,自证清白。”

  白九卿闻言歪头看了那说话的长老一眼,鼻翼微抖,没有接话。

  “敢请族长自证清白。”另外一名长老出言附和。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白九卿冷笑发问,“你们若是认为我德不配位,我让位就是了。”

  “我们没有逼宫的意思,只是希望族长能把话说清楚,族人被杀,你为何放过凶手?”一名女性长老挑眉说道,由于狐族精擅变化,故此所有长老都是美貌的女子或英俊的男子。

  “我有必要跟你说清楚吗?”白九卿冷声反问。

  那女长老挨了噎,气急败坏,“亮出守宫砂,没有守宫砂,你就是与那杀害族人的凶手狼狈为奸,?奸苟且。”

  听得此人言语,白九卿眉宇之间浮现出了杀机。

  就在此时,一个老年修士出言说道,“八云长老此言差矣,据老朽所知那恶贼与采花霪贼玉面青狐多有交集,那玉面青狐所用乱心之毒极为霸道,白族长千里追凶,奔波辛苦,即便一时失手,也不应该怀疑她与恶贼私通。”

  此人言罢,立刻有人接话,“马真人所言甚是,在下先前曾经亲眼见过火雷子与玉面青狐同行。”

  “是极,是极,”一个中年秀士出言说道,“据在下所知那火雷子是被镇魂盟驱逐出来的,起因是他自夜墟作奸犯科,杀人奸霪。”

  众人说话之时姬仇一直在远处冷眼旁观,说话的这三个人都是被天诛戾气感染的逆血卫士。

  正所谓三人成虎,三人言罢,场中哗然一片。

  那名为白八云的女长老随即看向白九卿,“既然如此,族长便不必展示守宫砂,只需告诉我们与那火雷子可有私情?”

  “你们想做什么?”白九卿不答反问,“我终于明白了,你们兴师动众,圈绕拐折,旨在栽赃陷害,陷那少年于万劫不复!”

  “族长只需给我们一句话,你与那恶贼可有私情?”白八云挑眉逼问。

  “你在跟谁说话?!”白九卿怒目挑眉。

  “莫要气怒,莫要气怒,”姓马的老道急忙出面做和事佬,“白族长,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您的品行我们都知道,您有说不得的苦衷我们也能够体谅,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也心知肚明,我们这就走了,您切莫气坏了身子。”

  老道说到此处又转头看向白八云,“八云长老,您误会白族长了,白族长绝不会因私废公,她也有自己的苦衷。”

  老道言罢,转身冲众人说道,“时辰已经不早了,诸位都各自回去吧。”

  听得老道言语,众修士或惋惜叹气,或无奈摇头,各自转身,准备离去。

  到得这时,姬仇算是彻底明白对方此举的险恶用心了,其目的是以讹传讹,以讹证讹,刺杀他不成便设法彻底断去他回返镇魂盟的退路,而白九卿不管怎么说都不对,白九卿如果说自己是自愿的,他就是见异思迁,喜新厌旧,日后就无颜面对纪灵儿,而白九卿也无法说自己是清白的,因为她的守宫砂没有了。

  就在姬仇心灰意冷之际,白九卿突然提气发声,“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陷害他,但我可以告诉你们,此人乃真正的正人君子,绝非无耻之徒……”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