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第573章 大结局

    第573章 大结局

    说着就向景筱晓狠狠吻去。

    景筱晓大惊,拼命地捶打着他,嘴唇被堵住,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咒骂声,殊不知此举更加的刺激了厉骅。

    他的手更加急切的伸向她的腰带,景筱晓的心从来没有这般恐惧过,即使是上次惨遭强暴,都没有这样绝望,是因为现在是在厉衍面前吗?

    一时间羞愧、愤恨、怨恨、绝望,狠狠地纠缠着她,怒极攻心之下,一口鲜血夺口而出,耳边听到一声震惊的痛呼声,景筱晓的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她的唇角扬起一抹苦笑,她是真的累了……

    如果不是容齐率军来寻……

    如果不是救治及时……

    也许,这世间已经没有厉衍,也许同时消失的还有一个景筱晓。

    待一切拨开云雾,那会是一次生命的洗礼,真实的继续苟活,虚假的惨死余生。

    来到这里已经几天有余,几人的伤势都稳定下来。

    厉骅已在数日前被部下寻到离开,临别时看向景筱晓的眼神,倾城永远都忘记不了,嗜杀掠夺,一如往常。

    景筱晓知道,这个男人不会轻易放开她!

    她虽然脱险,可也只是从一个困境走入另一个困境中。

    只是厉骅那里是恶魔般的陷阱,而容齐这里却截然相反。

    正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勉强过她什么,她才觉得亏欠了他很多。

    替她解围,无怨无悔帮她,义无反顾为她做很多事情,就连这次救治厉衍,亦是因为她。

    她何德何能啊!

    一袭月牙长袍的俊美男子缓缓走了进来,看到站在窗边怔怔发呆的女子时,眼里有柔光乍现。

    “筱儿!”清雅的声音拉回景筱晓的思绪。

    景筱晓回过头来,轻笑,“下朝了!”

    下朝后,他总是会回来看她,再忙也是如此。

    “恩。”他爽朗一笑,见她衣衫单薄,眼神狠狠地瞪向室内的婢女。

    几位婢女心里一阵哆嗦,纷纷低着头不敢说话。

    “都下去吧!”

    容齐喝退屋内的人,这才走向景筱晓,将肩上的披风解下,缓缓地披在景筱晓肩上。

    景筱晓朝他淡然一笑,问道,“今日朝中可有发生什么事吗?”

    “为什么问起这个?”景筱晓从未过问过西陵国的政事,如今为何会忽然问起?

    “东翼国皇帝如今身在西陵国,只怕会给你惹来不便!”

    不管是哪国,都会有权利相争,即使是西陵国也无可幸免,她还好说,但是厉衍呢?

    容齐一怔,景筱晓的猜测没有错,近两日早朝皇上忌惮于他的势力,在朝堂上,试探了他。

    虽然被他压制,但只怕不出几日就会有大事发生。

    “凡事都瞒不过你!”虽然直觉上想说慌,但是在景筱晓面前,到嘴的谎言最终化为一声长叹。

    “容齐。”景筱晓淡笑的看着他,神情一如既往般宁静淡雅,透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你帮我已经太多,我也该帮你一次!”

    容齐一把拉住欲出房门的倾城,一向淡雅的声音失了往常的冷静,“别去!”

    他在害怕,他好不容易见到她,这中间等待的过程太长,太苦,他难以忍受再次放任她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景筱晓止住脚步,看向他轻笑,“相信我!”

    他和她之间如果说有什么是别人无法介入的,那就只有信任了。

    她欠容齐太多,怎会在此时再伤害他呢?

    容齐定定的看着她,犹豫了片刻,终于缓缓放开手。

    “我等你!”景筱晓,别让我等太久啊!

    景筱晓淑华一笑,转身毫不犹豫的甩袖离去。

    两个男人,她总是要伤害其中一个……

    不是容齐,那就只能是厉衍,只是那个男人会轻易对她放手吗?

    她和他注定是磨难重重啊!

    一室的沉寂,景筱晓自从说出让厉衍回东翼国的话之后,两人都不再说话。

    厉衍的脸色因为伤势一贯的苍白,眼里却隐然有雪亮的光芒交错,“你确定要留下来吗?”

    景筱晓明显的怔忪在那里,依照厉衍以往的性情,他不是应该发火,大怒,甚至是霸道的强迫她让她跟他一起走,她想过很多,却惟独没有想到厉衍会是这种平淡的表情。

    景筱晓点了点头,站在门口,没有过去的打算。

    厉衍躺在床上,朝她挥了挥手,“过来。”

    景筱晓走过去,刚坐在床沿,就被他拉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她,几乎是咬牙切齿道,“三个月,我只给你三个月的时间!”

    景筱晓迷惑不解,挣扎着抬头欲问他什么意思,却被厉衍用手狠狠的压着,不让她动弹分毫,“别动,就这么静静地躺着听我说。我知道你觉得亏欠容齐,你要留在这里,我虽然不愿意,但我还是想要试着尊重你一次,再加上我这次回东翼国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三个月是我最大的忍耐限度,到时候不管会怎样,我都会过来接你回去,筱晓,你只能是我的!”

    “为什么?”景筱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问道。

    厉衍低低的笑出声,淡声道,“我和你都是死过一次的人,这段日子以来,我渐渐看明白了很多事情,我和你彼此相爱,但却总是喜欢伤害双方,无非就是彼此不肯信任对方,你在沙漠中,在死亡的恐惧下,都不肯放开我的手,这一次,我也应该为你做些什么?我从来没有问过你,关于容齐的任何事,这次更不会问。不管你们之前有过怎样的纠葛,我都可以装作不知道,三个月之后,我希望你和他不会再有任何的关系,我要一个全身心都属于我的景筱晓,你能答应我吗?”

    景筱晓这才发觉厉衍的改变,如果说他原来的爱很霸道,给人一种窒息感,那么现在的他可以说完全截然相反……

    这个男人,一直都让她又爱又恨!

    “你不能爱上容齐?”他见她沉默不语,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惹得她一声痛呼,不禁得逞般的咧嘴笑了起来。

    景筱晓气的真想狠狠捶他一拳,但抡起拳头,这才想起他身受重伤,无奈只得悻悻作罢。

    厉衍看到,心里自是喜悦不已,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是真的关心他啊!

    ……

    或许早在这个时候,景筱晓就已经情根深种,对于容齐,是亲人,是知己。

    那时候的容齐,景筱晓是真心的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过,只是天不随人意。

    拥有了很大的权利,很多人都会抵不住诱惑膨胀,景筱晓也不怪。

    就像现在所处的这个和平盛世,景筱晓亦没有和厉衍举行婚礼,也没有安安心心的当着厉夫人。

    她依旧是景筱晓,厉衍也不强迫她,景筱晓每走一次,他就远远的跟着她,在她的身后,等到她愿意回头的那天。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的八卦心太重,容齐出门秋帷时,山边那块凸起的大岩石上站着一个穿着红衫的女子。

    枫叶也不如她来的热烈,那样的耀眼,容齐终是决定做一次顺从本心的事情。

    谁说替身好的,替久了,便更想念本尊!

    “筱儿!”

    景筱晓听到声音并没有转过去,而是开心的笑了,她的容齐,回来了,那个温润如玉的,而不是杀人不眨眼的。

    “站在边上掉下去了怎么办,回来!”

    容齐轻声哄着,深怕吓着了景筱晓。

    “有我在呢!她不会。”

    厉衍出现在身后,如同影子般随行景筱晓。

    景筱晓转过身看着他们,虽然厉衍一直在她身后,但是景筱晓却从不看他。

    想来,他们也很久没见面了。

    “你们好啊!”

    一句你好,三个人的关系,好像没那么尴尬了,或许,秋风凉爽,吹走了他们身上的责任,只剩下随心所欲!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