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2.第572章

    第572章

    厉衍怔了一下。

    他一直以来只要求景筱晓能够原谅他,却忘了亡父对她来说,是多么痛心的事情,自己从来没有为她想过,她的处境和身份,亦是身不由己啊!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景筱晓微叹气,早些让厉衍明白两人的状况也是好的,他们的身份是两人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眼皮越来越沉重,轻轻打了个呵欠,蜷缩在厉衍的怀里渐渐睡着了。

    “筱晓——“厉衍低头看到怀中已经睡着的女子,到口的话,蓦然止住。

    他刚刚冲动之下,竟然想过要向她道歉。

    伤害已经造成,两人之间有天大的仇怨又如何,他都会想尽一切力量去填平它,但愿一切还来得及。

    他发誓,如果他们能够顺利离开这片死亡沙漠,他一定会许她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他怜惜的看着她,眼神流露出一丝笑意。

    她如同一个孩子般,完全信赖的偎在他怀里入睡,神情宁静,透着毫无戒心的信任。

    这个说话,总是口是心非的女子啊!

    总是惹得他又爱又气。

    唇边的笑容在看到她锁骨处,渐渐凝住,眼神一瞬间变得冷冽可怕,有着山雨欲来前的暴怒。

    “生气了?”一直冷冷旁观的厉骅扬起一抹三分轻狂的笑意。

    “是你?”厉衍偏眸看向厉骅,薄唇紧抿,微小的弧度虽笑犹怒。

    “除了我还能有谁?”厉骅笑出声,似开心又似愁闷。

    “现在想想,那天夜里,本王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厉衍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异常,浑身弥漫着杀气,咬牙切齿道,“你该死!”

    他没有想到厉骅这个混蛋会强来,他的心像掉进冰窟般寒冷异常。

    想起自己那时候在东翼国,多少次欲望袭来,还不是因为担心她的身体,才不敢碰她一下。

    但眼前的男人竟敢伤了她,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厉骅邪魅的笑道,“杀了我,即使我是她第一个男人吗?”

    他此刻就是想激怒眼前的男子,那一夜他是多么想真切的拥有她,没想到却被云离下了毒,虽然事后他匆匆将云离关进地牢,但仍是不解恨啊!

    他倒是想看看,一向泰山压于顶面不改色的东翼国皇帝,知道这些时,是否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如昔。

    狂怒压向厉衍,看向厉骅的眸子闪过厉芒,阴冷阵阵,他笑了笑,他笑的时候,眼睛是不笑的,那里面是绝对的冷酷!

    厉衍抱着景筱晓的手臂紧紧地收缩着,睡梦中的景筱晓被一阵疼痛惊醒,抬眸望去,就见两个男子不知为何虎视眈眈的瞪着对方,那眼神都像猛虎般,似要在不经意间同时扑向对方,将对方的身体一块块的撕裂。

    “怎么了?”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厉衍一震,双眸厉芒敛去,看向景筱晓的眼神温柔异常。

    “没事,你睡吧!”轻柔的搂着景筱晓,厉衍轻拍她的肩,像哄小孩似的,看她闭起眼帘,知道她是倦极了,口中轻声呢喃道,“好好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恩。”景筱晓轻蹭了一下脸,扇子般的睫毛动了动鼻息渐渐陷入均匀。

    厉骅看着信任的靠在厉衍怀中沉睡的少女,眼神黯了黯,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

    一时间周围又陷入静寂。

    厉衍知道景筱晓浅眠,抱着她很久,见她熟睡,一时半刻不会轻易惊醒,轻轻地将她放在毡子上,俯身在她额头印下一个亲吻,方起身扫向厉骅的眼神中,一扫之前的温柔,杀机尽现。

    抽出马侧悬挂的佩剑,向远处走去。

    厉骅冷冷一笑,跟了过去。

    景筱晓一觉醒来,已是夜晚。

    厉衍和厉骅正静静地准备装备。

    两人平静异常,景筱晓自然不知道他们之前经过了怎样的生死决斗,更加不知道,两个人最终以平手两败俱伤,身上自然有诸多致命的伤口。

    若不是见天色已晚,怕景筱晓起疑。

    也许这场争斗,还会继续下去,两人之中总要有一人倒下……但天已经晚了,他们赶路的行程是在夜晚……

    也许……景筱晓是知道的。

    她向来浅眠,又怎会没有听到厉骅的那番话,正是因为听到,才会假装一切无所知。

    她要看的是厉衍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信任和不信任,原来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厉衍和厉骅争斗,她感觉自己有些失望……

    虽然已经是夜晚,但两人身上的血迹,还是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

    景筱晓的视线,总是在快要接触到时,不经意的错开。

    从来她都是一个心狠的人!

    厉骅骑着马,缓缓走在前面。

    厉衍和景筱晓共骑一马,跟在后面,两马只间,远远的隔开一段距离,不知是不是厉衍故意放缓马速。

    景筱晓靠在厉衍的胸前,她的背上有些黏湿的感觉,心震了一下,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夜色中,厉衍不顾身上的伤口,搂紧她,他的呼吸萦绕在她的颈项边,忽然道,“你知道,对不对?”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有时候故作茫然不知,反而让人觉得无所适从。

    景筱晓的唇边扬起一抹淡笑,没有说话。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他的牙齿狠狠地咬向她的肩胛处。

    景筱晓忍住剧痛,拼命咬着牙关,愣是没有发出声音。

    厉衍直到唇齿间,都是血腥味,才缓缓松开。

    她的肩胛处已经清楚可见,深刻见血的齿印,庄司澈见了,满意的低低笑出声来。

    “你简直疯了!”景筱晓难得失控,咬牙切齿道。

    “我是疯了。”

    他轻轻叹息,唇瓣一点点的亲吻她的伤口,怜惜般呢喃,“疼吗?”

    “你每次都是这样吗?伤害一个人之后,再温柔的问她疼不疼?这就是你对待俘虏的方式吗?”

    景筱晓目不斜视的注意着前方,甚至看都不愿意再看他一眼。

    厉衍停下动作,在黑暗中看她的侧脸,目光中有灰暗的笑意,“你不是俘虏,也许曾经是,我只知道我现在只想要你。”

    他还是伤害了她吗?

    “你想要我?还是想爱我?”

    景筱晓的口吻有几分冷冷的嘲讽,“你愿意爱上一个仇人的女儿吗?”

    她曾经问他,爱不爱她?他那时候的回答,只是一室的沉默……

    “我早已爱上你了!”他有力的抱着她,声音竟因为害怕失去她,而微微颤抖着。

    这个男人是真的爱上了。

    景筱晓一直不见底的目光里,忽然有什么晶莹的亮光闪起,“即使我已非清白之身,你还愿意爱我吗?”

    “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珍贵的那一个。”

    他的唇细碎的吻着她的长发,含着无限的自责、怜惜和疼痛,“我应该早一点去王府接你,是我的优柔寡断害了你,这是……是我这一生……唯一……后……后悔的事情!”

    景筱晓感觉背上的鲜血越来越多,她的神情一如往常般平静如初,无动于衷的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和厉骅理论?”

    “我心痛啊!”他苦涩的一笑,喃喃道,“见到……心爱的……女人受伤,真是比死……还要难受,筱晓,我是……九五之尊,可我也……只是个男人啊!”

    仿佛说着一句话,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他突然贴在景筱晓的背上,半晌不动。

    漆黑的夜,寂静如死。

    前面缓缓而行的骏马,齐硕忽然从马上摔下,昏迷不醒。

    景筱晓仿佛没有看到般,骑着马又走了很久,突然肩膀一抽,急忙抬手捂住脸,可哪里来得及,只是转眼间,泪水汹涌般的夺眶而出……

    边塞明月,为无限沙漠添上了一抹银妆。

    水和食物全无,还要照顾两个流血不止的病患,这片沙漠仿似没有尽头般,令人徒升茫然。

    景筱晓几天不吃饭,甚至没有水喝,已是很勉强。

    更何况是两个伤口一直没有止血的病患。

    两人的身体因为失血过多,非常的虚弱,偶尔醒来,也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强撑着。

    死亡似乎一直都在向他们逼近!

    于是,景筱晓手腕上那条淡淡的疤痕,再次血淋淋的翻开在天地间,一股股的鲜血喂进两个男人的唇齿间。

    他们失血,她唯一能给的那便是自己的血液……

    厉衍拒绝喝她的血液,景筱晓也不勉强,任由一行行的鲜血留在黄沙里,她这种无言的倔强,最终换来厉衍痛心的眼神。

    在她印象中,一直阴狠无情的男人,眼中竟有泪花浮动……

    两匹马紧紧地栓在一起,虚弱的一步步艰难的走着,厉衍和厉骅昏迷不醒的趴在马背上,一种无力感爬上景筱晓的心头,人靠意志活着,但是马呢?它们靠什么?

    怕什么来什么,两匹马在接下来不到两天的时间里相继死去。

    最后一匹马死去的时候,厉骅正清醒着。

    见到马死亡,厉骅的嘴角竟扬起一抹邪魅的冷笑,抽出马靴里的匕首,狠狠地插进马的身体里。

    景筱晓大惊,踉跄的奔过去,一把推开厉骅,怒声道,“你疯了吗?”

    眼下的这匹马是他的坐骑,她还记得他攻打西陵的时候,骑着的就是这匹马。

    这是他的战马,即使死了,也不能如此残忍的对待它!

    厉骅冷冷一笑,虚弱的坐起来,嗤笑道,“我们已经好几天滴水未进了,我们如果想活下去,目前唯一的方法便是割了这些马肉,用来填我们的肚子,而不是你那可笑的同情心,那只会害了我们!”

    景筱晓看着他,眼中有着冷意,“那是你的战马!”

    “那又怎样?”厉骅的眼睛里泛着嘲讽般的笑意,“它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还不如现在发挥一些余热,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她在气愤什么?

    景筱晓唇边的笑意在逐渐加深,唇瓣抿得紧紧的,没有说话。

    厉骅瞥了她一眼,不在意一笑,死亡来时,能够面对诱惑,无动于衷的大概只有她一个吧!

    这个女人又一次让他刮目相看了。

    他拿起匕首,一刀刀的割着马肉。

    景筱晓的手握得紧紧的,指甲甚至深深地嵌在皮肉里,她却没有一点的感觉,直到冰冷的手指被一双大手握在手心,她才回过神来,对上一双盛满担忧和怜惜的双眸,心口一痛,一滴泪滴落在黄沙中。

    “别哭!”

    厉衍抬手想要擦掉她的眼泪,景筱晓顺势握住他的手,神情黯然,他的伤口已经开始恶化,恐怕坚持不了两天了。

    厉衍反而释然多了,柔声道,“筱晓,我拖累你了!等我死了,你就离开这里,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别说傻话!”

    景筱晓止住他未完的话,轻轻的趴在他的胸口,可能是身处沙漠的原因,也可能是死亡将至,她心中的结,一下子全都解了。事到如今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只要他们都能够好好活着就行……

    厉衍用尽所有的力气抱紧她,柔声道,“筱晓,如果我们这次大难不死,我愿意为你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只为你!”

    景筱晓轻轻一笑,嘴角的笑容艳丽无双……

    厉骅将一片血淋淋的马肉放进嘴里咀嚼,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相依在一起的男女。

    景筱晓,无论何时何地,本王都不会放开你!

    黎明将至,厉衍再一次陷入昏迷,气息大不如前几次那般。倾城划开手腕,朝他干涩的唇瓣伸去。

    厉骅冷冷的看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忍耐不住,一把拉来景筱晓,冷声道,“你想死吗?”

    “滚开!”景筱晓静静地推来厉骅,手腕朝厉衍再次伸去。他不能够死,将她的生活完全打乱后,说走就走吗?休想!

    厉骅怒了,握住景筱晓的双肩,拼命地想要摇醒她,“你看看你现在的脸色,再这样下去,救不活他,你也会死!”

    景筱晓凄厉的笑道,“即使是死,我也不用你可怜,你这个恶魔!”

    厉骅恶狠狠的瞪着她,愤怒使他失去理智,狞笑道,“对,我是恶魔,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恶魔。”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