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第571章

    第571章

    他看着她,神情专注,时间也便好像静止了一般。

    她盈盈一笑,粉唇轻启,“阿衍——”

    他浑身一颤,再也忍受不住相思之苦,猛地将她扯进怀中,薄唇覆上思念已久的红唇。

    是他的筱晓!

    这一个含着无限痴恋,无限狂喜却又无限痛苦的深吻里,她和他均在对方的唇齿间尝到了苦涩的泪水。

    已经分不清楚究竟是她的还是他的。

    “你瘦了!”良久,他和她凝胶在一起的唇瓣,缓缓离开,她摸着他的脸庞,淡笑道。

    “没关系,以后你负责把我养胖就行!”他握着她的手,感受着上面的温暖。

    她轻轻说道:“我不会做饭!”

    “我可以学!”他缓缓笑道。

    她叹息的看着他,“为我放弃一切,值得吗?”

    “值得!”他吻上了她的发丝。

    她轻声说道:“怎么这么久才来?”

    “我在想怎么给你创造一个家!”

    这么久才来,是因为自从山清关和筱晓一别,他就已经在筹划两人的未来。

    西陵国和东翼国的仇恨,已经造成!

    他无从逃避,如果两个人在一起的条件是让他放弃东翼国皇位,他愿意!

    左大夫等人被赦后跟他汇合,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亲手和众将领为她打造了一个家,一个属于他们的家,他相信她看了,一定会很喜欢的。

    因为那里没有纷争,没有算计,有的只是平静和幸福!

    他在等容齐,因为他为了倾城,做了太多太多……

    可是那个男人成亲了,那样盛大,他想不知道都难,他最终没有来!

    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也失落了下来。

    因为他知道在筱晓的心中,只怕永远都不会将那个人忘记了!

    不过,即使容齐来这里接景筱晓,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因为离了她,他也活不了了!

    “有你在,哪里都是家!”她轻轻的偎进他的怀抱里,心终于平静了。

    他吻着她的唇,含着痴恋,“幸福吗?”

    “你幸福,我就幸福!”她叹息道。

    幸福,原来可以这么简单!

    他和她双手交缠在一起,接过天际飘落的雪花,幸福的笑了!

    这个冬天似乎并没有那么冷,也不是那么长!

    一个和平的盛世,就这样出现了,景筱晓但是却依旧没有和厉衍真正的在一起。

    她想起来晓世坊里的那个女人,是那样的惊艳让她熟悉不已。

    犹记得,她孩子失去的时候,她再坚强,也只是一个女儿家,当她回去,想要寻求母亲的安慰时。

    那样冷切的眼神,或许只要景筱晓站在她母亲的角度才能体会。

    “不要叫我母亲,你不是我的女儿!”景夫人一脸的冷漠。

    昔日只要见到景筱晓就会展现出来的柔情丝毫不见!

    “为什么?”

    景筱晓红着眼眶看着她,父亲的死,虽然和她有一定的关系,但是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为何母亲还要这般!

    这次景夫人却没有拐弯抹角,“你将那人带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们的母子情谊就已经没了!”

    那人!?

    是谁?

    景筱晓一脸茫然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的下文。

    “肖娘!你难道忘了吗!?那个当年让我差点自尽的女人!”

    自尽?!

    肖娘为什么会让娘自尽!?

    这样一看,显然母亲误以为父亲葬礼是她让肖娘来的。

    景筱晓会心一笑,找到源头了,她解释清楚母亲就不会怪她了。

    “母亲误会了,肖娘是自己过来的,女儿并没有!”

    景夫人听到她的解释,也只是清叱一声。

    “怎么过来的已经无所谓了,养了你十八年,结果到头来是别人的女儿,而且还是我最恨的人,景世雄打的好啊!”

    “他的战场都没有这么运筹帷幄过!”

    景夫人只是自顾自的说,“肖娘当初是你父亲的女人,只是两人还没有名分,你父亲准备娶她的时候,我出现了。”

    “当时我不是不知道你父亲不爱我,我也曾很温柔贤淑,所以在你父亲,以为肖娘死了的时候,他就选择了我。”

    “后来可能是天大的报应,有一次我去上香的时候,碰见了肖娘,当时诧异她为何会那么落魄,她想我求助,说想见你父亲!”

    “那个时候景连刚刚出生,我和你父亲的感情达到最高的,我不想破坏这样的事情!”

    “想着肖娘已经那么落魄可怜了,何不如再去投一次胎。”

    想到这里,景夫人明显的吸了一口气,像是对之前的不满,或许她自己也后悔。

    “我让去的人告诉她,是景世雄让这么做的。”

    “后来的事情我不知道了,只是按时间算,想必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在她肚子里了。”

    “景世雄骗我说,那是他战友的孩子,你长得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像极了你的父亲,我没多想,就同意了。”

    “小时候的你,贴心,讨人喜欢,我也曾真的把你看做我的女儿,只是……”

    景夫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罢了,你走吧……”

    景筱晓还想说什么,只是景夫人已经离开了,只留下她一个人。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什么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景筱晓只是有些感慨!

    她现在不会去认肖娘,因为那是对景夫人的不尊重。

    她也说了,小时候真的把她当女儿看待,景筱晓也明白,景夫人对她是真的好。

    只是母亲一词……

    或许以后看缘分吧,肖娘既然没有第一时间认她,那她们就还是往年之交吧!

    看着远处厉衍许诺她的太平盛世,景筱晓有些恍惚,或许容齐的温润如玉,到底是不如厉衍的热烈如火来的炽热。

    景筱晓每次问自己,为何两个人之间,她会选择一再抛弃容齐!

    或许是因为两个人的想要并不一样。

    景筱晓虽然平淡,但是她想要的是热情的生活。

    厉衍就刚好可以打破她的冷淡!

    而和容齐在一起,就是那种静谧的时光,两个人一直这样,久了,或许并不能达到情爱,而是亲情!

    所以,一开始她还没有陷入的特别深的时候,沙漠的选择,才是她真正的内心!

    ……

    黄沙漫漫,远处有两人骑着马越走越近,行到近处才发现,那两人面庞疲惫,身上有大小不一的伤口。

    一位俊美如同天神,另一位邪魅的如同妖孽,两人偶尔投射过来的视线,好似仇人般虎视眈眈。

    这两人正是s东翼国的皇帝厉衍和裕王厉骅。

    原来厉衍当初下令东翼国撤军,走的只是军队,而他则带着几位亲信乔装来到了找个地方,一直在城中打探。

    在景筱晓的毒没有完全治好的情况下,他不敢妄动。

    可就在几日前,一下子增派了很多的士兵,他这才惊觉景筱晓已经逃离这里,不敢逗留,一路追随至流沙城。

    流沙城方圆百里均未见倾城的踪影,恰又在这时遇到了追随而至的厉骅,两个人一瞬间杀红了眼,不知不觉间竟然误闯“死亡沙漠”。同入险境,两人暂时放下昔日恩怨,在沙漠中最要保持的便是体力,体力的流失,只会加速一个人的死亡。

    他们误闯沙漠已经三天了,水囊中的水一天天的在减少,而沙漠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似的,饶是一向冷静的两人都有些烦躁起来。

    马也有些疲惫,有气无力的耸拉着脑袋走着,呼出来的气冒出团团的热气,在这样恶劣的气候里,疲惫的不光是人,对这些习惯在草原上奔跑的马儿来说,这里无疑是它们未所领悟的考验。

    两人都是倨傲的男子,沦落至此田地,谁都不敢甘拜下风,话语自是很少。

    不远处的黄沙中,有几块衣角暴露在黄沙下,两人相视一眼,猛踢马腹凑近。

    离近看才发现似乎是一个人被埋在了里面,可能是风沙大的缘故,只于一条手臂露了出来。

    在这样一个地方还能见到一个人,难免不让两人感到讶异。显然这人也是前不久进入这沙漠里来的。

    这世上除了他们,还真的有不怕死的人!

    从布料看,这人应该是位少年。

    如今看来只怕已经死了,即使没有死,又能如何,对两人来说,多带一个人在身边,只是累赘。

    这样愚蠢的做法,只是让几人死得更快。

    两人都不是心存善心之人,见到此情景,神情冷然,骑着马侧过那死者就要离去。

    厉衍经过那死者身旁的时候,余光中看到那死者伸出来的手心里有一道很深的伤疤。

    心头一震,迷惑不解的策马又走了几步,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忽然惊慌失措的从马背上翻下,黄沙太深,他几乎是踉踉跄跄的奔了过去。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厉骅,见厉衍没有跟上,回头一望,只见他拼命地挖着黄沙。

    他正感狐疑,调转马头走进时,厉衍已经将那深埋黄沙下的人挖了出来,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激动,甚至是心痛。

    厉骅不解,翻身下马,冷笑了一下,不就是一少年吗?

    值得厉衍如此失常吗?

    但在看到少年的脸庞时,内心充满了震惊,眼前的人竟然是景筱晓。

    “筱晓——筱晓——你快醒醒!”厉衍紧紧地搂着景筱晓,知道她是严重脱水,连忙解下水塞,将水朝她嘴边凑去。

    但奈何根本就喂不进去,所剩不多的水也浪费了不少,厉衍心急之下,喝了几口覆上了倾城的唇瓣。

    厉骅冷着一张脸,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罢了厉衍这番举动也是在救人,现如今景筱晓只要能够救过来,又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喉咙因为长时间没有饮水,而有些嘶哑疼痛,景筱晓昏迷间只感觉有一股凉泉,流过她的身体,拼命地想要喝得更多,但因为太过于急切,不由得猛咳起来,水顺着她的唇瓣蜿蜒流下。

    而她也因为这一咳,整个人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睁开沉甸甸的眸子,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厉衍,她还以为自己陷入了梦幻里。

    厉衍身旁还有一个人,她没有看真切,迷迷糊糊间似乎看到厉衍的薄唇一张一合,不知在说些什么,坐起身体想要听得更真切些,无奈一阵眩晕袭来,黑暗再次吞噬了她所有的意识。

    太阳炙热异常,沙漠的一处平丘处有两匹马儿卧在那里,直喘着粗气。

    马儿在阳光的折射下,背光处有了两处阴凉。

    白天行走只会浪费大家的体力,所以几人商议,白天休息,待夕阳西下,夜间再赶路。

    “筱晓,你再喝一些水!”厉衍抱着虚弱的女子,将水囊凑近她唇边。

    “水不多,还是留着吧!”景筱晓别过脸,手无力的将唇边的水囊推了过去。两人的水省点喝,原本可以维持两至三天,现在多加了她,水只怕维持不到一天了。

    一天之后,他们很有可能会因为缺水而死在这里。

    “筱晓——”

    厉衍将她凌乱的发丝别在耳后,神情一片温柔,“你怕吗?”

    “怕什么?”景筱晓轻问。

    “如果我们死在这里,你怕吗?”景筱晓抬头,发现他这一次微笑的时候,眼中已不再如往常般冷漠,一种温暖的光芒充溢了他的双眼,连他平时严峻冷肃的脸也柔和了不少。

    “我死的次数还少吗?”景筱晓涣散的眸子回过神,露出宽慰的淡笑。

    厉衍抱紧她,轻笑,“是啊,自从你跟我认识以来,好像一直灾难不断啊!”

    他的心有些抽痛,在东翼国皇宫身中蛊毒,一直的误会,还有杨轻轻,出了东翼国,又经历了跳崖,西陵城中经此一难,到了现在,毒好不容易解了,却又落到此番生死不明的境遇里。

    景筱晓回之一笑,低声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他们如今什么时候能够顺利逃生都尚未可知,每日都在为未知的死亡而恐惧着,又何必死抓着原来的事情不放。

    殊不知厉衍在听闻景筱晓的话后,眼中流露出的喜色,“你不恨我了?”

    景筱晓轻抿唇,淡声道,“不恨。”

    她不恨,是因为她不是真正的景筱晓,没有丧父之痛,但是……

    “身为景筱晓,我不恨一个叫做厉衍的男人,但是身为景家大小姐,我和皇上的恩怨,不是恨不恨的问题,你明白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