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第568章

    第568章

    容齐气急而笑,“好个厉骅——哈哈——好个厉骅——”

    景筱晓也是一怒,“看来他是胜权在握了!”

    莺歌道,“如此一来,东西北三城门的兵力皆被东翼国国军队拖住,南城门将空无兵力后援。”

    容齐面色一冷,“顾不了那么多,速将五万城守军分置东西北三门,其余将士随我去南城门。”

    临近傍晚,西陵城墙上的人都感到了整个城市都有些轻微的震颤。

    要来了吗?

    容齐脸色一紧,对着整装齐发的将士扬声高喝。

    “快速做好防御,作战准备,你们要明白,这次我们遇到的是一群疯子,我们要想保住西陵,只能比他们更加的疯狂,都给我将投石机装满,打死这群贪婪狗。”

    容齐粗犷的话为城守将士打上了一针强心剂,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

    隐隐约约间,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军渐渐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觉得眼前忽然出现一面黑色的大墙,如潮水般汹涌而来,每走进一步,都会将城墙震得嗡嗡直响,渐渐的终于看到那迎风狂烈飞扬的旌旗,上面赫赫入目的“厉”字,在烈日下,似乎发出万丈光芒,夺人心魄。

    那盘聚在黑甲战马之上的伟岸身影,犹如战神版,一下子攥住了所有人的注目。

    看着紧闭的城门,他的唇畔扬起一抹冷酷的残笑,笑容越来越深,双眸嗜血,似有万箭射出,狰狞的如同魔魅。

    “杀——”

    一声怒吼平地而起,眨眼间破甲军整装齐发的向城门攻去。

    他们以为紧闭城门,不出来迎战,他就奈何不了区区的一个西陵吗?

    城墙之上,容齐扬手挥动,无数的巨石像狂风骤雨般从城楼之上飞射而出,狠狠地砸向破甲军。

    破甲军始料不及,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一个接一个倒下去的血体,俨然成了一场人家炼狱。

    “可恶。”

    厉骅一声怒吼出声,响彻整个天地。

    容齐在城墙之上看着震怒的厉骅,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殊不知——就连这些将士也挽不回他的野心。

    厉骅疯狂至极的魔声响起,“后退者,一概斩立决。”

    决绝的收回视线,压住心头泛起的嗜血杀意。

    巨石固然厉害,可是哪里来那么多的石头。

    日渐减少的石头也只是暂时阻挡了东翼国的强势进攻。

    一天内。

    一批又一批的东翼国士兵如同蝼蚁,一批倒下,又换另一批上。

    巨石渐渐供不应求,不消一个时辰,他们便会无力反抗这群残暴嗜血的东翼国士兵。

    寒冷的夜晚,城民们在饥寒交迫和恐惧中绝望的期盼出现奇迹。

    夜,静的惊人。

    景筱晓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在城中看着这些陷在水深火热中的百姓,心如刀绞。

    她知道不到明日,说不定很快这里便会不同了,到时西陵国不保,如果厉骅是个有良知的人,不会屠城,那是最好不过,可若他真的下令屠城,后果如何她不敢去想。

    她曾经以为,甚至是所有的将士以为,只要容齐驻守西陵国边境,他一定会恐其出事,速速调兵离去。

    但显然他们都低估了厉骅的疯狂。

    也就是在这一天内,厉骅连收好几封加急信件,但都被他置之不理。

    接近黄昏时,即便得知容齐已经开始进攻,皇帝极有可能会因此被杀,可他依然无动于衷。

    那时,所有人都开始绝望了,包括暗影。

    他原本想厉骅即使再狂妄,也不可能置皇帝的生死于不顾。

    只要消息传出,他定会班师回朝,可是西陵甚至已经进军,他还依然如我,实在叫人胆战心寒啊。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重新审视厉骅的野心,如此不护主,大逆不道,难不成他早就想借他人的手杀了皇帝吗?

    难道他此番大动干戈,就只是为了在他眼中区区的一个西陵吗?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

    他们拼尽心力如此这般,无非只是在强守,他们即使再如何的支撑,也撑不到有救援军出现。

    如果说以前有一个愿意帮忙,但是现在容齐在,及时得知厉骅没有回去,匆忙掉军赶来,也绝对来不及了。

    西陵,真的守不住了吗?

    景筱晓脚步虚浮,久久的望着泛着火光和惨叫的兵将,心里一痛,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惊得莺歌手指微颤,扶好她嬴弱的身体,为她擦干唇边的血迹。

    景筱晓挥掉莺歌的双手,勉强的露出浅笑,“莺歌,你赶紧离开吧!”

    “好。”

    莺歌双眸微抬,淡声道,“你跟我一起离开。”

    “我走不了了,我累了。”

    她的心累了,疲惫到了极点,最近劳心劳力,可谓是心力交瘁,这副身子只怕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我可以带你离开。”莺歌没有听出来她的意思,还以为她是真的累了。

    “怎么离开?”

    景筱晓脸色疲倦,闭上眼帘,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我是摄政王妃,即使是死也要和我的子民在一起,这是我的宿命。”

    她的手握住莺歌,本来是想劝解,可莺歌只感觉触手的是一片冰凉,当心不禁心中一黯。只听她道。

    “莺歌,可你不同,你不是西陵国人,无需留下来承担这一切,你如果觉得回去难以向厉衍复命,我可以现在写一封书信给他,他自然不会为难于你。”

    莺歌眉头微皱,紧紧的看着景筱晓很久,突然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已经不用了。”

    景筱晓不解,正欲说些什么,只听莺歌又道,“你也无需赶我,厉骅若真的能灭了西陵,我到时再走不迟。”

    以她的功力,若是想离开,又有几人能够拦的了她。

    抽出自己的手,景筱晓淡笑,“那就好。”

    视线看向莺歌的身后,那里容齐正匆匆疾奔过来。

    看到失了往常冷静的两人,景筱晓的脸色竟然奇异般的舒缓过来。

    甩开长袖,决绝的向两人走去。

    “筱儿——”容齐看到景筱晓眼中有泪花浮现,沉痛道,“西陵快要守不住了。”

    景筱晓看着面前的少年,只是这么几天,脸上已有青须生出,神色间透着疲惫。

    这个男人一定是累坏了!

    她抬手无比温柔的仔细擦掉他脸上的污垢,不以为杵的笑着。

    “如果守不住,我和你也会一直在一起。”

    她和他一起下黄泉去见父皇,一家人也算是团聚在一起了。

    容齐握紧景筱晓的手,眼中的伤痛和不舍显而易见。

    人固有一死,死又何妨,他只是舍不得筱儿啊!

    他连她的性命都护不了,还真是无用啊。

    景筱晓看向沉默不语的容齐,轻笑道,“我们还可以撑多长时间?”

    容齐一震,沉声道,“不到半个时辰。”

    顿了一下,方道,“王妃你和殿下还是……”

    余下的话被容齐和景筱晓投射过来的不满和责备眼神生生打断。

    景筱晓幽幽一笑,云淡风轻道,“我不会离开了,西陵是我最后一处栖身之所,如果西陵被灭,我就真的成了无家之人,到时即使还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莺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平静的小姐,平静的飘如浮云,淡如烟尘。

    不忍拂逆她的意思,容齐忍不住叹息一声,点了点头,应允了。

    景筱晓拉着容齐,露出盈盈笑意,登上城楼。

    “怕吗?”她笑语低问。

    “不怕!”男子闻言,低低的笑了两声,暗自握紧掌中冰凉的纤手,眼神坚强冷厉。

    西陵国的人最不需要的便是害怕,即使面对死亡!

    本该是寂静美好的夜晚,城楼外面却是血光冲天,杀声如雷,震天动地。

    战鼓声一声高过一声,一排排高大的黑墙向城门一动,厚重的步伐间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他们的脚下踩的是同伴的尸首,也许很快便会是自己的,但他们别无选择,这就是战争,一旦发动绝对就要见输赢。

    城楼下传来撕心裂肺的哀嚎声,揪的景筱晓心里一痛,见到城楼上的士兵又要抛石头下去,不由得出声喝道,“住手——”

    声音清冷沉痛,仿似用了她全身的力气。

    而所有的人也因为她突然的大喝,全都停了下来,朝她望去。

    战马上的邪魅男子双眸如鹰般的盯着她,冰冷一笑,这个女人果真是与众不同啊!

    搅的东翼国国大肆寻找她的下落,摄政王为了她出兵东翼国,在几日前更是出乎意料的治好了瘟疫,就连这该死的投石机都是她设计出来的,这样的女子真是可气可恨啊!

    “景大小姐,莫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他戏谑的看着她,全然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好久不见,想不到再次相见竟然是在战场之上。”平静的话语之下,隐约泛着冷意。

    苍白绝艳的倾城女子高站在城墙之上,眉间的仿似是真的般,几欲乘风归去。

    狂风卷动着她长长的秀发,和着一身白色长衫,在夜空中猎猎作响。

    她迎上厉骅嗜血的双眸,风华一笑,转身见莺歌已经按照自己的吩咐抱了一把琴走了过来,不由向厉骅开口道。

    “今日两军对垒,是生是死尚未可知,筱晓特意献曲一首,以慰开战至今已经身先阵亡的英灵。”

    厉骅斜睨着倾城冷笑。多么可笑的话语。

    她想干什么?

    妄想弹一首曲子而改变些什么吗?

    还真是幼稚啊。

    景筱晓轻轻一笑,接过琴,挥退莺歌等人,一个人登上了城楼的最高处。

    盘腿坐下,手扬琴动,歌声随之婉婉唱来。

    淡淡野花香烟雾盖似梦乡

    别后故乡千里外

    那世事变模样

    池塘有鸳鸯心若醉两情长

    月是故乡光与亮

    已照在爱河上我却在他乡

    千里关山风雨他乡

    乡音我愿听家里酒我愿能尝

    莫道隔千山朝夕里也梦想

    但望有朝身化蝶

    对抗着风与霜我再踏家乡

    池塘有鸳鸯心若醉两情长

    月是故乡光与亮

    已照在爱河上我却在他乡

    千里关山风雨他乡

    乡音我愿听家里酒我愿能尝

    莫道隔千山朝夕里也梦想

    但望有朝身化蝶

    对抗着风与霜我再踏家乡

    但望有朝身化蝶

    对抗着风与霜我再踏家乡

    景筱晓的声音隐欲啜泣,声声含泪,痛人心肠。

    一曲《楚歌》在夜空中回响盘旋。

    城楼下的沙国士兵仿佛在一瞬间想到了自己的故乡,想起家中一切,有些已经眼眶泛红。

    厉骅没有想到,一首曲子竟然在一瞬间让自己一手训练的士兵,失去了战斗激情,军中士气可谓是一落千丈。

    他看向景筱晓,脸上不辨情绪,冷笑道,“你以为单凭一首曲子就能护得了西陵吗?”

    景筱晓抬眼对上厉骅的眼眸,眸光柔和,轻笑道,“自然护不了。”

    西陵目前兵力尚浅,若想抛开所有大战一场,必须要扬起他们的斗志和对东翼国的仇恨,这样的话,兴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一首楚歌只能降低东翼国的士气,可是若加上她呢?

    厉骅眸光一沉,心里一跳,有一个预感正在他的脑海中发酵,渐渐成形。

    他冷笑的看着景筱晓,笑得无奈,笑的讽刺,笑的嗜血,“你当真要这么做吗?”

    在场的人除了景筱晓,没有人明白厉骅究竟说的是什么意思。

    景筱晓眼神肆无忌惮的迎了上去,充满了冰冷的笑意,她该如何做,不都是他逼的吗?

    真是可笑啊!

    景筱晓的眼神一一扫过城墙上浴血奋战,抗战不息的将士,高声道,“各位将士,西陵的存亡全都系在各位的手中,西陵在,我们在,西陵亡,我们亡,生死就在我们的眼前,大家怕不怕?”

    “不怕——不怕——不怕——”

    震天的回应声朗声响起,燕军将士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士气大涨。

    景筱晓接着嘶吼道,“家可破,国可亡,但我景筱晓绝不背叛。”

    “王妃圣明——王妃圣明——”

    将士纷纷振臂高呼。

    景筱晓笑了,笑的满足,笑得欢喜,笑得坦然,两行热泪顺着她绝美的脸庞飘落,消散在夜空中。

    “各位将士,不会忘了你们的牺牲,不会忘了你们的大义,你们马上便可以为了守卫自己的家园而战,大战之前,我要帮你们割了你们心中的最后一把草,只有这样你们才会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战斗中。”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