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248章

    第248章

    “不是,不是……是我弄错了,公主殿下,您就看在我是想维护您的铺子的份上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李亚兰连连说道。

    她虽然是兵部侍郎家的千金,欺负欺负像高慧儿她们这样明显外面来的人也就罢了,其他人她可是不敢的,尤其是这人还是公主。

    艾琴可是最得皇上宠爱的公主,据说连宫里的贵妃都要靠边站的,她是有几个胆子才敢得罪啊。

    见艾琴无动于衷的冷笑,她眼珠一转,心里忽然生出一抹怨念,连忙爬到了高慧儿和李婉婉的面前,哭求了起来:

    “两位姑娘,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两位姑娘是公主殿下的朋友,两位姑娘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两位姑娘就饶了我吧,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也是怕公主铺子里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才误会两位姑娘的……”

    “求求你们了,就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我真的就只是怕公主店里的东西被外人拿走,我真不知道两位是店里的老板……饶了我吧……”

    李亚兰哭得厉害,抹着眼泪,楚楚可怜的样子,其他人看得不由皱眉,觉得这几个人有些过分了。

    就算有公主撑腰,也不应该这样为难人啊,再说,人家也是为了铺子里的东西不被外人拿走,又没有恶意。

    误会罢了,就算用词不当,说话难听了些,但也用不着抓着不放吧。

    不过,心里就算不诧,却没有人敢说什么。

    京城贵女有哪个敢得罪艾琴的?

    她的跋扈之名可是有目共睹,人人都知道的,当初为了一个沈俊岚,多少贵女被她惩治过。

    沈世子长得绝美,喜欢他的大有人在,却都不敢冒头,只因艾琴只要知道了,那定然就是一顿惩治,她们纵使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心思,也不敢表露出来……

    本以为她这样的性子,最后就算是和沈世子成了亲,那也只能是相敬如宾的过火,断然不可能生出什么情愫来的。

    可不知为什么,二人一起出去了一趟,感情竟是激增,可是让无数贵女伤透了心,但也因为这样,艾琴跋扈的性子也收敛了许多。

    但这也不代表她们就忘了她以前做下的那些事。

    高慧儿看着一个劲的趴在自己和李婉婉跟前哭求的李亚兰,狠狠的皱了皱眉,听她说的,倒好像自己成了那个恶人了。

    目光看向了之前也跟着嚷嚷的那些贵女们,见她们正目光不善的看着自己和李婉婉,以及边上其他本来看热闹的京城贵人们此刻也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善,心里就冷笑了起来。

    也明白了这个李亚兰忽然过来跪求自己和李婉婉的用意。

    当真是心思恶毒。

    看似求自己原谅,可却是口口声声说的是她有多无辜,高慧儿和李婉婉仗着艾琴的势力是有多么的跋扈,硬生生把她一个京城贵女都逼的下跪。

    几句梨花带雨的哭诉,就把她和李婉婉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恐怕今日的事情,不管自己原不原谅,自己都能落个仗着公主的庇护,嚣张跋扈刚到京城就惩治京城贵女的名头。

    不管这个李亚兰在京城贵女里面的名声怎么样,但京城的这些贵女们一定会有好些记恨自己的。

    高慧儿目光扫了一圈,收获了一圈不诧,埋怨,不屑,鄙夷的目光,心中笑了下:还真是这样啊。

    她心中无奈,这边李婉婉却已经说道:“你求我们有什么用,刚才是谁骂我们算什么东西的?我们在我们自己的铺子里,还要你来说教了,现在来求饶,晚了!”

    李婉婉本就咋咋呼呼,不是那种被欺负了还往肚子里咽苦水的人,看李亚兰求饶,当下就不屑的冷笑,以牙还牙了。

    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方珍珍皱了皱眉,就拉了一下李婉婉。

    这些人可都是京城的贵人们,得罪不得的。

    正要说话缓和一下,却见高慧儿也淡笑着道:“李小姐,你求错人了,当着公主殿下的面求我们的原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故意挑拨我们和殿下的关系呢。”

    李婉婉也跟着说道:“就是,你几个意思啊,刚才骂我们的是你,现在我们一句话都没说,你倒是先哭上了,比谁哭的大声是不?要不我也哭个给你看看。”

    高慧儿在心里对李婉婉竖了个大拇指,这话说的倒是挺上道的,也跟着说道:

    “是啊,李小姐,我们从头到尾说的话都不超过十句,倒好像是李小姐一会骂骂咧咧,一会儿又跪地求饶的……说起来我这还纳闷呢,李小姐,你这是在排练什么节目吗?练习哭戏?”

    艾琴当下就乐了,却也知道这会儿不能笑,就硬生生的憋着了。

    正在大声哭诉的李亚兰被李婉婉和高慧儿这么一说,哭声也顿住了,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心里恨得要死,拳头也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她之前的确是存了要败坏她们名声,以及挑拨她们关系的意思,却没想到被这两个人玩笑似的几句话弄得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愣了下后,她聪明的没有再说话,抽抽涕涕又不敢大声哭出来的委屈样。

    高慧儿看着,又是皱眉。

    这个李亚兰道行真不是一般的深啊,要是没两把刷子,还真就不一定玩的过。

    围观的人本来还不满的看着高慧儿和李婉婉二人,觉得是她们在欺负李亚兰,再怎么说李亚兰也是京城贵女,怎么能被几个外面来的人给欺负了。

    人都总是会同情弱势的一方,刚开始的时候,她们看到高慧儿等人被李亚兰几人欺负,心里还颇为同情她们。

    可是等到艾琴一过来,情势反转,她们就又觉得是高慧儿这几个外来的人仗着公主替她们撑腰欺负她们京城的贵女,心里压着一团火气。

    虽然当着公主的面她们无法发作,但心里也打定了注意以后孤立这两个外面来的人。

    可这会儿忽然听高慧儿这么说,在场的人无不是人精,也就明白了过来。

    明明惩治她的是公主殿下,她却反而去求高慧儿和李婉婉,这其中的事情还真是耐人寻味。

    然而,被高慧儿以及李婉婉的两句话说的,李亚兰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又引得她们同情了。

    明明一直就在这里,事情的经过虽然不是很清楚,却也知道一些的,可这会儿却有些看不懂了,到底哪个是欺负人的一方,哪个是被欺负的一方?

    李亚兰一直在抽泣,和她一起的小姐妹就有些看不下去了,梗着脖子说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亚兰知道自己错了,求你们原谅有什么错,用得着这么欺负人吗?”

    听到有人声援,李亚兰哭得更加大声了。

    艾琴看了帮着李亚兰说话的何君华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他的几个人见艾琴没有说话,更是大胆起来,纷纷说道:“就是,就算公主心善,向着你们,但你们也不能恃宠而骄啊。”

    “亚兰怎么说也是宦官自己,她父亲也是有品阶的官员,你用得着这样侮辱人吗?还让亚兰给你下跪。”

    “公主殿下,这几个人明显就是故意败坏你名声的,她们仗着你的势力横行霸道,没人认识她们,但都认识殿下您,到时候她们的恶名可是会累及殿下您的。”

    ……

    见艾琴一直没说话,几人越发胆大的说道了起来,不但扭曲事实,说是高慧儿她们逼着李亚兰下跪,还说她们在故意败坏艾琴的名声。

    要是艾琴不了解高慧儿等人,和她们只是点头之交,说不定还真就信了她们的话。

    高慧儿听得只觉得自己真的是个井底之蛙,都不知道话竟然还可以这么说。

    几句话就把自己等人变成了逼着官宦子弟下跪,又故意败坏公主名声,心思不纯又极其恶毒的心机婊了。

    虽然她是有几分心机,不过她还没用出来好不好。

    李婉婉被气的不轻,她就高慧儿和叶琴两个朋友,叶琴莫名其妙变成了艾琴,变成了公主,她本来就怕失去她这个朋友,现在危机解除,这些人就出来抹黑她,竟然还当着她的面颠倒黑白。

    “你们……你们……你们颠倒黑白!你们胡说八道!你们简直……”李婉婉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又急切的扭头看艾琴,生怕她会信了这些话:“叶琴,我们……”

    艾琴还是知道李婉婉的,知道她本就不聪明,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放心吧,她们的道行浅着呢。”

    说着,就对着高慧儿笑了一下,扭头示意李婉婉去看高慧儿。

    李婉婉疑惑的看去,却见高慧儿一直笑着,而那笑怎么看怎么诡异,又奇异的看着亲切。

    李婉婉抖了下,下意识的看向了李亚兰等人,高慧儿笑的这么诡异,肯定有人要倒霉了。

    李婉婉和艾琴二人对视一眼,都不说话了。

    高慧儿始终淡淡的笑着,笑容很好看,但更多的却是冷。

    那几人还没有察觉到高慧儿的异样,所有的心思都在艾琴的身上,生怕她生气,但见她也没有因为她们的后而对高慧儿和李婉婉生出一点芥蒂之心,心里又有些害怕的不敢多说什么了。

    高慧儿拿了一张帕子,忽然上前,递到了李亚兰面前:“李小姐,先擦擦吧,妆都花了。”

    哭哭啼啼的李亚兰抬头就对上笑吟吟的高慧儿,没有去接她递过来的帕子,满心的恨意,只觉得这个高慧儿实在厉害难以对付。

    还不如那个李婉婉好对付,他们几句话说的,她就能发起火来。

    可这个高慧儿,她们这颠倒黑白的说了半响,她竟然一点不生气,还给自己递帕子,尤其是那笑意吟吟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诡异。

    而且,她们刚才还说高慧儿恶毒,这会儿她就温柔的给她递帕子擦眼泪,倒是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恶毒的人了。

    一拳打在棉花上,倒是显得她们别有用心一样。

    李亚兰握紧了拳头,抬头看高慧儿的目光满是恨意,对她接过来的帕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高慧儿笑吟吟的看着她:“李小姐,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擦擦眼泪啊,装真的花了。”说着就笑着径自替她擦起了眼泪,同时,在她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道:

    “那说李小姐,你真想多了,完全不用这么哭哭啼啼的,我这人什么好处都没有,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睚眦必报,欺负我的我一定会欺负回去的,你看,都是我在欺负你,你多么无辜啊,是不是……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我这帕子上没毒的。”

    本来还没有往这方面想的李亚兰被高慧儿这么一说,吓得瞪大了眼睛,猛地就推开了高慧儿,厉声喝道:“你给我下毒?!你好狠的心啊,你不原谅我就不原谅我,你竟然给我下毒!”

    下毒几个字一出来,全场哗然,所有人都看向了那条帕子。

    高慧儿也愣愣的被李亚兰推得后退了好几步,不解的看着她:“什么下毒啊?李小姐你在说什么?”

    李婉婉也吓了一跳,见李亚兰好好的站着却说高慧儿给她下毒,也恼了,喝道:“李亚兰,别以为我们好欺负,婉婉看你妆花了好心给你擦眼泪,你竟然还冤枉她下毒,下毒了吗?下毒了,你怎么不倒下!”

    李亚兰也懵了,她是真以为高慧儿给她下毒的,可她竟然没事,当下就涨的脸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感觉其他人看着自己的目光都是怪异的,低声呢喃了起来:“她真的给我下毒了,真的……有可能是慢性毒,有可能是……”

    高慧儿忽然把那帕子往自己脸上擦了几下,又出其不意的往边上的几个人脸上擦了几下,连同艾琴和李婉婉在内,都被高慧儿擦了。

    然而,这几人却都好好的站着,什么事都没有,连同的李亚兰也都什么事都没有。

    瞬时间,李亚兰的话显得是那么的苍白。

    又连想到之前她着的事情,二楼的贵夫人小姐们眼中就多了几分鄙夷。

    连同刚才替李亚兰说话的何君华几人也都面色涨红,总觉得其他人看自己的目光很是奇怪,刚才,她们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事情也无所遁形一般,对李亚兰也多了几分埋怨。

    明明没毒,却非要说有毒,而且还是这么撇脚的谎言,弄得她们这些帮她的人也都没脸了。

    高慧儿冷冷的看着李亚兰,上前一步,笑道:“李小姐,你看没毒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