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第245章

    第245章

    知道高慧儿是故意这么说的,李婉婉横了她一眼,就要在她腿上拧一下,高慧儿轻慧的避过。

    李婉婉就不屑道:“切,有什么好可惜的,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能静下来人,让我静下来那么几天就已经足够难受的了,再来几天会死人的。”

    李婉婉不在意的说着,把头又枕在了高慧儿肩膀上。

    小九小七等人在边上掩嘴偷笑。

    高慧儿又叹息道:“唉,说的也是,你本来就是跳脱的性子,还真不一定能静下来,可我刚才看到十一看你的样子都着迷了,估摸着这会儿见你又固态萌发,正在失望呢。”

    “咳咳咳咳咳……”前面赶车的十一一阵咳嗽声,像是在反对高慧儿的话。

    李婉婉直接掀开帘子,对十一说道:“十一,你失望了?”

    十一无言的摇头,沉默的苦笑,他们姐妹斗嘴,自己跟着遭殃啊。

    李婉婉扭头得意的对高慧儿挑眉,道:“你看吧。”

    高慧儿扭头对小九小七眨眼,说道:“你们和十一一起长大,你们觉得十一会不会嫌弃?”

    小九和小七知道高慧儿这是故意逗着李婉婉玩的,就连连点头。

    小九说道:“十一最喜欢恬静美好的女子。”

    小七也道:“蜀地那边有一个春花楼,上次我听十一和凌二二说喜欢春华楼里的花魁,那里的花魁一手小楷写的极好,还能吟诗作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除了出身差点,标准的大家闺秀。”

    高慧儿暗暗对小七竖了大拇指,小七对高慧儿眨了眨眼,事实上,这话确实和她从十一和凌二二哪里听来的,不过话是凌二二说的,而非十一。

    “咳咳咳咳咳……”

    二人说着话的同时,外面不断的咳嗽声传来。

    李婉婉听着也是脸色一僵,高慧儿就一声惊叫,道:“哎呀,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想起来了,之前好像是听到过。”

    “十一!”

    李婉婉一声河东狮吼,掀开帘子,一脚就朝着十一踹了过去。

    这家伙,竟然喜欢花魁,可恶!

    十一稳如泰山,一动不动,回头看了眼一脸怒色的李婉婉,苦着脸看里面笑嘻嘻的看着他,一脸幸灾乐祸的高慧儿和小九小七几人,无奈道:“小姐!”

    “十一叫我做什么?”高慧儿一本正经的回话,疑惑的看着十一,似乎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叫自己一样。

    十一叹口气,转过身去继续赶车,苦笑,摊上这么一个爱玩闹的小姐,他也只有被坑的份了。

    李婉婉见他竟然没理会自己,又一脚踹了过去:“十一,那个什么春花楼的花魁是怎么回事?”

    十一身子慌了一下,苦笑道:“哪有什么花魁啊。”

    “还说没有!”李婉婉又是一脚:“小七都听到了。”

    “真的没有!”十一无奈解释:“话是凌二二说的,不是我说的。”

    “你还说!”李婉婉就又是一脚,不满他不承认不说,还要推到别人身上。

    十一却是猛地抓住了她踹过来的脚,红着脸,低声道:“能不能给我留个面子。”顿了下,又低声道:“她们和你闹着玩呢,等着看笑话呢。”

    “小七说的是事实,但是话是凌二二说的,我连那花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李婉婉愣了一下,扭头看高慧儿和小九小七他们,果然见三人都是笑着一脸兴奋的看这边,明显看热闹的样子。

    “慧儿!”李婉婉想到刚才自己的样子,红着脸怒吼一声。

    高慧儿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笑的前俯后仰,只差在马车里打滚了。

    “哈哈哈哈,婉儿姐,你觉得十一那样的性子还能泡到花魁,哈哈哈,笑死我的……”

    “婉儿姐,以前还真不知道,你的狮吼功不是一般的厉害啊……哈哈哈……”

    高慧儿拍打着马车座子,小九和小七也乐不可支的掩嘴笑着。

    高慧儿又坐直了身子,憋着笑,一本正经的拱手,道:“世风日下,世风日下,还没成亲绝望管教上了,婉儿姐,在下佩服,佩服!”

    李婉婉被高慧儿这么一通调侃,整个人脸色暴红,扑到高慧儿身上就是一阵拍打。

    “让你调皮,让你调皮,什么玩笑都敢开啊你,讨厌死你了。”

    高慧儿一边笑着一边躲避李婉婉的拍打,嘴里还学着李婉婉的样子,娇嗔:“哎呀,讨厌死你了,哈哈哈哈……”

    外面的十一面红耳赤,赶着马车的他赶紧手脚都僵硬了。

    小九和小七在边上也跟着起哄,谁也不帮,就看着她们二人玩闹。

    马车里热闹,让前面马车里的石云皱眉:“这个慧儿,又不知道在吵闹什么。”

    高书生就安慰她:“慧儿不小了,小的时候都没像其他孩子那样玩闹过,玩玩也好,还没及笄就还是个孩子,你就少管着点她吧,慧儿是个懂事的,不会过火了,难得她有玩闹的心情,绝望让她闹闹吧,她知道分寸的。”

    石云不满的横他一眼:“你就惯着她吧。”

    却也没在说什么,脸上都尽是笑意,明显也是喜欢高慧儿欢快一些的样子的。

    紧跟在高慧儿后面的马车是高永安和秦素素,因为离得不远,对前面的闹腾声也听得一清二楚。

    尤其是那声:“你讨厌啦。”

    秦素素面颊通红,低着头不说话,高永安看着她这副模样,心中一动,有些心猿意马:“素素。”

    “嗯?”秦素素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高永安看着她的样子,嘴角的笑更是浓郁:”素素,你也喜欢说的。“

    喜欢说什么,高永安没说,秦素素却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伸手就在他腿上锤了一下。

    高永安顺势抓住了她的手。

    秦素素使劲的要拿回来,嘴里嗔道:“讨厌死了。”

    高永安心都酥了,满意的笑:“看看,还不承认呢,你就是喜欢说。”

    高永安附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什么,秦素素的脸更红了。

    ……

    因为隔了一辆马车,最后马车上的方珍珍却是听不清楚了,只知道前面热闹的很。

    但是高永寿一身武功练得也是极好,又跟着十一习了内功,对前面的闹腾听得是一清二楚,看看边上坐的方珍珍,耳尖微红,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

    方珍珍疑惑的看他:“夫君,你怎么了?”

    高永寿耳尖更红了,低喃的声音说道:“无事。”

    方珍珍疑惑的看了他一会儿,也就任由他握着手,疑惑道:“慧儿和婉婉在一起就是闹腾。”

    “嗯。”高永寿闷闷的应声。

    方珍珍道:“要不我也去和他们凑凑热闹?”

    高永寿连忙握紧了方珍珍的手:“别去。”

    方珍珍也就这么一说,也不会真的扔下高永寿去前面和高慧儿他们闹腾,而且她年龄虽然只比高慧儿大了三岁,比李婉婉大了一岁,但毕竟是成了亲的,也不能再闹腾了,不然惹了笑话。

    高慧儿这边和李婉婉玩闹了一阵,李婉婉实在打不到她,就只好作罢,别这头不去理高慧儿。

    高慧儿整理了下衣服,坐正,笑道:“哎呀,婉儿姐,不是我说你,十一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那性子,就是……”

    “还说!”李婉婉见她竟然还说,就扭头瞪她。

    高慧儿笑着告饶:“好了,我不说了。”

    说着不说的话,却是抖着肩膀忍不住的想要笑,还是说道:“其实,婉儿姐,你们这叫互补,不然都和十一那性子一样,还不得闷死。”

    李婉婉狠狠的瞪她,伸手去挠他的痒。

    两个人又笑闹在了一起。

    一路上,有李婉婉这么一个爱闹腾的,再加上高慧儿,倒也欢声笑语不断。

    因为出发的比较早,时间也很是宽裕,一家人也不着急赶路。

    晚上就在沿途的县城里找客栈歇了,白天继续赶路。

    要是走的累了,就多歇息两天,修养一下,再继续走。

    马车行了大半个月,到了京城地界。

    除了李婉婉和秦素素以外,众人都是第一次来京城,还没进城门,就已经感受到了不同其他城市的繁华盛景。

    马车里的几人都好奇的看着外面络绎不绝的人们,脸上尽是兴奋。

    高慧儿也兴奋,这可是京城啊,天子脚下,皇帝住的地方,要是能见一见那至高无上的帝王,那就更好了。

    不过,她也只能想想。

    见皇帝,还是算了吧,就是那三跪九拜她就受不了。

    而且按照这里的规矩,恐怕就是见到了也不一定能看到脸。

    跟皇帝说话的时候都不能抬头的,要俯首,要低眉顺眼,要是抬头直视皇上,说不定还会被按个大逆不道的罪名,一不小心就要掉脑袋。

    高慧儿恶寒的抖了抖肩膀。

    “小姐,老爷,夫人。”

    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高慧儿掀开马车帘子去看,就笑了下,喊道:“白璃,你怎么出来了。”

    正是京城的铺子开起来之后,过来负责的白璃。

    她本来是长岭县铺子里专门负责做蛋糕的,因为蛋糕做的最好,京城里的铺子开的时候,考虑到京城里的贵人们更多,要求多,又在艾琴的强烈要求下,就把白璃调到京城,负责京城这边的铺子了,偶尔遇上难伺候的客人,还要去蛋糕房做蛋糕。

    白璃做蛋糕的手艺虽然是高慧儿教出来的,但那绝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白璃那一手做蛋糕的手艺绝对一流,做出来的蛋糕非常好看。

    有些客人会特意要求定制,而且花样繁复,遇上这样的,也就只有白璃这样的高手能做的出来了。

    艾琴就特别喜欢白璃做的蛋糕,所以在京城开蛋糕铺子的时候,艾琴也每次都在信中说要白璃去京城负责。

    高慧儿权衡之后,就调了白璃过来。

    高慧儿在京城这边开的铺子不少,蔬果铺子,奶茶蛋糕铺子,还有羽绒服铺子,不过这会儿是夏末,羽绒服还没上市,买的也都是布匹成衣。

    一看到高慧儿,白璃高兴的迎了上来:“小姐,一路辛苦了。”

    高慧儿笑道:“你还没说你怎么出来了?”

    她来京城之前给这边来了信,但他们这一路上走的慢,足足推迟了好几天,本以为过来了要自己找去铺子呢,没想到白璃竟然还在这里等着。

    白璃笑道:“我算着日子就在这边等着了。”

    事实上,她管算了最早的时间和最晚的时间,每天都派人过来等着,可高慧儿等人一直没来,她心里担心,今天就自己出来等着了,刚好就碰上了刚到京城的高慧儿等人。

    石云和高书生也下了马车,看着巍峨的城墙,外面络绎不绝的豪华马车,以及那些穿金戴银的贵人们,心中感慨。

    他们在长岭县哪怕是在梅江城,也算是不错的人家了,可是往这边一站,还是觉得这边实在繁华,自己实在渺小。

    高永安带着秦素素,高永寿带着方珍珍也从后面两辆马车下来。

    白璃一看到他们,立马也过来行礼:“老爷夫人,大少爷二少爷,两位少奶奶一路辛苦了。”

    石云看着许久不见的白璃变得这么会说话,当下就笑了,拉着她嘘寒问暖。

    几人说了会话,白璃就道:“小姐,按照你的吩咐在京城买了院子,已经收拾妥当,老爷和夫人少爷小姐们过去,就可以直接住下了。”

    石云瞪眼看向了高慧儿:“慧儿,你在京城买了院子?”

    虽然她之前已经接受了自家的财富,能够做到不再干涉高慧儿花钱,自己也不再那么节省了,可这里是京城啊,都是富贵人家云集,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个院子,那得多少钱啊。

    高慧儿笑道:“娘,大哥科举要到九月,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总不能一直住在客栈吧,总要有地方住的。”

    话虽这么说,但石云还是有些不舍:“那得多少钱?不会几十万两吧?”

    “噗!”

    高慧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娘,你想哪里去了,又不是沿街的铺子,哪能要那么多,不在闹市,七进的宅子六千两就够了。”

    石云松口气没在说什么,几人说了会儿话,就上马车准备进城。

    正在这时,边上走过来一个紫色衣衫,长得白净的男子,一过来就道:“请问你们可是长岭县来的?”

    听这声音,高慧儿乐了。

    这声音尖细,说话时虽然没有翘着兰花指那么夸张,但也不似一般男子那般自然,一看就是宫里出来少了玩意的。

    高慧儿乐不可支的点头,边上的白璃就冒了出来:“小乐子,你怎么来了?”

    被唤作小乐子的公公一看到白璃,就知道自己是找对了,连忙就道:“白姑娘,看来我还真是找对了,这位是高姑娘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