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197章

    第197章

    刘茂林点点头,这要做一个事情的程序,他还是懂的。他自己去城里的话,可能没有凌袁帆带着他去比较妥当。

    这件事情有凌袁帆提出来的话,指不定知府看在凌袁帆的面子上,会格外的重视。到时候不说给码头拨款,是在人员这块,指不定会派些人过来。

    想到那些官差,刘茂林想了想便问道:“小侯爷,这一个镇的话,是不是也得设有衙门和官差”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衙门要设在哪里,官差的俸禄,从哪里领取,谁给拨款这些都是问题。等以后刘家镇建立起来后,这维护治安什么的,都得需要有人。

    “这个是自然,明日去城里一并说了。刘家镇直属月牙城,这些事情,本该城里出面给你办妥了。现在耽搁了这么久,本是他们办事不利。我紫月国,但凡是个镇,都必须要有衙役。你是个九品的主簿,也得配一个师爷,这是必不可少的。”

    刘茂林点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岂不是更像一个官爷了不过这样也好,趁早树立起威信,对以后刘家镇的管理有帮助。

    省的以后镇上越来越好的同时,秩序也越来越乱。乱了倒也不怕,怕毁了伊伊的事业。回头她要一怒之下,牵走所有的东西,这附近的十里八乡的百姓,只怕被打回原形不说,更会责怪他这个镇长办事不利。

    且说阜城这边,白梅和紫丁两人本是武功高手,作为暗卫,又是被培养多样化的人,区区的赌博技艺,是难不倒她们的。根据她们对丁子强地追踪,得出他每天会出行的地方,还有他喜欢去那些地方赌博后,这制定出一番针对他的方法。

    “小姐,我们已经查探好了。丁子强每个两日要去一趟阜城的随你赢赌坊,奴婢查探过,那里是于爷的产业。”

    杜伊一听,直接笑了。如果还是于子恒的,那不是她家阿城的吗她家阿城的,可不是她的吗既然都是自己的,那要动手脚,更快了。

    “你拿着我的令牌,去将那管事叫过来一趟,我有事吩咐”

    既然都是自己的,那绝对好办。刚好是赌坊的话,她还能教一种新的玩法。在现代的时候,杜伊被训练成,什么都会一点,而且还得学得精。

    普通的老百姓消遣时间,玩得扑克牌叫斗地主,或者扎金花,亦或者麻将。而她杜伊被有一种贵族消遣时间的赌博方式,叫桥牌。它是一种高雅、文明、竞技性很强的智力。

    杜伊想不透,不都是拿扑克牌打吗只不过斗地主是三人,扎金花可以多个人。而桥牌却是四个人,怎么变成了一种高雅的游戏,偏生,好受那些贵族的喜欢。

    不过没关系,这紫月国的贵族间,倒是可以用来消磨一下时间。等她的桥牌做出来,到是可以先狠狠赚上一笔再说。

    白梅出去后,不到半个时辰,身后跟着一个年约三十,身材婀娜多姿的妇人进来了。她看到杜伊的时候,还战战兢兢的。环视一圈,看到房间内只有三个人的时候,这才跪了下来:“属下玉娘参见王妃”

    “玉娘,你可知我叫你来何事”杜伊一看这玉娘,明显和媚娘是一样的。难道于子恒都喜欢用这种类型的收下或者说于子恒其实有某种癖好

    于子恒要是知道,自己被杜伊这么想的话,只怕是要哭了。

    “属下不知,但凭王妃吩咐”

    随你赢是于子恒的产业,可没人知道那其实是紫弈城的产业。当玉娘看到杜伊的令牌后,还吓了一跳。那令牌刻有摄政王的印章,不过在那旁边,会刻有一只火凰。

    紫弈城的印章,他们是知道的,这王妃的印章,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她没有听说摄政王成亲了,要是直接让她来见杜伊的话,紫丁是不会来的,且还认定是骗子。只是那印章确实骗不了人,摄政王曾经说过,他的女人,印章在他的基础上,会加上一个属于她的印记。

    紫弈城的印章是不可能比模仿的,在那基础上刻有火凰的印章,更是不可能是假的。唯一的说明,那是摄政王成亲了,而所有的人,都不知道。

    “我要给丁子强布个局,需要你配合一下。另外我这边还有一种新的玩法,回头教你,你扩散出去。对了,这赌坊这块,你掌管的是这阜城,还是整个紫月国”

    杜伊知道于子恒在每一块领域,都会设有一块专门管事的人。像媚娘,所有的关于风花雪月的场所,都是她在掌管。

    “是,属下定当全力配合。另外属下只掌管这阜城一块。不过于爷没有吩咐,目前我们在紫月国也只有阜城这边有,其他地方并未涉及。”

    杜伊有些诧异:“为何于子恒可有怎么说”

    “目前于爷未说,属下也不清楚。王妃都是想知道,直接问于爷便是,属下不能多嘴,还请王妃恕罪”

    “行,我想认认脸,回头好办事。你且看看她们俩,这两个都是我的贴身婢女,明日要去你那,你全力配合。另外,以后有事,我会让她们直接联系你。”

    “是”玉娘说完,在白梅的引导下离开了。

    等白梅再次回来后,杜伊道:“你们两个谁这个玩得好”

    两人知道杜伊指的是什么,想了想,紫丁道:“小姐,奴婢这略胜白梅一筹”

    “那好,明日由你出面,把丁子强这只鱼给我钓上钩。至于白梅你,这两人随着我一起去到处走走,咱们到廉村那附近,放出风声要买地的事情。”

    “是,小姐”

    “你们都先下去吧,我去找太师,将这事情先告诉一下他老人家,看看他有何想法”杜伊说完,便径自去找太师。

    因为买地这块的事情,杨太师帮不上忙,他便买了一些书籍,想看看构建码头的事情。在他老人家看来,建码头,不一定要在那个地方。那丁春秋,他不太喜欢接触。

    “外祖父,我能进来吗”杜伊在门口处敲了敲门,随即问道。

    “进来吧,有何事”杨太师放下手中的书籍,亲自给杜伊倒了一杯水,这让杜伊有些受宠若惊。

    “外祖父,这几日已经查探清楚了,那丁秋春,定村长的儿子嗜赌。且每一次都喜欢去那随你赢这个赌坊。伊伊让人查探过,那里是阿城的产业,便只会了一声那掌柜,这几日应该会有效果了。”

    “明日起,咱们要那廉村的附近到处看看荒地,还得放出风声说要买地的事情。到时,你随伊伊一起去吧当到处走走,活动一下筋骨,如何”

    “行,每日都憋在这里,也难受的紧。伊伊,其实我觉得那丁知府若是不错的话,倒是可以探探口风。这做的是利国利民的事情,丁知府应该会支持才是。”

    杜伊当然有这样想了,可这里不是刘家镇。这里的百姓,也不是靠着她杜伊活的。若是不收银子的构建,只怕这码头以后的盈利什么的,又得重新分一分了。

    这绝对不可能是她杜伊和万户侯府等人所有,与其如此,在利了这么的民之前,还不如自己砸银子买下来构建。到时候她盈利了,百姓也得到实惠,这样才能得到双赢。

    若现在让官府插手的话,官府绝对不会掏银子,且最后还得分大头,这是不可能的。这银子谁知道上交上去后,落入了谁的口袋。

    “外祖父,这件事是不行不通的,还是按照我们最初的办法来解决吧。目前这个分成了三份。万户侯府,忠勇侯府和我们摄政王府。你说现在让官府插一手,算怎么回事嘛回头赚了银子,那银子最后你能确保到国库了指不定是填了谁的荷包。”

    “与其那样,倒不如我自己直接赚了,回头我至少能够保证,有我们摄政王府的一天,能够保证我们紫月国的国库不会空虚。”

    杨太师看杜伊都这么说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了句:“这些东西我不是很懂,你们自己心里有数行。”

    白梅和杜伊在廉村的几个村落问过去,看过去之后,丁春秋已经开始有些发慌了。他们发慌的与原因在于,昨日他们儿子居然是被人押着回来的。说是欠了五百两的银子,五日内,若是不连本带利的还了,要了他的命。

    五百两,是多大的一笔数目,他们心里清楚的很。那么多的银子,他们一时半会筹不到,在听到杜伊等人到处看地的时候,这才彻底的慌了。

    原本也想着,多晒晒几天,到时候杜伊要是真的满意了,指不定能够二三两卖出去的。可现在听说杜伊在隔壁的那几个村落已经开始问了,他们的心里彻底的没底了。

    眼看已经四日过去了,夫妻俩急得嘴角冒着火泡。当看到儿子虚弱地躺在床上的时候,既心痛,又心疼。赌坊那种地方,十个进去九个输,偏偏还有人不相信。

    明日要是再给不出银子,儿子的命真的要没了~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老爷,可怎么办?要不我们去寻那个刘小姐,把那地都卖给她算了。她要是买的多,我们就便宜点,能筹到一笔是一笔。否则现在家里砸锅卖铁,也凑不齐那么多得银子。”

    丁黄氏一脸的愁苦模样,哪里还有前几天白梅看到的拿拿乔作态。就连身上的衣衫都皱巴巴的,着实可怜的紧。

    “我们就算是想卖,那也得人家想买啊。之前我把价格喊得那么高,人家在这周围随便一问,可不都明白了。你说,现在要她买的话,你觉得多少银子合适?”

    丁秋春没好气地看了自家媳妇一眼,这才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老爷,当初那块地方可是一文钱都未花的,不管卖多少,都是个进项。现在的荒地都不值钱,如今家家户户连种粮都不够,自己的田都种不满,更别说荒地了。”

    丁黄氏虽然不喜与村里的那些妇人往来,可也知道去年受了灾后,今年不好过的道理。冬日的时候,连饭都要吃不上了,哪里还会留着什么种粮。

    后来朝廷是发了些,可是饿狠的村民,可不就得先煮了一些吃才行。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那再不管怎样,荒地都是村里的,卖了出去,也得将银子分给村里的人。你说卖出去多少亩,然后卖出多少亩,分出去多少银子,咱们留下多少银子?这些你可想过没有。咱们家可是欠了五百多两。”

    “之前的那几十两,咱们家里还是有的,可以拖欠一下,故意不还。可现在呢,都不是拖欠的问题了,之前是咱们还得起,现在是砸锅卖铁也还不出来。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逆子,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当初直接溺毙了算了。”

    “老爷,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咱们就这么一个儿子,难道你还真要我们丁家断子绝孙不不成?”

    丁黄氏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不管怎么样,儿子还是她生的。造成现在这个局面,丁秋春自己也有教导不力。

    丁春秋重重叹息一声,现在都这样了,抱怨也不是办法。

    “那现在怎么办?”

    “老爷,我出去问问,看看那位刘小姐在哪,她要是愿意的话,咱们就把那荒地卖给她。只是她要是问起价格的话,多少银子合适?”

    丁春秋想了想,现在那位刘小姐的银子,确实不好赚。她最近在附近的几个村落,都看了一遍,想来也知道那价格了,若是要二两银子的话,只怕她是不愿意的。

    可要是一两,那位刘小姐若是买个十亩二十亩的,根本就凑不齐那五百两。眼见明日就要到期了,再不把银子交出去,那些人只怕是真的要把他儿子带走了。

    “这样,你问那刘小姐要买多少的地,价格到时候咱们再谈。若是买个几亩地,价格要高点,她愿意买就卖,不愿意,咱们就算了。几亩地也凑不齐银子,大不了咱们就当没有那个儿子算了。”

    丁春秋这回是真的气狠了,就连不要儿子的话,也说了出来。

    丁黄氏愣了愣,最后叹息一声走了。这附近能借银子的地方,她都借了。昨日更是厚着脸皮,去衙门里借,结果一听是还赌债,直接二话不说没有。

    若是真的不行,也只能那样,那儿子生来就是讨债的。从小到大,光是帮他还赌债,就还了几百两。

    一开始若不占先机,越往后越难出头。

    秦香手腕翻转,琴音越发高昂,简直生生盖了容离一头。

    别看容离拨弄琴弦的速度并不慢,可跟秦香的琴音相比,根本就凸显不出来。

    夏侯宇满意了,看看,他说什么来着?

    这就是个无才无德的女人,还瞪他,有什么资格瞪他?丢人了吧?

    就连皇上和皇后心中都是有些失望的,没想到容离琴技如此一般。

    夏侯衔此时终于能看向容离了,不过他却没了别的心思,深深为容离捏了把汗,若是这么弹奏下去,怕是到了结尾都要被秦香的琴音压着。

    夏侯襄倒是眼眸含笑的看着她,在他心中,容离还没什么是不能的,她总能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如今她选了琴,那就是有把握赢。

    容离还在低头弹着琴,场上众人的想法她毫不在意。

    少顷,秦香头上冒了细细的一层薄汗,别人离的远听不真切,可她距容离非常的近,容离的琴声有一种肃穆杀伐之气,她有些顶不住。

    本来顺畅的琴音突然出现了一些波动,秦香咬着牙坚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