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第195章

    第195章

    “白梅,你先去查探一下,那丁村长和衙门的丁知府是否有关系?还有那个丁知府有什么来历。查的越清楚越好,我要详细到他们家的每一个人。”

    “是,小姐”

    等白梅走后,杜伊看了下杨太师,见他皱着眉头,好像被什么困扰了一番,便又到:“外祖父,可有什么事不好解决的,说出来看看,能不能一起想办法。”

    “那丁知府是丁太后的人,丁太后和六王爷紫奕枫是何关系,你知晓吧?”

    “丁太后和这个丁知府是什么关系?”

    那太后也不过是二十多岁,这丁知府不知道多大年龄,不过想来同个宗姓的,想来也是沾亲带故。也有可能是一表三千里的关系。

    “丁太后是王家,也就是王丞相家里,给丁家抱养的女儿。丁太后本姓王,丁家是她的养父家。这丁知府,是这养父家的堂兄弟。论起关系,还算较亲。”

    原来还有这一出,那紫奕枫的王妃可不就是王丞相的女儿,啧啧,这姐姐嫁不了那个男人,还要帮忙谋江山。等谋到之后,是不是得抢了妹妹的相公,把这个妹妹踢走呢?

    又或者是这个丁太后帮忙谋得江山后,被紫奕枫一脚踢走?看来这个关系,她得好好梳理一番才行。若是运用得当,说不定能在里面捣腾一番。

    这后院都失火了,看那紫奕枫还安生的起来不。不过目前看来,这丁知府这边,还得想办法解决了才行。

    “紫丁,你去丁知府那里查探一下,不他所有的底细给我给翻起来,我要细节到后院的每一个姨娘的喜好。当然,要是能够找到他贪污什么的证据那是最好。”

    杜伊想起万太后的拮据,又想想丁太后的嚣张。按照这个看来,那丁知府说他是个大好的官员,杜伊还有点不信。

    “是,小姐”

    等紫丁都走后,杨太师这才道:“我听人说,那丁知府倒是个好的,只是这传言是真是假,且看了再说。可惜不能强行征地,否则将那块荒地利用起来,倒也是造福百姓一番。”

    “好不好,也不是我们说了算。回头调查了才知道,披着表皮说好的,大有人在”这种事情,杜伊在现代的时候可得很多了。

    “也是,先查了在看看。如果那一块地,真的不行的话,你还坚持在那吗?”

    “嗯,除非是放弃这个地方。可我觉得这个阜城不错,如果发展的好,不出三年,绝对不会是现在看到的样子。

    经济一旦带动起来,百姓日子好过了,国库也不怕空虚。当然,等这些确定之后,还得派人去蓝海国那边去看看。若是两国能够顺利的友好往来,互相促进贸易的话,那是再好不过。”

    “这蓝海国前段时间,还蠢蠢欲动,就是我紫月国干旱之时,还妄想趁乱前来加一笔。若不是摄政王及时发现解决的话,只怕现在就不是这个样子了。要派人出使洽谈,只怕有难度”

    “若是在不行,就咱们紫月国内也是可以的,只是效果恐怕没那么好。这海产品什么的,我们这边都没有,要从那边拿的话,成本高,且极不易得到。”

    杜伊想到的是还带什么的,当初她的碘酒就是从那里面提取出来的。不过听这么一说,也有些明白,为何紫月国的盐会卖的那样贵了。

    “这个倒是,不过也得派人去看看才行。派谁去,也是个问题。不管怎样,先去了,才会知道结果,连试都不试,就放弃,也着实可惜。”

    两人就着蓝海国又聊了一些后,杜伊这才回房休息。等到晚上,白梅回来的时候,也带回了所调查的事情。

    “小姐,丁村长家,一儿一女,儿子叫丁子强。这个人,有个最大的嗜好,就是赌。为了这个,丁村长家欠了七十多两的银子。每个月光是换利息,就好几两的银子。”

    “另外丁知府那边,外面人人都道,他是个好官,自从上任后,一心一意为民。这丁知府,年纪与小姐一般大,家中一亩,一妹妹。至今未娶,奴婢猜,可能与先皇的驾崩有关系。”

    “丁知府和丁村长有关系吗?”这才是杜伊要关注的问题。

    “听说,丁村长是丁知府的一个叔父,至于一表三千里到什么样的关系,倒也没有查太多来。只知道,丁知府并不待机丁村长。”

    “很好,他的儿子既然嗜赌,那白梅你找个人陪他玩玩。记得把地契给我弄到手,怎么弄到手,你想办法。我能出的最高价格,一亩不能超过一两银子。”

    “好”从丁村长的儿子那里入手,那是最好不过,估计几天就能到手里了。

    紫丁回来的时候,查到的资料与白梅差不多。这让杜伊再次感叹一般,歹竹里,再次出了一次好笋。当初美珍和丽娘就让杜伊感叹了一把,没想到这丁知府倒也是个不错的。

    想到美珍,杜伊眼眸一闪。不知道这丁知府怎么样,若是品貌不错的话,倒是可以介绍给美珍。那么好的一个姑娘,配的上他。这样也好,到时候还能把他来到紫弈城这边来,等同于多了一个助手。

    “你们照着我说的去做,记得换成男装,我不管你们过程如何,我只要结果。当然,不以伤害他人为前提。”

    杜伊只是要拿到东西,可没有想过要人命。之所以想用计的话,无非就是要丁村长将那些荒地,以她能够承受的价格卖给她罢了。

    刘家镇。

    眼看要三月了,建造码头的事,被刘茂林暂时搁置一旁。他已经得到消息,杜伊在回来的路上了,现在就等着她回来拿主意。

    没想到杜伊没回来,等到的是小帅和凌袁帆等人。这让期盼了许久的他,又是失落。现在很多事情,还要等杜伊来定夺。

    乔氏一早就等候在一旁了,当看到小帅下了马车,也没看到白梅紫丁和杜伊的时候,忍不住问道:“小帅,你娘亲呢?”

    “乔伯母,我娘亲有事,说要晚几天回来。小帅先回来了,乔伯母要是找娘亲,就要再等等乔伯母,这是我的表舅母,她的肚子里也有了弟弟”

    和乔氏关系比较亲密的小帅,拉着林荷茹的手,献宝。

    乔氏知道凌袁帆的身份,一听小帅这个表舅母,然后又看着看起来端庄高贵的林荷茹,乔氏有些拘谨。不过也就一刻,很快就放松了。

    “小侯爷夫人,我们刘家镇欢迎你来,快快进去,这外头的风还比较大”乔氏连忙招呼着凌袁帆和林荷茹等人进去。

    绿柳和柳如是对这个比较熟悉,回去后,便各回各房,将东西收拾妥当后,这才走出来。美珍看到她们俩,脸上挂着盈盈笑意。

    “你们回来了,那伊伊呢?”

    “小姐要过几天,她现在就在阜城那。小宝这个时间,和虎子已经去学堂了?”绿柳看到美珍刚从丽娘的房间出来,且独自一个人,便欢喜的笑问。

    “是啊,绿柳,如是,我与你们说啊。伊伊留下来的那个药可还真管用,姐姐一直坚持喝了那么久,前段时间,就是年前那会儿好了不少。偶尔还能想起以前的事情,连姐夫和虎子他们都认得了。还有啊,姐姐又怀孕了,昨日才诊断出来的,有一个月了。”

    “真的?小姐若是知道,肯定会很开心的。太好了,老天保佑”关于丽娘的事情,绿柳在后来有陆陆续续的听白梅紫丁还有她干娘刘氏说过。没想到这人差不多就好了,真是太保佑,上苍开眼了。

    刘氏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是去看丽娘,没想到她才走进丽娘的屋子,见她从床上刚醒来,看见她开口叫了一声:“娘”

    这让刘氏极为惊讶,满脸是不可思议的表情:“丽娘,你刚才喊我什么”

    “娘,你回来了,伊伊呢,回来了没有孩子他爹说,你们这几日要回来了,没想到这么快”

    丽娘这一开口,让刘氏热泪盈眶,嗝咽地说不出话来。,

    “看来是好了,真的是好了”刘氏直接坐在床沿上,拥着丽娘,哭着说道。她这是典型的喜极而泣的泪水。

    “娘,这几年让你担忧了。听美珍说,这几年,你们为我操了不少的心,辛苦你们了”丽娘的话,说的有条有理,刘氏听了感觉极为心酸。不管怎么样,好了好。

    “傻孩子,说的什么话。只要你等好起来,再辛苦也都值得。对了,你是怎么好的”丽娘的病情,之前一直都没什么起色,怎么短短的几个月,却好了,之前确实一点征兆都没有。

    “伊伊走之前,不是给儿媳留了药吗美珍每天都给我熬,在年前的时候,已经开始有所好转。只不过,有时候记得起来所有的事,有时候却又和以前一样。不过等过完年后,才渐渐了好些。美珍说,我现在偶尔还会这样。只是有了孩子,不敢再连吃药了对了娘,伊伊怎么没回来吗”

    刘氏的话,停顿在丽娘说的那句,现在有了孩子。他们刘家又要开枝散叶了前面生了两个儿子了,现在可否能生个女儿

    “有身孕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孩子几个月了”

    刘氏的话,让丽娘面色红了红。她想起,有一日,她好起来,那天孩子爹很激动,抱着她,然后两人情不自禁亲密了。结果在那一晚上,怎么得有了身孕。若不是前几天,她觉得不对劲,到现在只怕都还不知道。

    “丽娘”

    “啊,娘,你说什么”丽娘不知道刘氏说了什么,只是想起这个孩子,脸颊忍不住发红。

    “丽娘,这孩子多大了你可得好好休息。之前是因为身子骨不好,生了小宝才那样的。等明天娘去车大夫那边问问看,有什么药可以给你调理一下。

    哎,若是再生了个孩子,变成原先那样。我们刘家宁愿不要,只要你人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刘氏的话,让丽娘眼眶发红。她是何德何能,才会嫁到这样一个婆家。只是可惜了美珍,也不知道她的姻缘在哪里。

    “娘,谢谢你”丽娘顺势抱住刘氏,眼眶发红,声音有些许的嗝咽。

    “二郎和你爹还在暖棚那里吗你好好歇歇,娘去让人杀一只鸡过来,给你好好补补。你不知道,这几年,为了你,伊伊可是操碎了心。还特别去学医,是为了能够有将你医治好的一天。”

    “还有桃花,她的身子骨不好,为了你们啊,伊伊真的是,忙得不可开交。这孩子,真是令人心疼。我们刘家,有她的扶照,真的上辈子烧了高香。”

    关于杜伊的事情,丽娘在清醒的时候,也听美珍说过。因而打心眼里,对杜伊感激。

    “娘,伊伊她没跟着你们一起回来吗”杜伊到现在都未进房,想来是没回来的。不是她丽娘觉得自己面子大,杜伊回来必须得来看她。而是杜伊的性格是这样,她若是回来了,自己还在房间里睡觉,她指定是第一个进来看自己的人。

    “伊伊在阜城有点事,过两天回来了。你继续歇会儿,我这让人去炖个鸡汤过来。”刘氏说完这话,看到丽娘躺回床上后,这才说道。

    家里还有不少事情等着她去安排,车大夫回去了。这绿柳和柳如是有自己的房间,凌袁帆也有,林荷茹与他住在一块,倒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是那小芽还没给安排住处,至于之前白梅紫丁说的,那些暗卫不用管了,杨太师倒是要好好的收拾一间出来。

    刘氏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美珍和绿柳她们在聊天,便道:“美珍,你过来帮我一下,今天晚上炖只鸡在给大家补补。”

    她没特意强调给谁补,这里三个孕妇,都需要补。特别是林荷茹这个小侯爷夫人,身份娇贵的很。

    兵部尚书府的嫡出小姐,忠勇侯府的少夫人。如今肚子里更是有一个侯府的宝贝疙瘩,更是需要好好补一补。

    “是,亲家伯母。”美珍知道柳如是也有了孩子,很是替她开心。不过在知道这个孩子算是没有爹后,还是惋惜了一番。

    柳如是这几年去了哪里,她不知道。但有一点是明白的,柳如是在为杜伊做事。

    “你这孩子,都在家里住了这么久了,我也当你是另外一个女儿。你要是不介意,喊我娘,若是介意的话,喊我婶子也是行的。”

    既然丽娘好了,这么多年,二郎一如既往的对丽娘好,也没有对美珍起过任何的心思。那到时候给美珍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到时候嫁妆他们多给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嫁了也好,也不至于亏待了她。刘氏在这么想的同时,也庆幸。还好先帝的突然驾崩,以至于像美珍这样的大龄女子和男子比比皆是。众人都在等着,时间一过,马上成亲。

    美珍犹豫了下,笑道:“虽然在美珍的心里,您像美珍的亲娘。可美珍的姐姐是您的媳妇,美珍若是喊您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怎么了,不过喊一声婶子还是可以的。”

    容离缓缓起身,来到宣德殿中央,“臣女献丑了。”

    不就比试吗?

    谁怕谁?

    她径自向斗琴处,吏部侍郎之女秦香正坐在那里,她为上一场胜出者,今日慕雪柔没在,不然胜出的人可轮不到她,慕雪柔的琴婉转细腻,在京中那是响当当的存在。

    容离走到琴边坐下,琴试已再无他人上场,所以秦香还需再奏一曲,和容离比试。

    秦香打心底里是看不上容离的,一个女儿家竟然闹出那样的事情,而且细细搜索自己的记忆,容离唯在小时弹过首曲子,是什么来着?

    好像是有些特别,但具体是哪首,秦香有些记不清楚了。

    所以,在众人眼中,容离基本没外露过才艺,更何况和人比试了?

    秦香心里先起了三分轻视,她觉得自己的琴技完胜容离。

    气定神闲的摆好姿势,与容离同时弹响第一音。

    容离琴音并不高,被秦香的琴声压着,显不出来。

    秦香心下嗤笑,比试这种东西,若一开始被别人压制,那后面想要翻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是古琴比试。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