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第194章

    第194章

    不过她选择的地方,让杨太师有些纳闷:“说说,你为何选在这?”

    “这建立码头,对地理环境是偶要求的。建码头处,要求地势开阔平坦,要水深港阔,航道不易淤塞,有经济腹地作为依托,最好是避风港,方便船舶停泊和抛锚。”

    “这个地方,靠阜城最近,周围几个村落,进出城极为方便。以后要进货出货极为方便,劳动力也无需多加考虑。还有您看这水的深浅度,明显要比其他地方好。往这上面一点,就是两地主要河流的交汇处,不容易堆积淤泥。”

    “另外离这里不远,还有一个地方,适合建立客运码头。我打算发展这两种,客运和货运。整个阜城,没有比这块地更适合的地方了。地势开阔平坦,水也深。”

    杜伊说的话,让杨太师觉得极为专业,只是他不是很懂这些,听起来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便对杜伊道:“你确定是这里吗?如果确定下来,咱们先去这周边看看情况。这么大的地方要买下来,只怕有些难度。这属于谁的地,还不清楚。若是不愿意卖,你也建不起来。”

    紫月国可是有规定过,不能强买强卖。杜伊若是想要买下来,官府那边打点是一方面,还有另外一点是百姓得愿意卖才行。

    “嗯,先看看去。随便找个村子的人问一下,他们若是愿意,倒是先买下来再说。”原本这些事,都是准备让万户侯那边的人接手。

    只是杜伊觉得,既然到了这里,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像在刘家镇,她就不担心这个问题了,当其他的地方不好说。

    很快,杜伊便找了一个距离码头最近,叫廉村的地方。当她的马车进入村口的时候,便看到众多人出来盯着看。

    这让杜伊想起刘家村当初也是这种情况,贫穷落后的刘家镇,平日里,连一辆牛车都极为宝贝,更别说是什么马车了。当有马车到的时候,众人都很好奇,想看看,那马车是去谁家。或者说,是谁家的亲戚,这么有银子。

    因不知道村长家在那,杜伊便让人停下来后,白梅伸出头,找了一个人问道:“这位嫂子,请问一下,村长家怎么走?”

    廉村的村民看到白梅后,男的眼里冒着欢喜的目光,女的眼里则闪过一丝的嫉妒之意。不过白梅问的妇人比较憨厚,指着不远处一座看起来比较干净且大的院落道:“就是那里,那个看起来最大最好的房子,就是村长家”

    “多谢嫂子,嫂子能否给我们引路?”白梅对着那憨厚的妇人笑了一下,她的目的很简单,有这个村里的人引荐的话,会好上许多。

    那妇人有些受宠若惊,连连点头,就要朝前走。白梅将其叫住后,拉着她上了马车。

    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那妇人坐在了车辕上,朝着村长家而去。

    “不知嫂子贵姓?”白梅在杜伊的示意下,准备开始套话。

    “免贵夫家姓黄”

    “黄嫂子,不知道你们村子人可好说话?我们家小姐有点事,想在这边买块地,为自己置办点嫁妆。”

    黄氏听到这话后,脸上露出了为难之意。杜伊没听到声音,就知道事情难办了。不过那村长如何,还得先看看再说。

    在黄氏的沉默下,不多时就来了村长家。

    “到了,就是这里”黄氏说了一句,便跳下来,朝着紧闭的红漆木门瞧去。

    “谁啊,这大白天的,敲什么敲”这时门内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听到这声音,白梅和紫丁两人下意识的皱眉。一听这声音,就不是个好相处好说话的。

    女人都这样,这家的男人,可见也不咋滴。要是好的话,岂会放任自家女人这么说,不过是一个区区的村长罢了。

    “是我,狗子的他娘。有人来找村长,要买东西,我给带来了”

    黄氏在门外应了一声后,转而对白梅道:“姑娘,人马上就来了,我先走了,你们谈”

    杜伊对着紫丁使了一个眼色,低头看看放在一旁的糕点。紫丁领会后,连声道:“黄嫂子请留步这是我们姑娘的一点心意,你拿回去给孩子解解馋”

    黄氏看着手中包装精致的糕点,有些不知所措。张了张嘴,最后在紫丁肯定的目光下,道了一声:“谢谢”后便离开了。

    她这一走,门就打开了。里头走出一个身穿锦缎新衣,面涂胭脂的娇俏妇人。她的手中还拿着一方绸缎绣帕,深怕别人不知道她富贵,连眼睛都没看,便扬着道:“什么人找我们家老爷啊?”

    白梅见她这模样,上前温和道了句:“我家小姐,想与村长谈个买卖,不知道村长可在家?”

    一听白梅开口,我们家小姐,那妇人这才将头转了过来。当看到一辆低调中透露着华丽的马车后,双眼亮了亮,脸上才挂着笑意道:“哎哟,原来是位大家小姐,快快有请,快快有请”

    “嗳,看我这脑子有些不好使了。您且稍等,我马上就将门打开”这话一说完,把绣帕往怀里一塞,随后将门全部打开。

    “这位夫人,不必了,我们的马车就停在这外面即可。紫丁你且去请外祖父下来一趟,之后你留在这里看着。白梅,你随我进去”

    杜伊的声音,清脆悦耳,身段婀娜多姿,加上她带着帽帷,令人完全瞧不出她的芳龄到底几何。

    村长夫人看到杜伊后,在心里感叹,这才是大家闺秀的风范。不行,以后她和女儿都得这么打扮,出门都得带着东西遮一下才行。姑娘家家的,绝对不能把脸露出来给外人看。

    “这位小姐,怎么称呼?”村长夫人看到杜伊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满意,这让杜伊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成了她的大肥羊,正准备狠狠地宰上一刀。

    白梅一听,便道:“小姐闺名不便透露,我们家老爷姓刘”杜伊认了刘大柱和刘氏为干亲,说姓刘,也没什么错。

    “哦,原来是刘家小姐,不知道府上住何处?”

    “我们从fèng城而来,不知这边买地皮,是否也得查家底?”白梅不乐意了。这村长夫人,怎么就这么多话?

    “原来是fèng城来的刘小姐,你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叫我们老爷过来”村长夫人说完这句话后,将人仍在院子里,就这样跑了。

    这让杨太师直接愣住,本就问东问西,极为烦人。现在连最起码的待客之礼都无,这到底算怎么回事?

    “小姐,这家里好生无礼,连让小姐进厅里坐一下都没有。直接仍在院子了,这算怎么一回事?”

    杜伊对这个家的态度已经很是反感,心里更是觉得要买下那么一大块地皮,只怕是不容易了。

    且说村长夫人丁黄氏从杜伊那边套的话后,便急匆匆的跑回屋里。看到躺在床上,还呼呼大睡的自家男人,使劲推了推:“老爷,快点起来”

    丁春秋只是咕嘟了一声后,翻转了个身子,继续睡觉。

    “老爷,快点起来。有人要来买地了,一个大家闺秀,一看就是有银子的,老爷,你快点起来。”

    丁春秋睡得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自家媳妇在说什么。只是继续翻了个身子,伸手挥了挥手,继续睡觉。

    感觉到手的银子,就要泡汤的丁黄氏,这下,直接对着丁春秋的耳旁说道:“老爷,快点起来,有人上门要买地了”

    因为这声音喊得极大,站在院中的杜伊和杨太师都听得一清二楚。两人动作皆是一致,在听到这话后,下意识的抬头看看天,都已经快接近午时了,还在睡?

    “啊,什么,有人要买地?在哪里,在哪里?”丁春秋总算是醒来,原本还有些怒火的他,在听到要买地厚,便一下子坐了起来,一脸渺茫的到处找。

    “老爷,你找什么呢?”丁黄氏看到这样,便有些气闷。不过还是很自然的拿起衣衫,给丁春秋披上。

    “你说买地的人,在哪?”

    丁春秋在说完这话后,脑子总算是彻底的清醒了。伸手将扣子扣好后,这才起身拉了拉衣服,转身问道。

    “在院子里,我这不是将人带进来后,前来叫你了吗?谁知道叫了半天,也不知道人家小姐是不是不乐意了。”

    丁黄氏这才想起来,她把人仍在院子里,便直接道:“你先收拾一下,洗把脸。我把人带到会客厅里,方才直接把人扔到那里了”

    “好,你赶紧去,我这就过来”这穷乡僻壤的,在这里做村长,也没什么油水可捞。难得今日有人送上门,他不好好宰一笔,都对不起自己。

    杜伊带着纱帽,至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等到了会客厅后才将为帷帽解开。本以为能见到杜伊的丁黄氏,在看到她帷帽下,居然还带着纱巾的脸,这才完全愣住。

    她在想,难道围了那么多层,不累吗?不会觉得呼吸困难?

    杜伊坐在一旁,就连喝得水,都是白梅亲自倒的,这让丁黄氏看得目瞪口呆。她要到什么时候,也能有这等气派?

    杨太师坐在杜伊的上方,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当丁春秋进来后,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一个年轻的姑娘带着面纱,另一个老头一脸肃穆地坐在一旁。还有一个清理可人,丫鬟模样的站在那年轻女子的身后。

    丁秋春坐定后,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茶,才说道:“不知是哪位要买地啊?”

    “不知道这边的地是怎么卖的?靠近河那块的地,可又是廉村的?”杜伊见他进入正题,也不,便直接说道。

    丁春秋一愣,要买哪里的地做什么?那里的地原先都是荒地,根本就不值钱。难道那里有什么宝藏,所以这个姑娘才会不动声色的前来购买?

    “是廉村的,只是不知道姑娘买了,用来做什么,又准备出多少银子来买?”

    “买来自是有用,至于多少银子,那要看村长了。那地一亩多少银子,都是按亩来买,不是?”

    “话说这么说,可地都有分情况的。再说姑娘不说到底用来做什么,即便是出再多的银子,丁某也不好卖给姑娘”

    杜伊看他说得大义凛凛,轻声一笑:“这本是廉村的田地,村长既然不方便卖,那边作罢。这花银子在哪买不是买,何苦花了银子,还得被人质问一二。外祖父,我们走”

    丁春秋没想到,自己都还未开口呢,这杜伊就准备直接走了。不过他觉得杜伊这是打算讹她,便道:“既然姑娘要买,那便十两银子一亩。”

    杜伊脚步一顿,扔下一句:“京城的荒地,也不过是二两银子一亩。这廉村的皇帝,贵得着实令人惊诧。如若这样,那村长便留着。小女子的银子,也不是天上下雨,有的捡”

    待回到马车后,白梅很是不客气的说了一句:“不识好歹”

    丁春秋的儿子刚从外面回来,看到擦身而过的马车,连忙问道:“爹,那辆马车里的是何人?”

    “来买地皮的,不过没谈成,她走了”看到自家儿子,丁春秋心里有一股气。现在才回来,要不是因为想要替这个败家子偿还外面的债务,他岂会开出那么高的价格?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的话,他哪怕要一亩一两银子,也能从中赚一笔。那荒地,本就没人要,只不过村中的土地罢了。到时候卖了,随便分给村民一点,就成。

    “怎么就走了?她要多少银子,你没给,然后没谈成?”丁字强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父亲。

    “十两银子一亩,你买不买?谁也不是傻子,那么高的价格,怎么可能会买?要是为了你,我至于喊那么高的价格吗?你说说你,外面欠了几十两了?我若不喊高点,一亩一两银子,她买个两亩,那都不够还你的利息银子。”

    没错,丁春秋之所以喊那么高的价格,就是因为觉得杜伊顶多也就卖个几亩罢了。就算有什么宝藏,也不可能在那个地方。那一片,细细算起来,可有好几千亩,原先都是其他村不要的,给划到廉村来的。

    横竖也没花一分银子,他也就没所谓了。他琢磨着,杜伊不可能买那么多的地,故而一开口,就要十两银子。

    “那你至少也得卖出去一点啊。现在一亩都没卖出去,更是一文钱都没有。”丁子强看了一眼他爹,没敢大声说,只是嘀咕了一句,便走了。

    杜伊坐在马车上,等回到伊记酒楼的时候,便马上和杨太师道:“外祖父,今日这事,你怎么看?不若请衙门出面,你看如何?”

    杨太师摇摇头,到了一句:“这衙门的知府姓丁”

    杜伊想想,那村长好像也姓丁,难道是亲戚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想要买,肯定是不行的。那么多得地,根本买不起。如果是一亩一两银子,倒是还可以。今日是看那村长根本没有诚意,这才走的。

    如果他们回去再谈这个,这银子,肯定就下不来了,只是要怎么做呢?

    她就是太心急,自己又不是已经大限将至,她就急着为自己的儿子谋前程,夏侯赞心里不是很舒服。

    如今,容离被休下堂,所有儿子都在一个水平线上,他既是父又是君,皇子之间保持平衡才是他愿意看到的。

    一家独大,保不准会生出其他的心思。

    他只防夏侯襄还来不及,哪有那个心力再去分心注意自己的儿子们。

    所以,容离现在的身份他很满意,丞相之女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许给谁的。

    容离好好的坐着运气,没想到夏侯宇一个话音儿,就将所有人目光引到她身上了,她正憋着火气,因此眸光似箭,直戳夏侯宇。

    夏侯宇本来缩着脖子坐在座位上,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他不吭声了还不行吗,可当他感受到容离的瞪视之后,噌的抬起头来,一个小小的丞相之女竟然也敢瞪他?

    胆…胆子不小!

    夏侯宇努力瞪回去,他才不会承认,他有些害怕容离的目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