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第193章

    第193章

    “这件事,老夫知道了。从现在开始,路上不要与任何可疑的生人打话,不应该是任何的生人都不行。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稍后等帆儿他们回来,就启程”

    杨太师的心里认为,这件事极有可能是冲着凌袁帆而来的。忠勇侯和摄政王府抱团,侯府里嫡系这块,只有这么一个男丁,一旦除去了,侯府后继无人,成不了大气。这样等同于,砍断紫弈城的一只胳膊。

    不,或者说更大。侯府与兵部尚书府是姻亲关系,若是这样的话,等同于让兵部尚书与紫弈城的关系也疏远,一举两得。

    他不认为杜伊的身边这么快被识破,更不认为那些人会冲着他一个不管政事的老头子。可能性最大,还是凌袁帆。

    凌袁帆回来的时候,手上拎着一大堆糕点,林荷茹正眯着眼睛,看起来这街逛得很是满意。

    “启程吧,别歇着了。早点走,早点到。”杜伊伸手从凌袁帆手上拿了一盒糕点,递给白梅,这个稍后给小帅尝尝。

    “好,都走吧,时辰也不早了”都已经过了辰时了,今夜只怕要露宿野外,到时候还得提起精神来才行。

    马车走在官道上时,路上没几个人,心情甚好的林荷茹看着又开始飘雪花的天空,嘴里开始哼哼,自己哼哼不够还要扯着杜伊也跟着一起唱歌。

    “伊伊,你唱歌一定很好听吧,给我唱一首呗”

    “不会,我又不是专门唱小曲的。”

    “不可能,你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不会唱歌。伊伊,你就给我唱一曲吧,我都已经给你唱了”

    坐在马车里,听到前面的马车里,不断传来林荷茹的催促的声音,忍不住头冒黑线。她这样,都是她表哥宠出来的。

    “表哥,你不管管吗?”

    凌袁帆在林荷茹殷勤的目光下,咳了咳,道:“我想管,可是我管不动”

    “小帅,你想不想你娘亲唱歌?如果你想听的话,记得要让你娘亲唱啊”林荷茹觉得自己叫杜伊不管用,那直接让小帅来催,一定会有用的。

    “娘亲?”小帅听到林荷茹的话后,双眼晶晶亮,期待地看向杜伊。

    杜伊眼睛一闭,完全不理。小帅瘪了瘪嘴,奶声奶气地扬声道:“表舅母,我娘亲已经睡着了”

    林荷茹撇撇嘴,心里不乐意了。刚才还在说话的人,哪有说睡觉就睡觉的道理。一定是故意的,绝对是。

    “伊伊,你耍诈。你不唱就算了,我自己唱”

    林荷茹气哼哼地说完,一开口那个“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杜伊一听,差点喷出来,这不是白毛女的歌吗?虽然曲调不一样,可这开头这两句是一样的。不过再接着听下去后,杜伊便释然的笑了笑,还是不一样。

    唱得也不算难听,甚至可以说还是不错的。林荷茹的声音比较空旷,这歌声在这样的地方唱,觉得是对了。

    看到杜伊睁开眼睛后,小帅又轻轻地摇了摇杜伊的胳膊:“娘亲,表舅母唱了,你也唱一首吧”

    “娘亲不会唱歌,要不小帅自己唱?”杜伊心想,自己就是矫情又怎样?她不想唱歌,谁还能逼她不成?

    小帅摇了摇头,有些沮丧道:“娘亲,我不会。再说唱歌的都是女人,男人不能唱”

    杜伊听到小帅这话,忍不住摇摇头,她儿子这种沙猪思想是要不得的。想了想,便对她儿子道:“小帅,娘亲教你唱一首歌,是适合男人唱的,也只有男人唱,知道吗?”

    小帅听到后,点点头,扬声对正在唱歌的林荷茹道:“表舅母,我娘亲要唱歌了,你先别唱。我娘亲说,这是为我们男子汉唱的,也只有我们男子汉才能唱。表舅舅,你也要挺好了,这是我们男子汉的歌”

    小帅这话说的,林荷茹果然顿住了。挑眉看了一眼凌袁帆后,便道:“什么歌只有男人才能唱?伊伊,你快唱来听听,怪令人好奇的。”

    “小帅说,唱歌都是女人的事情,男人不能唱。我今日就让他知道一下,有适合男人的歌,男人不是不能唱的。”

    林荷茹看了一眼凌袁帆后,下意识的点点头:“对,伊伊你说的不错。凭什么唱歌的只能是女人,好像取悦他们一样,你快唱,回头我让相公唱给我听”

    杜伊喝了一口紫丁递上来的茶水,润了一下嗓子后,粗着声音道:傲气傲笑万重浪,热血热胜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誓发奋图强做好汉,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热血男儿汉比太阳更光,让海天为我聚能量,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看碧波高壮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即是男儿当自强,昂步挺胸大家做栋梁做好汉,用我百点热耀出千分光,做个好汉子,热血热肠热,比太阳更光

    这歌原本是林子祥唱的粤语,杜伊还是偏喜欢的。为了能够让小帅听得懂,她还不敢唱现代的粤语。

    小帅因为小,唱了也没太大的感觉,就知道要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这样才是男子汉。凌袁帆原本还以为杜伊会唱出什么样的歌,懒洋洋靠在车厢里。当听到杜伊唱地那个曲调和歌词后,睁大了双眸,有些不敢置信。

    就连杨太师,都难以自信。他们皆以为,这是杜伊为了教育儿子,才唱出来。心里对她的认知,又高升了一层。

    杜伊唱到最后,凌袁帆忍不住跟着杜伊的节拍,唱了起来。他是个男人,声音本就比杜伊适合唱这样的歌。在他重复两遍后,便朗朗上口。

    众人便凌袁帆唱出的那个气势给唱的热血沸腾,特别是一路随行的暗卫。众人都没有想过,会有一首适合他们男人的歌曲,这是要鼓励他们做男人,要自立自强,为己为国。现在他们可不就是为了这些吗?他们都是男儿,他们都在自强。

    不管是车大夫,凌袁帆还是杨太师,他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在表现,只是方法不一样,其效果和目的却是一样的。

    “真好听”柳如是不知何时已经醒来,听到这词曲后,拍着双手,极为感叹。她曾经在百花楼里,唱歌跳舞是必不可少的。

    不过那些多数都是抒情的歌曲,像这样的还是头一次听到。因为这歌,她和小芽对杜伊的钦佩又多了一成。一个女人,能够做得出这样的词曲,果真不是她们这些养在深闺中,娇娇滴滴的女子能够做到的。

    她们能唱出来的,皆是各种风花雪月,像这样激励人心的歌曲,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只怕也不会相信。

    凌袁帆唱了两遍后,内心久久激荡不已。林荷茹的歌,他喜欢,那也仅限于喜欢听罢了。可杜伊唱得这首歌,让他瞬间觉得,这是为他和于子恒等人量身定制的。

    杜伊用这个的歌曲在教育小帅,从词曲里透露出的意思,她就是要这样培养孩子的。想到这里,低头看着林荷茹的肚子,目光越来越坚定。

    如果说,曾经他想让杜伊以后帮他带孩子,是为了有一个像小帅那样聪明的孩子的话。那现在是真的为了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孩子,相信杜伊一直都用这种方法教育孩子,以后小帅会多出色,不用想都知道。

    “娘亲,小帅会是个男子汉的。这是娘亲做给小帅的,以后这首歌就是小帅的了”小家伙从杜伊怀里挣扎着摇摇晃晃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保证道。

    “恩,娘亲相信你,赶紧坐下来你还小,慢慢来,不着急,男子汉也是从小一个脚步一个脚印的长大的。只要你听太师的话,听娘亲和爹的话,就会成为一个男子汉。男子汉可不是嘴巴说说就行的,记得吗?你首先要改变的就是哭鼻子,到现在还耍小脾气,哭鼻子。男子汉不会哭鼻子的。”

    小帅被杜伊抱下来后,点着他的额头,慢慢教导。小帅还小,有些习惯必须得让他改了。看到小帅,突然又想起小宝,不知道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小宝比小帅要乖巧听话,脑子虽然没有小虎子那么灵活,可也不错。就不知道这几个月不见,怎么样了。希望美珍和桃花有好好教好,要不然有些习惯沾惹了,就不好改。

    快到阜城的时候,杜伊等人停下来歇息之时,对着凌袁帆和杨太师等人道:“这里回去就近了,我们直接顺着河走,很快。我记得当初于爷那边有画出这个地方,也要建一个码头对吧?”

    杜伊说的那个事情,杨太师并不是很清楚,他记得凌袁帆有拿过那个地图指给他看。依稀记得是有这么一个地方。

    “表哥,不如我们在这里停顿一下,看看情况吧。这里回去,也就几天的事情。我想去看看码头那地方是什么样,你若是不放心,可以先带表嫂回去,顺便帮我把小帅也带走。我和白梅紫丁去看看这附近”

    阜城是当初最先通河的,最初这里受灾的情况是最为严重的。刘家镇那边如果开发出来,这边也得准备就绪,就不知道这边的工作安排的怎么样了。

    “这样,我留下来陪着你,麻烦白梅带着我外祖父他们先回去。”在开发运河的事情上,忠勇侯府也占了三分之一,他必须得出力。

    有白梅等些暗卫护送,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只要到了刘家镇,就安全了。

    杜伊略微琢磨了一下,对着凌袁帆道:“表哥无碍,你先带着表嫂他们过去,到了那里,我娘自会安排。我带着白梅紫丁,出不了什么事。那些暗卫,留一半护着小帅,其他人我带在身边,你不用担心。”

    凌袁帆确实有些不太放心林荷茹,在看到杜伊的坚持后。想了想,沿着河走,大概也就五天的时间,就能到刘家镇了,这一来一回,也需要十天的功夫。

    “你准备在这待几天?”凌袁帆在想,若是就两三天,那他们都留下,倒也没什么。时间久了不行,特别是现在还不知道之前那些刺客,什么时候回来,刺杀的人,又是谁。

    “时间不定,快的话,三四天,慢的话,我估摸要七八天。先看看情况再做决定,我得到那沿河一带走走看看情况。”

    杜伊不确定的时间,让凌袁帆觉得有些难办。这时杨太师道:“我留下来陪着伊伊,你先带他们回去。这要建造码头什么的,之前我有在书上,看到过,也许能够帮得上忙。”

    杨太师知识渊博,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他之所以会来,就是想看看这些东西,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他岂会放过?

    “外祖父,你……”

    “就这样了,你带着他们走,刘家镇那边也要人盯着,你过去安排。伊伊这边,我们晚几日回去就是,又不是不回去。”

    “是”

    外祖父都开口了,凌袁帆也不能不答应。就像杜伊说的,到时候大不了留一半的暗卫出来帮保护她就可以。

    吃过饭后,杜伊对车大夫道:“师父,你先带着他们回去,桃花就多麻烦你看顾这点,我这还有点事,去看看。”

    车大夫原本想他也跟着去,一听桃花的情况,便将到口的话,咽了下去。随即杜伊又对小帅道:“你先随嬷嬷和舅舅回去,娘亲有事情要忙,几天后就回去了。”

    “你回去后,要记得教小宝和小帅哥哥功夫,每天的字不能落下。另外让表舅舅或者是二郎舅舅送你和小宝一起去学堂那和夫子学习一个时辰,知道不?”

    小帅小朋友这下不敢闹别扭,这都到这里了,娘亲肯定会回去的。再说那里还有小宝和虎子哥哥,还有桃花姑姑他们。

    想到这里,小家伙又想起自己是男子汉,眼眶有些发红的对杜伊道:“娘亲,小帅会听话,那你要早点回来啊”

    “好,一定会早点回去的,娘亲还想看看桃花姑姑的肚子多大了。你回去后,一听要乖乖听话,不能乱跑,知道吗?”

    “嗯,小帅会听话”

    嘱咐完小帅后,杜伊这才让白梅和紫丁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对着刘氏道:“娘,我先去那边的河边看看情况,哪里比较适合建造的。你先跟着表哥他们回去,家里的事情要麻烦你了,有两个孕妇。”

    “要实在忙不过来,你就让乔嫂子找个人一起伺候。小帅现在的身份特殊,不能让人看到他的面孔,你用这个掩盖一下。这连个你都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我就不说了。有什么事,找村长,不,叫镇长了,你找他和我师父帮忙。”

    “还有,桃花的情况,你不必担心,等我回去看看。小帅和小宝这段时日,一定要有人护送的情况下,才出去,不能让他跟着人到处跑。”

    刘氏点点头,接过东西,放回袖兜里,这才牵着小帅的手,回了马车。等说完这些,对着凌袁帆又道:“表哥,小帅就劳烦你多看着点,别让他乱跑,出事。找个人时刻盯着他。这段时日村变成镇后,只怕会有许多的生人出入。”

    杜伊其实想说,她的那么多产业都在那边。那些什么进货的人,可能都会往镇上跑,到时候不多个心眼是不行的。

    “你放心吧,那我们先走了。人我带走一半,你自己多小心点”凌袁帆说完,把小帅接到自己的马车里,让刘氏和绿柳去了柳如是的马车,就这样分配下,他们在杜伊的注目下,先走了。

    杜伊看了一眼白梅和紫丁,还有杨太师,便道:“太师,您是我舅母的父亲,不若我与表哥一样喊您外祖父可行?”

    “没什么不行的,既然如此,那我便喊你丫头,这样去阜城,也方便出行。”杨太师心里倒是乐呵,平白多了这么一个外孙女,还是他捡到了。

    杜伊来到阜城后,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将沿河的两边,都看了一遍后,这才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