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3.第1143章 局局局

    第1143章 局局局

    远川见状,有点无措地看向凌音。

    凌音急忙夹了个鸡腿过去,“歌儿吃。”

    战歌原本想说我不吃鸡腿,但见桥本惠子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想到之前跟她防身招数被狠虐的场景,不得不拿起鸡腿。

    算了,对非亲生的都比对他好,所以对亲生姐姐比对他好又有什么奇怪,男子汉打仗话,何必拘于这些小节。

    “谢谢妈妈。”

    战筝看了过去,看得战歌一激灵,但姐弟俩彼此都没说什么。

    饭后。

    战筝没有多停留,打了招呼准备拉着盛非池下楼。

    因为她答应了钟情帮她庆祝,刚发微信说赫连娜娜和陈沫已经到位了,就等她了。

    “妈妈,钟情和你参加了同一个比赛,就是第二名,她是我的朋友,还约了另外两个朋友帮她庆祝,所以我们就先走了。”

    “好,多穿点,夜里冷。”

    “嗯。”战筝点头,目光对上远川,再次点了点头。

    远川急忙也点了点头。

    他知道战筝并没有完全接受他,但不要紧,他不急,自从她说顺其自然之后,就没有再抗拒他,这就已经很好了。

    其他的,来日方长。

    ……

    下了楼,盛非池开车送战筝去和钟情几人约好的聚点。

    在车上时,战筝问起他有关珍贵细胞的事,“针对细胞的定价是不是过于高昂?我觉得可以便宜点儿啊,毕竟都是没有成本的东西。”

    “满满的时间不是成本吗?”盛非池反问。

    啊……也算?

    “怎么突然提起珍贵细胞的定价?”

    战筝将接到萧雅电话的事情说了一遍,盛非池沉吟。

    “满满,这不是定价的问题。”

    “那是什么?”

    “如果每个人都知道得了癌症不再可怕,那还会有人珍惜自己的身体健康吗?”

    一句话,成功让战筝陷入沉思。

    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因为人们会觉得健康有了保证,还戒烟干嘛,戒酒干嘛,运动干嘛,拥抱大自然干嘛?

    到时候,整体平衡就会被打乱,一旦乱了,出现其他无法轻易解决的难题是必然结果。

    “好吧,是我浅薄了,不该质疑定价的合理性。”也是,如果不合理,国家早就出面干涉了。

    胳膊再粗,也拧不过大腿。

    “满满不浅薄,只是不食人间烟火,不在意这些小事罢了。”盛非池握住少女的柔荑,轻轻的吻在上面。

    战筝被亲的痒痒的,却没有抽回手,“对了,后天是这学期有开学考试,所以我明天得回Z市一趟,大概两三天会回来,你在家乖乖的等我回来呀。”

    盛非池没做声,俊眉微微蹙动。

    什么大概是是之前的假期休的太久了,两个人成天腻在一起,连体婴似的,都习惯了,如今他开始上班,勉强适应才好不容易习惯。

    而今,又要变成短暂的异地,瞬间又不适应了。

    “满满什么时候才能毕业。”是喟也是叹。

    战筝直勾勾地看着单手握方向盘的男人,心想:真想砍下来收藏。

    “高考结束后啊,还有不到一百天。”

    盛非池苦笑。

    之前的一百天好不容易快要熬到了,现在又要熬另外一个一百天。

    “满满,下周就是你的生日了。”

    “所以?”

    “你觉得生日派对和领证派对结合在一起举办如何?”盛非池不无试探的问。

    他怕战筝忘了他们之前说好安排,成年了就领证,毕业了就结婚。

    “倒是个好办法。”

    “那就这么定了?”

    战筝点头。

    男人握紧了少女的小手不放,一直到了地方。

    战筝一个人下车。

    因为钟情并没有带男朋友,她也不好意思带,干脆和盛非池约好要走之前给他打电话,再过来接他。

    盛非池也没有提出异议,正好出发前骆峻笙打来电话,得知他的时间空出来了,便火速聚集了一大票人,准备小聚一下。

    两个人算是各自社交各自的,倒是很方便。

    反正很方便,一个电话,一个视频,两颗心还是会凑到一起去。

    *

    一晃眼,到了三一五打假日。

    电视上播放着国家的各种行动,其中竟然有关于珍贵细胞的打假,而且战果累累。

    战筝都惊了。

    因为,上当的人太多了,竟然数以百万计的。

    这让意识到限流的负面作用,便和盛非池商讨发放到各大医院的份额问题。

    但这件事没办法两个人决定,总统府那边经过研讨决定提高份额百分30,正好迎合了国家的打假礼物。

    大概萧雅也看到这则新闻,还特意打来电话,说妈妈已经彻底痊愈,再一次表达了感激。

    一个星期之前,战筝回Z市参加开学考试,考完试后离开之前,请同班同学吃了一顿饭,还买了礼品和鲜花,去医院看望了萧雅的妈妈。

    萧雅热泪盈眶,差点当面给她跪下,搞得她很不知所措。

    细细聊了一会儿,觉得人个方面都不错,在得知萧雅因为要照顾病重的妈妈肆业在家,战筝便给陈老板和胡老板那边打了电话,说派过去一个合作专员,专门负责翡翠矿的事宜。

    妈妈的病不仅被治痊愈,还得到了一个全新的工作机会,萧雅感激至极,忍着泪咬牙发誓要蜡炬成灰泪始干,一定好好给战筝打工。

    战筝倒是没那么在意,只觉得萧雅曾经卖过翡翠首饰,对翡翠行业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她手底下能用的人不多,年后于是都被他从三叔点里调到花钱集团的总部去了,如今是多一个人手多一份力。

    “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你现在在缅甸,要多注意安全,有什么不懂的就找陈老板和胡老板,我看你。”

    电话里,萧雅连连说是。

    因为有电话插进来,战筝变结束了和萧雅的通话。

    是墨茗打过来的。

    划屏,接通。

    “哈喽?”

    电话里:“别哈了,有正经事。”

    “什么正经事?”

    电话里:“群里正在讨论要怎么给你过生日,@你十几遍了,你看到没有?”

    “没,我刚刚在打电话。”

    电话里:“那你看看,然后告诉我们一声,后天我们都空出来了,必须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好,我看一下。”

    电话里:“那我挂了,群里说。”

    “好,群里说。”

    挂了电话后,战筝打开微信群,发现群里聊的热火朝天,都在说怎么给她庆生。

    她有点感动,也有点奇怪。

    【你们怎么知道后天是我的生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