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0.第1140章 兑现承诺

    第1140章 兑现承诺

    若非翡翠凤冠的右下角躺着一块鎏金牌,上面有凌音的名字,战筝都不相信这会是现代人类能制作出来的东西。

    不,不是东西,是艺术品。

    即便是在老家空灵,利用灵力,做成这般也是很艰难的事。

    直到这一刻,战筝才真正意识到自闭症患者在某一方面的突出究竟有多突出。

    全部由如火一样的红翡打造的凤冠,镂空、珠串、连接之处,全是一刀一刀的雕刻成的,一环扣一环。

    每一扣还都十分的圆滑,俨然经过了抛光处理,战筝越发觉得不可思议。

    翡翠的质地那么脆弱,不小心都会碎,究竟是怎么雕刻成一个个小小的细圈,成为链条样式的?

    她不可思议的地方,同样也是别人不可思议的地方。

    “凌女士不愧是仲达先生的关门弟子,这般鬼斧神工,实在难见!”

    “是啊,凌女士年纪轻轻,造诣却如此之高,不服不行!”

    “不愧是冠军作品,我就是一辈子也达不到这中水平!”

    面对恭维,凌音不再像以前那样回避躲闪,但也没有像别人想象中那么落落大方。

    她还是不善与人接触,只是在拼命适应罢了。

    好在不久后主办方就是开始致辞,被人围着恭维的情况没有持续太久。

    今天的酒会来的大多是业内人士,战筝虽然不曾涉足过翡翠雕刻这个行业,但却涉足过赌石行业,然后就自然而然的遇见了两个老熟人。

    一个是Z市内翡翠原石商陈老板,一个是云城翡翠原石商胡老板。

    二人见到她都十分热情,战筝也有回馈同样的客气。

    末了,陈老板提起缅甸那边有一个翡翠矿脉正在往外出售,问战筝有没有兴趣搞一下。

    “我们俩手头资金的有限,就是砸锅卖铁,顶多能凑三个亿,再多就不行了。”

    战筝随口问道,“还剩多少?”

    “对方开价10亿,不议价。”顿了顿,陈老板又道,“你之前在我那里买到绝大多数石头都是从那个矿上来的,另外,之前老胡那边的同一批石头,开出了一块脸盆大的帝王绿,要是整个矿再能出这么一块帝王绿,这买卖都稳赚不赔!”

    战筝笑了笑,从包里拿出支票,刷刷开出7亿的支票,签好名,给了陈老板。

    “那算我一份。”反正我钱多到花不出去。

    二人倒是都见识过战筝买原石很大方,却没想到只是提了一嘴,都还没有仔细谈细节,以及利益分配,人家都投资就拿出来了。

    太迅速了也!

    “战老板,其实我们俩今天也就只正巧遇见您了,就顺嘴提一嘴,想着如果您要事有兴趣了,咱们过后还可以详谈,不是为了……”

    战筝捏着支票,可爱的扇了扇,“怎么,你们不需要找合伙人?”

    “不是不是!”

    “7个大家伙啊,不是小数目,您……不再多考虑一下?”陈老板和胡老板都有点懵。

    找合伙人和投资商,什么时候变成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同时,二人对战筝的经济实力感到惶恐。

    真的是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开出了支票,仿若七个亿根本就不值一提!

    “不需要,支票你们拿着就好。”正说着,战筝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事位置号码,并没有直接挂断,而是将手里的支票塞给陈老板,丢了句回头再联系,随后就走到一旁接电话去了。

    电话刚接通,恸哭的女声就先一步传了过来。

    战筝有些疑惑。

    声音不是她过往熟悉任何人,但不那么确定,毕竟哭成这样,音早就破了。

    “你好,哪位?”

    电话里:“请问您是战筝小姐吗?”

    “我是,你是?”

    电话里,女声明显激动了起来:“战小姐,我是萧雅!”

    “萧雅?”是谁?

    电话里:“我曾是Z市XX商场XX珠宝店的店员,去年九月您光顾过这里,买了好几千万的翡翠,我当时为你服务,你离开之前把号码留给了我,说如果我有事,可以联系您。”

    “啊,是你。”战筝想起来了,“有什么事,你说。”

    是汪老板店里那个好心提醒她买翡翠原石比较划算的店员。

    电话里支支吾吾的,就是没有下文:“我……我……”

    “你是遇到自己搞不定的事了吗?”

    电话里:“我……对不起战小姐,我其实不想给您打电话的,可是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恸哭声再次传来,战筝温和地冲话筒里说。

    “遇到什么事都不要紧,你先不要急,平静一下,把话说完,这样我才能知道怎么帮你解决你所遇见的这件事。”

    电话里,女声哽咽:“是这样的,战小姐,我妈妈得了胰腺癌,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我已经借遍了所有能借的人,还是杯水车薪,我也有申请医疗贷款,可是因为胰腺癌的死亡率太高,工作人员说即便申请下来也是打水漂……我……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不想失去妈妈,哪怕能多拥有她一分钟,让我怎么样都行!”

    萧雅哭的不能自已,战筝浮现出女孩干净的面容。

    虽然无法感同身受,但也很是揪心。

    “你先别哭,告诉我,你只是缺手术费,还是想让你妈妈治好病?”在战筝看来,这是两件事。

    电话里:“手术……不!我想要我妈妈活着,就是让我用余生的一半来抵,我也愿意!”

    “可以,我答应你。”

    电话里:“什、什么?”

    “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里:“医院!我在Z市第一医院!战小姐,您现在并不在Z市,而是在帝都对吗?”

    “你怎么知道?”

    电话里:“我……花老板,我是个花粉,我看过您的直播。”

    战筝笑了笑。

    “花粉”是直播间网友自发组织的民间粉丝团体,是“花老板的粉丝”都缩写。

    “既然看过我的直播就应该知道钱对我来说不是什么,所以你更不需要焦急,我既然答应过你,自然会满足你的诉求。放心,我现在就安排人送特效药过去。”

    电话里:“特效药……是、是珍贵细胞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