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第509章 拓跋玠不死,本王还是不放心

    第509章 拓跋玠不死,本王还是不放心

    “臣遵旨!”余宽叩头领旨。

    然而,领了旨意之后,余宽并没有顺势退下去,而是依旧伏跪在原地没有离开。

    “还不赶紧给朕去抓翟惟嵩,杵在这干什么?”见余宽跪在原地没动弹,拓跋韬厉声呵斥了一句。

    “陛下,臣……臣还有一事禀报!”余宽十分小心地答道。

    “还有什么事?”拓跋韬阴沉着脸,十分不耐烦地问道。

    “赤影卫在……在各处的暗桩,一……一夜之间被拔掉了不少!”余宽硬着头皮回答道。

    “该死,谁干的,究竟是谁干的?竟然动到朕的赤影卫头上了?”拓跋韬一听,大怒不已。

    “臣……臣还没查出来!”面对拓跋韬的怒火,余宽头伏的更低。

    “废物,饭桶!”一听余宽说没查出来,拓跋韬更怒了,“你们赤影卫都是白吃干饭的吗?什么也查不出来,朕养你们有什么用?”

    “陛下,臣……臣觉得,或许……或许是段皋、贾延庆他们泄露出去的,也……也或者是逃走的翟惟嵩将赤影卫的暗桩透露了出去,毕竟他们……他们不是赤影卫大统领,就是副统领,对赤影卫的部署了如指掌!”余宽猜测着,将事情推到了段皋、贾延庆和翟惟嵩几人身上。

    拓跋韬闻言,怒意不但没有减消失分毫,反而大吼道:“朕不要听什么或许,去给朕查,务必要查出来究竟是谁干的!”

    “臣遵旨,臣马上去查!”余宽叩了个头,然后逃似地退了下去。

    ……

    “岳父,京中现在的局势究竟如何?本王回城之时,怎么见赤影卫在到处搜捕?”

    丞相府中,率使团回京的拓跋珉第一时间便来见了长孙简,问起了京中的局势。

    “段皋留了一份手书,手书上写了他知道的所有秘密,而这份手书,还有那个本该被押解回京的蔡睢,不知被贾延庆交给了何人,如今段皋手书上的内容,加上蔡睢知道的秘密,已经在京城流传开来,街头巷尾都在议论陛下残害手足、谋害忠良,所以,赤影卫现今在到处抓人,可昨日,被陛下勒令限期查出结果的翟惟嵩又逃出京都,陛下盛怒不已,如今倒是怀疑起赤影卫的忠心了!”长孙简大致说了一下京中的形势。

    “贾延庆为何会有段皋的手书?还有,他明明是父皇派去杀拓跋玠的,为何会将蔡睢带回来,还交给了别人?”拓跋珉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贾延庆会有段皋的手书,是因为段皋曾告诉过贾延庆,如果他出事,就去他家中将他的手书取出来,至于蔡睢之事,臣也奇怪,据魏贯传出来的消息,陛下是派贾延庆去杀蔡睢的,并不是去杀废太子的,不知最后为何会将蔡睢带了回来,或许,是贾延庆早就暗中投靠了谁,才将蔡睢带回,并与段皋的手书一起交给了那幕后之人!”

    “父皇派贾延庆去杀蔡睢,不是去杀拓跋玠?”听到长孙简的话,拓跋珉很是诧异,“还有,岳父方才说魏贯?魏贯怎么会传消息给岳父?”

    “如今废太子已经算是彻底失势了,魏贯是个明白人,看到现在的局势,便主动选择了投靠殿下,陛下派贾延庆去杀蔡睢的消息,是魏贯传出来,应当不会有假,毕竟蔡睢知道的秘密可不少,陛下想要将他灭口,是有极大可能的,至于杀废太子得事,或许是魏贯不知情!”长孙简解释了一番。

    “那岳父可知贾延庆究竟将段皋那份手书和蔡睢交给了何人?”拓跋珉问道。

    “不知道!”长孙简摇了摇头,“赤影卫查了几日都没查出结果,臣也派人暗中查了,也是毫无所获,幕后之人,行事应是十分谨慎!”

    听到长孙简的话,拓跋珉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究竟是谁,竟能让赤影卫都查不到!”

    见拓跋珉皱眉,长孙简开口说道:“从目前看来,幕后之人针对的应该是陛下,于殿下倒是无甚影响,我们暂且静观其变便好!”

    拓跋珉闻言,点了点头,“岳父说的也有道理,那我们便静观其变吧!”

    “那拓跋玠与独孤泰呢?回京的路上,本王见朝廷已经发下海捕文书,缉捕二人,可有他们的消息?知道他们逃到哪了吗?”拓跋珉提起了拓跋玠和独孤泰。

    “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长孙简摇了摇头,然后接着说道,“不过,废太子如今已经被彻底失势,对殿下再也构不成威胁,已经不足为虑了!”

    “话虽如此,但拓跋玠不死,本王还是不放心!”拓跋珉却没有长孙简那么乐观。

    听拓跋珉说不放心,长孙简宽解道:“依臣之见,殿下也不必太过忧虑,明面上,有海捕文书通缉,暗地里,陛下既然之前曾派贾延庆去杀废太子,而今应该还会派赤影卫继续出手,一明一暗,废太子当是逃不掉的!”

    “跟拓跋玠斗了这么多年,本王知道深知,哪怕失势,他也绝不会轻易放弃的,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对待拓跋玠,本王不得不谨慎,好不容易有今天的局面,绝不能让拓跋玠有反扑的机会!”拓跋珉却是仍旧不放心。

    长孙简闻言,点了点头,“臣明殿下的担忧,殿下放心,臣会派人去查废太子的行踪,想办法尽快除掉废太子!”

    “除掉拓跋玠之事,越快越好,本王要入主东宫,坐稳东宫之位,必须要解决掉拓跋玠这个心头大患!”拓跋珉再次强调了一边要除掉拓跋玠。

    “是,臣明白!”长孙简点了点头。

    “说起入主东宫之事,是时候该让咱们的人开始上疏谏言父皇立储了,拖久了,本王怕再生变数!”拓跋玠失势,拓跋珉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坐上太子之位了。

    “殿下,依臣之见,此时还是缓一缓为好!”长孙简却是不太赞同拓跋珉的想法。

    “为何要缓一缓?此事难道不是越快越好?”拓跋珉有些不解地问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