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第506章 罪行传开

    第506章 罪行传开

    拓跋玠眸中闪过一抹狠厉,“不是尽力,是必须让西府军为我所用!”

    “臣明白!”独孤泰闻言,点了点头,自是明白拓跋玠话里的意思,“必要之时,臣绝不会手软的!”

    “即刻整装,准备出发,我们必须尽快赶到西府军中!”拓跋玠沉着脸吩咐了一句。

    独孤泰闻言,有些担忧地看向拓跋玠的左臂,“可殿下您的伤……”

    “无妨!”拓跋玠摆了摆手,“这点伤,本宫还能受得住!”

    比起手臂上的伤,拓跋玠此刻更在意的是起兵的大计。

    “那臣马上下去安排!”听到拓跋玠的话,独孤泰便立即去着手准备启程出发的事了。

    ……

    在拓跋玠一路向西,赶往西府军中,准备联合西府军起兵的时候,京城之中,赤影卫副统领翟惟嵩,正带着赤影卫在隶阳城中大肆搜捕,想要查到贾延庆究竟将段皋的留书和蔡睢交给了何人,翟惟嵩为了保住自己头上的脑袋,已经疯狂到让赤影卫近乎见人就抓的地步,弄得整个隶阳城鸡飞狗跳,人心惶惶。

    然而,还没等翟惟嵩和赤影卫查到什么线索,段皋的留书和蔡睢的供词就被誊抄了成千上万份,一夕之间,如雪片般在隶阳城的大街小巷铺天盖地地散布开来。

    “原来十五年前,丞相萧兖和镇远大将军尉迟珣谋反那桩案子,真的是今上授意那个已经被褫夺封号的栎阳长公主干的!”

    “是啊,还有前不久,在边境屠杀了整个使团的,根本不是什么山匪,而是当今圣上派赤影卫干的!”

    “不但如此,那些传出来的东西上面还写着,今上为了巩固他的皇位,授意赤影卫罗织各种罪名,冤杀了不少功勋重臣,还有他的那些亲兄弟,他也没放过!”

    “说的是啊,现在可算是知道,为何今上当初登基之后,短短两三年之内,他的那些兄弟不是被削爵幽禁,就是被直接杀了,原来都是被诬陷的!”

    “残害手足,谋害忠良,真想不到,当今圣上竟然如此狠毒!”

    隶阳城的街头巷尾,不少人聚在一处,议论着流传出来的段皋的留书和蔡睢的供词。

    “你们说,那些传出来的东西上面写的,都是真的吗?会不会是有人伪造的?”

    “我看啊,八成是真的,段皋可是赤影卫的大统领,还有那个蔡睢,听说他以前是那个栎阳长公主的人,这两个人说出来的秘密,应该不会有假!”

    “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竟然一夕之间散遍了整个隶阳城!”

    “现在赤影卫满大街到处抓人,会不会就是跟这些有关?”

    “估摸着是吧!”

    “快别说了,我看大家还是散了吧,别一会那些见人就抓的赤影卫又来了!”

    “是啊,是啊,还是散了吧!”

    ……

    一众人继续议论着,可议论着议论着就提起了让人谈之色变的赤影卫,便都散去了。

    散去归散去,可段皋的留书与蔡睢的供词已经流传开来,就算赤影卫大肆搜捕,也阻止不了整个隶阳城街头巷尾沸沸扬扬的议论,拓跋玠杀害手足、残害忠良的残暴罪行,也就此传开了。

    ……

    “废物,没用的废物!”

    北朔皇宫,崇庆殿,得知段皋的留书与蔡睢的供词流传开来的拓跋韬龙颜大怒。

    崇庆殿里的物什摆件被拓跋韬砸了一地,殿内伺候的内侍宫女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生怕一不小心触怒了拓跋韬,被拖出去斩了。

    拓跋韬的对面,翟惟嵩战战兢兢地伏跪在地上,脑袋被拓跋韬砸破了,血直往下流,却根本不敢伸手去擦。

    拓跋韬狠狠地踹了翟惟嵩一脚,“朕让你查,你到现在不但什么也没查出来,反而让那些东西铺天盖地地流传开来,朕养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

    被拓跋韬一脚踹倒的翟惟嵩赶紧爬了起来,老老实实地重新跪好。

    拓跋韬瞪着翟惟嵩,怒吼道:“朕给你今日一天的时间,给朕查出来那些东西到底在谁手里,究竟是谁散出来的,若是再查不出来,朕立时斩了你!”

    “臣遵旨,臣马上去查!”翟惟嵩闻言,如蒙大赦一般,磕了个头,就忙不迭地退出了崇庆殿。

    “该死,真是该死,若让朕知道是谁,朕一定将他碎尸万段!”翟惟嵩离开口,拓跋韬的怒气依旧没消,一脸恶狠狠的样子,发泄着他的愤怒。

    殿内的一众内侍宫女,一个个都低着默不作声,拼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谁也不敢去触拓跋韬的眉头。

    ……

    “如今拓跋韬残害手足、谋害忠良的罪行已经在整个隶阳城传遍了,你觉得本王何时站出来合适?”

    在拓跋韬大发雷霆的时候,平王府中,在幕后将拓跋韬残害手足、谋害忠良的罪行散播出去的拓跋韫看着坐在下首的谋士窦珙,问起了窦珙的建议。

    “王爷,此事急不得,现在,当今皇帝的残暴罪行只是在京都传了开来,我们应该让这些传的更远更广些,到时候,王爷您才好登高一呼!”窦珙说出了自己的主张。

    微微一顿,窦珙接着说道:“而且,王爷您要号令天下讨伐无道暴君,手上需要有足够的兵马才成!”

    听闻窦珙提及兵马,拓跋韫开口说道:“兵马之事,本王自是考虑过,这些年,本王刻意笼络,与军中的几位将领颇有些交情,本王若是站出来,他们应当会响应本王,本王已经拟好了书信,正打算差人送到军中!”

    “王爷,送信之事需得先缓一缓!”听到拓跋韫要差人去给军中的将领送信,窦珙立马出言阻止。

    “为何?”拓跋韫有几分不解。

    “王爷,起兵乃是大事,需得谨慎,若是贸然差人去送信,万一有人泄密,或者不愿跟随王爷,那我们的大计必受影响,而且,与王爷有交情的那几位将领,臣也是知道的,恕臣直言,他们份量不足!”窦珙细细解释了一番。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