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第881章 不对立,无关

2021-04-10 作者: 偷名
  第881章 不对立,无关
  “妈,您怎么来京城了?”

  不到八点,方年回到了柏悦府,见到客厅里坐着的孙蓉,好奇道。

  闻言,孙蓉女士嘴角轻动:“嚯,你们这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陆薇语这么问,你也这么问。”

  “就不想想你们这都快冬天了,还待在京城,我能放心吗!”

  被岳母大人这一说,方年也是有些挠头。

  边往茶几旁走着,方年边解释了一句:“妈,这个您放心,家和在京城的妇幼医疗点就开在银泰,虽然跟楼下的柏悦酒店共享电梯,但不跟商场共享;

  很方便,也迅速,最慢最慢的速度也只要5分15秒就可以到。”

  孙蓉:“!!!”

  “是,是吧。”

  说实话,孙蓉无话可说。

  无论是方年对陆薇语的坚定感情,还是方年表现出来对陆薇语的尊重、重视,让孙蓉这个做丈母娘的,无话可说。

  她以及陆文林,在对独女陆薇语的重视上,都自愧不如。

  而且,孙蓉真的惊了。

  羊城的院子附近有一个几乎可以说单独为陆薇语开的妇幼医疗点也就算了,毕竟院子距离城区啊,大医院都远。

  好家伙,这才到京城几天?还没有十天吧,就在住所下面开了个新的医疗点!
  不用说,也是单独给陆薇语开的。

  有钱就这么造的吗?
  方年:对,有钱不这么造,怎么给国家贡献gdp。

  他那一百多亿的现金,左折腾,右折腾,前折腾,后折腾,也还剩下六十多亿。

  而且……其实家和医院不花方年个人的钱。

  这本就是公司福利,他跟陆薇语都是公司大股东,稍微有些特别福利也实属应当。

  前沿一直是民营企业,甚至方年乐意,前沿也不是不可以成为个人企业。

  方年也对孙荣女士的到来表示了欢迎与感谢。

  “您来了就好,小语偶尔想出去走走,我也放心得多了。”

  说着,方年又吐槽一句:“我妈妈也实在是有点不像话,哪有要当奶奶的人了,连个人影都没有的?”

  陆薇语连道:“妈也是要陪着小歆上学的嘛,再说,妈也有天天给我打电话的。”

  她倒是早就改口叫林凤女士妈了。

  都嫁过来了,不能还跟以前一样叫阿姨。

  孙蓉也说了两句,讲说各有各的事情,她反正没其他事情之类的。

  唠了几句,陆薇语也关心了下方年今天的工作。

  还比较好奇刘惜怎么提前回来了那么久。

  柏悦府是方年跟关秋荷的共享资产,面积也大,刘惜被喊过来以后是一直住在这里的。

  倒是也不生疏,在羊城她也是住在方年家。

  只是这会刚好没在客厅。

  方年双手一摊,无奈道:“被苗为那糟老头子拉去他家喝了点酒,这老头简直就就是个气管炎,天天拉我当挡箭牌,在单位又是滴酒不沾!”

  “其它就是去开个会,汇报当康公益与前沿在教育方面的相关事宜。”

  正说着话,刘惜也走了出来,方年就招呼了声:“刘惜那边更清楚一些,报告都是她起草的。”

  刘惜眼睛眨了眨,忍不住道:“我真的能清楚?”

  方年就说:“你当然清楚!”

  刘惜:“……”

  她能说什么。

  下午的事情别人不知道,甚至已知消息的人至多不超过15个。

  但刘惜偏偏是这里面的一员,因为政研的王大主任委婉的提了提,希望刘惜能劝一劝方年。

  没错!刘惜只花了一周多时间就打了通关,可以直面王大主任。

  这就是神·刘惜。

  陆薇语敏锐的意识到了什么,没再多问。

  孙蓉女士因为舟车劳顿,不大会功夫就去洗漱休息了。

  柏悦府其实还蛮方便的,楼下就是柏悦酒店,有部分共享资源。

  所以,孙蓉女士还是很适应的。

  九点多,方年跟陆薇语也回了房间休息。

  洗漱完后,陆薇语趴在方年肩膀上:“下午发生了些什么吧?”

  “对外是什么都没发生,对我是发生了一些。”方年坦言。

  陆薇语哦了声,询问:“能大概说说吗?”

  闻言,方年斟酌片刻,才开口道:“大概就是我跟平书之间进行了一场……单独、激烈、坦然尖锐的对话。”

  “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有任何记录,不会对外。”

  “我挑几个能简单说一下的类目。”

  说着,方年稍作停顿:“湾湾、资本无序与社会秩序、基础科学标准泛中心化、方家。”

  “这是稍微能说一下的,其它的涉及颇广,反正……”

  说到这里,方年低头看了眼陆薇语:“我能跟你说的这点,就已经让政研那边麻爪,让平书在今天特地絮叨说不会有监控、监听设备。”

  下意识的,陆薇语就屏住了呼吸。

  她毕竟站在了前沿的平台上,看到的世界与常人很有区别,从方年简单的几个词里面就听出了很多东西。

  或者直接一点,刀光剑影。

  这远远超出了一个普通商人可以说的层面。

  但陆薇语也知道,方年其实没有太多的选择。

  前沿越来越强大,方年在各个领域信手拈来、游刃有余的气态,注定了方年逃不开很多事情。

  末了,陆薇语选了其中一个相关点:“方家是说方歆?”

  方年点头,耐心的解释了起来。

  “提前很多年就开始安排方歆去英格兰留学的事宜,是为了节约时间,也是为了让她能有相关的优秀海外经济学学习经历,具备部分地区独领一方基层所需要的必要条件;

  回国内还会上博士,前后节约三年多时间,大概在她二十五六岁博士毕业时,已经结束了副县挂职。”

  “这样无论如何都能在三十五岁时独领一方……再之后将因为相关规定偏向必须要有女性,而享有一些便利优势,至多二十年后可以进入省一级的闲职。”

  “而刚好在她三十五六独领一方时,我们的儿子差不多够年龄参加工作了。”

  “期间,前沿办公室其他人的孩子也会根据不同情况而各有进入体制扎根的必要付出。”

  从来,方年都是个有多手准备的人。

  他自己不能进入体制内,但不代表说在现行体系下,方年一点准备都不做。

  前沿可以在所有事情上都依照规则来,哪怕是遭受一些不太正常的对待也无所谓。

  在方年将董事长位置过渡给刘惜,然后从旁保驾护航几年后,前沿将是一个彻底稳固的体系,风吹不动,浪打不掉。

  但前沿明确不会做大而不倒的企业,这是方年对平书等的承诺。

  所以,让方歆做出必要的付出,进入体制内并不是为了前沿。

  而是,一个开枝散叶的家庭需要两条腿走路。

  如此而已。

  方年可不想什么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事情,他既然已经被推到了现在,当然是能走多少就走多少。

  “……”

  至于其它诸如湾湾、资本、基础科学之类的话题,方年就没提。

  已经超出了跟陆薇语分享的范畴。

  陆薇语也识趣的没有问。

  至于那些更尖锐的事情,涉及到的东西具有很强的颠覆性。

  十分明确的彰显了方年身上那极致的爱国平民主义。

  有些还直指了一些极其敏感尖锐的领域,如果平书稍微狭隘一点,都可以理解为方年在进行某种逼宫。

  所以相较而言,哪怕是方年特别的去提及汉武帝,那都算是小儿科了。

  总之,能让平书这样的人都跟方年进行激烈的讨论,可想而知敏感度。

  毕竟中途平书都忍不住说了句:“有点后悔让你坦言。”

  方年当时只是笑笑回了句:“反正都到了要鲨头的层次,就当是虱子多了不咬吧。”

  “……”

  然后陆薇语岔开了话题:“关总下午跟我打电话叨咕了两句苹果的事情。”

  “差不多一周时间了,你是怎么想?”

  闻言,方年笑笑:“其实很简单啊,规定是不能违反的,苹果现在只能忍着,但,在商业上,不存在永恒的对立,所以我们可以跟苹果谈一谈一同对抗X86阵营的事情。”

  陆薇语都懵了下:“?”

  方年简单道:“苹果又不只有手机,它要做的是产品生态的绝对完善,我想,苹果公司战略现在想的是什么时候能再次抛弃英特尔。”

  “再顺便抛弃让乔布斯生前相当不满意的高通。”

  “所以,其实我给了苹果一个多好的机会。”

  说着,方年懒散而又耐心的解释:“苹果现在可以在手机、平板业务上抛弃高通并不完全领先的4G基带;

  选用胜遇禺强,这个通过买买买一揽子解决了基带专利问题,并在4G LTE双标准率先突破Cat.6的产品解决方案——这正是老乔想了很多年的事情。”

  “在电脑领域抛弃X86,在白泽不断领先的压力驱动下,以arm架构为基础,再作突破,让电脑也用上arm芯片,完成最后一点生态的补全;

  这样,大家都在抛弃X86,国内大力推广CB12架构,以及推广nwK内核系统就是大势所趋,都不用行政驱动;
  甚至还能因此说服林纳斯修改Linux内核以支持CB12架构。”

  “你看,这不就是皆大欢喜的合作?”

  “苹果推迟了一个月发布的iPhone5s能在我们前沿的帮助下重新进入中国市场,还能抛弃特别讨厌的高通、英特尔,它干嘛要拒绝?”

  “尤其是在苹果的市值即将跌掉1000亿美元的现在。”

  这次,陆薇语真的听愣了:“我怎么只看到了前沿的收获,没看到苹果有什么收获呢?”

  “所以说我被公认为目光长远,格局大的商人,而你只是我夫人。”方年乐呵呵道。

  这些当然没那么简单。

  如果是2020,那是痴心妄想。

  很可惜,现在是2013,而且是前沿特别针对性领先的2013年了。

  如果苹果是一家非上市公司,如果苹果创始人没有去世,如果苹果能接受市值跌到冰点,如果苹果能接受完全失去中国市场。

  那么……

  方年的想法依然是痴心妄想。

  很可惜,这么多如果加一起的结果,苹果根本无力接受。

  而且,方年没提到的一些细枝末节是,苹果现在需要前沿,需要前沿的一些解决方案。

  全世界有且只有前沿有。

  比如全面屏相关的零部件,现在是独供的。

  以前沿、顺为资本、影响力基金等联合在一切的大巨头对消费电子领域的把控,苹果得不到一丁点新部件。

  总之,原本的前沿一直都是和平发展基础科技,今天突破一点,明天突破一点,最后积少成多,就是很惊人的科技公司。

  而这次,前沿轻轻出手,就让大家知道前沿其实还有狠辣的一面。

  …………

  再半个月后,苹果坐不住了。

  不仅仅是中国市场明白无误的颗粒无收,前沿力推的‘’在全球范围内的风靡,几乎完全的针对苹果来蚕食市场。

  消费者的忠臣度显然没有苹果想得那么牢靠。

  一场发生在前沿与苹果之间的商业谈判自然不可避免。

  毕竟前沿是正大光明的针对。

  老规矩,这种商业谈判,关总主持大局。

  总之,方年想要的东西不可能一蹴而就,而苹果想要的东西,是需要先给他们得到的。

  比如iPhone5s重新在中国市场上市。

  不过前沿到了这一步,根本就不是要在面向终端消费者的行业挣钱。

  所以根本就不在意这点让步。

  而且,另一方面,方年还是比较相信消费者最终会用钱投票。

  就在苹果的iPhone5s再次登陆中国市场的同一天。

  小米、菊厂前后脚宣布了一个重大消息。

  进军个人笔记本电脑领域。

  接下来的时间里,前沿与神舟、同方等品牌就个人电脑领域达成深度战略合作。

  国防科大的CNMDOS正式上线商用版,对外授权。

  龙芯基于CB12架构的新款CPU也正式上市,并且宣布将与白泽半导体合作开发下一代CPU,丰富CB12架构。

  烛龙系列单独以全套平台、IP等多种解决方案的形式对集成电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内部授权。

  Linux更新内核,支持CB12架构。

  11月下旬。

  小米破例举办了冬季发布会,带来了一些新的东西,比如M的升级版,比如被雷軍称之为生态链的产品。

  以及小米第一款笔记本,小米笔记本1。

  搭载烛龙系列CPU、河图GPU,以及CNMDOS,一如既往的性价比。

  3499起。

  差不多时候,工信等单位发布了联合倡导书。

  以直接正面的形式鼓励民众购买中国优质产品,支持中国自主科技,自主工业的发展。

  所有这一系列事情中,只字未提联想。

  像是与联想无关。

  毕竟……

  CNMDOS对外授权对象中没有单独排除联想。

  但……

  上个月才经历过前沿狠辣针对苹果事项的吃瓜群众们,都认为这只是开始。

  因为,这一系列事情横跨了半个多月时间。

  前沿旗下的零度,一个面向终端个人电脑消费者的品牌却毫无动静……
-
  ======
  PS:各位读者姥爷,我是想要你们留言提一提对新书的意见呀!!!速度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