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9.第880章 坦然尖锐

2021-04-09 作者: 偷名
  第880章 坦然尖锐
  “妈,您怎么来京城了?”

  陆薇语看着施施然走进来的孙蓉女士,眨巴着眼睛,脸上写满了好奇。

  孙蓉乜了眼陆薇语,没好气道:“一孕傻三年?”

  陆薇语:“???”

  这妈还是亲的吗?
  怎么一上来就开大?
  不带这么玩的!

  见陆薇语不咋太服气的样子,孙蓉乐了:“还真是傻了呀?”

  不爱看陆薇语茫然而不服气的神情,孙蓉不以为意道:“我寻思你跟方年来京城只是拜访一二,小住两天,就没想着跟过来;
  哪想到你们这到了京城一时半会都没打算回去了!”

  说着,孙蓉就有些来气,嘟囔起来:“你现在可正经是个国宝,别人家的娃儿我不知道,你的娃儿起码是有份鬼都不知道有多少钱的家产继承!”

  “这几天我这觉都睡不好了!”

  听孙蓉这么一说,陆薇语才算明白过来,跟她傻不傻真没关系,是长辈与自己之间的观念分歧。

  陆薇语嘻嘻哈哈道:“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啊。”

  “我跟方年刚到京城的傍晚,就去见了平书,然后他就被平书留了下来,凑巧又赶上了其它一些事情,这一二天确实还回不去羊城。”

  孙蓉忍不住咂咂嘴,瞥着陆薇语:“就你这懒虫模样,真不知道方年怎么看得上你!”

  接着又满是感慨道:“就偶尔听你们说的那么两嘴,我已经没法想象出是什么景象了,方年只说他读书比较厉害,说公司是顺便做一做,可他怎么就那么受人重视?”

  “再又说回来,他那公司也不是顺便做一做能做出来的呀!”

  听孙蓉絮絮叨叨的说完,陆薇语笑逐颜开:“这几天他可不受人看重,不说国内一些糟烂事,国外那华尔街想要生吃方年的人都有。”

  “因为他简单部署的一些事情,直接和间接带给海内外资本数以千亿美元计的损失。”

  孙蓉听不太懂,但还是看过新闻的:“苹果?”

  陆薇语点头嗯了声:“现在满大街都说他方年办事过于狠辣绝情来着,可不是你说的重视。”

  闻言,孙蓉问了句:“那他人呢?”

  “今天好像是平书专门找他,估计应该在府右,是墙内还是哪就还真不清楚。”陆薇语随口回答。

  孙蓉忍不住撇嘴:“那不还是吗!”

  “……”

  跟自己母亲拌拌嘴,陆薇语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怀孕的日子里,那可真是太舒服了,想干嘛干嘛。

  硬要说的话,其实陆薇语跟方年到京城时间也不长。

  今天才18号。

  不过鉴于陆薇语初怀孕的特殊情况,孙蓉女士还是蛮着急上火的,所以紧忙又从羊城赶了过来。

  陆薇语也确实是个需要被重点照顾的对象。

  虽然还有刘惜也在京城,但刘惜也不是过来人,而且刘惜也被方年拉着去‘博弈’了。

  倒是说,即便如此,陆薇语依然有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因为她的司机五月一直跟着。

  “……”

  …………

  陆薇语和孙蓉嘴里讨论着的方年这会儿还正经是被丁嶨祥特地请到了平书的办公室里。

  而且。

  在稍作寒暄后,连丁嶨祥都没有留在办公室。

  也就是说,是方年跟平书的单独对话,不会通过任何形式记录的类型。

  因为这次是方年在跟政研的王护泞等人进行了一周多的‘激烈’‘交锋’之后,整合出来的一些敏感、尖锐话题。

  仅仅能说的一小部分内容其尖锐程度就让王大主任不敢只身直面平书。

  方年……

  方年能有什么所谓呢。

  再说,方年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就是个做点小生意的小商人,连接班人都找好了的那种,大佬发话,他也拒绝不了。

  平书难得笑呵呵地道:“随意一点,放轻松,不要有顾虑。”

  说着,平书还难得的解释了一句:“我这办公室也不会有监控、录音设备。”

  闻言,方年微笑着道:“我这个人没什么长处,年纪轻,血气方刚,几句话还是敢讲的。”

  平书轻轻看了眼方年,也不多说。

  方年多纯一年轻人,对这类眼神一律不在意,谁还没有个偶尔不想说话的时候呢!

  三两句话就达成了很好的默契。

  方年也没含糊,掏出口袋里的钱包,从里面抽出来几张纸:“这是我简单整理的一点东西。”

  末了,方年补充一句:“虽然是手写的,但我不会承认是我的字。”

  有些东西,根本不能用电子设备来进行记录。

  电子设备在某种程度上是最不靠谱的,无论损坏成何种模样,也依然不排除被恢复的可能性。

  将几张纸推到平书跟前,方年稍作整理,说了起来:“我呢,偶尔是个异想天开的人。”

  “昔日既有秦皇汉武,对吧。”

  “……”

  开口就是重磅炸弹。

  平书都听得眼睑一跳,忍不住心中嘀咕:难怪!
  这种事情,别说王大主任,就算是老一辈的人这会儿都不太敢跟平书直接谈了。

  “……”

  “从时代来讲,事情是一步步来的。”

  “……”

  “现代工业基本都建立在基础科学的发展上,所以一定要平衡话语权。”

  “……”

  “当然,我也没有掩饰目的的意思,这个过程中,因为有一套完善体系的前沿系将受到最大的益处;

  基础性东西的突破都来源于对教育本身的投入,遍寻全世界都找不到前沿这样的体系,我敢说,这是它应得的。”

  “……”

  “同样的,有些事情我也没有要瞒着您几位的意思,我本人对体制毫无兴趣,但不代表我没有私心,不代表我没有想法;
  从法理上,我是单独的个体,只跟陆薇语有夫妻关系,此外再无任何其他关系;

  所以,出了这扇门我不会承认我做出的部分事情与我有关。”

  听到这里,平书插了句:“方歆?”

  方年点点头:“她需要作出牺牲,我需要一份交替性的保障,她是第一个,我的儿子是第二个。”

  “……”

  平书却说了句:“能理解,圣人不存于世。”

  方年也补充了一句:“如果让圣人也操心衣食住行、柴米油盐,他能不能还是个圣人,我看很悬。”

  “……”

  而这些已经涉及到十分敏感、尖锐的话题,却还仅仅是个开始。

  一开始平书多数时候是倾听,偶尔插两句。

  后来也变得‘健谈’起来。

  没人知道整整两个小时里,方年到底跟平书谈了什么。

  只知道,两人达成了最基础的默契,对外只字不提。

  也没人知道,这次谈话对各自造成的影响是什么。

  站在方年的角度,他只能说,他把一切都坦然表现出来,并不掩饰自己的目的、长远私心,也不强调自己有多少多少感情。

  而站在平书的角度,他根本就不需要方年的强调,他太清楚对于一个极致爱国平民主义者来说,强调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同时,平书也大概知道了,为什么一个小山沟沟里出来的人,能让那么多人觉得平凡却又根本不平凡的走到了一个几乎是极致的位置。

  而平书也对方年在哲学领域的研究深度很是赞赏有加。

  甚至,通过方年,平书还真是有点认同那句话:任何学科到最后都是哲学问题。

  假设用一个圆来形容人类的所有知识,从小学到高中是完善知识环,本科开始对某一个专业有研究,硕士阶段对这个专业有了更深的钻研,随着文献的阅读、知识的积累、实践的证明逐渐触及到知识的边界,最后终于突破这个边界,这突出的一点点叫博士。

  而方年虽然只是本科毕业,但他在哲学的部分领域已经不仅仅是突破了这个边界那么简单。

  两辈子的经历和积累,以及海量可自主操控的实践验证机会,才让方年有如此收获。

  这也是方年能跟平书等人谈论一些事情的根因。

  “……”

  而在方年跟平书一前一后走出办公室后,几乎无缝的开始了另一场受众广泛一些的讨论会。

  关于贫困与教育。

  参与的人多了一些。

  方年并不是主讲人,王护泞才是。

  不过方年也准备了一些文件。

  轮到他时,方年清了清嗓子,侃侃而谈:“这是一份试点资料,因为就在我的家乡,我投入了更多一些的关注力。”

  “……”

  “我站在一个平庸的角度,简单谈论一些浅薄的观点。”

  “桐凤联合学校的选址是经过了精心准备的,根据数年前市里、省里的一些基建发展文件综合选的地方;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学校距离就近高铁站直线距离是2.7公里,因为是乡下道路,不用考虑堵车的可能性,不到五分钟车程;
  这条高铁是确定要通往省城的,这将带来一个早有规划的有利变化:桐凤联合学校可以直接从省城聘请部分教师来直接的拉高教育水准;

  而人……是群居生物,他们的到来会带来海量信息的直接交换,这种信息我简单的称之为见识,它会改变一些庸俗想法。”

  “普遍的农村与城镇的最大区别就是见识上的巨大差异,教育是能起到导向性作用的。”

  “我认为,这些不是4G网络的普及,手机软件种类的丰富能代替的。”

  “……”

  最后,方年做了个总结:“其实这跟王主任总结的方案差不多,要推动一批有见识有文化有能力的年轻人下沉到村里、镇上。”

  “殊途同归,目的都只有一个,积少成多的改变落后的观念。”

  “……”

  方年发展桐凤联合学校这种模式,绝不仅仅是为了拉平城乡教育资源差距,更为了潜移默化改变观念。

  按照桐凤联合学校的规模,极限容纳1.2万学生,峰值设定是1万人,再算上大大小小遍布在棠梨、大坪、维南一带的大量小学,几乎覆盖了所有学龄儿童。

  在水滴石穿的功夫下,是可以改变几乎所有学龄儿童家庭的整体观念。

  几乎可以四舍五入的等于直接覆盖了三县家庭。

  要知道,人……是好奇的。

  与会众人听完方年的侃侃而谈,都鼓起了掌。

  李总更是赞许道:“小方这事情办得很出色,好几年前就定了下来,难怪都说你目光长远。”

  方年微微一笑,没多说,坦然受之。

  重返人生之后,方年有几个得意之作。

  当康公益基金的发展模式。

  前沿泛社团模式。

  前者,将通过教育导向,潜移默化的配合扶贫策略来达到最佳效果。

  利国利民不敢说,对类似于棠梨这样的普通乡镇将有翻天覆地般的作用。

  后者,后者已经在潜移默化的改变中国基础科学研究领域的发展方向了。

  这就是方年的得意。

  也是更广泛形势下的好好生活。

  一桩桩事情办完后,方年被苗为这糟老头子给拉了过去——明明今天所有的事务都没有苗为的份。

  “……”

  电话里,方年就明白了苗为这糟老头子的真实想法:

  喝点酒。

  于是,方年就又去了一个胡同院子里,跟苗为家吃起了饭。

  这好家伙,咂的喝了口酒,苗为就叹起了气:“方总啊,我现在可是背着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等等形容词。”

  “什么为了本土企业的发展,不择手段啦!”

  “什么以公谋私啦!”

  “这可都是你搞出来的事情!”

  不等苗为说完,方年便打断了:“行行行,今天这锅我背,来,干杯。”

  话都到这份上了,方年还能不明白是咋回事。

  全特么借口。

  4G新牌照的发放流程一点问题都没有。

  方年随便都能找出一百个正面理由。

  比如……

  iPhone5S是新品上市,它的销售周期很长,是中国市场很受欢迎的机型,将极大的制约中国4G更快速率标准的普及与覆盖。

  将影响中国对5G标准的前瞻研究。

  凡此种种。

  国内外确实有不少微词。

  但一般有这种的,要么利益相关,要么是又蠢又坏。

  前沿都不稀得搭理后者。

  前者?
  淦就完了。

  “……”

  末了,苗为终于提了句:“听说下午发生了点事情,不影响你吧?”

  “多虑了,下午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方年一本正经道。

  苗为笑笑,转移了话题:“前沿狠辣的一面也展示了出来,下一步要正式开始个人电脑行业的整合了吧?”

  方年轻轻颔首:“整体流程会比之前早一些。”

  “……”
-
  ======
  PS:啊,大晚上的忽然想码字,就写了一章,下一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新书是重生文,各位姥爷可以提提意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