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第515章 轰轰烈烈的‘打假’(求订阅)

    第515章 轰轰烈烈的‘打假’(求订阅)

    厨房里传出刘惜、温叶、陆薇语仨忙碌的声音。

    谷雨在忙着整理刚才的会议纪要资料。

    关秋荷在屋外接听电话。

    方歆已经完成了兴趣学习,自己坐在沙发一角,拆了个新乐高玩。

    时近傍晚,一派祥和。

    方年却蹙起了眉头,甚至换了个坐姿。

    眼睛没离开手机屏幕,手指也飞快的戳戳点点。

    ‘史明’这个名字,不仅让方年像是吃了苍蝇般难受,更让他的记忆直接以上辈子的视角一直回溯到当下这个年代。

    大概是山寨手机也可以用2G网络上网起。

    一个中性词逐渐被一些特定人群玩弄出了另一种极致恶心的味道。

    这个词叫:公知。

    在公知里面又衍生出了一个更加恶心的群体。

    ‘科普’打‘假’。

    史明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人物。

    事实上,方年多数时候很客观,很少会那么厌恶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科普也好。

    打假也罢。

    方年并不反感。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都亲历过无数龌龊。

    并不会去认为世界是美好且无缺的。

    站在纯粹科学角度上,以科普的形态去揭露一些学术不端类事件,谁都会乐见其成。

    方年也不例外。

    但方年厌恶的是,以史明为代表的一系列‘公知’,将这件事情做成了生意。

    科普有,但并不完善,且故意片面。

    打假也有,同样是不完善且故意片面的。

    当然,一开始一定会站在道德制高点做那么一两件完全中立的事情。

    毕竟……

    得有拿得出手的‘成果’才好意思继续下去。

    更令方年反感的是双标。

    挣钱这件事不丢人。

    但为了纯粹个人利益,裹挟所谓的民意,甚至把自己当成国外某些资本的走狗,完全成为他们利益的打手,这就已经沾了脑瘫。

    最重要的是,方年很反感这类人凭借自己的身份,为了利益所谓打假说出来的一些似是而非的话。

    生于农村,长于农村,方年实在不要太清楚普通老百姓获取信息的难度。

    有太多的人会相信那些恨不得标在脑门上的头衔。

    比如博士这种头衔,可以让太多人完全不去分辨他们专精的专业,盲目认同他们的观点。

    而典型代表人物史明的很多观点更是最大限度的破坏了中国科学教育水平。

    比如为了打假而造假。

    比如骗钱。

    比如用各种似是而非的反科学和伪科学理念。

    比如凡是国外的东西都是对的,凡是国内的东西,都是不正确的。

    比如发动人身攻击,通过指责一个人的品德不行,进而指出他一定不对。

    比如符合自己利益的东西,都是正确的,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东西,都是错误的……

    又翻了翻史明的微博动态,方年眉毛挑动,咕哝道:“这一个多月都在打假?杀疯了?”

    “咦……有点恶心人了。”

    方年有看到史明的微博从7月份开始频繁更新。

    包括但不限于连续发布21条微博打假那位学历造假的打工皇帝。

    这次的打假获得了网友的空前支持。

    不仅仅是因为那位唐总真的造假了,还有因为史明将这位高高在上的打工皇帝拉下了神坛。

    要知道前两年这位打工皇帝唐均可是因为10亿转会费被疯传。

    方年叹气道:“怕是要闹一场了。”

    他有了清晰的预感。

    7月份连续打假成功的史明,不会无缘无故的针对‘女娲’。

    考虑到史明的恶心秉性,这条微博只是前奏。

    接下来一定会有更多的消息被爆出。

    “这是在逼我持键上场!”方年喃喃道。

    他感觉‘持键化仙开天’账号受到了长久的冷落!

    整个账号仿佛都在发出‘跃跃欲试’的信号。

    …………

    少片刻。

    陆薇语从餐厅探头出来喊吃晚饭。

    方年招呼上关秋荷跟谷雨,提起还想要玩积木的方歆走进餐厅。

    虽然陆女士在准备食材的阶段比较磨叽,但有温叶跟刘惜帮忙,效率很高,菜式也很丰富。

    方歆也不在噘嘴,乖乖去洗手上桌吃饭。

    “……”

    饭桌上,方年主动提起了网络上发生的事情。

    “‘女娲’系统正式上线稍微有点冷清,我原以为这不重要,但史明冒了出来。”

    稍顿,方年望向陆薇语,感叹道。

    “陆总,接下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史明这种毫无底线的人,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找女娲系统实验室的事情,甚至……”

    “按照这种人的恶心秉性,很大可能会造假来打假,维持他的正确性。”

    方年说完,关秋荷蹙眉开口:“史明?是最近针对唐均学历,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

    方年点头:“就是他。”

    “他怎么会盯上‘女娲’?”陆薇语奇怪道。

    “‘女娲’的影响力很有限啊,又没打广告,又没有大规模宣传,用户数量现在连700都没有,没什么好处啊?”

    方年摇摇头:“不知道是背后谁给了他利益驱使他针对‘女娲’。”

    “我跟你们说,不是让你们去想办法应对,我是想让你们有心理准备,无论史明说什么,我们只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其它的交给我。”

    “……”

    陆薇语明白过来,方年的意思就是让她抗住压力,她点点头没多说。

    温叶、谷雨、刘惜也很清楚,更没多说说。

    包括关秋荷,她说了句:“需要打听他是收了谁的钱吗?”

    “不用这么上心。”方年笑了下。

    “‘女娲’上线这么冷清,有点热度也是好事。”

    “再说,我正好比较闲,想要逗个闷子。”

    听方年这么一说,大家便明白过来。

    方年的主要意思是通告大家注意,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

    因为目前能够通过手段查到的资料上显示,前沿公司股东是陆薇语跟温叶还有关秋荷,跟方年一点关系也没有。

    以史明一贯以来的手段,会想办法将陆薇语的资料查个底掉。

    不过陆薇语的公开资料很少,查起来应该也不容易。

    再说自打去年夏天,陆薇语认识方年以后,她的部分个人信息就不那么显眼了。

    “……”

    …………

    …………

    刘惜帮着陆薇语泡了茶。

    一起端上客厅,放在茶几上。

    茶烟缓缓升起,环绕客厅,飘着淡淡香味。

    关秋荷率先捻起茶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

    温叶、谷雨她们亦然。

    方年边喝着茶,边再次通过手机进入了微博平台。

    首先看到的是在过去的这一个多小时里,史明新增微博动态13条。

    毫无疑问,还是一贯的伎俩。

    通过频次较高的动态更新,从不同角度入手,建立对自己有利的舆论趋势。

    只不过,方年能很清楚的看出来。

    微博内容的准确度并不高,不少信息都是临时编造出来的。

    一贯的主观论调,但因为这并不属于他了解的行业,所以完全没有论据支撑。

    纯粹只是为了所谓的打假而开始编造假消息。

    比如……

    “传闻这个名叫做‘女娲’的系统是在国外开源架构上重新二次开发的用户界面,根本不能称之为系统,所以还是要向美利坚学习,他们的东西做得是真标准!”

    最早更新的微博动态先来了个一锤定音。

    首先否定‘女娲’具备自主知识产权——尽管女娲论坛并没有刻意宣传这一点。

    其次是一贯的‘史明理论’:凡是美利坚的,都是好的,都是对的。

    “……”

    “隶属于前沿创新有限公司的前沿女娲系统实验室,是前沿创新跟某些高校联合成立的,前沿创新虽然不需要对外公布营业收入,但就目前而言并无经营动态,这一亿元从何而来?”

    “……”

    “国内有些人一贯的喜欢用国外开源项目当做自研项目,女娲这个项目或许存在着重大欺诈国家科研经费的行为,建议有关部门严查。”

    “前沿创新的总部地址现在都没找到!”

    “我实在没办法相信,一个这周一才成立的企业居然可以研发出一款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还宣称完全是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

    “这很可能是一种新的学术腐败形式。”

    “据我所知,这家女娲系统实验室还未成立,就在国内知名高校圈内传遍了,这里面一定有某种我不知道的关联在。”

    “……”

    大多数内容暂时还未直接针对个人,而是针对女娲实验室这个组织。

    主要核心疑点是:一亿元。

    是否具备自主知识产权。

    针对的是利益输送和学术腐败。

    在史明的一连串微博之后,他的拥趸乃至忠实粉丝们已经自发的响应了这场‘打假’战役。

    无数消息从不同终端发出,最终呈现在同一个平台上,被网民看到。

    “据我所知,安卓系统开源,允许任何个人或者组织基于开源内核进行二次开发,在国外已经有这种形式了,一般会称之为XXROM,比如有HTC的SenseUI。

    显然‘女娲’很可能只是基于安卓的UI。

    如果是这样,这个实验室成立的目的就很可疑了,或许是为了申请某项国家资金扶持而推出的假冒伪劣项目,一定要警惕!”

    “……”

    “‘女娲’系统是否自研不好说,但用户数量很稀少,难道接下来有什么手段去申请更多的资金?”

    “……”

    “我通过官方渠道查到了一些信息,前沿创新这家企业成立于年初,经营范围很广泛,从未有过经营动态,如果真的投入1亿元进入实验室,说明资金来源很有问题。”

    “按照消息,女娲实验室这周一才成立,这么快就做出系统?很不现实!可能连实验室都是假的!”

    “……”

    “各位我查到了重要资料,女娲论坛早在6月份就上线了,还是在iPhone4上市前出现的,但之前并没有实验室这一说,所以完全有理由怀疑,这两个月时间里一定通过某种手段获得了资金支持。”

    “……”

    “别的不说,国内喊国产操作系统喊了很多年,一直是在Linux上修修补补,显然这并不是目前我国的科技水平能搞定的东西!”

    “有道理的!这么多高校蜂拥而至,里面绝对有问题。”

    “……”

    从下午五点到晚上八点三十,这一共三个半小时时间里。

    在史明的煽动下,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女娲系统实验室弄得沸沸扬扬。

    许多网友自发的参与了这场轰轰烈烈的‘打假’。

    恨不得把‘女娲’的祖宗十八代挖个底掉。

    但‘女娲’这个项目由雷軍主导成立时,就很低调,并未对外透露多少风声。

    即便是融资,也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怎么打假,都找不到更详细的资料。

    所以很多崇拜史明的网友索性直接就是两个字对付:

    假的!

    或者是五个字:

    必然是假的!

    然而,这不符合史明的利益诉求,因为直到目前为止,全是他煽动的独角戏,没有任何个人或者集体出面反驳他。

    所以他开始人为的制造回应。

    “女娲论坛好像从未刻意宣传过是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系统吧?”

    “……”

    史明的粉丝们像是闻着腥味的鲨鱼一样,蜂拥而至,很快操持键盘淹没了回应。

    “果然是假的,这就开始推诿,他们害怕了!”

    “对!继续深挖。”

    “……”

    又有回应:“女娲系统实验室这周一成立的消息哪来的?”

    “所谓的高校合作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些消息都是哪里来的。”

    “安卓并没有说不允许中国企业在基于安卓内核进行二次开发吧,这有什么好打假的?”

    “……”

    总之,史明这一手认为编造证据,是准备一步步将舆论引导至核心打假点。

    实验室资金问题。

    女娲是大路货色,不值得大家关注。

    尤其是后一点,隐藏得最深。

    方年也花了点时间才抓到核心。

    心里咕哝道:“这是有人要从根子上毁掉‘女娲’现有的发展环境?”

    “有点东西。”

    方年不再犹豫。

    准备‘持键’上场!

    ======

    破碗求订阅月票。

    PS:感谢‘骑着蜗牛_找幸福’的3万币打赏,破碗很久没见过这么大额的打赏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会加一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